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大招/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伊藤润一躲避艰险的躲避子弹功夫,李泽道已然逃远了。

然后他的那张老脸已然阴沉到了极点,仿佛一拧就能拧下几斤水似的!他就是毛利小五郎?大意了!

先前伊藤润一丝毫不把这个潜入者放在眼里,反而有了一种好多只猫在抓捕一只老鼠的感觉,即便最后这个毛利小五郎诡异的失去了踪迹以至于他的那些徒弟压根就找不到他的时候,伊藤润一仍旧不觉得他是一个威胁。

所以他没有亲自出马,他在那边很是悠哉的品茗。

但是,结果却是,镇灵社现在被熊熊烈火吞噬着,他很是耻辱的被对方用手枪射中了右手臂。

最最让伊藤润一感觉到震惊的是,自己含着滔天怒火的那致命一击,对方竟然躲过去了,甚至,他还有时间向后开枪。

他的身手,不在自己之下!

伊藤润一觉得他的这个想法很是荒谬,是啊,他可是剑魔伊藤润一,他是岛国第一高手,怎么可能还有比他还厉害的岛国武者?

要知道,自己当年一人一剑对战甲贺无影剑的掌门以及五大长老,一人一剑愣是把对方六个高手给屠杀干净,他们的后人,怎么可能如此厉害?

而且看他开枪的速度如此快速的,远比他们这种纯粹的武林高手强,反而像是军人出身的。

脑子里闪过无数问题的同时,伊藤润一提剑继续追赶!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的身手有厉害,你都必须死!

转眼之间,两人一前一后,已然来到了那堵围墙跟前。

李泽道止步,不再继续向前逃窜了……在逃就要跳墙逃出去了。

伊藤润一同样止步,站在那里,他的左手提着那把他用惯了的软剑,右手怂着,鲜血已然染红了他的衣服了。

当下他那小眼睛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具没有任何温度的尸体似的,事实上,在他眼里,李泽道还真就是一具尸体。

哪怕对方展现出现的实力貌似不再自己之下,哪怕对方用偷袭这种卑劣的让人不耻的手段以至于自己的右手臂受重伤了,伊藤润一还是有十足的把握把对方斩于剑下。

“给你一个机会开口说话,你,到底是谁?”伊藤润一说道。

李泽道笑笑说道:“我,你大爷的!”

“……”

伊藤润一抬手,软剑扬起的幅度不大,但是却依旧划出了惊人的破空声。

李泽道随手把枪扔一边去,摸出了南极给的一把匕首,眼神冷漠的跟对方对视着,他知道,这个愤怒到极点的恨不得立即把自己剁成碎肉的老头这是准备发大招了。

“我,伊藤润一,愧对武士英魂,愧对天皇陛下,愧对千万岛国人民,愧对伟大的岛国帝国。”伊藤润一的那张脸已然满满的都是羞愧以及懊悔,但是身上的杀气却是愈发的强烈,“等我杀了他,我当切腹谢罪!”

李泽道就想骂人了,妈蛋啊,你想切腹你现在就切呗,我又不会阻拦你不是?为什么非得杀了我之后再切呢?真是一个狡猾的老头啊,明明杀不死我的却是故意这样说,这样一来,你还切个屁啊?

伊藤润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然后他就像是一尊雕塑似的,一动而不动的,脸上的狰狞还有杀气却完全消失不见了,有的只是一脸的从容的神情,就好像早已经参透生死了似的。

李泽道的眉头微微一挑的,已然一脸凝重了,心里却是猛然涌起了一种极为强烈的危险的感觉。

他即将使出……剑二十三?

然后,李泽道看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了,他看到了有另外一个伊藤润一从他的身体缓缓的走了出来,这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他的魂魄正从他的身体里走出来似的。

灵魂出窍了?

