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师父/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叼着烟的李泽道眯着眼睛看了周炎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没有半点同情他的感觉,难道是因为自己冷血?

“呜呜……老大,我失恋了……”周炎的那张鼻青脸肿的大饼脸满满的都是哀伤。

李泽道转过脸去,实在没有勇气面对这张让他很想一拳过去的大饼脸,心想这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我也实在生不出任何的同情心所以你可怜把把的强调几遍也没啥用。

“老大,我想喝酒。”周炎说道。失恋的人都会选择喝酒,周炎想体会一下失恋的时候喝酒是一种什么滋味。

是不是真的喝不醉?是不是真的会如同诗仙李白所说的那样,举杯消愁愁更愁?

“走吧。”李泽道点了点头,决定满足他这个要求。

当下两人站起身来,就要朝着路边走过去,拦一辆正准备拦出租车离开时,一辆从医院行驶出来的白色宝马车朝着他们这个位置猛地撞了过来。

李泽道眼疾手快,赶紧拽着周炎跳到另外一边去,然后这辆白色的宝马车“嘎”地一下子急刹车停了下来。

紧接着,车门打开,一个一身白色西装戴着一个无框眼镜显得很是儒雅帅气风流倜傥的男子下了车,看着眼神正凶狠盯着自己的看的周炎,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嘲讽的幅度,至于站在周炎旁边的李泽道,很是干脆的被他忽略了。

“你妈的,你有病啊,开宝马了不起啊?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撞到人了?信不信老子像刚刚那样揍你?”周炎恶狠狠的骂道。

于是李泽道就明白了,这个男子应该就是这第一医院院长的儿子,也就是周炎所说的那个孙一洲。

现在他过来干么?报复炫耀?嘲讽周炎这个失败者?

孙一洲笑呵呵的看着周炎,那张帅气的脸上满满的都是不屑之色笑道:“我不信。”

周炎咬牙切齿的,把那半截还燃烧着的香烟狠狠的摔在地上,拳头紧握,眼神凶狠的盯着孙一洲吼道:“你妈的,老子这就让你相信!”

说完,向前一步的同时拳头猛地举了起来砸向对方那张脸……你妈的,让你长得那么帅,让你勾引别人的女朋友,让你开宝马车嚣张乱撞人,先把你这张脸打残再说。

“啪!”一声闷响。

周炎的脸色瞬间僵硬起来了,因为他愕然的发现在他的拳头竟然落入对方的掌心里头了,甚至无论他如何用力,他的拳头都没办法继续往前砸下去,也没办法缩回来。

“在颖颖面前,我得表现出我的歉意以及风度出来,所以我不跟你一般见识……记住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而不是我怕你了,更不是我打不过你……像你这种脑子里头装稻草的莽夫,我一个打十个那是轻松的。”孙一洲微微笑着说道,然后那抓着周炎的手猛地一用力的。

“你妈的,你放开……”周炎只觉得自己的拳头就好像要被夹碎了似的,疼得额头都出现冷汗了。

孙一洲再次笑笑,一脚过去,狠狠的踹在了周炎的肚子上,与此同时那抓着周炎的拳头的手一松的。

“啊……”周炎惨叫一声的,捂着肚子缓缓的跪了下来,脸上满满的都是痛苦的神色,可想而知,刚刚他这一脚的威力。

当下孙一洲从兜里摸出一张白色的手帕,就好像刚刚碰到脏东西了似的擦了擦自己的手,然后那把手帕随手扔在周炎面前嘲讽道:“以后离颖颖远一点,否则我会不惜脏了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身段打你的,就像现在这样。”

说完,孙一洲很是高傲的转身,打算回到他那辆帅气的拉风的宝马跑车里。

“你妈的……”周炎咬牙切齿,面露死灰的,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柔弱不堪,智商不如别人也就算了,情商不发达也可以理解,现在连他赖以生存的发达的四肢也被人往死里碾压……周炎觉得,自己现在唯一能碾压对方的就是颜值,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颜值比他高又有什么用?

“喂,你等等。”李泽道看着孙一洲的背影喊道。

孙一洲回头,笑呵呵的看着这个刚刚被他完全忽略的小屁孩,说道:“怎么,你想热血一下帮你的朋友出头?奉劝你一句,年轻人热血是好事,但是千万别轻易流血。”

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他的事先放一边,因为我觉得他应该更希望他自己能找回这个场子吧?所以跟热不热血出不出头没啥关系,现在主要是想跟你算算咱们俩个的事。”

跪趴在那边肚子疼得都快说不了话了的周炎想哭,老大啊虽然我的确想亲自找回这个场子啊但是你现在暴揍他一顿我也不会说啥的啊甚至我还会感谢你十八代祖宗啊……

“咱们俩?”孙一洲冷笑,“我不觉得我跟你有什么事?还是说……你也是颖颖的追求者?”

