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追击/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方那把投掷出来的飞刀如此凌厉,不过对于长年累月总是在躲避南极的飞刀的工兵来说,躲过这把飞刀自然是没有半点问题的,当下脑袋一偏的,已然躲了过去,然后蹦跳了下去直追上去。

如果让这个家伙就这样跑了,工兵觉得自己脸皮如此薄的明天都不敢去面对李泽道了,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把对方给留下来。

在远离那别墅之后,眼见工兵就要追上对方了,谁想那道黑影猛地一止步转身的,然*紧手里的一把匕首猛地砍向工兵。

工兵连忙刹车的同时,手里的匕首迎了过去。

“咔!”匕首跟匕首狠狠的砍在一起,闪烁出一些火花出来,两人各自后退了一步。

这一出招,工兵立即就发现,这个看不清那张脸的家伙的手劲可真是大啊,只一对砍的自己竟然虎口生疼的,甚至,刀子差点都脱手了。

“再来!”工兵低声吼道,举起匕首再次迎了过去。

对方显然有着跟工兵同样的心思,于是同样举起匕首,反击了起来了。

朦胧的夜色下,两道黑影在那边交织着,匕首跟匕首交击,爆发出了一连串密密麻麻的刺耳声音,甚至周围的花草树叶的压根就受不了他们散发出来的剑气的那种摧残的,纷纷的被砍成了两半。

终于,在经历了几十招眼花缭乱的见招拆招之后,黑影突然间如同一头发了疯的野兽一般,手里的匕首的威势竟然又暴涨了一分。

工兵瞪大眼睛,心里着实震惊无比,更是有了一种被往死里侮辱的感觉了。王八蛋啊,刚刚竟然藏拙了?还有留有一分的实力?开什么玩笑?

不过不管怎样,对方的实力暴涨了一分之后,工兵俨然有了些苦苦支撑的味道了。

“吼!”对方发出了一声低吼,手里的匕首搞起高落的,那种庞大的气势让工兵躲无可躲,但是工兵却又不能躲,因为他知道他要是选择躲避的话,那么他就在气势上被对方完全压下去了,到时候,他只会更被动。

所以他双目充血的,咬紧牙关,怒吼了一声,足了全身的气力,猛然间一刀格挡,甚至罕见的双手紧握住那匕首。

“咔!”一声闷响的,对方手里的那把匕首狠狠的砍在了工兵双手紧握的这把匕首上,然后工兵只觉得自己的胸口猛地一窒息的,下一秒腿一软的,很是干脆的跪了下去。

“砰!”一声闷响的,对反一脚过来,重重的踹在工兵的肚子上。

于是,工兵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似的,倒飞了出去。

就在这时,极度强烈的灯光扫了过来,然后杂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负责百里置业小区的安保工作的保安听到这边有杂乱的声音,赶了过来了。

“什么人在那里……”

“是不是小偷……”

“不许动……站住……”

黑影扫了工兵飞出去的方向一眼,没有追击,而是转身,身形一闪的如同鬼魅一般,已然消失在那里了……

……

李泽道当然没有送蝙蝠去医院,送去之后还得帮他挂号付医药费什么的,实在麻烦,况且爱丽丝就是一个很高明的外科医生,比医院的里的那些医生高明多了。

在她的一番“救治”之下,蝙蝠醒过来了,准确的说,是疼醒的……愣是把你的骨头给弄错位了,你能不疼?

他看着天花板上那节能灯,那浑浊苍老的老眼极为浓郁的悲哀,难以接受眼前发生的事实。

明明是自己气势汹汹的带人杀到华夏来的,为什么却偏偏落入了这样一个如此悲惨的下场?况且自己服用鬼丸相当于燃烧掉自己最后的生命但是仍是败了。

最让他觉得耻辱的是,他现在竟然连死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蝙蝠很是清楚的感觉到了,他的四肢的骨头全部错位了,现在压根就不了,就跟被砍掉了没啥区别。牙齿也被削光了一颗不剩!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眨眨眼睛张张嘴巴……

一张他现在很不想看到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失败者向来都是很讨厌成功者的那幅小人得志的嘴脸的,蝙蝠也不例外。

