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兄弟/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番激情之后,爱丽丝软绵绵的趴在李泽道身上都不愿意起来了。

“亲爱的,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爱丽丝问道,修长的手指有些调皮的在李泽道的胸口上画着圈圈。

李泽道盯着天花板那节能灯看说道:“不知道。”

“不知道?”爱丽丝抬头看着李泽道那张此时显得有些迷惑脸的脸。

李泽道的手轻轻的在爱丽丝的那光滑的脊背上轻轻的滑动着,苦笑道:“确实不知道,我现在只知道蛇首在一个名叫凯勒.波比勒的小老头的手里……”

爱丽丝点了点头:“凯勒.波比勒……嗯,师父上帝之手身边的管家,来自法国巴黎上流社会的波比勒家族。”

卢西安诺家族跟师父上帝之手向来不太对付,所以上帝之手的不少信息卢西安诺家族自然是调查得一清二楚。

只不过爱丽丝压根就还不知道上帝之手十有八九已经出事了,还以为上帝之手先盗取了蛇首投靠了岛国皇室,现在又跑到拉斯维加斯来了,并且把蛇首给了凯勒.波比勒,他自己又不知道跑到哪里逍遥快活去了。

“是他。”李泽道说道,“蛇首就在他手里,现在他就在拉斯维加斯的某个酒店里,具体哪个酒店,工兵他们才知道,我懒得问……之后该如何做才能让他把蛇首归还回来,我还没想好,所以不知道。”

“亲爱的,真的没办法联系师父然后好好跟他老人家谈一谈吗?”爱丽丝说道,她以为李泽道这是在头疼该如何面对他师父上帝之手。

也是,上帝之手的这种种举动太过匪夷所思了,着实让人无法理解。

他怎么可以盗取蛇首呢?又怎么可以把蛇首送给岛国的裕仁天皇甚至还加入岛国皇室成为王梓小次郎公爵以及皇子的老师,从而公然的站在华夏的对立面,站在李泽道的对立面呢?

李泽道的心猛地抽了下,然后深呼吸了下,摇了摇头,声音里有着一丝苦涩:“没办法联系了。”

爱丽丝很是清楚的捕捉到了李泽道眉宇间的那一丝痛苦,伸手搂着李泽道的脑袋,让他的脸埋首在她那柔软的胸部上。

这种时候,任何安慰的言语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所以爱丽丝选择用如此方式来安慰他。

“其实……师父可能已经死了。”李泽道抬起头来看着爱丽丝说道,那儿肉太多又太深,他把胸部埋在那边,非要被爱丽丝给捂的喘不过气了。

爱丽丝的脸色猛地剧烈一变的,说道:“哦,亲爱的,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师父可能已经死了。”李泽道说道,眉宇之间,有着一丝难以言明的暴戾之气。

“……”爱丽丝瞪大眼睛长大嘴巴,一副极度难以接受的表情。

“正是因为师父已经出事了,所以卢西安诺家族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让蝙蝠带着其他杀手前往凤凰市试图抹杀掉你。”李泽道说道。

“哦,亲爱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爱丽丝很是艰难的说道,“师父她老人家前些日子不才在岛国吗?还成为了岛国皇室的公爵,皇子的老师……难道在岛国的时候他出事了?”

李泽道面色难看的摇了摇头,然后把自己目前所掌握的信息以及猜测一一的跟爱丽丝说起来了。

等李泽道说完之后,爱丽丝整个人已然处于一种极度震惊的状态了,良久这才反应过来说道:“亲爱的,这……太疯狂了,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他可是上帝之手,在那个层面上号称实力最为强悍的上帝之手,哪怕像你说的那样,包括岛国的伊藤润一,罗斯柴尔德的黑鹰以及卢西安诺等几个势力联合击杀他,他哪怕不敌的也不至于被杀死啊……”

爱丽丝说什么也不愿意相信,因为以上帝之手的实力,就算他抵挡不住众人的联合攻击,但是逃脱应该也不是太难的一件事情不是?