“千万别误会,孙护士太优秀了,我高攀不上。主要是刚刚你差点撞到我了。”李泽道指了指那辆宝马说道。

“so?”孙一洲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的笑道,“这不是没撞到吗?要不我给你几百块钱安抚安抚你那颗受伤的小心脏?”

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我很有钱的,所以……你让我抽几个耳光子就行了,你觉得如何?”

“……”孙一洲是什么样的人物?岂能任由别人抽他几个巴掌?再说了,这个小子说他很有钱……骗谁啊?

当别人想抽自己巴掌的时候,孙一洲的做法是,加倍的还回去,于是,他冷冷一笑说道:“小子,我不介意在脏一次手。”

“很巧合,我也不介意脏一次。”李泽道笑了笑呵呵的说道。

孙艺洲指了指自己的脸笑道:“我的脸就在这里。”

“我看到了。”李泽道说道,然后身体一蹿的,人已然出现在孙一洲面前。

“啪!”李泽道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了压根就还没反应过来的孙一洲的左脸脸颊上。

既然人家都把脸凑过来让你抽了,你不抽的话那不是太欺负人了?

孙一洲的皮肤白白嫩嫩,李泽道又用力过猛,这一巴掌抽下去,孙一洲的左脸立即就红肿起来,脸颊上面是一个清晰的五指手印,鼻梁上架着的那个用来装文艺的眼睛更是被拍飞了,重重的掉落在地上。

“你……”孙一洲着实又惊又怒。惊的是,对方的动作竟然会如此快的,下手还如此狠辣的,猝不及防之下,自己直接中招了!怒的是,这个家伙真敢动手?他知道自己是谁吗?他的老子可是第一医院的院长啊,结交了诸多的达官显贵,这个王八蛋难道不知道抽了自己等待他的将是死路一条吗?

孙一洲想反击,但是很悲哀的发现,对方竟然已经抓住了他那精心打理的油亮的头发头发,他越是用力挣扎,疼痛的也越是自己。

“啪!”李泽道又是一巴掌抽在了孙一洲的嘴巴上面。于是孙一洲那刚好嘴边的狠话一下子就被打了回去了,倒是嘴角有血水流溢出来。

李泽道原本只是想打他的嘴巴子的,但是鼻子离嘴巴太近了,很是悲催了遭遇了鱼池之殃,李泽道这一巴掌下去,不仅仅打破了他的嘴巴子,还打中了他的鼻子。

鼻梁本来就脆弱,所以孙一洲头晕目眩的同时更是觉得自己的鼻子火辣辣的疼着,然后便有滚烫的也挺不停的喷了出来了,鲜血无声,却是在他那价格不菲的高档的白色西服上溅慢了星星点点的,看起来如此的触目惊心。

抽了对方两个嘴巴子之后,李泽道的心里也舒坦一点了,懒得在继续纠缠下去,当下松开了他的头发,笑呵呵的说道:“好了,我打完了,你可以滚了。”

然后他伸手在兜里掏了掏,但是没能像孙一洲刚刚那样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来,连最普通的纸巾也没有,自然也没办法很是装逼的擦擦自己的手,表示打你的脸让我手脏了,于是李泽道决定,以后出门带手帕!

孙一洲伸手捂着鼻孔,难以说话,只是看向李泽道的眼神充满了火焰般的仇恨,他也知道在继续待下去只会遭受更大的耻辱以及伤害,当下又深深的看了李泽道一眼,像是要把这张脸给记住似的,然后转身转进他那辆白色的宝马车里,很快的,驱车离开了现场。

李泽道回过身来想看周炎爬起来没有,却见周炎捂着肚子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眼神却是异常的发亮。

“我靠,你有病?”李泽道的心莫名的有些心虚了,因为周炎的表情以及眼神太可怕了,太容易让人想入菲菲了,曾经很多女人刚开始的时候就是用这种眼神盯着自己看的,最后,她们都成为了自己的女人了。

“师父,你收我当徒弟教我绝世神功好不好?”周炎说着,眼睛就像夜里的星星似的,一闪一闪的,一副崇拜到极点的样子。

“师父?”李泽道差点吐血三声,嘴角抽搐,你丫的别乱叫行不行?而且为什么他用这么崇拜的眼神看着我我这么想一拳过去把他给打晕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