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比武/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夏某个军区里,陈小莫坐在电脑跟前,看着这则新闻,脸上满满的都是暴戾的气息:“王子殿下,我真的不想说出那句话,但是我现在不得不说……我草泥马的!我……草……你疯了,你真的疯了!你不是王梓,你不是……”

陈小莫声音哽咽,说不话来了,然后起身,默默的走到角落里,手指在地上画起圈圈来了。

凤凰市某个别墅的大厅里,肖蔷薇看着前面那电视,脸色满满的都是苦涩的笑容,喃喃自语:“姐夫,你到底想做什么?”

肖蔷薇的贴身保镖孟静的小脸也满满的都是苦涩,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那屏幕看,心想,师父,那真的是你吗?

……

青云大厦某个房间里,李泽道,南极跟影子脸色都有些难看的坐在那里,盯着前面那电视屏幕看。

“他到底想做什么?”李泽道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

“废话,当然是继续抹黑老王啊!”影子瞪了李泽道一眼,小脸满满的都是煞气,恨不得把出现在屏幕上的那个假老王给抽死!

李泽道皱着眉头摇了摇头,他不觉得影子说的是对的,因为,没必要!

当这个有着蓝眼睛的外国人披上师父的面具出现在岛国并且把蛇首送给岛国天皇陛下当作生日贺礼的时候,王梓这个人就彻底成为叛国贼了,还有什么罪名比这个罪名更重的?恐怕没有了,他将永远被顶在耻辱的柱子上。

也就是说,如果对方是要彻底的抹黑师父的话,那他们目的早就达成了。

而现在,这个家伙还要去参拜靖帼神社,无非是在师父那已然黑乎乎的身体上在刷上一遍黑色的油漆,你压根就不能让他变得更黑了,所以,现在这举动,压根就是画蛇添足。

除非,对方进入靖帼神社压根就不是为了参拜那些人渣,而是还有其他目的。

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假扮成师父的家伙是里头哪个战犯的后人,所以想进去参拜一下,只是,这种可能简直微乎其微就是了。

“我跟你一起!”南极看着李泽道说道。由于南极的面具在那一场大火中烧毁了,所以这次潜入靖帼神社夺取蛇首,击杀伊藤润一李泽道决定自己去,南极也表示同意,只是现在出现了巨大的变故,那就是这个假王梓即将离开皇宫进入靖帼神社参拜,那么击杀他的机会也来了。

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在外头接应。”

“可是……”南极有些担心,“到时候,你说不定得面对两人的夹击。”

“放心吧,最后真打不过了,我也不会傻乎乎的拼命的,该逃就逃。”李泽道笑笑说道,“一个人逃走总比两个人逃走来得简单。”

南极一想也是,若是李泽道真到了需要逃命的份上,那么她跟着还真就是一个累赘,执行这种任务的时候跟打仗是不一样的,很多时候不是人越多越好,很多时候人越多顾忌也就越多,任务也就越容易失败。

当下点了点头,也就不再坚持了。

“必须保护好自己。”她说,语气很是霸道。

“当然了,还得回来陪你睡觉呢。”李泽道嘿嘿一笑。

“滚!”南极俏脸一红骂道。

影子身体一哆嗦的,囔囔道:“妈蛋,大傻瓜,南极姐姐,你们好肉麻了,都一身鸡皮疙瘩了。”

南极白了她一眼,没说啥。

影子边吐着泡泡,大眼睛边在李泽道那张脸扫来扫去的:“大傻瓜,把手伸出来。”

“你想干么?”李泽道有些警惕了,上次这个破妞让自己把手伸出去,结果等自己伸出去的时候,她很是干脆的在上面咬了一口,然后表示她牙痒痒了。

“妈蛋,让你伸出来你就乖乖伸出来就是了,唧唧歪歪个屁啊!”影子很是不爽的骂道。

李泽道赶紧乖乖的把手伸了过去,然后心里已然满满的都是感动。

只见影子把她手腕上戴着的那个会瞬间释放出强电流的腕表给摘下来了,然后认真的在李泽道那手腕上戴好。

到岛国来的时候,影子带了不少这种腕表过来,甚至很是豪爽的一口气给了李泽道二十个这种腕表,只不过,除了始终待在影子手腕上的这只,其他的都在老王温泉旅馆的那场火当中,化作灰烬了。

也就是说,这手表算是影子最依仗的利器,关键时刻可能还可以救她的命,但是现在,她将其摘下来了,戴在李泽道的手腕上。

“你戴就行了,我用不上。”李泽道说道,要将那手表摘下来。

“妈蛋,你要是敢摘,本天才美少女就用鞭子把你的屁屁抽烂!”影子眼神故作凶狠的盯着李泽道说道,然后眼神满满都是黯然伤感了,“师父不在了,老王也不在了,我就只剩下你了,你要是在没了,我怎么办?”

