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碰瓷/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牵着周倩的手,两人肩并肩的走在燕京王府井大街,这条大街南起东长安街,北至中国美术馆,全长约一千六百米,是燕京最有名的商业街。

跟dj的银座以及巴黎的香榭舍大街一样,王府井商业大街早已经名声在外了,逛王府井和爬长城一样,是必不可少的日程。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倩的那种羞涩也越来越淡了,整颗心像是被蜜糖给包裹着似的,异常的甜蜜。

而且跟其他的那些也在逛街的情侣不一样的是,其他女孩子都是饶有兴趣的左顾右盼着,然后进去自己喜欢的店里,而她的男伴则是大包小包的拎着苦着一张脸的跟在后面。

而周倩却不又左顾右盼,时不时的抬头看李泽道几眼的,然后羞涩笑笑,又赶紧把脑袋低了下去看着自己的脚丫子,偶尔当她看向李泽道的时候发现李泽道也在笑呵呵的看着她的时候,她的脸会瞬间红晕的,煞是诱人。

“给你爸爸挑选一块手表吧,至于你妈妈,还有你那个未来的嫂子,购买一套高档一点的化妆品合适一点……你觉得如何?”李泽道看着周倩笑道。

“嗯。”周倩轻轻点头没有异议,泽道哥哥说什么就什么。这个女孩子就是如此温柔顺从的,让你真的很想紧紧的搂抱住她,不让她受一丁点伤害。

“那走吧。”李泽道笑笑,然后拉着周倩的小手往一旁的那个大商场走了进去。

李泽道也没询问周倩的意思,毕竟这个丫头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压根就没有什么主意,当然了,最好购买岛国原装的表,至少也得是岛国牌子的,你去了一趟岛国带回来的却是一块华夏生产的表,这算怎么回事?回国之后随便购买一块敷衍?

当下道带着周倩来到了西铁城专柜,挑选了一块适合周父的手表,想了想,又挑衅了一块适合周母的腕表以及一块适合年轻女人戴的腕表,他实在懒得再去购买化妆品什么的,所以干脆全部送手表得了。

购买完手表之后,李泽道拉着周倩的小手继续晃悠,无意的眼神朝左边的地方看了一眼,微微睁大了下,他看到了一个熟人,那是一个想泡自己但是自己并不是那种随便的男人啊所以并没有被她泡上的女人。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很明显的遇到一些难题了,所以李泽道不得不出面。

……

何小月很是郁闷。

早在岛国的时候,她就听闻燕京王府井的大名了,虽然名气没有她熟悉的那银座大,但是却也是很有名的存在,因此一离开机场之后,她便打的到这条赫赫有名的商业街来了,毕竟接下来可能很长的一段时间她就要居住在这座纸醉金迷的城市了,因此她想先购买一些换洗的衣服生活必需品什么的。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她还没开始逛的,便遇到让她郁闷异常的事情了。

就在刚才,她看到这个老人家像是血糖低或者是脚崴了什么的,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了,本着尊老爱幼的原则,她赶紧上前准备把他扶起来的时候,没想到便被后面跟上来的一对中年夫妇给赖上了,他们气急败坏的表示她把他们的父亲给撞倒了。

“这位先生,您父亲真的不是我撞倒的,是他自己不小心跌倒的,我只是准备扶他而已。”何小月脸上带着一丝无奈解释道,要是岛国,遇到这种事情,她早就一巴掌抽过去了,甚至让人过来砍死他们。

但是这里是华夏,何小月没办法发太大的脾气,更没办法让人过来砍人,只能耐心的解释,而且现在情况在明白不过了,她遭遇传说中的碰瓷了。

碰瓷,原属燕京方言,泛指一些投机取巧,敲诈勒索的行为,例如故意和机动车辆相撞,骗取赔偿,还比如像现在这样,一个老头就这样倒下去了然后硬说你是撞倒的。

何小月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的,刚一到燕京的,便遇到这种烦心事了。

与此同时,这个老头也真是非常配合,直接瘫坐在地上不再起身,闭嘴不言,不时的还“哎呦”两声的,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你说不是你撞的就不是你撞的了?谁能作证?只要有人能作证,我保证不说你什么,咱们也是讲道理的人。”这中年妇女显然并不相信何小月这一番说辞,嘴巴喋喋不休的叨叨道,那意思很明显是要把今天这撞人的罪名给落实了。

“你?”何小月眼睛眯了眯的,极为郁闷,看向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这些人要么避开她的眼神表示没看到的要么眼里闪烁着莫名的幽光的不时的盯着她那胸部她那翘臀看活生生的就是一只大色狼,哪里会有人帮她作证什么的?

