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丢人一幕/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晓晓睁开眼睛时,眼神有些迷茫的扫了一眼周围。

酒店的房间?然后她的脸色猛地剧烈一变的,像是一只受惊了的兔子似的猛地坐起身来,低头检查了一下的自己衣服。

穿戴还算工整,裤子也在,感受了下体一番,并没有被侵犯的迹象,于是稍微的松了口气。

然后揉了揉自己那生疼的太阳穴,一点都想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又是如何到这里来的,她的记忆力还停留在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一幕上。

她参加了一个聚会,然后好像喝了很多酒,再然后,她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想必是哪个朋友见她喝多了送到到这酒店休息来了吧?

白晓晓咽了咽口水的,她觉得自己的喉咙干裂,小腹更是胀得紧,尿意盎然。

当下下床,微微晃动生疼的脑袋,显得有些迷糊的朝着洗手间走了过去,然而没走两步的,她的脚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下。

“啊……”白晓晓惊呼了一声,身体一个踉跄的,已然重重的摔在地板上了

痛!

膝盖痛,手臂痛,全身都痛,要不是她的性格坚毅,怕是眼泪珠子都要被磕出来了,更甚者,她因为喝了不少酒此时基本上都转变成尿了,膀胱早就受不了了,这时候这么一摔的,差点就一个没忍住的直接尿裤子了。

当下白晓晓咬牙,忍着身体带来的那种疼痛让自己坐起身来,然后回头想看看自己到底绊在什么东西上面了,但是当她看到她绊在上面竟然是一个人,一个一动不动的像是一具尸体似的的人的时候,她很是干脆的脸色巨变的,差点一个没忍住的又惊叫出声了。

竟然有死人?

本能的,她就要从地上赶紧爬起来先跑在说,但是刚刚那一摔的很是干脆的把她给摔个气晕八素的,把她的手臂给摔伤了,压根就没有太多力气,加上她实在太害怕太着急了,因此上半身刚刚撑起来,手掌一滑,身体再一次摔倒在地上……

这一次,她的胸口紧紧的跟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疼!疼得锥心!虽然有胸前的两团软肉垫着,那两团肉还有内衣以及毛衣保护着,但是摔得实在太重了啊,再说了,软肉也是肉,软肉也会痛啊……

就在这时,更丢人的事情发生了,再次这么重重一摔的很是干脆的压迫到膀胱了,于是膀胱里头的水在也不受白晓晓任何的思想控制,不由自主的就泄出来了,仿佛决堤的洪水般,肚子里储存的液体就前扑后继的泄了出来,然后白晓晓的下体很是干脆的湿漉一片,湿漉的面积还在一点一点的变大。

“咔……”房间的门突然间被推开,手里提着早餐的李泽道站在门口,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幕。

一大早的,李泽道有进入到房间来看了一下白晓晓的情况,他看到这个女孩子昨天晚上实在喝太多酒了所以没那么快醒过来,因此先送影子回了一趟别墅,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进入了南极的房间笑得跟个傻逼是轻轻的抚摸了下南极的肚子甚是还把脑袋凑了过去倾听了下表示然后很是夸张的表示我的孩子踢我了……

南极也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没好气的让他滚……当然了,也有可能的确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李泽道相信师父的说法,但是却也不能排除会不会有例外。

因此他跟影子说好了,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就行了。

李泽道也想好了,等这些繁杂的事情过去了,他会跟那些女人说明白的,自己的其实没办法满足她们当母亲的那种愿望,至于最后她们做出怎样的选择,李泽道尊重她们。

之后,他又离开了别墅,再次返回这个酒店,并且还帮白晓晓带早餐来了,但是没想到,当他推开门的时候,映入眼前的却是这样一幕。

而当白晓晓见出现在那里的是李泽道,眼睛先是睁大了下,然后两眼猛地一黑的,有了一种想赶紧找条缝隙钻进去的想法了。

“哦,让我死了算了。”她的心在哭泣。

在然后,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爬了起来冲进了洗手间里,然后,水流的声音响起……

白晓晓已经进入半个多小时了,仍然没有半点出来的意思,李泽道能够理解白晓晓此时的心情,毕竟自己可是很是清楚的看到了白晓晓的胯下湿了一大片,而她更是清楚自己看得一清二楚……不过李泽道仍旧想不明白这种状况是如何发生的。

