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堂姐/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色的奔驰suv最后缓缓的驶进了何厝村的那条不算宽敞的村路。

村里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跟几年前他们搬出来的样貌差不多,所以也无需担心变化太大找不到老宅了什么的。

唯一变化较大的就是这条村路,几年前,这条村路还是土路呢,而现在,已然变成了水泥路了,路边也安置上了路灯。

村子里人大多数住的都是二层或者是三层的小洋楼,当然了,也有那种老式的带着天井的平房。

因为天气冷风大的缘故,所以路上也没能看到几个人,就算看到人了,对何小风以及何小雨来说,也是陌生面孔。

一代新人换旧人,不少人嫁入了何厝村,村里也有不少人搬出去了,然后把空着的房子租了出去了,加上何小雨他们好长一段时间没回来了,所以见到陌生人在正常不过了。

“在往前走,右边一拐,就能到咱们老何家的那据说有着百年历史的老宅了。”何小风对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外头那风景的秦香君说道。

咱们老何家?秦香君羞涩一笑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村子,看起来挺富裕的啊,小别墅都有。”

何小风笑笑说道:“这里是个渔村,在往前走你就能看到一个小码头了,村里不少人都在干出海捕鱼或者货运这一行,还跟对面的宝岛做点生意,也有人闲着没事干到这里旅游吃海鲜啊,所以经济状况都还不错……小的时候,经常跟小雨去抓螃蟹呢。”

说着何小风看了正沉默开车的何小雨一眼,心情也有些低沉了,哪怕那个凶徒已经落网得到了最严厉的制裁了,但是父亲也在也回不来了,小雨也不可能像小时候那样,屁颠屁颠的跟在他的身后,去海边抓螃蟹了。

真怀念那时候的生活啊!何小风看着窗户外头,有些出神。

车子在前面右边一拐的,拐进了一条小路,最后在路边一栋墙体已然漆黑剥落,还长满青苔的那种老式的还带着天井的房子跟前停了下来。

房子还带有一个小院,通过那锈迹斑斓的铁门往里头看了进去,之间院子里头杂草萋萋的,一副很是破败不堪的样子。

三人下了车,秦香君饶有兴趣的往里头看,何小风跟何小雨则是对视了一眼,皆能看到对方那张显得有些哀伤的脸。

然而没等他们继续哀伤的,一道悦耳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了起来了。

“请问一下,这里原本住的是何仁德何先生一家吗?你们知不知道,他们一家子搬去哪儿了?”

三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女子站在那里,正一脸淡淡的笑容看着他们。

女子面容姣好,看起来三十来岁左右,不过那种熟透的风韵暴露出她的年龄可能会更大一点才对。

长长的头发随意散落,看起来个性洒脱,身穿一件黑色长款羊绒大衣,黑色简洁的皮靴,整个人看起来高贵优雅,总之,这是一个美貌与气质兼备的女人,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好看的但是却没有半点见识的女人那么简单。

甚至,何小雨还看出来了,这绝对是一个富婆,因为她手上拎着的那包包她是认识的,那是某个奢侈品牌的今年最新款,没有十万是下不来的。

更是让何小雨在意的是,她提到的那个叫何仁德的人……自己那已经去世的父亲的名字不就叫何仁德吗?

当下何小雨皱着眉头看着何小风,发现何小风也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然后他微微摇了下头的,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你们不认识何仁德何先生?”女子见这由一男二女都用怪异的表情盯着自己看的,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笑笑再次问道。

“你是?”何小风皱着眉头反问。职业原因让他有着极为敏锐的洞察力跟观察力,但是却也难免让他有时候喜欢浮想翩翩。

比方说,他现在的脑子里就有了这么一个“可怕”的猜测,这个年龄肯定比现在看起来还大一点的女人当年不会在跟老妈争抢老爸吧?在怎么说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是村草啊,加上有点小钱,可以说是一时风骚无限很受欢迎的啊。

之后,胜利的自然是老妈了,否则他跟小雨是怎么来的?而现在,当年的那个失败的女人现在找上门来了,是为了炫耀表示王八蛋谢谢你谢谢你当年不要我所以我一气之下嫁给给可以当我爸爸的土豪了现在土豪死了他的财产就是我的了我变成富婆了哈哈……

还是为了初心不改的打算旧情复燃?

