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想哭就哭吧/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影子眼神哀伤痛苦的看着李泽道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这个事情,所以就只能先隐瞒着了,但是现在出了南极姐姐这样的事情,所以我只能说出来了……大傻瓜,你是要相信南极姐姐是无辜的还是相信我说的话?你判断吧。”

“……”

李泽道脸上的表情极为丰富,当下深深的看了影子一眼,然后目光收了回来,死死的盯着前面看,他觉得他现在走带一个交叉路口,左边让他迷茫不敢踏入,右边则是让他觉得危险不敢迈入。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相信南极还是相信影子,这更是一个问题!

李泽道说什么都不敢相信南极会背叛自己,甚至还给了自己戴绿帽子……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嘛。

但是影子的话……

如果自己没有生育能力是影子自己认为的话,李泽道压根就是可以当作是个笑话一笑而过,但是,这话是从师父的嘴里说出来的,而且师父的的确有诸多的女人,但是那些女人始终没能给他生个一男半女,在加上自己的确有了逆天能力自己饿得慌的时候是可以把老鼠药当饭吃的……也就是说,自己真的已经失去生育能力了?

李泽道心乱如麻的表情痛苦到了极点,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如同要炸裂一般,压根就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了。

影子眼神哀伤的看着李泽道,见他如此痛苦不堪的,只觉得心疼无比的泪珠子哗啦啦的往下掉。

“大傻瓜,你想哭就哭吧,本天才美少女不会笑你的。”她苦着说道。

李泽道看了她一眼,那原本极为明亮的眼睛此时像是蒙了一层灰似的没有太多的生气,极为阴沉可怕。

然后他猛地一脚油门下去,车子瞬间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似的,向前狂奔而去。

很快的,车子猛地停了下来,李泽道推开车门跳下车去,很快的,他又回来了,只不过他的手里多了一箱啤酒。

“陪我喝酒。”李泽道把啤酒仍在后座上看着影子说道。

“大傻瓜,陪你去死都行。”影子红着眼睛,声音柔柔的说道,“不过你不能死啊,你死了其他姐妹就太可怜了,她们都要变成寡妇了。”

“我没想死。”李泽道说道,脸上没有什么特殊表情,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就好像一张死人脸似的。

然后,李泽道又是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咆哮着继续向前狂奔。

靠近郊区那条通往凤鸣山的路上有七八辆各种牌子的跑车在那边狂飙。

一辆红色的轿车“嗖”一下子就超越了他们。

“靠,那是什么车啊?”后方,一辆跑车里的一个寸头男子忍不住骂到,原本他这辆法拉利是泡在最面前的,但是却是被超越了,当然了,被超越了也就算了,但是超越他的这辆车很明显的不是他的那几个朋友的车啊,甚至看那在前面狂奔的那车型,压根就不是跑车啊,那是……大众polo?

开什么玩笑?大众polo他们这些正儿八经的跑车都给超越了?真是耻辱啊。

其他人也纷纷的对着对讲机表露此时他们那颗极为不平静的心。

“没看清楚啊,但是好像是大众polo……”

“开什么玩笑啊,一定是改装过的,你听那声音……那声音……”

“那声音你妈的就是破发动机发出来的声音啊……”

“超过他……”法拉利男子低声吼道,然后继续加油门,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然后快速的朝着前面那辆都快跑没影了的大众polo追了上去。

其他人也纷纷的加大油门,赶紧跟上。

车子性能的差距摆在那里,但是双方开车技术同样的也摆在那里,所以双方始终以这样的一个距离往前狂奔着。

polo里头的那个人压根就是疯了,即便过弯的时候也没见减速,“嗖”一下子就飘过去了,简直就不要命了,看得后面这些开跑车的人无一额头都在冒冷汗啊,心想凤凰市什么时候出现了如此牛逼的一个人了,不会是哪个国际赛车大师闲着没事干跑到凤凰市溜达来了吧?

