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生活常态/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亲爱的,我太喜欢华夏的美食了,在米国,在欧洲的时候,是吃不到这种如此好吃的美味的。”爱丽丝由衷的说道。

李泽道笑笑说道:“喜欢的话一会儿就多吃一点。”

李泽道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吃饱了才有力气打架!

两大杯扎啤被率先端上来了,爱丽丝拿了起来,美美的喝上了一口。

李泽道看着她那张艳丽异国风情的脸,微微一笑问道:“爱丽丝,我问你一个问题。”

“亲爱的,你问吧。”爱丽丝点了点头,“你知道的,我是不会对你隐瞒什么的。”

“在房间里的时候你跟我说了,你想怀上宝宝?”李泽道说道。

爱丽丝脸上已然有着母爱的光辉了:“哦,是的,亲爱的,我觉得那是我对你爱的一种最大的表现,不是那位名人说过吗?爱一个男人就请为他生一个宝宝吧……你不喜欢?”

“我很喜欢。”李泽道笑笑,“我当然喜欢了……我的意思是……在努力努力……”心里一阵苦涩的,貌似这种时候不太适合聊起这个话题啊。

爱丽丝已然一脸的暧昧的笑容,挑逗般的说道:“哦,亲爱的,我也是那么认为的,吃完回到车里,咱们再来。”

“……”李泽道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他压根就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好不好?

爱丽丝以及李泽道要的秋刀鱼碳烤海蛎什么的被老板娘一一的端了上来了,当下爱丽丝快乐得就像是个小屁孩似的,一手拿着一串秋刀鱼美美的享受起来了,还说这是她吃过的除了亲爱的做的饭菜外最好吃的了。

李泽道知道她不是在拍马屁,她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然后,一个酒瓶子突然间飞了过来。

李泽道手一伸的,接住了那飞过来的酒瓶子,回头看去,只见隔壁那张桌子上,一个留着一头红头发的男子正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然后身体微晃的站起身来笑呵呵的说道:“啊,sorry,sorry,这喝多了手一滑的瓶子就飞过去了,没笑到你还有你旁边这位International beauty吧?妈的,这样说没错吧?”

“哈哈,二哥真是文化人啊,这英语说得可真是溜啊……”

“就是,这种水平去考什么英语五级的那是轻松加愉快啊……”

“你妈的,那是英语六级好不好?没文化真可怕啊……”

坐在他旁边的那些男子都哈哈的大笑附和起来了,看着爱丽丝的眼神都发亮的,跟发情的牲口没啥区别。

很显然的,这就是一些混混,也喝得有点高了,闲着没事干找点乐子见爱丽丝好看身材爆棚的因此忍不住的调戏起来了。

李泽道心里这个郁闷啊,你们调戏美女的时候能不能睁大你们狗眼看看美女旁边是不是坐着一个危险的男人?

李泽道想了想自己的那张脸,有些泄气,因为不管是谁看到自己这张脸都会认为自己是一个帅气但是同时又忠厚老实的小小屁孩稍微大声一点自己的就会被吓软了……

当下李泽道提着酒瓶子站起身来,走到红发男子面前,笑着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他妈管你是谁。”红发男子嘴角抽了抽骂道。

“我是李泽道。”李泽道说道。他决定报出自己的姓名吓死他们!

“李泽道?”红发男子跟他的那些朋友眼神交流下的,眼神都有些疑惑,以往他们自报姓名的事情都没少干,但是每次那姓名报出来之后,对方的反应几乎都是原来是狗哥啊牛哥啊什么的小弟敬仰大名啊……

李泽道?没听过,听都没听过,混哪片区域的?老大又是谁?

“不认识我?”李泽道问道。

红发男子笑呵呵的说道:“你是从那个麻痹的钻出来的?”

“哈哈……”他的那些朋友指着李泽道哄然大笑的。

“你这话,真的很难听,难听得我都想打人了。”李泽道说话的时候,直接把手里的那酒瓶子砸在了红发男子的脑袋上。

“咔嚓!”酒瓶破碎,红发男子的脑袋也破了,那头红发更是红得耀眼了。

红发男子的眼睛血红的,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泽道:“你敢……打我?”

其他人也瞪着眼珠子看着李泽道,他们以为这样的小白脸吓唬一下腿就软了,但是,他怎么就不按照常理出牌了直接出手了,而且还下手如此狠辣的?

李泽道笑呵呵的说道:“认识一个叫浩北哥的家伙吗?”