哪怕被对方打趴了,但是蝙蝠还是看不上这个小子,因为他觉得这小子说话太损了,做派太不光明正大了,竟然偷偷服用鬼丸了……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而且真如传闻所说的那样,鬼丸的后遗症在他身上是体现不出来的,这让蝙蝠觉得上天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唯一让蝙蝠佩服或者说动容的是,李泽道最后的那一赌!要知道,如果李泽道的刀子不够快不够准的话,那么现在自己早就死了或者说早就抱着他一起死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活得好好的,而自己却是生不如死。

“蝙蝠先生,你觉得好一点没有?”李泽道一脸的关系的问道。

“为什么不杀了我?”蝙蝠出声问道,由于牙齿完全没了的缘故,所以他说话漏风,变得很是飘渺,有些听不太清楚。

“蝙蝠先生,人最宝贵的就是生命,生命对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我们应该珍惜生命好好的活下去,你怎么反过来求死呢?”李泽道由衷的劝道。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就是看不得别人可怜兮兮的模样。每当别人这么看着他的时候,他就瞬间同情心泛滥……即便面对之前想杀他的蝙蝠也不例外,所以忍不住的帮他开导起来了。

“……”蝙蝠那浑浊的老眼愣愣的看着李泽道,实在想不明白这种如此不要脸的话他是怎么说出口的。悲哉!哀哉!天下第一高手上帝之手收徒弟的时候就不考察一下徒弟的人品?

最后,他只能张了张嘴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去年……买了个表……”

努力的说出这话之后,蝙蝠觉得自己这里那个爽啊,就好像大热天的时候吃了一大盒冰淇淋似的。

蝙蝠向来都是觉得言语攻击是最软弱无力的,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言语攻击其实很强悍的,有时候能把一个人活生生的气死……至少,骂出来之后自己的心情是很爽的。

“什么牌子的?”李泽道笑笑问道。

“……”蝙蝠的华夏语不好,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好了,蝙蝠先生,你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活了,我也挺忙的没有多少时间听你在这边说什么我去年买了个表我前年买了个表……关我屁事啊。”

李泽道将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一脸认真的说道:“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情,我让你安乐死。”

蝙蝠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你觉得我会怕死?”

“蝙蝠先生,你没牙齿笑起来好难看。”

“……”

“你当然不怕死。”李泽道说道,“你要是怕死的话就不会试图引爆自己体内的*跟我同归于尽了……但是,虽然你不怕死,但是你怕你不死,你放心,我平时虽然很忙但是还是会抽出两天时间陪你玩玩的,我可以向你保证,在这两天的时间里,你一定会活得好好的。”

“我去年买了个表。”蝙蝠说道。

“告诉我,我师父到底怎么了?”李泽道眼睛眯了眯问道,心里有些后悔教他这句话了。

“我去年买了个表。”蝙蝠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继续重复着这句他现在很喜欢也越说越溜的华夏语。

“……”李泽道就知道会这样,想让这个老头乖乖的把他所知道的事情说出来,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于是他摸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然后说道:“把阿黄带进来吧。”

很快的,房间外头传来了狗“旺旺……”叫的声音,然后房间的门被推开了,变态牵着一条黄色的土狗走了进来,脸上有着极为猥琐的笑容,就好像在期待什么事情似的。

“喂了吗?”李泽道问道。

“喂了,老大,最多十分钟。”变态嘿嘿一笑。

李泽道点了点头,从兜里摸出一个药罐子,从里头倒出了一颗黑乎乎的药丸,然后一把掐住蝙蝠的那老脸,迫使他把那鲜血不停的溢出来的嘴巴张开,然后把那药丸弹射进他的嘴里,确定他吞咽下去了,这才松开了他的脸。

“唔……你让我吃什么了?”蝙蝠问道,浑浊的老眼猩红的看着李泽道。

“你可以放心,给你吃的绝对不是什么糖丸。”李泽道笑笑说道,然后手放在蝙蝠的腰间,微微一用力的,蝙蝠很是干脆的翻过身去了趴在那里。

“扯掉他的裤子。”李泽道看着变态说道,这种如此恶心的事情,他才不干,所以他让变态来干。

“老大……”变态有些恶心跟委屈,男人何苦为难男人呢?

这要是一个妙龄少女的话,压根就不用李泽道交代啥的,他早就过去把她的裤子给扒下来了,但是这是一个老头,一个一看就知道已经没有几天可活的老头,自认为心地善良的变态实在不忍心下手啊,最关键的是,他的性取向很正常啊,压根就没有那方面的嗜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