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自责/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企鹅那掐着蚂蚁的脖子的大手松开,蚂蚁的身体像是面条似的,眼见就要瘫倒在地上了,企鹅眼疾手快的,一下子就抱住了这具体温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的尸体,一只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

“兄弟,这次是我负你了,但是,谁让你醒来的?你完全可以跟工兵一样睡得跟一头死猪似的不是吗?”企鹅说道。

企鹅的动作很慈祥,声音很温柔,就像是哥哥在安慰自己受伤的弟弟,他们的感情是那么的真挚,他们的拥抱是如此的感人,不管是任何人看到他们,都会觉得这是一对关系极好的不是亲兄弟胜是亲兄弟的那种兄弟。

蚂蚁的脑袋软趴趴的搁在企鹅的肩膀上,他的眼睛瞪圆,眼里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以及不甘心。

或许,他活着的时候一定没想到这个自己愿意为他挡刀子挡子弹的兄弟会如此狠辣的一下子就掐断了自己的脖子吧?

他曾经是神龙组织的精英,是一名最优秀的军人,但是最终,他没死在战场,反而是死在自己兄弟的手里,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悲剧。

当下企鹅将蚂蚁的尸体轻轻的放在了地上,想了想,走到窗户跟前,轻轻的将窗户打开,那种干涩薄凉的风一下子就扑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精神微微震了下。

深呼吸了几下,企鹅悄然走到还在那边打着呼噜呼呼大睡的工兵跟前,眼神极为平静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这才举起手来,然后深呼吸了下,然后嘴巴一张的,一句话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是谁,放开他……啊……”

这声音表现得极好,既表现出了自己的愕然以及愤怒另外还有措手不及,后面这一声“啊……”又很好的表现出自己一个触不及防的受伤了……

是的,企鹅受伤了。

他这一声拉长的“啊……”还没消失的,他那举起来的手已然重重的拍在了自己的胸口上了。

“咔嚓!”

企鹅很是清晰的听到了肋骨断裂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双腿猛地一用力的往后一蹦,一副被一巴掌给打飞了的架势。

“砰!”他那高大的身体重重的撞在还没来得及清醒过来的工兵身上,然后两人一同倒地。

“别……跑……”企鹅对着那之前被他打开的窗户怒吼,挣扎着站起来就要冲过去,然后在也忍不住了,一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

李泽道跟爱丽丝正相拥小声的说着话的时候,已然听到楼下二楼传来了一些异常的动静。

“有情况。”李泽道说道,猛地坐起身来跳下床,拿起地上散落的衣服快速的往身上套。

爱丽丝同样如此,甚至她穿衣服的速度比李泽道还快……对于李泽道来说,他现在更擅长脱衣服而不是穿衣服……

一分钟之后,两人穿戴完毕,然后快速的离开房间,跑向通往二楼的那楼梯,此时两人耳旁更是传来了工兵那极度悲痛的怒吼声,心里更是明白了,不但出事了,甚至,出的还是大事!

当李泽道跟爱丽丝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之前的那个包厢的门口,往里头一看,李泽道的表情猛地僵了下。

只见企鹅瘫坐在那里,手捂着的自己的胸口,脸色煞白嘴角流淌着血丝,那张大脸更是满满都是痛苦以及自责。

工兵的脸色同样难看到极点,就如同一匹给咬了一口的恶狼似的,随时要跟谁拼命的架势。

他紧紧的搂抱着蚂蚁,声音极度的悲愤:“蚂蚁……蚂蚁……”

“工兵,到底怎么回事?”李泽道脸色极度难看的边大步的走了进去边问道,“蚂蚁他怎么了?”

工兵抬头,那睁圆的虎眼里头有热泪在翻滚。

“蚂蚁……死了……他死了……”工兵低声吼道,就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在舔着自己的伤口悲鸣一般,“他……死了。”

“……”李泽道的面色又是一僵硬,甚至都忘记呼吸了。

看这情况这是有人潜入了?潜入的人不仅打伤了企鹅甚至杀了蚂蚁?