“你还有南极。”李泽道轻声笑道。

“妈蛋,本天才美少女当然知道啊,但是你不觉得刚刚说那句话如果加上‘还有南极姐姐’这么几个字,气氛就没那么凝重伤感了?”影子有些鄙夷。

李泽道愣了下,想了想,若有所思的说道:“好像真是那样,你太厉害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本天才美少女是谁?”影子得意洋洋,嚼了嚼口香糖,吹出了一个大大的泡泡。

南极看了看李泽道,又看了看影子,有了一种想拍死这两个小屁孩的冲动。

……

第二天就要出发潜入靖帼神社里头了,所以当天晚上就跟胜田太郎碰面,然后跟随着他来到了一座豪华的别墅里头,打算在这里住一个晚上,然后第二天假扮成胜田太郎的保镖贴身助手什么的,出发前往靖帼神社。

因为第二天天皇陛下,首相小纯一郎将带领一众有影响力的人进入到神社里头进行参拜,所以胜田美智子得跟神社里头的其他安保人员一起,尽最大之力确保这期间靖帼神社里头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加上,她也得找机会完成李泽道交代的事情,因此并没有出来。

“主人,来点红酒?这里藏有不少名贵的红酒。”胜田太郎颔首,表情恭敬的说道,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奴才在伺候自己的主子,以至于善良的李泽道都有些过意不去了,心想这样开刷人貌似也挺好玩的……呃,不是,是挺残忍的啊!

“需要女人服侍的话,我这就让她们进来,主人您挑选您喜欢的就行了。”胜田太郎紧接着说道。

“……这个,不需要,晚上我需要静思。”李泽道板着一张脸说道。心里却是快哭了,妈蛋啊,有这么诱人犯错的么?

难道你不知道我李泽道什么都能拒绝,就是拒绝不了诱惑。

胜田太郎一脸的佩服,高手就是高手啊,拒绝美酒跟美女如此干脆的,难怪姐姐在他身上碰壁了,数次想勾引的却是没能成功。

当下说道:“是,主人,这边请,我带你去房间里头休息,之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的,请随时吩咐。”

李泽道看似无意的问道:“刚刚在门口的时候,我注意到黑暗的角落里藏有一道黑影,他是?”

“哦,主人,他是樱木拓海,是我们胜田家族培养的一个成员,也是岛国小有名气的一个用剑高手,当然了,跟主人您这样的高手是没办法比的。”胜田太郎一个马屁过去。

“我想跟他比武。”李泽道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刚刚进来的这别墅的时候,李泽道感觉到了那道黑鹰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貌似跟在老王那家庭旅馆里伏击自己的那个用剑高手有点像,因此,李泽道想证实一下,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

“这……”胜田太郎愣了下,他压根没想到这个家伙昂贵的红酒不喝,漂亮的女人不玩,却是要跟人玩刀子。

“有困难?”李泽道的眉头皱了皱。

见主人要生气了,胜田太郎吓了跳的赶紧说道:“哦,这个是没问题的,主人,樱木拓海是我们胜田家族的家臣,他必须听我的话的,我这就让他进来跟主人比武。”

“去吧。”李泽道摆了摆手,然后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缓缓的把眼睛闭上了。

胜田太郎表情恭敬颔首,转身离开来到外头,让人把樱木拓海招呼过来了。

“胜田少爷。”一身传统和服的樱木拓海颔首说道。

“拓海叔叔,我正在招待一位很重要的……朋友,这你是知道的。”胜田太郎说道。为了脸面,在手下人面前,他并没有称呼李泽道为“主人”,李泽道也默许了他这做法,懒得去计较这种小事。

“是的,胜田少爷。”樱木拓海说道。见胜田少爷的态度表情如此恭敬的,他就知道少爷的这个朋友来头极大,而且樱木拓海也在暗处打量了对方几眼,觉得他很像他的偶像加藤老师,只不过比加藤老师更年轻,也更猥琐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