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更为可怕的可能/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辆车子快速的在黑暗中穿梭。

车里,爱丽丝面色冷峻的,那紧抓着方向盘的双手青筋暴露,可想而知她现在心里有多着急跟愤怒。

李泽道则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目光落在窗外外头看着那在眼前急速闪过的景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亲爱的……”爱丽丝轻声呼道,李泽道这样让她有些担心。

“嗯?怎么了?”李泽道回过神来问道。

“……”李泽道冒出这么一句爱丽丝反而不知道该说啥了,原本绞尽脑汁想出来的那些所谓的安慰的话瞬间在脑子里消失。

“放心吧,我没事。”李泽道给了她放心的笑容的,只不过笑得却是如此的难看,就好像是一张僵硬的面皮那边抖动似的。

“嗯,南极也会没事的。”爱丽丝说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目光落在窗户外头,轻声说道:“嗯,她会没事的。”

爱丽丝看了李泽道一眼,觉得他好像话里有话,但没多想也没多问。

大半夜的自然不会堵车加上爱丽丝的车速实在是太快了,因此原本要半个小时的车程现在愣是十分钟就走完了,很快的,车子在“幽月”别墅那庭院的大门口停了下来。

李泽道跟爱丽丝跳下车之后,发现庭院里二十几个黑衣男子在那边戒备着,地上还有三具身体,此时尸体上已然盖上了白布。

这二十几个保镖有平时负责苏珊以及苏萱安全的,也有平时负责保护百里冰以及杨雪儿的安全的,所以当这四女住进这别墅之后,他们自然也跟过来了,另外还有几个是王老虎招募过来的,据说也是军人出身,不过李泽道也没多问,毕竟他最看重的是能力以及忠诚而不是他们的过往,不过他相信王老虎。

除了当刑警平时见惯了各种尸体因此胆子不小的李梦辰站在庭院那里外,其她女人都没在庭院里,此时她们都聚集在大厅里。

见李泽道跟爱丽丝走进来了,李梦辰像是一下子就找到主心骨似的,鼻子一酸的,朝他小跑了过来最后扑进了她的怀里声音哽咽的说道:“淫-贼,南极姐姐她……”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吧,她会没事的。”李泽道轻轻拍着她那微微颤抖的肩旁轻声说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刚刚他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工兵,也没有看到他熟悉的乌鸦佣兵团剩下的乌鸦,死神以及墓碑,另外还有飞狐他们兄弟几个。

他们这是追出去了?还是这地上躺着这三具尸体有哪一具是他们中的哪一个?

李梦辰看向了其中一个保镖说道:“你来说吧。”

“是,李小姐。”保镖点头说道,他叫小白,平时主要负责苏珊的安全,是苏家的人。

“我们跟平时一样,在这院子里轮流巡逻戒备,然后发现南极小姐突然间从她房间的窗户跳下来了下来。”小白说道。

李泽道眼睛眯了眯。

“然后我们看到工兵先生立即冲到她跟前,在之后,我们才知道,南极小姐发现有人鬼鬼祟祟的在外面那墙角里潜伏着,然后工兵先生就跳上围墙冲出去了,之后那个人逃远了,工兵先生追了上去了……”

“工兵还没回来?”李泽道眯着眼睛问道。

小白摇了摇头:“没有……不过工兵先生前脚一离开的,后脚又有一道黑影潜入,保镖们立即围了上去,但是对方的实力很强,一个照面的,兄弟们就躺下三个了,之后南极小姐冲了过去,跟对方缠斗在一起,不过……”

小白再次摇头,表情有些惊悚:“对方的实力太过恐怖了,南极小姐几招就落败了,甚至被对方生擒了,然后对方挟持着南极小姐逃离了,乌鸦大哥带着人追了过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我们怕对方再次杀回来了,因此全部聚集在这里戒备着。”

李泽道面色阴沉的点了点头,看着爱丽丝说道:“咱们检查一下他们的死因吧。”

爱丽丝点了点头,跟着李泽道走到那尸体跟前,两人蹲了下去,打开了盖在他身上的那白布,检查起那尸体来了。

“亲爱的,致命伤只有一处,那就是他脖子的那条血痕,凶器应该是一种很薄很薄的利器。”爱丽丝说道,然后又检查了另外两具尸体,得到的结果一样,三人的死因相同,都是被一种很薄很薄的利器瞬间割破了喉管。

“你们有看到他里有拿什么利器吗?”李泽道看着小白问道。

小白摇了摇头:“并没有看到。”

“那就是一种很薄很小的类似刀片一类的东西夹两手指中间所以没被看到。”李泽道回头看着爱丽丝说道,“卢西安诺家族里有谁喜欢用这种方式杀人?剩下的两个长老或者是那个皮特老师?”

