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太顺利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李泽道很是干脆的拖着这两具尸体钻进了一旁的那洗手间里,工兵吓了一跳,难道李少就不怕洗手间里头现在有人?又或者是即便他有人他打算再次咔嚓一下就把对方的脖子掐断了,就如同掐断这两个保镖的脖子一样?

杀死这两个守卫还情有可原,但是杀死只不过是过来尿尿的无辜的人……工兵觉得他必须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其实工兵多虑了,因为这洗手间里压根就没人,这个酒店里有着诸多的洗手间,不会存在供不应求的问题,加上这里有两个保镖在这边看守着,算是私人领地又或者说禁区,所以压根就不会有人闲着没事干到这里尿尿来。

等工兵左顾右盼确定没人这才跟着小跑进入那洗手间之后,却见李泽道早就把两具尸体扔在地上了甚至他还蹲下去正扒着其中一具尸体的衣服。

工兵的脸色猛地剧烈一变,眼珠子瞪圆了,难道李少有恋尸癖?而且恋的还是男尸?

抬头看了工兵一眼,见这货又开始用那种极为诡异的眼神盯着自己看,李泽道就后悔刚刚没有假戏真做啊,当下没好气的说道:“看个屁啊,还不赶紧把那个家伙的衣服扒下来?”

呃……李少不仅自己有恋尸癖,甚至还想把自己领进沟?当下果断的摇头,恶寒的说道:“那个……我就不了,你自己慢慢享……受,享受哈,都给你,我帮你把风……”

“你妹啊,你是不是想歪了?”李泽道咬牙切齿就想揍人了,“我是让你赶紧换了他的衣服,咱们好乘坐电梯上去。”

“呃……”

两分钟不到,两人已然换上了这两具尸体的衣服,戴上了他们的墨镜,李泽道更是摸出回形针将洗手间储物柜里头的门打开,然后把那两句尸体塞进里头,然后关上门锁好。

两人这才大步的离开了洗手间,然后走到电梯口这里。

工兵手里拿着从他身上穿的这死人衣服的兜里找到的一张黑卡在那一旁那电子显示板上刷了下,只听到“滴……”的一声轻响的,电梯门缓缓的往两旁打开了。

“走吧。”李泽道说道,然后迈步了进去。

工兵赶紧说道。

“几楼?”李泽道问道。

“这电梯只能抵达那一层。”工兵说道,“人进来之后电梯会自动上升。”

“……”

电梯开始缓缓上升,工兵有些紧张,更多的是刺激,他是执行过不少任务,但是之前执行任务之前都会有极为详细的计划,比如如何潜入,潜入之后如何行动,在之后应该如何接应如何撤离。

但是跟李少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计划压根就没那么详细啊,甚至压根就没有所谓的计划,走到哪算到哪。比如潜入之后工兵压根就不知道要干么,甚至,他还知道,李泽道自己可能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么。

李泽道讲究的是……到时再说!

这四个字让工兵蛋疼,却又无可奈何,同时又有觉得刺激,因为“到时再说”就意味着你将面对着更多的未知。

“那一层就一个房间。”工兵说道,“房间门口有四个好手在把守,出去之后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到了再说……”李泽道一副深沉的样子。

工兵无奈,很想说你知不知道看你这样装我实在觉得很累?

“已经到了。”工兵说道。

话音刚落,电梯微微一震的,停止继续上升,紧接着,电梯门缓缓的朝两旁打开。

李泽道大步的走了出去,工兵赶紧紧跟而上。

走出去的那一瞬间,李泽道就敏感的发现自己被几道不善的目光给锁定了,抬头看去,只见有四个穿着打扮跟自己一样的男子正盯着自己的跟工兵看,唯一不一样的是,他们没有戴墨镜。

也是,在楼下守着电梯口的之所以戴墨镜,那是因为戴墨镜给人的感觉会冷酷一点,带来的威慑力也会大一点,这样一来那些闲杂人看到有两人戴墨镜的猛人在那边守着电梯口,自然不会轻易过去了。

但是在这边就不一样了,他们不需要给谁威慑力。

“哦,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就上来了?得到了波比勒先生的允许了?”其中一个男子指着李泽道跟工兵说道。

在没有凯勒.波比勒的允许之下,任何人是不允许擅自到这一层来的,哪怕现在上来的这个两人跟他们身穿一样的衣服。

“哦,当然了,伙计。”李泽道边朝他们缓缓的走了过去边耸了耸肩膀说道,“波比勒先生让我送一样东西过来给你们。”

“东西?什么东西?”

