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推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干燥微凉的清风拂面,让李泽道的那颗极度烦躁以及愤怒的心稍微平静了下。

他在脑子里很是努力的试图还原发生在这包厢里的那一幕。

有位身手恐怕不在炎黄之下的高手趁着工兵他们三人喝多了的时候潜入了,他掐住了蚂蚁的脖子,然后企鹅醒来,在然后企鹅怒吼朝他扑了过去,他一拳把企鹅给打飞了,扔下蚂蚁尸体潇洒走人……

李泽道眉头皱了皱,他突然间发现事情好像有些不对,然后他猛地回头看向那天花板,神色微微变了下。

“亲爱的,怎么了?”爱丽丝见李泽道面色难看,出声问道。她也顺着李泽道的目光看向了天花板,不过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爱丽丝,你觉得对方仅仅想杀蚂蚁的话,为什么非得大半夜来?还趁机着蚂蚁喝多了的时候搞偷袭?毕竟按照企鹅的说法对方的身手不在炎黄之下,这样的高手用得着这样?蚂蚁在他眼里真跟一只蚂蚁没啥区别啊,那样的高手应该不屑那么做吧?”李泽道出声问道。

爱丽丝皱着眉头点了点头,的确正如李泽道所说的那样,当一个人的实力强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比如上帝之手,比如炎黄,还比如皮特老师,比如李泽道,他们在面对比他们弱小很多的对手的时候,竟然还选择搞偷袭,趁人家喝多睡熟了之后掐断人家的脖子……这传出去的话是要被笑话的啊。

“还有,对方仅仅只想杀死蚂蚁?”李泽道紧接着说道,“否则为什么杀死蚂蚁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

爱丽丝想了想说道:“亲爱的,或许企鹅醒来的时候大声呼叫的,对方知道一定会惊动你,所以连忙逃脱了吧?”

“如果你说的是对的话,那么,也就是说对方知道我的存在,他知道我就在这小饭馆里,换句话说我们的一举一动其实已经暴露在对方眼皮子底下了,所以对方抹黑找上门来了图谋些啥。”

李泽道说道:“那么问题来了,按照企鹅的说法,对方的身手不在炎黄之下,那么即便企鹅大声呼叫了惊动我了,他也完全有时间以及有那能力解决掉企鹅跟工兵,并且逃离……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他只是杀了蚂蚁,杀了我们这几个人当中可以说威胁最小的蚂蚁,这是为什么?”

爱丽丝摇了摇头,想不明白,的确,对方的做法有些太让人难以费解,有点不符合常理。

按道理说,对方如果想除掉神龙组织的成员的话,肯定会选择先把最强的的那个成员干掉,而不会只干掉那个最弱最没威胁的,甚至在他有足够的时间抹杀掉其他两个成员的时候,选择放弃,并且逃离现场。

“亲爱的,也许对方是你曾经的对手,他知道你的能力太太害怕你了,所以在发出动静之后匆忙逃离。”爱丽丝说道。这种也是一种较为合理的解释。

“或许吧。”李泽道看着爱丽丝说道:“但是,你不觉得这件事情里有一处极为不合理的地方吗?”

爱丽丝眼神有些迷茫的摇了摇头问道:“亲爱的,你说的不合理的地方是什么?”

“爱丽丝,你曾经是一个杀手,你大半夜潜入某个建筑物的时候会挑有灯光的地方钻吗?”

爱丽丝一愣,然后脸色巨变。

是啊,事发的时候,企鹅他们几个因为都喝高了所以直接趴在这个一片狼藉包厢里呼呼大睡,也就是说,这包厢的灯压根就没关,灯没关就意味着里头可能有人,并且这包厢还是在二楼!

一个潜入者怎么会愚蠢到努力的爬墙来到二楼这扇灯火通明可能有人在里头的窗户跟前,然后由这扇窗户潜入?这太不合情合理了!

“除非,对方很是清楚的知道这里头即便有人但是都喝多了,所以大摇大摆的从这窗户潜入了。”李泽道眯着眼睛说道,“但是对方又是怎么知道他们三人都喝多了?又怎么知道我没在这包厢里跟他们一起喝酒?”

爱丽丝表情动容:“有内奸?”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一种解释,那个内奸汇报了这包厢里头的情况,所以那个潜入者就肆无忌惮的从那窗户潜入进来杀人。不过,另外还有一种解释……”

“什么解释?”爱丽丝问道。

“企鹅在说谎。”李泽道目光看向那灰蒙蒙的天际,轻声说道,“蚂蚁根本就是他杀的,胸口的那肋骨也是他自己打断的。”

“……”爱丽丝一脸动容之色。

“事实上,除了企鹅,包括工兵在内,我们也没看到那个潜入者,不是吗?”李泽道回过头来看着爱丽丝那张精致的脸,表情平静,但是语气里却是有着难以掩饰的杀气,“有潜入者潜入,对方的身手不在炎黄之下,对方掐断了蚂蚁的脖子,还把企鹅给打伤了……这些我们谁都没看到,都是企鹅自己说的……”

李泽道想起他进入包厢的时候看到的蚂蚁的那张脸,在看到的那一瞬间,他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一个人在睡梦中脖子被那样的高手瞬间掐断,表情应该是平静的没有半点痛苦什么的,眼珠子更不会瞪得大大的。

所以合理的解释就是,蚂蚁的脖子被掐着的时候,他其实是清醒的!

但是蚂蚁那瞪大的眼珠子里流露出来的那还没来得及散去的情绪给人的感觉不是惊悚,而是不可思议,无法理解,不敢想象……

“攘外必先安内啊!”李泽道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

当企鹅联系炎黄汇报了蚂蚁被杀了这事情之后,炎黄极度的震怒。

“是谁?到底是哪个势力?”炎黄怒吼。

“还没调查清楚。”企鹅声音苦涩的汇报道。

“还有,你们都是精英,你们正在执行任务,在明明知道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为什么?”炎黄的咆哮声传了过来,震得企鹅的耳朵一阵嗡嗡作响。

“我错了,我会检讨……”企鹅说道。

他总不能说你个傻逼啊蚂蚁就是我杀的啊你咬我啊你咬我啊……

又或者说因为我们觉得李泽道在这不会出什么事啊所以就多喝了啊谁想竟然出事了有人潜入了李泽道肯定趴在女人身上忙活所以没理会……

一旦他这么说的话,企鹅有理由相信李泽道这个暴力狂一定会活活打死他的。

炎黄沉默,但是企鹅清楚的听到了电话里传来的那粗暴的喘息,可想而知,这个被誉为华夏守护神老头正在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愤怒!

“把电话给李泽道。”最后,炎黄说道。

企鹅把电话递给了站在那里的李泽道说道:“炎黄找你。”

李泽道看了他一眼接了过来:“喂。”

炎黄苦涩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你应该禁止他们喝酒的。”

如果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被敌人杀了,炎黄也不会说啥,打仗,执行各种危险的任务的时候哪有不死人的?

但是今天这种悲剧明明就可以避免的不是?

李泽道是这次任务的最主要负责人,企鹅工兵他们都得听从他的指令,如果李泽道不允许他们喝酒或者说喝多,那么他们是不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