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长眠于此/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是你啊。”李泽道斜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怎么大晚上飚车来了?活得不耐烦了?就不怕你姐知道了抽你?”

“姐……姐夫……”杨成明面色有些尴尬恐慌的,他也实在没想到,就是想出来飚车下寻求下刺激,最后竟然跟在他目前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的屁股后面绕了那么大一圈,这不是急着送死是什么?

姐夫?他是杨少的……姐夫?

其他人着实被杨成明这一声“姐夫”给震得下吧差点就掉了久久都没能回过神来,更他们觉得惊悚的是,杨少的姐夫竟然会开这种如此掉身价的车子……实在鄙视这种赤-裸-裸的装逼行为啊。

还是说,这是现实版本的癞蛤蟆跟天鹅的故事?但是也不对啊,如果这真的是一只癞蛤蟆的话杨家怎么可能把小公主嫁给他?杨成明怎么可能如此怕他?

“都是你的朋友?”李泽道看了那寸头男子一眼,后者被他那双冷漠的没有感情的眼睛一看的额头已然莫名的冒出冷汗了,只觉得身体凉飕飕的。

“是我的朋友……都喜欢玩车,大晚上的一起出来玩玩……”杨成明尴尬的小心翼翼的解释,“主要是觉得姐夫你的车技太牛了,所以忍不住跟了过来看看……”

“行了,回去吧。”李泽道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若是在以往,他说什么也有损一番这个小子,但是现在,他没那个心情,只想他们赶紧滚,别打扰自己。

“好的,姐夫,这就回去,这就回去……”杨成明如获大赦的赶紧说道,然后跟着他那群狐朋狗友的赶紧开着车离开了现场。

……

“杨少……他真的是……你姐夫?”赖晓峰终极没忍住的对着对讲机问道,对于这个开车如此牛逼的家伙,他着实很是好奇。

自然而然的,其他人也有相同的疑问,因此都竖着耳朵倾听杨成明是怎么说的。

“赖晓峰,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眼睛有病认错人了?”杨成明没好气的说道,你个蠢货,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在,恐怕你就要被抬走了,连之前嚣张跋扈的那条疯狗魏小宝都变成死狗了,你算个屁啊。

“杨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对,你姐夫挺有个性的啊,家里做什么的?怎么很面生啊,是个职业赛车手?”赖晓峰赶紧解释。

杨成明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赖晓峰想知道些啥,无非就是想说你姐夫看起来如此土鳖的还开着那如此土鳖的车,你姐怎么会跟这如此门不当户不对的人在一起,你们家里怎么就同意了?还有,你为什么如此怕他?

当下冷笑:“你觉得面生,那是因为你还没达到那种高度,你知道他是谁吗?李泽道……如果还觉得这个名字有些陌生的话,那么他母亲你们一定很熟悉,倾城国际的肖蔷薇就是他母亲。”

“……”众人瞪大眼睛,倒抽起凉气来了。

“他不会就是那个暴揍魏小宝,还在燕京饭店当着大伙的面带走苏家的苏萱狠抽高胜寒的脸的那个李泽道吧?”有人惊呼出声。

“你觉得呢?”杨成明淡淡的说道。

“……”众人继续倒抽凉气。

然后他们开始反思起来了,他们之前觉得开车价格百万甚至千万的跑车是一件逼格很高的事情,但是好像开车大众车的逼格更高啊。

嗯,回去就买一辆大众车,而且还必须是红色的polo,以后出门就开那车!

赖晓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觉得自己似乎在鬼门关跟前走了一遭。

……

“大傻瓜,咱们在这边喝酒?”杨雪儿下了车,看着那黑乎乎的近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周围问道。

心里更是满满的都是心疼了,大傻瓜不会害怕自己看到他哭泣流泪的所以才挑选这么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鬼地方吧?可是本天才美少女已经说过了啊,不笑话他的啊。

李泽道摇了摇头,真在这边喝酒的话不得冻坏这个小丫头?当下说道:“当然不是,来这里主要是想过来看看一个人。”

影子的眼睛微微睁大了,极为好奇的问道:“什么人?”

“我爸。”李泽道说道。

“……”影子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有关李泽道父亲的事情她其实不太清楚,听说在大傻瓜出生之前就已经去世了……其实还活着?就住在这足以吓死那些胆小的人的鬼地方?