“没有人作证就乖乖的赔钱,我得赶紧带我爸去医院呢,你妈的,被你这样一撞的老人家的身子骨不得断了?老人家还有心脏病高血压呢,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要一概负责!”站在女子旁边的中年男子很是不爽的看着何小月,说道。

中年男子说着心里冷笑不已,你这个打扮时尚风-骚的婊-子一看就是外地人啊,也是有钱人,这不是犯贱找讹吗?这次可是碰到财神爷了,不狠狠的敲诈一顿就真的太对不起你了,就当是劫富济贫了……妈的,咪-咪真大啊……

何小月的眼睛眯了眯的,她很不喜欢这个猥琐的家伙这种眼神,还是那句话,如果在岛国,有人敢这么无理的盯着自己看的话,青云的那些人早就举起砍刀砍过去了。当下冷冷的说道:“说吧,想要多少钱?”

中年男子的眼珠子一瞪的,这个女人的这种冷酷让他很是不爽啊:“妈的,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随便把人撞倒啊,妹子,我跟你说,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我不是你妹子。”何小月冷淡的说道,“既然不是钱的问题,那就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说着,何小月从那包包里摸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报警。

中年男子的眼里的那种冷意一闪而过的同时,大手猛地朝着那手机拍了过去……你妈的,老子想讹你的时候你个臭-婊-子乖乖的被讹就行了反正五万十万的对于你们这种万恶的有钱人来说也就是几个包包的事情不是吗?你为什么要报警呢?你报警了当着警察叔叔的面我怎么好意思在讹你?老头坐地上大半天了却是没有半点酬劳的你的良心不会过意不去?

何小月那桃花眼又是一冷的,身子猛地向后倒退了一步,然后那个中年男子的那大手很是干脆的抽空了。

身为青云的大姐大,曾经带人砍过人的猛女,何小月的这点身手还是有的,自然而然的拍马屁都赶不上南极那样的高手,但是对付这种让人觉得恶心的家伙,还是搓搓有余的。

“你想做什么?”何小月盯着中年男子看,冷冷的问道。

“你妈的,把人撞到了不赔钱也就算了,竟然还想叫人过来收拾我们可怜的一家三口?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中年男子眼神死死的盯着何小月,表情满满的都是不善,你妈的,还敢躲?

想打人对方却是躲掉了,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这让中年男子觉得很丢人。

“我想报警……”何小月说道。

“报你妈的,明明是不想给钱不想责任所以打算叫人过来……”中年女子声音尖锐的骂道,“赶紧的,拿十万过来,否则这事没完。”

“就是,感激拿十万过来,我要赶紧带我老子去医院,你看老人家脸红的,血压都高了,恐怕就要不行了……”男子一脸满脸的愤怒,他对着那些围观的人说道,“各位给评评理啊,都这时候了,她竟然还在推脱责任,还打算叫人?好吧,就算她真的要报警,但是谁知道知道自古官商向来的都是狼狈为奸的啊,谁知道警察是不是跟他是一伙的?这……这到底还有沒有王法,还有沒有天理?”

他说话的时候,满脸的委屈,仿佛落在他身上的是千古奇冤似的,指不定的现在外头都狂飘六月飞雪了!

于是一时间,何小月直接被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千夫所指。

“这几个女人看起来挺正经的,没想到心如蛇蝎啊!”

“是啊,自以为有两个臭钱,就随便欺负人……怎么看怎么像被包养的啊……”

“对对,肯定是想跟他的姘头打电话,说不定是哪个高官啊……”

……

何小月听着周围那议论纷纷的数落声,气得那张脸都有有些煞白了,这些围观的人是怎么了?怎么都像是有病的人似的?不帮忙作证也就算了怎么还反过来帮起这碰瓷的人的忙来了?

“何小姐,以后在遇到这种不要脸的碰瓷的家伙,直接几个大耳光子过去就行了,不用顾忌什么的。”在围观的人群中间,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间响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