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酒瓶子很硬/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在看到秦少峰的那瞬间,也微微愣了下,然后已然一脸无语的表情了,妈蛋啊,你就是那个秦总的话我还怎么帮你灭火呢?他原来打算把这个着实嚣张的秦总狠狠的暴揍一顿的然后打开灭火器在他身上狂喷!

我让你发火……让你发火……我让你发火!

但是现在,这个混蛋好歹也是自己的小舅子啊,实在没好意思像以前欺负他的那样欺负他啊有木有啊?秦一平的面子是得给的,秦少玫的面子更是必须给了。

“秦总啊秦总,你让我说你什么才好呢?”李泽道提着灭火器晃晃悠悠的走了进去,有些无奈的说道。幸好有秦少玫,否则诺大的秦氏集团要是交给这个草包,估计不用三年,都得败光了吧?

难怪秦一平每次提起他这个儿子的时候,总是苦着一张脸在那边怀疑这小子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当然了,他可不敢怀疑他的妻子是不是在外头给他戴了绿帽子,最多就是觉得当初在医院的时候是不是被偷偷的给换掉了。

赵亚东以为这个小子是要动手了,胆战心惊的同时却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身体挡在秦少峰的前面,指着李泽道色厉内荏的喊道:“你干什么?你知道他是谁吗?你……你知道他姐夫是谁吗?是李泽道,你听过吗?我……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别把事情闹大了,否则……哼……”

赵亚*然想起秦少峰所说的那位牛逼轰轰的姐夫来了,他说他的姐夫在燕京横着走,狂扇了好几个公子哥的脸,简直听得他热血沸腾啊恨不得跪下去亲吻他那个姐夫的脚啊,所以,现在赵亚东很是干脆把秦总的那个姐夫搬出来了,他觉得他实在太他妈机智了,当下在心里默默的帮自己点了几个赞。

“他的姐夫?李泽道?”李泽道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了。

何小月跟周倩也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李泽道,怎么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呢?

“你是?”李泽道看着赵亚东问道。

“我跟他搭乘同一架飞机来到燕京,在飞机上的时候他找我搭讪,我没太理会。”站在李泽道身后的何小月说道,她把赵亚东给认出来了。

“原来。”李泽道点了点头,他大概知道事情的起因了,十有八九是这个赵亚东无意间看到何小月也在这里吃饭然后告诉了秦少峰,秦少峰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听见有美女然后便想调戏美女了。

见对方真的好像被李泽道的名头给吓到了,赵亚东更是有底气了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劝你们还是赶紧道歉,否则等秦总的姐夫李泽道过来了,你们就死定了……”

“……”李泽道看着这个家伙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似的。

“闭嘴!”秦少峰气得面红耳赤的身体直哆嗦的,低声吼道,实在有了一种想活生生的掐死这个王八蛋的冲动了,这个白痴他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秦总……”赵亚东被秦少峰这一低吼给吓了一跳的,当下眼神有些茫然的看着秦少峰,却是有些不明白他哪句说错了,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把那个牛逼轰轰的姐夫搬出来吗?

只见秦少峰看着对方,努力的在那张抽搐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的,小心翼翼的说道:“姐……姐夫……”

“……姐夫?”赵亚东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懵的,心脏一窒息的,差点就这样晕死过去了。

这个小屁孩,就是秦总的那个牛逼轰轰的姐夫李泽道?老天爷啊,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行不行?

“你不用怕,看在你姐的面子上,我不会在打你了。”李泽道摆了摆手说道。

“……”秦少峰就觉得自己的眼眶里有什么东西在那里转啊转的,不是感动,而是觉得异常的耻辱。

揭人不揭短啊,他这话一出来的那大伙不都知道了自己曾经被他打过好几次吗?