类似的情景李泽道见过,当日在那沙漠那遗迹的时候,因为手上戴了师父给的那据说可以看到鬼魂的戒指,所以李泽道在那些人死了之后,有幸看到了有一道人形虚影从死者的身体里钻出来。

那就是鬼魂,附着在肉体上支配着人的一切行动想法的鬼魂了,也就是制造鬼丸的原料。

现在,他再次见到了,而且没有是在没有戴师父给的那神奇的戒指的情况下见到的,但是却又不一样,因为这次,伊藤润一很显然的并没有死。

伊藤润一从肉体上走出来之后,继续往前走,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没有快如闪电的身手,他就好像在饭后散步似的,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朝李泽道所处的位置走去。

李泽道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不顺畅了,心里那种极为危险的感觉更甚了,而且李泽道还发现了一件很是诡异的事情,那个从那具现在一动不动矗立在那边的躯壳里出来的伊藤润一所到之处,周围一定范围内的瞬间一遍死寂的,地上的那在寒冬中顽强生在的杂草,草丛里的蚂蚁之类的,纷纷的都好像灭绝了似的,完全不留一丝生机了。

甚至,李泽道还发现,自己像是被封锁在一个小小的密封空间里似的,这空间小的让他都快无法呼吸,甚至都无法挣扎了,他就像是一只被绑着待宰的羔羊似的,就只能愣愣的看着伊藤润一一步又一步的朝他走了过去!

这就是剑二十三的威力?

那天,他面对伊藤好武的时候,面对的就是现在自己面对的这种如此无助的情况?

李泽道突然间狠狠的抽自己一个巴掌,如果,如果那天晚上在发现情况不对之后,直接攻击伊藤好武的肉体,父亲是不是可以不用死了?

是啊,那天晚上,最后牛头马面赶到了,马面狠狠的一拳把他给打飞了,之后伊藤好武吐血之后仓促逃离了。

也就是说,剑二十三威力在大的,在毁天灭地的,也是有它的致命弱点的,只要在对方施展此剑法的时候,有人攻击他的肉身的,那么就可破了此招!

与此同时,那个从肉体里走出来的伊藤润一还在缓缓的向前走,越来越靠近李泽道。

而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李泽道只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双手双脚更是像被一道无形的枷锁束缚住了似的,已然完全动弹不得了;而且随着距离的拉近,李泽道更是能清楚的感受到他身上的那种生灵涂炭的杀意了。

他的身上好像有很多把无形的却无时无刻在舞动着的利剑似的,李泽道能清楚的看到,一只在那边拼命的拖动着食物的蚂蚁在他走过之后,瞬间变成了两截;一颗正在拼命吸收着甘露的小草,在他走过之后,那吸水的根部瞬间被削断了。

总之,凡是他走过的地方,都已然变成一条毫无生气的死路了,而且他在缓缓的将这条死路延长!

就好像走了很漫长的一段距离似的,伊藤润一总算来到已然一脸僵硬表情的李泽道面前了,然后他对着李泽道伸出手来。

李泽道看着那只手,那是一支好像是透明的可以看穿过去的手,而手的正中间还握着一把剑,一把整个整个剑身都闪烁着白色的幽光的剑。

更要命的是,那把剑那锋利的剑锋还渐渐的靠近他的胸口。

李泽道心脏抽搐,心疼无比,不是因为这把剑已经刺破他的皮肤抵达他的心脏了,而是因为他想到,那天,父亲就是这样被活生生的刺死的。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发现情况不对然后阻止?

就在李泽道深深的自责的同时,“嘶!”的一声轻响的,那把剑已然刺破了他的衣服了,然后……

刀光一闪!

站在那边的伊藤润一的肉体的两条胳膊跟他的身体直接分开了,瞬间鲜血喷洒而出!

动手的是南极,李泽道早就跟她商量好了,如果他跟伊藤润一两个面对面看着对方却又一动不动一声不吭的超过十秒以上,那就意味着这个老家伙在放大招了,到时不用犹豫的,直接对他动刀子,但是尽量别要了他的命。

南极照做了,所以伊藤润一那紧握着软剑的手臂以及那中枪的手臂,都被南极用凌厉霸道的手段给卸下来了!

然后,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看到了,伊藤润一一脸又是痛苦,又是惊恐又是不甘心的表情的,却是却是一点一点在往后退的,却是越退越快的,最后又重新回到他那远远站在那边的躯壳里,跟那躯壳合二为一。

“砰!”一声闷响的,两条手臂被砍断,受伤极重的伊藤润一重重瘫倒在地上,那张苍老的老脸已然没有半点血色了。

李泽道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果然,那个假上帝之手并没有在开玩笑,如果没有南极帮忙的话,仅有自己对上伊藤润一,将必死无疑。

“你没事吧?”南极看着李泽道问道。

“没事。”李泽道摇了摇头。

南极松了口气,点了点头,没多说啥。

李泽道目光落在伊藤润一身上。这个岛国第一高手,此时两臂皆断,哪怕自己不过去补上一刀子的话,他也会很快的就流光身上的鲜血而亡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