“……”这些人再次懵了,因为虽然他们就是跟浩北哥混的,准确的是说是跟浩北哥的小弟的小弟混的,他们是属于最底层的那些马仔,平时就是帮浩北哥看看他的那些场子。

“他在我面前都乖得就像是孙子似的,你们又算个屁啊?”李泽道冷冷的说道,“打你又怎么了?打的就是你……”

说着,他又抄起一个酒瓶子,这回砸向的却是红发男子的那张嘴,这个家伙的嘴巴太脏了。

“砰!”瓶子直接碎裂,红发男子更是惨叫一声的同时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嘴巴一张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甚是还夹带着几枚牙齿。

其他人见状,脸上的肌肉抽搐的,却是连动都不敢动,因为,刚刚对方说的这话吓到他们了,虽然不知道那话的真假,但是万一是真的呢?万一浩北哥在他面前就真的跟一个孙子似的呢?

再说了,这个家伙如此暴力的,他们好像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给钱。”李泽道指了指站在那边战战兢兢的老板娘说道,“以前你们没少吃白食吧?一并还了。”

老板娘的脸色大变,着急地说道:“不用,真的不用。几个小兄弟来我这儿吃顿饭喝瓶酒是给我面子……我高兴还来不及……”

她不是谦虚,而是打心眼里害怕。

这些混混经常一言不合的就大打出手啊,动不动就就拍桌子砸椅子把他们的摊子砸一个稀烂,砸坏了他们还不愿意赔,那他们好几天的辛苦操劳就白白浪费了。

如果这些混混只是吃一些喝一些,对她来说反而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

要他们埋单?这不是自寻死路吗?现在他们被打怕或许会给,但是之后他们肯定会也回来的。

“放心吧,大婶,他们没那胆子的。”李泽道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回头眼神一一的在这些人身上扫了过去,“没听到我说的话?”

大伙你看我我看你的,然后赶紧一一的把身上的钱全部掏出来,还有一个蹲了下去,掏出红发男子身上的钱包,把钱包里的钱也全部倒了出来,最后凑成一堆,然后一个寸头男子小心翼翼的看了李泽道一眼拿着这堆不知道数目的钱塞到老板娘手里,说道:“你先数数,不够我们再补……”

老板娘不敢接,又不敢不接,站在哪儿左右为难。

“收下吧,他们没那机会报复的。”李泽道说道。他说的是没那机会,而不是没那胆子。

“就……就是……这就是我们欠你的酒钱,还给你天经地义,怎么可能报复?不会的,不会的,请你赶紧收下来,好好一点一点,不够我们在凑……”寸头男子赶紧说道。

老板娘只好接住,但是手在颤的,就好像抓着一把烧红的炭似的。

李泽道轻轻一声叹息的,懦弱并不是错,至少老板娘的低三下四并没有错,面对这种这种混混你除了低三下四还能做什么?抄起刀子跟他们干一仗?拜托,你打得过?再说了万一你一个不小心砍死他们了你还得偿命,若是没能砍死他们,但是你受得了他们后期的那种无休无止的骚扰?这生意还做不做了?

这也是大多数人的生活常态,多数时候选择忍一忍的也就过去了,不忍的话又能如何?不忍的话后面只会遭受更多的羞辱罢了。

李泽道以前也一直在忍,因为除了忍,他别无选择,就跟现在的老板娘一样,但是他现在有能力了,所以他没想忍了。

当下李泽道摸出手机,给了浩北哥一个电话,很快的,电话就被接了起来了,里头传来了浩北哥很是恭敬的声音:“李少……”

“道北小吃一条街这里,有几个家伙估计是你的小弟还是小弟的小弟?我想说的是,类是的事情再次发生的话,没被我遇到,那还好说,但是若是再次被我遇到了,那不好意思了,我会去找你的,到时候子弹会不会射进你的心脏里我不敢保证。”李泽道阴森森的说道。

电话那头,浩北哥的冷汗一下子下来了,虽然他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当下赶紧说道“李少,我这就过去,您稍微等我一下,您放心,我饶不了那些王八蛋的,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李泽道挂了电话,眼神冰冷的扫了这些人一眼,然后像是啥事都没发生似的回到原来那座位上。

那些人的眼神跟他一接触的,无一的都把脑袋低了下来,谁也没有眼神跟李泽道相对的勇气,更没有人敢去把地上躺着的那个红毛给搀扶起来,当然了,在李泽道没让他们滚的情况下,他们也没有勇气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