何小风觉得就算对方的目的真的是想旧情复燃并且他的父亲还活着,他也不会同意的……谁愿意叫一个看比起来年轻的女人一声妈啊?

“哦,我叫何小月,是何仁德何先生的侄女,刚从国外回来,现在寻亲来了。”女子也没有隐瞒啥,笑道。

“何小月?侄女?”何小风跟何小雨对视了一眼,然后何小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看向了何小月,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说道,“堂……堂姐?”

……

目送汤姆上了车离开,伊藤润一回过身子走进了靖帼神社内,然后靖帼神社的大门很快的就被缓缓的关上了。

瓮中捉鳖!

一个黑衣男子匆忙的走了过来了,来到伊藤润一跟前,表情凝重,颔首说道:“师父,情况有些不对。”

伊藤润一表情风轻云淡的,就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提起兴趣似的,淡淡的说道:“说。”

“我们没能从安置好的摄像头里找到潜入进来的那个人的踪迹,我们在想,那个人会不会已经逃出去了?而且……原本守在监控画面跟前的武雄失去联系了,我们没能找到他。”男子汇报道。

伊藤润一的眼睛又是一眯的说道:“蛇首还在吗?”

“在的,师父。”男子说道,“清隐他们就在蛇首附近埋伏着,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员靠近。”

“蛇首在,那个人就不可能逃出去,肯定藏在什么地方了。”伊藤润一语气笃定的说道,“记住了,对方可能是来自华夏的军中的神,实力不在我之下,更是狡猾无比,所以吩咐下去,都打足十二分精神来,不能有半点的松懈,一旦发现可疑人物……直接开枪,格杀勿论!”

作为一名攀爬武道巅峰的高手,作为一名有着极强武士道精神武士,伊藤润一向来是很讨厌枪械的,也不可能开枪去把一个人给灭了,他讲究的是,跟对方来个决一死战。

但是现在,在知道对方可能是炎黄的时候,他管不了那么多了,恨不得让手底下的人乱枪打死对方才好。

至于那失去踪迹的武雄……十有八九的已经死了,也就是说对方无意中发现他让美智子偷偷的安置的隐形摄像头已经被控制了,所以杀武雄,并且想办法让自己在摄像头的监控下完美的藏匿自己的踪迹?

对方是兵王中的神,是执行任务的绝对高手,所以做出这种事情来,也不会让人觉得吃惊。

一时间,伊藤润一心思涌动的,想着各种可能性。

大伙公认,伊藤润一是岛国第一高手,对于此伊藤润一表示认同但是却又觉得这个评价其实是有欠缺的。

如果在“岛国第一高手”的后面加上“以及第一智者”这几个字,会不会更准确一点?

当然了,这种想法伊藤润一是不可能自己说出去的,否则他就要被骂不要脸了!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伊藤润一这个第一高手并非是莽夫,不迂腐,不会刻意去遵守传统的武士道精神,他会审时度势,懂得计算利弊。

“还有,让美智子过来见我。”伊藤润一继续说道。

“是,师父。”男子颔首,转身快速的离开。

很快的,一身传统和服的胜田美智子来到伊藤润一面前。

想当叛徒却是没能当成,所以现在胜田美智子的处境着实有些尴尬,她不怕伊藤润一让人把她给轮了什么的,因为那种刑对别的女人来说,或许是一种对身体已经精神都是极大的折磨,但是对她来说,却是变向的享受。

胜田美智子最怕的就是死,她真的很害怕伊藤润一一个不爽的一剑砍来,那她就真的要香消玉殒了。因为她表现得战战兢兢可怜巴巴的,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恐怕在铁石心肠的男人的心,都要被融化了吧?

“主人,有什么事情需要美智子去做的?”美智子颔首问道。

“清智来报,从监控画面里没能找到他的踪迹,另外负责看守监控录像的武雄也失去踪迹了,所以我想,咱们控制那隐形摄像头这事情已经被对方知道了。”伊藤润一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

胜田美智子瞪大眼睛,脸色瞬间一变的,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声音惶恐的说道:“主人,美智子并没有把这事情跟他说,真的没有,美智子没有背叛主人……”

“你,起来吧。”伊藤润一说道。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胜田美智子始终处于被紧密监视的状态,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所以伊藤润一不觉得胜田美智子跟这件事情有关,再者,他是了解这个女人的,在这种情况下,她是没有那种胆子再次背叛自己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