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隐疾/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苦笑,他其实能猜到一些的。

当下说道:“这回我从岛国回来,很不要脸的又带了两个女人回来了,然后别墅就没房间了,然后……”

“但是白学姐,你心情不好的也不用喝那么多酒不是……当然了,偶尔喝多了也没关系啊不过你喝的时候你可以找我啊……没房间的话咱们在买一套别墅不就好了?哦,压根就不用买,百里置业本来就是百里集团开发的,在找伯父要一套就行了他能不给……我的意思是要个房间真的很容易啊,你不用因为房间没了就胡乱想啥的然后喝那么多酒啊,你看昨天晚上多危险,要不是我刚好出现了你不是就要被赵小年这个混蛋给欺负了?”

“白学姐,这是我心里所想的……”

“……”

白晓晓哭得更凶了,原来,他什么都知道的,就是……太不主动了,太讨厌了。

“至于刚刚……我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不许说……”白晓晓羞红的喝道,手却更是用力的搂紧他的后背了,她害怕自己一放开的,两人的关系就又回到从前了,而且自己恐怕在也没有这样的勇气了。

“那是骗你的……”

“……你坏死了,讨厌……不许说了……”白晓晓更是羞得不行了,也忘记继续流泪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小心打翻水杯了?”

“……你还说……”白晓晓羞简直无地自容的,然后一把推开了李泽道,再次回到床上扯过棉被把自己整个身体包了起来了,只不过这回她没有躲在棉被里面哭,她躲在棉被里面笑,笑着笑着的,又哭了……

李泽道的猜测是对的,白晓晓这些日子郁郁寡欢的的确是因为他,白晓晓觉得自己都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跟主动了,但是李泽道始终没有前进一步的,回头反正又多了两个新欢了,她觉得被严重的打击到了。

团支书杨雪娜生日,邀请了大伙去王朝ktv唱歌庆祝,白晓晓平时跟这个团支书长关系不赖,因此虽然心情不佳兴致不高的,但是还是过去了,到了ktv之后见到了那些酒,莫名的有了狠狠的醉一场的想法,因此不管谁来敬酒,她都很豪爽的直接干了,喝到后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喝了多少了,最后又是如何散场的。

至于这个赵小年则是同班同学,追了她很长一段时间了,只不过白晓晓早在之前就拒绝了,两人平时的关系也仅限制在普通男女同学,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试图玩霸王硬上弓的。

至于李泽道看到的那一幕,白晓晓也低着脑袋极为尴尬的小声的说了下。

“不许让第三个人知道,否则……”白晓晓看着李泽道说道,“我就不理你了……”

“真的?”

“你……讨厌。”白晓晓白了李泽道一眼,表情尴尬羞涩。

“没摔伤吧?”李泽道问道。

白晓晓摇了摇头,就是膝盖那里淤青了,并不碍事。

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表情已然变得有些严肃了,一脸认真的看着她那有些闪躲的大眼睛说道:“白学姐,我很认真的问你一个问题。”

“嗯。”白晓晓点了点头,李泽道这样让她莫名的有些紧张以及不安。

“你……你真打算跟我一辈子?”李泽道问道。

“……”白晓晓羞涩,眼神移开不敢在跟李泽道有任何的交流了,这问得也太直白了吧?

“哪怕我身体现在出了问题了,而且……还是大问题。”李泽道说道。

白晓晓的面色一僵的,急声问道:“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她一慌乱的,手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拽住了李泽道那手。

李泽道摇了摇头:“没有开玩笑,那问题不会要了你的命,但是……它会让你失去生育能力……”

“……”白晓晓的眼睛瞬间睁大了。

“呃……你别误会,我不是说……那个……我那个很正常的,比大多数人强很多,你是知道……”李泽道这才发觉自己的话有些歧义,当下也有些尴尬了赶紧解释,但是却是越解释越乱。

“……”白晓晓面色潮红的,她都想认为这个家伙是不是故意说这种话调戏自己,自己才不知道呢。

不过一想也知道啊,他要是那方面不行的话,冰儿姐跟雪儿姐怎么可能看起来光彩照人呢?

