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此时无声胜有声/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没让她吃,不是因为在车里,也不是因为周围车来人往的不好意思的什么的,主要是因为车子现在就停在殡仪馆的门口,你想吃的话咱们可以等离开这个地方再说啊。

所以李泽道就向任天堂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任天堂笑呵呵的让他滚蛋,老娘现在没心情吃了。

李泽道看着她那张精致的俏脸,说道:“想起什么伤心往事了?”

任天堂笑呵呵的看着李泽道说道:“小男人,为什么这么说?”

“感觉。”李泽道说道。从出来到现在,李泽道能从任天堂的身上感受到一丝哀伤,李泽道知道,任天堂才不是因为手下的员工苏强被倒霉的一枪爆头死于非命而哀伤……这个女人还没善良到那种程度,更不是被这殡仪馆的气氛所感染了,如果她想的话,她可以在这殡仪馆门口大声歌唱《今天是个好日子》。

“小男人,什么都瞒不过你。”任天堂笑呵呵的说道,“老娘还以为自己把情绪隐藏得很好了呢。”

她虽然在笑,但是李泽道清晰的看到,她的眼睛眨巴了一下,然后一颗晶莹的泪珠便从湿润的眼眶里滑落。

“今天是她的忌日。”她说。

“她?”

“你丈母娘。”任天堂说道,“她就是在那年的今天被自己的心爱的男人害死的。”

李泽道手伸了过去,帮她擦拭掉那泪珠子说道:“走吧,不去瑞金大酒店了,去看看她,让她知道,你找到一个又帅又又有才最重要的还很爱你的小男人。”

“小男人,你真没脸。”任天堂掐了掐李泽道的脸笑呵呵的说道。

“骗人,我要是没脸的话你现在掐的什么?”李泽道有些无奈,然后启动了车子说道,“在哪里?”

“天马山永久墓园。”任天堂说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一脚油门下去,朝着天马山的方向疾驰而去。

“小男人,你知道老娘最喜欢你身上哪一点吗?”任天堂媚眼如丝的扫了李泽道一眼问道。

“别说喜欢我的无耻。”李泽道笑道,“我可不认为我身上有这么一个玩意儿。”

任天堂一副极为羞答答的样子,轻声细语:“人家最喜欢你活好,跟老娘的手臂一样粗,跟老娘的膝盖一样硬,让老娘*,欲罢不能。”

“……”李泽道手一抖的,差点就把车开进绿化带了。

……

像是为了跟任天堂的心情相称似的,今天的天气并不好,冬意极深,天空的颜色灰蒙蒙的,给人灰暗的心情再次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寒风萧索,站在墓地深处的任天堂已然失去了往日的那种光彩夺目,显得有些孤寂可怜,一排排的死人和一个活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任天堂站在那里已经很久了,并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那经过风霜雪月冲刷已然变得斑驳的墓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她朝站在那里的李泽道招了招手。

李泽道赶紧走到跟前,并排跟任天堂站在一起,表情肃穆的盯着那墓碑看。

任天堂双手搂抱住李泽道的手臂,脑袋靠在李泽道的肩膀上,再次久久无声,只是流泪了,默默的流着泪。

“不说点啥?”李泽道问道。

任天堂摇了摇头,很是文艺的说道:“此时无声胜有声。”

“……”

“小男人,你向你丈母娘介绍下你自己吧,态度诚恳一点,不许隐瞒,否则小心她晚上过去找你聊天。”任天堂说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压根就没有被这话给吓到,他都想告诉任天堂说,他真的见过鬼,甚至他还吃了好几个“鬼”。

“算了,你还是胡说八道吧,让她晚上去找你好了……我已经很久没在梦里见到她了。”任天堂说道。

“……”李泽道拍了拍她的肩膀,有些心疼。

“我应该叫她妈?”李泽道问道。

任天堂掐了他一下:“叫你妈。”然后,她咯咯的大笑了起来,有些神经质。

“……”

李泽道清了清嗓子,表情严肃认真的盯着那墓碑看,说道:“妈,我叫李泽道,天堂的小男人,虽然我长得比天堂小,但是男小三抱金砖,更何况不仅仅是小三岁,小了八九岁呢,您老人家看天堂现在不是个排骨架子就知道我把她照顾得很好……啊……”

“你干么掐我?”李泽道有些委屈。

“谁让你说老娘又胖又老的?”任天堂怒道,“不是排骨架子的潜台词不就是胖吗?还有,老娘只大你这个小屁孩七岁零十一个月二十二天,还没到八岁呢,八九岁你妹啊!”

“……”

“小男人……”任天堂松开了李泽道的手臂。

“嗯?”