“西。”李泽道一脸人畜无害的笑着说道。

“西?”这四个人的表情都有些茫然的,这个家伙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伙计,那是什么东西?”那个男子问道。

站在李泽道身后的工兵也是极度的纳闷,西?那是什么玩意儿?等等……西……送西……送西天?我靠,李少又打算杀人了?这样真的好吗?毕竟他们是来盗取蛇首的而不是来杀人的啊。

然后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这四个人的身体轰然到底,眼睛皆睁得大大,眼神里有着未消退的惊恐跟不可思议……死不瞑目!

他们的额头上多出了一个血洞,鲜血不停的向外冒,如同喷泉一般……他们都被一枪爆头了。

与此同时,李泽道的手里则多出了一把手枪,枪口还飘散着缕缕青烟。

工兵瞪大眼睛跟嘴巴很是艰难的看着李泽道,已然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了,他知道李泽道很强,强得很离谱。

但是工兵没想到的是,李泽道身手强悍也就算了,他的枪法竟然也如此变态的,他自认为耳力极佳的但是方才他竟然只听到一声枪响。

只响起一声枪声,却是射出四颗子弹……这怎么可能?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李泽道开枪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他只听到了一声枪声。

快也就算了,竟然还那么准,变态准!

这个变态啊,工兵觉得自己前面那十几年辛辛苦苦的训练都喂狗了,压根就是白忙活了。

“我知道我很帅拉,但是我真的很介意一个男的用这种崇拜的眼神看我。”李泽道回头看着工兵,没好气的说道。

“……”工兵很想说我的眼神不是崇拜,而是惊吓。

“干活了,你负责破解密码。”李泽道看着工兵说道,“我负责处理尸体以及放风。”

时间紧迫,所以工兵也不在废话了,赶紧小跑到跟前,然后摸出早就准备好的工具,忙活起来了。

相对于工兵的,李泽道的活轻松简单不少,往前走有个逃生楼梯口,只不过楼梯口的门是锁的,打开这种锁的难度可比打开凯勒.波比勒那房间门的锁容易多了,一把回形针足以。

李泽道把逃生楼梯口的门给打开,把尸体往里头一扔的,然后关上门,这逃生楼梯恐怕一年都用不上几回的,所以这几具尸体估计得呆不短的一段时间。

至于他们流出来的鲜血则很是干脆的被地上铺着的地毯给吸收了,地毯是暗红色的,所以即便沾染上鲜血了,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明显。

看着工兵手里拿着一台小型掌上电脑在那边表情紧张满头大汗的忙活的,李泽道没有吭声去打扰他。

“让破解程序自己运行就行了,破解全部密码,估计得十分钟。”工兵回头看着李泽道说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眉头微微皱了皱:“你有没有觉得……咱们好像太顺利了一点?”

“呃……太顺利不好吗?”工兵无语,别这么装犊子行不行啊?再说了,你的手段那么残暴的,说扭断脖子就扭断脖子,你的枪法那么变态的,说爆头就爆头,能不顺利才怪呢。

“不是不好。”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就是觉得有些纳闷,你之前说这里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这边看守着,而且那些人的身手不在你之下,但是刚刚我出手的时候发现了,无论是楼下的那两个人还是刚刚的那四个人,他们跟你比起来差不少……虽然你也不咋的。”

“……”工兵就想挽起袖子跟李泽道打一架。

“可能是那个凯勒.波比勒太过怕死了所以下楼参加那慈善宴会的时候把那几个好手都给抽走了吧?”工兵说道。

李泽道一想,也是,便不再多想了。

……

富丽堂皇的宴会厅里,爱丽丝边充当沙伯特.贝克汉姆助理低调的跟随在其身后,边暗中注意凯勒.波比勒以及基督山伯爵的一举一动,然后,他看到凯勒.波比勒以及基督山伯爵迎着沙伯特.贝克汉姆走了过来了。

“哦,亲爱的厨神先生,很高兴见到你,你能过来我真是感觉到荣幸。”凯勒.波比勒看着沙伯特.贝克汉姆笑呵呵的说道,然后手伸了过去。

沙伯特.贝克汉姆手伸了过去跟他握了握说道:“很高兴见到你,波比勒先生。”

“你好,厨神先生,自从上次在族长的生日宴会上吃了你亲手烘培制作的那蛋糕之后,从此我简直就是念念不忘那味道啊。”基督山伯爵笑呵呵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