“不过以后这种装逼的事情别在干了,否则真的会变成傻逼的。”李泽道拍了拍秦少峰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虽然你姐夫真的很牛逼啦,但是你也不能打着你姐夫的名号去欺负人啊不是?最重要的是,你姐夫虽然真的很牛逼,但是在你被欺负的时候基本上都会当作没看到的啊。”

“……”秦少峰的脸颊在哆嗦。

“行了,我先走了,你吃你的。”李泽道说道,刚一转身,又立即回头,“哦,对了,把位于我那包厢的人都送去医院吧,总躺在那里实在影响市容市貌啊影响很不好啊……哦,帮忙把账结了,我忘记带钱了,回头让你姐还你。”

“……”现在秦少峰不仅仅是脸颊在哆嗦了,他全身都在打摆子,他觉得他被这个王八蛋往死里侮辱了。

姐,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你喜欢的所谓的青年才俊啊……这根本就是一个臭不要脸的无赖好不好?秦少峰很是后悔,刚刚没偷偷的打开摄像头好把这个家伙那副嘴脸给拍下来。

李泽道带着周倩以及何小月离开了好一会儿了,秦少峰还在那边一动不动的,一声不吭的,就如同一具雕塑一般,只是那张脸极为阴沉的,好像一拧就可以拧下好几斤水一般。

“秦总,您……没事吧?”赵亚东咽了咽口水小声问道。他现在心里着实忐忑无比,因为秦总会遭遇此等羞辱,好像他是始作俑者啊,秦总不会杀了他吧?

秦少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能有什么事?更大的羞辱都遭遇过了,现在所遭受的跟当初比起来,压根就是小巫见大巫啊,实在没有什么可比性,但是,为什么心里这么不爽呢?为什么火气这么大呢?

然后,他抓起了桌面上那茅台瓶子,在手上颠了颠,看着赵亚东问道:“你说,这种瓶子是不是比啤酒瓶硬?砸在人的脑袋上是脑袋先破还是瓶子先破?”

“……脑袋吧?”赵亚东有些艰难的回到道,心里已然有了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了。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秦少峰说道,“脑袋过来。”

赵亚东哭丧着脸:“……秦总……”但是看到秦少峰那张阴沉的脸的时候,知道这一劫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了,除非他想被炒鱿鱼!但是他实在不想放弃现在这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于是狂咽口水的同时,很是悲壮的把自己的脑袋递了过去。

秦少峰却是没有把手里的那茅台酒的瓶子砸在他的脑袋上,而是说道:“拿着,自己砸,啥时候瓶子破了,啥时候停下来。”

“……”

赵亚东接过那茅台酒瓶子,颇有了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

“砰!”他一酒瓶抡在自己的脑袋上。

他已经很用力了,但是可能是因为用力不当,更可能是因为这茅台酒瓶子的质量实在太好了,所以,他的脑袋很是干脆的破了,酒瓶却还完好无损。

鲜血从他的发隙间流敞出来,很快就把他那张帅气的脸给染红了。

“砰!”他咬牙的再次用力,但是酒瓶子仍旧完好无缺。

赵亚东快要急哭了,再次,再次抡起酒瓶朝着自己的脑袋上面砸去,大声喊道:“破……”

还是没破!

“我让你破……破……破……破……”赵亚东如同陷入癫狂一般的不停的用手手里的酒瓶子砸着的自己的脑袋,砰砰砰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但是,那茅台的瓶子仍旧没有破的迹象。

最后赵亚东头晕目眩的,他抹了脸上的血水一把的,可怜巴巴的看着秦少峰,语带哭腔的说道:“秦总,这个酒瓶子太硬了,我能换一个吗?”

“那就用那灭火器吧。”秦少峰指了指李泽道留下来的那灭火器说道。

“……”

……

借着上洗手间的功夫,何小月怀着异样的心情给了堂妹何小雨一个电话。

“堂姐……”电话那头传来了何小雨的声音,“现在已经入住酒店了吧?要是遇到什么麻烦,记得给我电话,我找人帮你解决。”

“是遇到一些麻烦呢。”何小月有些无奈的苦笑道,“逛商场的时候被一个老头碰瓷了,吃饭的时候又有人因为你姐我长得好看的所以让你姐我去陪他们吃饭……”

“真是太过分了,现在已经没事了吧?”何小雨很是气愤。

何小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那时尚的发型,这年轻时尚的打扮,看着这张还显得很是年轻的脸说道:“不用担心,已经没事了,因为有个帅哥帮我解决了那些麻烦了……”

“帅哥?”

何小月轻声说道:“嗯,我说的那个他,真的很有缘分呢,我一下飞机不久之后,就跟他相遇了。”

“他?你真的遇见了?”何小雨那很是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她没想到堂姐此行会是如此顺利的,一下飞机不久的,就跟他相遇呢,她还以为堂姐的这条寻爱之路不会那么顺利呢,多少会遇到一些坎坷波折的,现在听她这样说着实很为她感到高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