“亲老娘一下,让我妈感受一下你对我的那种爱,这样,她就放心了。”任天堂说道。

这种要求,太合情合理了也很有必要,于是李泽道的嘴巴就凑了过去,亲在了任天堂那已然咸涩的嘴唇。

任天堂猛地伸出双手,搂住了李泽道的脖子,紧紧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就好像害怕失去什么一般。

……

从天马山上下来的时候,任天堂表示她心情不好加上最近太忙了太累了所以想逛街放松一下,还说想买一套很性感很性感的睡衣穿给某个色狼看问李泽道陪不陪不陪就不买。

李泽道表示陪老婆逛街天经地义义不容辞……哦,跟性感睡衣这件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且上次虽然已经买了十几块一模一样的欧米咖女表了,但是终究还是不够,至少影子跟何小月以及周倩没有跟其她女人一样的腕表,本着一碗水端平的原则,所以李泽道提议去中华城逛逛顺便买下手表,任天堂点头表示同意。

她的本意就是想单独的跟李泽道在一起逛逛街,就他们两个人逛,至于去哪条街哪个商场的,那就无所谓了。

负责开车的自然是李泽道,任天堂让他放下周小璐的歌,然后她就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蜷缩在后座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周末人多,所以中华城门口那停车场车满为患。

李泽道好不容易看到一辆车子开走留出来的空车位,正忙着把车子给开过去时,对面一辆红色的奥迪tt却是“嗖”地一声窜了过去。

即便李泽道车技好反应也快,但是却也没能避免那辆奥迪tt的车头就这样重重的撞在自己这辆奔驰suv的车头上了,发出了“哐!”的一声不说,车身还剧烈的震动了下。

李泽道这个郁闷啊,赶紧转身看向躺在后排正呼呼大睡的任天堂,担心她的身体不是滚下来卡在座椅地下了。

“要不是你是老娘的小男人的话,老娘现在都想抽死你了。”任天堂揉着腰坐起身来闭着眼睛,边打着哈欠边喊道。

美女大多都是有起床气的,任天堂也不例外,对她来说,睡熟的时候被吵醒是一件让人很难承受的事情,更别说是用这种方式弄醒了。

她本来睡得好好的,谁知道车子一个急刹车的,于是她很是干脆的身体向前滚的,重重的砸在了座椅靠背上,幸好车子高档,座椅皮质松软,所以撞了下也没有受伤。

李泽道笑笑:“没事就好。”

任天堂睁开眼睛,扫了外头几眼:“出车祸了?”

“准确的说是,被撞了。”李泽道很是郁闷的说道,任谁无缘无故的被马路杀手给“杀”了下,心情都不会太好。

“小男人,老娘跟你赌一千万,对方肯定是个女司机。”任天堂那张精致风-骚的脸上满满的都是睿智的光芒,语气很是笃定。

“废话。”李泽道哭笑不得的,你别以为我没看到那个从奥迪tt冲下来的是一个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面带煞气的,啪啪啪的就朝着李泽道开的这辆奔驰车的车头给狠狠的踢了几脚,并且,她选择的是虽弱的车灯位置。

“咔嚓!”一声脆响传来,奔驰车的车灯被她那高跟鞋的鞋尖很是干脆的踢爆了。

任天堂脸上笑容一下子炙热起来了,她弯腰拿起放在那边的鞋子,穿在了自己的脚上,边穿边说道:“小男人,老娘下去会会这个泼妇,你在一旁加油呐喊就行了。妈的,跟老娘比泼?老娘泼起来连自己都怕。”

李泽道略有深意的看了那正踹车灯的女子一眼,笑呵呵的说道:“注意安全。”

任天堂朝一个媚眼过去,笑呵呵的说道:“爱丽丝教了老娘怎么才可以又快又准的抽别人的耳光子,还没来得及找人试验一下呢,就拿她练习一下吧。”

女人踢爆了车灯还不觉得解气,又跑过来踢车门,对着车窗大声喊道:“下车,给我下车,眼睛瞎了?会不会开车啊?开一辆破奔驰有什么好嚣张的,姑奶奶开的还是四个圈的奥迪呢……”

“哐!”另一边车门被打开,任天堂动作优雅的下了车,笑吟吟的看着那个撒泼的女人说道:“大妈,你这是月经不调还是你的那个野男人jj太小阳-痿不举没办法满足你这才让你身体压抑发这么大的火的?”

“……”

李雯雯见到下车的任天堂之后,表情先是愣下,怎么会有容貌如此艳丽气质如此佳的女人?总之任天堂的这一出现让同样身为女人的她有了自惭形秽的想法,但是当听到任天堂所说的话之后,她的那张脸都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