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具体发生什么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现在的上帝之手是假的无疑,他是黑鹰的钻石保镖汤姆假扮,而这回,也是他跟他身后那势力潜入别墅带走南极的。”

爱丽丝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之前她也曾经询问了李泽道南极被哪个势力绑走了这个问题,李泽道只是脸色难看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后面爱丽丝害怕他难受,也就没在敢提有关南极的任何事情了。

没想到那天夜里潜入别墅的竟然黑鹰的人,她还以为那事是卢西安诺家族干的呢。

“之后汤姆联系我了,他让我潜入迪肯庄园,从莫斯.卢西安诺的手里取得一样东西,那么南极就安全了。”李泽道说道。

爱丽丝一脸大骇的表情,失声说道:“哦,亲爱的,这太疯狂了,这真的太疯狂了……”要知道,潜入迪肯庄园的难度一点都不亚于白宫。

李泽道苦笑:“我也觉得很疯狂,所以当你说要跟我一起到拉斯维加斯来的时候,我同意了,因为迪肯庄园你肯定是熟悉的,所以我想你是不是有办法能让我潜入进去。”

“……”爱丽丝那原本就已经很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泽道,久久说不出话来。

……

因为有李泽道以及爱丽丝这两个大杀器坐镇的缘故,所以企鹅,工兵以及蚂蚁三人压力没那么大,加上兄弟见面难免高兴,所以都放开量的喝,到最后,三人越喝越多,舌头也越来越大。

之后,酒量最不济的工兵脑袋一歪的,直接瘫倒在椅子上睡着了。

企鹅跟蚂蚁指着工兵哈哈大笑的表示这小子太怂了太丢脸了,然后两人继续,到最后,两人也一前一后的趴下了,醉得不知道天南地北。

不知道过了多久,蚂蚁醒了,他是被渴醒的,嘴里干的厉害,仿佛身体里面的内脏快要烧着了一般。

当他睁开那显得极为沉重的眼睛的时候,蚂蚁看到工兵醉如烂泥的摊在那里打着呼噜,但是企鹅却是没在。

队长跟自己一样口渴了所以找水去了?

就在这时,他听到包厢里头的那黑乎乎的洗手间有人说话的声音,声音极小,加上有工兵的呼噜声在那边干扰,更是模糊了,但是蚂蚁的腿虽然废了但是一些能力并没有消失,比如他的耳力极为强悍,外加此时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所以这声音还是清晰的传进他的耳朵里。

“……该死的炎黄竟然让我得到蛇首之后就离开了,所以我恐怕没办法监视李泽道之后的行动……说真的,要不是他对咱们还有用,我真的很想杀了他……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留下的……”

那一刻,蚂蚁目瞪口呆遍体生寒。

企鹅说……该死的炎黄?企鹅在监视李泽道的行动?他说的咱们所指的又是哪个势力?他现在又是在跟谁鬼鬼祟祟的通着电话?

这段时间里,神龙组织屡次出现了叛徒,难道企鹅也是?

心如乱麻!

然后蚂蚁因为心思波动起伏太大,所以一个不小心的,脚一晃动,已然踢倒了脚旁放着的一个酒瓶子。

“哐当!”酒瓶倒地,声音其实不大,但是在这万籁皆静的大半夜里所造成的动静却又不小。

与此同时,洗手间里头企鹅的声音瞬间消失,紧接着他那高大的已然出现在洗手间门口那里了。

“还好我尿完了,不然尿都得吓回去了。”企鹅看着蚂蚁笑道,“你也放水?”

蚂蚁不说话,就这样眼神灼灼的盯着企鹅。

“怎么了?干么用这种如此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企鹅笑着问道。

“我把你当兄弟,更是愿意为你两肋插刀,挡住飞往你身后的子弹。”蚂蚁说道。

企鹅点了点头,说道:“我也一样,你们都是我生死与共的兄弟。”

“所以,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咱们一起面对,一起想办法面对。”蚂蚁说道,“无论任何事情。”

企鹅走到跟前,在他面前站定,居高临下一脸认真的看着蚂蚁说道:“当然。”

蚂蚁仰头又盯着企鹅看了一会儿问道:“真没有什么想说的?”

“有……喝多了,口干舌燥,脑袋疼,帮我准备的房间在哪里?我想我得好好睡上几个小时再说。”企鹅揉了揉他那隐隐生疼的太阳穴,然后回头扫了打着呼噜的工兵一眼说道,“当然了,也得把这个家伙拖走,让他在这边躺尸也不好。”

蚂蚁的心里满是失望,说道:“好吧,你扛工兵,我带你们去房间。”

然后他站起身来,酒精暂时还麻痹着他的神经以及行动,加上一条腿有所不便,所以他站起身来的时候身体还晃动着,有些站不稳。

“对不起了,兄弟。”

耳旁传来企鹅那如同蚊蝇一般的声音。

然后蚂蚁的身体一下子就绷紧了,眼珠子瞬间瞪圆,眼里有着极度不敢相信的神色。

蚂蚁的身体不在晃动了,因为有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扣在他的脖子那里,然后这只大手猛地一用力。

“咔嚓!”蚂蚁的脑袋很是干脆的歪到一边去了,眼珠子仍旧瞪圆,死不瞑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