爱丽丝说过,除非是镇守家族的那些老怪物亲自出马,比如那三大长老以及那皮特老师,至于其他人是没办法威胁到她的。

而南极的实力跟爱丽丝不相上下,但是对方一出手的就制服了南极,所以非这些老怪物亲自出马这才能办到。

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李泽道握了握拳头,表情有些痛苦。

爱丽丝皱着没有摇了摇头:“鲨鱼的武器是一根大铁棒,金刚向来都是不用武器的,他的拳头就跟两个铁球似的能一拳打碎一块大石头,至于皮特老师……我就不太清楚了……亲爱的,你是怀疑卢西安诺家族的其他人干的?”

李泽道阴沉着一张脸点了点头:“我一离开别墅去引诱蝙蝠出来家里就出了这种事情,这难道会是巧合?”

爱丽丝脸上有着煞气的,是啊,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么就证明这回卢西安诺家族兵分两路,其中蝙蝠缠住了李泽道以及自己,另外一路人马却是杀向了这别墅,只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掳走李泽道的其中一个女人让李泽道就范?还是他们知道蝙蝠还没死想换取蝙蝠?

难怪亲爱的让变态先别让蝙蝠死。

就在这时,杂乱的脚步声响起。

李泽道回头看去,只见飞狐他们兄弟几个出现在那里,其中周涛的手里还横抱着一个人。

工兵,生死不明的工兵!

李泽道脸色一变的,赶紧迎了过去,接过他手里的工兵,放在地上检查起他的伤势来了,然后微微的松了口气。

工兵的伤势放在一般人身上,说不定早就挂了,但是他是工兵,是神龙组织的精英,体质远超一般人,因此虽然内脏出血,肋骨断了三根,右手臂骨裂,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

当下李泽道让两个人赶紧先送工兵去医院。

“李少……”飞狐脸上满满的都是愧疚,低头说道,“我们没能追上对方……等我们追出去的时候,那个人带着南极小姐已经失去踪迹了,我们分头寻找,最后周涛发现了昏迷的工兵先生,乌鸦让我们兄弟几个先带工兵先生回来治疗,他们三个继续寻找……是我们太弱了,才让南极小姐被掳走了……”

“这不能怪你们,对方的出手如此狠辣的,一招就杀了咱们三个人,甚至连南极那样的身手都直接被他生擒了。”李泽道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所以真不怪你们,是我疏忽大意了……你让乌鸦他们回来吧,没必要去做那些无用功。”

飞狐点了点头,打电话去了。

“好好安排一下这三位兄弟的后事,然后都去休息吧,今晚不会在有突发状况了。”李泽道眼神一一的在这些保镖身上扫过说道,当然带着李梦辰以及爱丽丝进入了别墅。

在大厅里围坐成一团的众女见李泽道走进来了,皆站起身来,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他的身上,无一例外的都微微的松了口气,就好像一下子就找到主心骨了似的。

“大傻瓜……南极姐姐她……”影子轻咬嘴唇的,豆大的泪珠子已然在眼眶打滚了,然后朝着李泽道扑了过来。

李泽道微微苦笑,不闪不躲的,任凭这具娇躯扑了过来,任凭她重重的撞在了自己的身上,任凭她的双腿紧紧的夹着自己的腰,任凭她的两条手臂紧紧的搂住自己的脖子。

“她是不是不要你了,也不要我了……”她流着泪在李泽道耳旁轻声耳语。

她说这话,只有李泽道听得到,也只有李泽道听懂了这是什么意思。

然后李泽道鼻子一酸的,差点哭了。

是啊,这件事其实还有一种更为合理的解释,那就是,这是一场戏,趁着自己跟爱丽丝离开别墅的时候由南极自导自演出来的一出大戏!

戏的结局是南极用一种极为悲剧却又很恰当很合情合理的方式离开了他,离开了这别墅,回到她的那个他的怀抱里,毕竟她已经怀上了她的那个他的孩子了,她的那个他怜惜她或者怜惜他的那个孩子,所以让南极离开。

其他女人都以为南极就是很纯粹的被歹人给掳走了,但是知道内情的影子,她还想到了这一种李泽道也想到了的更为可怕的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