……

“到底怎么回事?”李泽道面若寒霜的看了看工兵,又看了看企鹅问道。

此时工兵已然逐渐冷静下来了,蚂蚁那已然变得冰冷的尸体也被搬离那个包厢放在隔壁的一个房间的床上,由爱丽丝这个高明的医生对其进行尸体检查。

至于肋骨断了一根,更是受了不轻的内伤的企鹅瘫坐在那里轻喘着气,还不时的擦拭一下流淌出来的血丝,可想而知他受的伤的确不轻。

爱丽丝知道这个家伙跟李泽道不对付,所以对他自然一点都不友好,在李泽道没让她去帮忙治疗一下情况下,她也懒得动手,反正以他的体质,死不了人的。

工兵表情痛苦的摇了摇头,他也不太明白发生什么事。

事实上当企鹅怒吼那一声的时候,他压根就没能清醒过来还在呼呼大睡,之后企鹅那庞大的身体重重的压在他的身上,更是很是干脆的把他的屁股地上的椅子给压垮了,他这才吃痛然后迷离楞登的睁开眼睛。

结果映入眼前的却是在那边吐血的企鹅以及蚂蚁那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

工兵实在恨死自己了,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的脸,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呢?如果自己能保持清醒的话蚂蚁是不是可以不用死了?是自己害死了蚂蚁,是自己!

企鹅看着李泽道表情痛苦的摇了摇头,声音悲怆自责的说道:“我来说吧……我们三人喝到后半夜都喝了不少酒,最后都喝趴下了……然后……睡梦中我渴醒了,当我睁开眼睛一看,我愣了,因为我看到一个身穿夜行衣看不清他那张脸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到包厢来了,甚至他的手还掐着蚂蚁的脖子……”

企鹅声音哽咽的,很是艰难的说道:“……我瞬间吓出了一身冷汗的,直接吓醒了了,然后怒吼了一声朝他扑了过去……”

李泽道眼珠子死死的盯着他那张苍白的大脸,眉头紧皱:“对方很强?”

“很强,身手恐怕不在炎黄之下。”企鹅深呼吸了下,表情痛苦的说道,“我朝他扑过去试图解救被他掐着脖子的蚂蚁,却是被他一拳给打飞了……然后……然后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松开蚂蚁的脖子然后从那窗户逃离……”

“你觉得对方是谁?”李泽道问道。

“不知道,不知道……”

企鹅烦躁的狂抓自己的头发,甚至他突然间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子,这一耳光子下去,他的一半脸瞬间红肿,嘴角更是溢出了鲜血,然后他如同陷入癫狂一般,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往自己的脸上招呼。

“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呢?为什么……”

工兵表情痛苦的看了企鹅一眼,同样举起手来狠狠的抽起自己的耳光子来了。

李泽道没有阻止他们在那边抽自己的耳光子,因为他们确实错了,抽自己的脸都是轻的,甚至认真追究起来,蚂蚁的死他们都得负大部分责任。

如果不是酒精麻痹了他们的神经,他们又怎么可能连敌人都已经站在他们面前了都不知道?哪怕那个敌人强如炎黄。

更别说他对企鹅一点好感都没有,就算这个家伙把他那张脸都抽烂了,李泽道也不会多说啥的。

不过看到工兵都快把自己抽成猪头脸了,终究看不过去,于是轻轻的拍了拍工兵的肩膀说道:“你还是留点力气帮蚂蚁报仇吧。”

工兵抬头看着李泽道,眼里弥漫着杀气,没说话,事实上在心里他也埋怨着李泽道,你可是高手啊,身手直逼炎黄的高手啊,我们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高手坐镇这才放开肚皮喝的啊,但是,为什么有人潜入了你却是没能发觉?

李泽道知道这货这是在进行无声的抗议,也懒得辩解啥,毕竟他没能发觉有人潜入,的确是疏忽,如果他更警惕一点的话,这样的悲剧是不是能避免?

“我去隔壁包厢,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李泽道说道,然后给了爱丽丝一个眼神,两人离开了房间。

“亲爱的,他的死因是因为脖子被掐断了,另外他的身上没有其他任何伤口。”爱丽丝轻声说道。

“知道了。”李泽道看着她点了点头,然后进入了那个酒味以及血腥味交融在一起的那包厢里。

“到底是谁?为什要杀死蚂蚁?他原本想杀死的人是不仅仅是蚂蚁还有工兵以及企鹅,只不过被醒来的企鹅给惊动了,所以逃离?神龙组织的仇人?”

李泽道心思涌动,心里的杀气极度弥漫的同时眼神扫视着这个包厢,最后目光落在那扇被打开的窗户,当下走了过去,来到窗户跟前,向外看去。

按照企鹅的说法,那个人是从这窗户逃离了,自然而然的,也是从这扇窗户潜入进来的。

这里是二楼,对方的身手要是不在炎黄之下的话,想从这里潜入以及逃离那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情,至少李泽道就能轻而易举的做到并且不留下任何痕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