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瓮中捉鳖/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办?”工兵快速的给了李泽道一个手势,询问他的意思,是要冲出去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还是占时潜伏在这书房里。

李泽道看着工兵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表示看看情况在说。听外头传来的那细微的动静,进来的那些人好像在沙发坐下来了。

事实上,因为事情貌似太过顺利了,所以李泽道的心里一直都有一种不太踏实的感觉。

在楼下电梯口那里他很是轻松的就干掉了两个不太厉害的保镖然后换上他们的衣服得到他们身上的那卡顺利的抵达了凯勒.波比勒所在的房间这层。

紧接着又顺利的干掉了同样不太厉害的四个保镖,之后工兵花了十来分钟就把门上的那锁的密码给破解了,他们顺利的潜入了进来,然后现在又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得到了放在这房间桌子上的蛇首……

从离开那富丽堂皇的宴会大厅到此时得到蛇首,总共还花费不到半小时的时间,这期间基本没有任何的抵抗跟阻碍……这会不会顺利过头了?

工兵所说的那些难缠的高手哪去了?都在下面保护凯勒.波比勒的安全?

还有现在有人进来了,这里可是属于凯勒.波比勒的私人领地,换句话说,除了他跟工兵这两个偷偷摸摸的潜入者外,只有凯勒.波比勒能进来或者说带人进来,那么现在进来的就是凯勒.波比勒?

李泽道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了,心里的那种不太好的感觉更甚,因为他早就让爱丽丝盯着凯勒.波比勒了,一旦他离开宴会大厅的话,就立即联系自己,但是爱丽丝并没有联系自己,这就意味着……爱丽丝遇到麻烦了?

另外,电梯那里没有人守着了,这房间外头的保镖也不见了,加上走廊上那股血腥味肯定还在,以及这房间门的锁被破解过……

李泽道就不相信了,凯勒.波比勒身边的那些高手会傻逼到那种程度,不知道已经有人潜入了。

工兵见李泽道表情如此凝重的,当下一手紧紧的把装有蛇首的包搂抱在怀里的同时,另外一手也掏出了那把从那保镖的身上搜来的手枪,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一枪在手,天下有我!工兵自认为没有李泽道那种如此变态的身手,所以他需要手枪来给对方施加一些威慑力。

就在这时,他的脸色猛地剧烈一变。

下一秒,手一松的,手里那装有蛇首的包以及手枪很是干脆的掉落在那铺着厚厚地毯的地面上。

幸好地毯柔软,所以并没有发出太过刺耳的声响。

李泽道见状,压低着声音看着神色惊悚的工兵问道:“你怎么了?”

“我……我好像中毒了……突然间一点力气都没了……”工兵眼神惊悚的看着李泽道,声音极度虚弱飘渺,然后整个人已然软倒在地上,在也爬不起来了。

“中毒?”李泽道的脸色剧烈一变。难道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他跟工兵真掉进别人早就挖好的坑了?工兵方才见到蛇首之后那个激动的就好像色狼见到毫无反抗的大美女似的,又是抱又是亲的,毒就涂抹上蛇首上?

就在这时,墙上挂着的那液晶电视的屏幕突然间亮了起来了,几个意外之外却有情理之中的人出现在电视屏幕里。

李泽道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那屏幕看,脸色难看至极,果然,他的那个可怕的猜测是真的,他跟工兵真的傻乎乎的掉进别人的陷阱了!

“亲爱的少爷,我是凯勒.波比勒,我想你肯定还记得我吧?”电视屏幕里,凯勒.波比勒一脸玩味的笑容的,他的声音从电视屏边那音响里传了出来。

此时,凯勒.波比勒正很是舒服的坐在大厅那柔软的真皮沙发上,手里还夹着一根雪茄,一个性感的金发女子站在他的身后轻轻的帮他揉着肩膀。

在他旁边的那沙发上,基督山伯爵一脸阴森森的笑容。

另外还有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瓶红酒正往凯勒.波比勒以及基督山伯爵面前那空杯子里头倒。