“呃……我的意思是,我那个……你生物学肯定有学过吧?男子的那个活性弱甚至没有活性的,是没办法让女人怀上宝宝的……我现在遇到的就是那种问题……”

“总之,我现在没有生育能力了。”李泽道说道,“未来能不能治疗好,我也不知道……所以……”

白晓晓松开李泽道那手,然后搂住了李泽道的脖子,把他脑袋轻轻的按在自己那就被一层薄薄的浴袍包裹着的怀里,声音又轻又颤的说道:“我……这样就不用套套了啊……挺好……”

“……”

白晓晓已然顾不得矜持了或者说,她想到了,但是,这个时候,她心脏在抽痛,她只想成为对方的贴心爱人然后轻轻的安抚他那个受伤的心。

她知道,身体出现了这样的隐疾,他的压力跟痛苦比谁都大的。

所以,她很快的就主动吻上了李泽道那不是太香的嘴唇,言语上的安慰还不够,所以她还想用行动去安慰对方。

她先是在李泽道的嘴唇外头很是生疏的吻着,等李泽道反应过来并且回应,她也开始变得热情起来,搂着李泽道的脖子舌-吻起来。

当两人再次气喘吁吁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然后白晓晓又有些羞涩了,眼神不太好意思跟李泽道相对。

“这事情她们都还不知道,我还没来得及跟她们说,因为不想耽误你,所以只跟你说。”李泽道微微苦笑了下说道,“你也先别说,之后我会找个合适的时间说明的。”

白晓晓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幸运的是,出现这种毛病之前,我的其中一个女人怀孕了。”李泽道说道,“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

他不得不这样说,也只能这样说,否则就没办法解释南极怀孕这事情了,当然了,他也知道白晓晓是不会多说啥的。

“那很好啊。”白晓晓说道,很为李泽道感到高兴,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那……这酒店对面有商场,我去帮你买衣服……或者让冰儿她们送过来?”李泽道问道。

白晓晓脸色又一阵潮红,小声说道:“还是……你去买吧……”若是让冰而姐她们送来,到时该如何解释?跟她们说自己一个不小心外加没忍住的尿裤子了?她们肯定会笑死自己的。

“记得……那个……”白晓晓咬着嘴唇的,脸颊发烫,声若蚊蝇。

李泽道笑笑点了点头,看了她暴露出来的小半截大腿一眼说道:“放心吧,不会忘记的,那已经湿了,的确穿不了了……”

“你……还说……”白晓晓羞得不行了,有点恼羞成怒的河道,更是缩进了棉被里,不再理会李泽道。

“哈哈……”李泽道哈哈一笑的,还有什么比看到女孩子受窘更加让人开怀的事情呢?

“可能要久一点,我还得把你这个同学处理一下,总让他昏睡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李泽道说道。

白晓晓脑袋伸了出来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等你。”

像是拎着一袋子垃圾似的,李泽道拎着赵小年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外头,然后随手扔在地上,脚伸了过去,在赵小年的身上踹了下把他给踹醒了。

赵小年睁开眼睛,见是那个抓他头发还把他给踹飞了的王八蛋,刚想发火,却是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胯下火辣辣的疼着,当下那张脸再度的扭曲起来了,嘴巴大张的,却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手伸了过去触碰了下,更是疼得在地上翻滚起来了,要是他现在能发出声音的话,恐怕屋顶都要被他的那呼痛声给掀翻了。

李泽道冷冷一笑,脸上没有丝毫的怜悯之色,这种管不住自己那玩意儿的混蛋,的确一点都不值得同情。

“是努力的站起来跟我走,还是我在你那玩意儿上面在踩一脚?”李泽道冷冷的说道。

“……”赵小年着实吓了一跳,现在治疗一下或许还可以用,如果在被他踩一脚的话那不是……

当下他赶紧忍着那种剧痛挣扎着努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李泽道的那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狰狞。

“走吧。”李泽道冷笑,才不把对方这种所谓的威胁放在心上呢,然后朝着电梯口走了过去。

赵小年看着他的背影,严厉流露出极为恶毒的仇恨,然后呲牙咧嘴步伐怪异的一步一步跟上。

坐电梯下了楼之后,李泽道带着赵小年来到了停在路边的那辆红色的polo跟前,然后伸手在赵小年身上拍了下,这才冷冷的说道:“还玩霸王硬上弓……第几次了?”

“小子,我已经说了,她是我的……女朋友……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告诉你,你……摊上大事了……我跟你保证,你对我做的事情我一定会百倍千倍的还给你的……”赵小年声音恶毒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