李泽道微微蹲下,拍了拍自己的后背说道:“上来吧,我背你,咱们还得走一小段路才能见到他。”

影子没有多问啥,而是趴在李泽道的后背上,那微凉的小手紧紧的搂抱住他的脖子,小脸紧贴在他的后背上,轻声唤道:“大傻瓜……”

“嗯?”

“本天才美少女不想怀宝宝,真的不想……不许你因为愧疚就不要我了……”影子轻声说道,小手搂抱得更紧了。

“……”李泽道没说啥,托住她的小屁屁,然后大步的向前走去。

白天的凤鸣山都让人觉得荒凉恐怖无比,更别说是大冬天晚上的凤鸣山了,周围阴冷异常的,但是你却又感受不到半点风声,甚至,你压根就听不到任何的虫鸣鸟语的,就好像这里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活物似的。

而且,偶尔那黑乎乎的地方会突然出现鬼火,胆子小的,只怕就要直接晕死过去了。

李泽道的胆子大,他见过真正的鬼,自然不怕那种人们内心深处胡乱浮想出来的所谓的鬼,至于人,他更是不怕了。

影子也不害怕,因为有李泽道在,如果李泽道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影子觉得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无非就两件。

第一,尖叫;第二,两眼一闭失去知觉。

因为特训过,所以即便对平常人来说这周围压根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但是对于李泽道来说,他能清楚的看到周围一切。

当下李泽道大步的往上走,拐上了那条熟悉的小山路,向上攀爬,最后来到了那个同样熟悉的陡峭的山坡跟前。

“到了。”李泽道看着前面那大石头说道,然后把影子放了下来。

对于影子来说,周围漆黑一团的,甚至她都很努力的把眼睛都睁到最大了,仍旧看不到李泽道那张脸,所以下来之后,她仍旧紧紧的抱住李泽道的腰,才不愿意松开呢。

李泽道也随她,从兜里摸出买酒的时候顺便买来的荧光棒,折了下,荧光棒瞬间发出柔和的绿色的光芒,不亮,但是这亮光足以让影子看清李泽道那张脸以及周围的那些东西了。

当然了,周围也没有什么东西,无非就是一些荒草还有几块大石头罢了。

“给。”李泽道说道。

影子松开了李泽道的腰,接过那荧光棒,然后利用荧光棒发出的那一丝亮光打量起周围来了,然后她看到大傻瓜朝前面那大石头走了过去,当下赶紧拽住他的手跟上。

“大傻瓜,你爸爸就住在这里?”影子有些好奇的问道,更是脑洞大开的,电影里不都有这样的情节吗?在那种荒山之上总是隐藏着一些神秘的洞穴啊什么的,或是天然的,或是有人刻意建造出来的,只不过洞口很隐秘……

影子睁大眼睛看着前面那大石头看,心想难道那洞口就在这大石头下面?果然够隐秘的。

李泽道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嗯,他就住在这个地方,在那大石头下……”

影子就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的帮自己点了好几个赞,本天才美少女真是天才啊,一眼就发现这大石头底下藏有猫腻。

“永远长眠在那个地方。”李泽道说道。

“……”影子脸色剧变。

李泽道没有多说啥,而是站在大石头面前,手伸了过去,轻轻的触摸在这块冷冰冰的大石头上,你从他那张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就好像那是一张没有任何温度的面具似的,只有李泽道很是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之前那颗躁动的心在一点一点的平静,那原本极为混乱的脑子也一点一点的在恢复到原有的那种思考能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泽道手离开了那块石头,回头看着正静静的盯着他看的影子说道:“我刚刚心很乱。”

影子点了点头,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抚摸他那张现在变得冷冰冰的脸,很是心疼:“大傻瓜,我知道的……”

任谁骤然间知道这种事情,都会受不了的,在影子看来李泽道的表现已经很好了,至少他没有失去理智,他没有给自己一巴掌对自己吼说你这是在胡说八道,也没有立即给南极电话说你为什么给我戴绿帽子为什么为什么……

他选择了努力用各种方式让自己平静下来,包括中途停车买了一大箱瓶子扔上车表示他想喝酒……其实他压根就没想喝,还包括一路不要命的狂飙,还包括他出现在这里。

李泽道握住对方那正抚摸着自己的脸的手,说道:“曾经,我父亲跟师父也同样给了选择,最后,我选择了相信师父……这回,我也相信他……”

影子愣了下,豆大的泪珠子一下子的就滑落下来了,大傻瓜选择相信她!还有什么事情比这种信任更重要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