想着的功夫,他拿起地上被他踹了一脚还处于昏迷状态的男子那脱在那里的外套,扔在地上那水渍上,脚踩了上去擦拭起来了。

“哐!”浴室的门终于从里面被人推开了,裹着酒店白色浴袍的白晓晓脚步有些怪异的走了出来,眼神压根就不敢跟李泽道相对的,而是径直走到床边,然后把自己的身体完全躲藏在那棉被底下。

“白学姐,你没事吧?”李泽道苦笑问道。心想如果自己跟他解释说自己其实什么都没看到的,她应该不会相信吧?

白晓晓没有吭声,用被子死死的蒙着自己的脑袋,拒绝跟李泽道有任何的眼神或者言语上的交流,更不想让李泽道看到自己的这张此时不用照镜子也知道一定很是难看的脸,刚刚她出来李泽道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感觉到有千万根针扎在自己身上一般难受。

女为悦己者容,但是自己做什么了?自己竟然尿失禁了,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尿失禁……

苍天啊大地啊如来佛祖耶稣啊,我到底坐错什么事情了你们要这样对我?我做坏事了吗?没有吧?我见死不救了吗?也没有吧?我也没做出什么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什么背信弃义的事情出来啊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呢?为什么?

白晓晓的心里已然刮起狂风下起暴雨了,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她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坚强,她很是脆弱的。

李泽道清了清嗓子再次说道:“没回答,那就当你没事了……“

“……”白晓晓泪流满面,我有事我有事我怎么可能没事呢我现在想自杀的心都有了……

“有一个叫赵小年的你认识吗?”李泽道迟疑了下问道,“你……男朋友?”李泽道之前在桌面上发现有一个手机以及一个男士钱包,并且在钱包里找到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上的那头像正是那个男子。

好吧,这个小jj差点没被烫熟并且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倒霉男子总算有名字了,叫赵小年。

被窝里,白晓晓先是愣了下,旋即突然间想起来自己刚刚绊倒的那尸体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有些熟悉……

她的眼睛猛地的瞪大了,那不是赵小年又是谁?他……死了?

李泽道也没想说白晓晓能回应一下自己的,自顾自的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无意中看到有一个男的搂抱着你到这酒店开了这个房间,你显然已经喝高了,整个人不省人事的,我有些放心不下的,跟了过来了,并且把这个赵小年给打晕,如果你跟他不熟,那回头不仅是我,就连百里伯父都会继续找他麻烦的,如果他是你男朋友,那……咳咳……实在有些不好意思了……”

毕竟影子那一开水倒下去的,加上李泽道就这样让他晕了一整个晚上压根就没及时送他去医院接受治疗,因此那玩意儿恐怕已经用不了了吧?

被窝里的白晓晓却是越听越是心惊,脸色也愈发的苍白难看,身体也轻轻的颤抖起来了,满满的都是后怕。

如果不是李泽道刚好看到了,那自己岂不是被赵小年给……

她的胃突然间一阵扭曲了,很想找个垃圾桶狂吐一翻,她的那张脸毫无血色,满满的都是羞愤以及后悔……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呢?他是不是误会了?不然为什么语气会如此的冷淡呢?平时的那种热情哪去了?

她的心脏也开始抽搐起来了,疼得她都觉得自己快窒息了,也快爆炸了。

“那你先休息一下吧,早餐我已经放在桌子上了,饿了的话吃一点……”李泽道说道,“至于地上躺着的赵小年,如果是你男朋友,你就打120吧,如果不是,那就打电话给伯父吧……走了。”

李泽道说道就要转身离开了,给白晓晓一个单独的空间,自己在留下来,只会让两人更是尴尬罢了。

白晓晓猛地把蒙在身上的被子掀开,整个人从床上爬了起来,跳下床,然后双手猛地紧紧的搂抱住转身就想离开的李泽道的后背,泪流满脸声音发颤的,整个人看起来是如此孤独无助的:“泽道……你……听我解释好不好……你听我解释……”

“白学姐,你什么都不用解释了,我其实大概明白的。”李泽道说道。

白晓晓的眼前一黑的,声音更是颤抖了:“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