Polo车里,李泽道面无表情的,整个人就如同一句失去灵魂了的尸体一般,影子则眼珠子都不眨一下的盯着他看,眼里满满的都是心疼……至于这辆车此时正在超越它的性能极限的先前狂奔着甚至会不会一个不小心的发动机烧了翻车什么的,影子想都没去想。

最后,李泽道一个刹车的,车子发出如同痛苦一般的呻-吟声,颤抖的在那荒凉凄凄,昏暗无比的凤鸣山山脚下停了下来。

李泽道却是没有立即下车,因为有几只讨人烦的苍蝇很有勇气的跟到这边来了。

然后,几道刺眼的车灯扫了过来,紧接着马达的咆哮声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在然后,很快的,七八辆跑车狂奔而至,最后把李泽道这辆红色的polo给团团围住了。

车门纷纷的打开,几个男女下了车,这些男女的看起来都显得嚣张异常,青春靓丽,浑身上下都仿佛充满了活力,换句话说,这就是一群家里都钱有背景富二代或者官二代,大晚上不睡觉的相约出来飚车寻找那些不同寻常的刺激。

“妈的,真的是一辆polo啊……”寸头男子等大了眼睛盯着那辆还未熄火的polo,有了一种在做梦的感觉,他的法拉利竟然被一辆polo给超越了,甚至最后他拼命跑了但是就是追不上。

其他男女脸上的那种震惊不比寸头男子少多少,心里更是有了一种被侮辱得死去活来的感觉了。

被这样的一辆破车给超越了,最后拼命想追都追不上,这不是侮辱是什么?这样一来,他们开跑车还有什么意义?

车子没熄火,就意味着那个牛人还在里头,所以寸头男子就敲了敲车窗,他还真想知道这位牛人是圆是扁……他们跟到这个鬼地方来了不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吗?

车子很快的就被按下了一点点,也仅仅就是一小条缝隙,所以寸头男子压根就没办法通过车窗看清里头的情况,但是他听到冷冰冰的杀伤力极大的字眼:“滚!”

“……”

不仅他听到了,其他人也听到了,然后他们更是不爽了。

“吆,脾气还挺大的啊,真以为自己开车牛逼就可以在凤凰市横着走?”其中一个红发男子一脸不爽的冷笑道。

“就是,不给点教训的话,真以为自己是天皇老子了?”另一个女孩子嘻嘻笑着说道,一副不怕事大的架势。

“得让他知道,要不是他车技还行,平时这种破车咱们连看都不屑看一眼呢。”

……

“滚!”那个带着极大杀伤力的字眼再次落入他们的耳朵里,在这鬼寂异常的凤鸣山山脚上飘荡着,显得如此冰冷刺入的,就好像没有任何生命力似的。

寸头男子表情阴了阴的,作势就要一脚踹在那车门上。

就在这时,车门猛地被推开,寸头男子一个躲闪不及的,身体被车门重重的撞了个正着,踉跄着往后面倒过去,然后重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其他人都愣了下,他们压根就没想到车里的人竟然还如此嚣张的,敢玩这么一手,然后,他们看到一个男子从那polo车里出来了,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们看。

这是一张很年轻的脸,这是一张很帅气的脸,这还是一张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温度的脸……

然后,其中一个帅气的男子傻眼了,因为这对他来说,还是一张很是熟悉的脸。

“我说……滚!”李泽道有一次说道,眼神死死的盯着坐在地上的寸头男子。

“你妈的……”寸头男子满脸羞愤的,他就觉得他从小到大所受到羞辱加起来压根就没有现在的一半多。

先是耻辱般的被一辆破大众给超越了,对方的那种车技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似的狂抽他们脸,让他们备受打击!紧接着对方竟然屡次三番的让他们滚……要知道,向来都是他们让别人滚的啊。

而现在他被推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了,然后被居高临下的骂着滚……这已然不是普通的仇恨了,对于心高气傲的他来说,简直就是生死打敌人了。

所以他想让对方好多颜色瞧瞧……

他怒骂的同时猛地从地上蹦跳了起来就要朝对方扑过去,就在这时,他被拦腰死死的抱住了。

“赖晓峰,你给老子住手……”耳旁传来了惊吼声。

赖晓阳回头,见抱住他的竟然是他,他们这些人的领头羊,当下面色僵了下:“杨少……”

杨少面色显得有些惊慌的摇了摇头,松开了他。

然后赖晓峰就明白了,杨少这是把对方认出来了,并且看他表情的,对方不是好惹的主?于是,他的目光再次回到李泽道身上的时候已然变了。

其他人同样如此,皆表情有些愕然的看着李泽道,在心里猜测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会让杨少神色如此惊慌了,就好像老鼠看到了猫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