女人的那张脸的脸看起来纯美可爱,可是却有一幅和她的脸完全不搭配的成熟身材。

胸部高耸,腰肢柔软,屁股浑圆。身上穿着一条红色的连衣短裙,裙子的上面短,下面更短,于是,她的那豪-乳和翘臀便*裸的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倒完酒之后,女人摇晃着臀部走到基督山伯爵身边坐下,基督山伯爵一伸手,就把比他高出一头的大洋马给搂在了怀里,一张枯手无比熟练的伸进了衣服里……

在他们前面则是一台笔记本电脑。

这台笔记本电脑是跟里头墙上挂着的那电视屏幕以及几个摄像头链接在一起,因此他们通过这笔记本屏幕能清楚的看到里头的情况,同理,李泽道也能通过电视屏幕看到外头的情况。

“哦,抓到美味的猎物了。”基督山伯爵笑呵呵的说道。

他的手在大洋马的身上兴风作浪,眼神则是色眯眯的盯着那摄像头看,于是书房里头的李泽道就看到了屏幕上的基督山伯爵正色眯眯的盯着自己看,这让李泽道异常的火大,他知道这个男女通杀的老头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在惦记自己的菊-花……上回师父的突然间出现让他没能得逞,以及之后的一连串胁迫,想必让他怀恨在心吧?

李泽道有理由相信,这回要是落入到对方的手里,这个变态老头肯定会加倍折磨自己的。

“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李泽道已然恢复平静,冷冷的开口说道。却是心思涌动着,想着各种脱身之策。

这个书房是没有窗户的,所以你别想说要从窗户跳下去逃离,再说了,这里可是十九楼,跳下去不得成为一堆肉泥了?更别说还得带着工兵这个不知不觉就被毒倒了的家伙,李泽道是不可能把他扔在这里独自逃走的。

从那厚重的门那里闯出去?

李泽道很快的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对方既然设下这个陷阱捕捉猎物,又怎么可能好心的帮猎物准备一个逃出口呢?说不定的,刚刚他跟工兵进来之后这厚实的门自动合上的那一瞬间,已然自动上锁了,现在压根就打不开。

也就是说,这里已然变成一个瓮了,而他跟工兵,则是两只可怜兮兮的鳖,甚至工兵这只鳖等同于四肢都断了。

“哦,你觉得呢?”凯勒.波比勒笑呵呵的反问。

“那个假扮成我师父上帝之手的,汤姆?”李泽道眯着眼睛问道,他能想到的只有汤姆。

凯勒.波比勒吸了一口雪茄,然后缓缓的吐出了烟雾笑道:“哦,是的,是汤姆先生,他早就把你们戴上那仿真面具之后的照片发给我了。”

李泽道心思涌动,这就对上了,毕竟汤姆知道他们要前往拉斯维加斯盗取蛇首,甚至,汤姆还知道他们戴上面具之后的样子,因为有企鹅这个大卧底在。

另外,当日面具的工兵潜入这里减半称清洁人员的时候其实早就被认出来了吧?

但是事情好像又不对,因为在电话里的时候,汤姆就明确的表示了,有关蛇首的事情他什么都不知道,是不会从中捣乱的,更别说汤姆还希望自己能够潜入迪肯庄园,从莫斯.卢西安诺手中夺取他手里的那平安扣,他怎么可能希望自己死在这里?

正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所以李泽道才决定戴第一套面具,而把北极熊之后送过来的第二套面具收了起来,另找时机佩戴。

“哦,该死,那面具做得可真是太逼真了,若不是汤姆先生的提醒,蛇首早就被你们得手了。”凯勒.波比勒冷笑着继续说道,“而且你肯定不知道吧?今晚的这场慈善宴会其实也是为你准备的,没有这场慈善宴会,你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掉进这陷阱里呢?你们以为我心系灾区?哦,该死的,那些人的生死关我什么事?”

“你想怎样?”李泽道声音冰冷的说道。

凯勒.波比勒笑而不语,看向了基督山。基督山伯爵对于这猎物很感兴趣,理应由他来处理。

“亲爱的伯爵先生,就不打扰你玩猎物的雅兴了。”凯勒.波比勒笑道。他知道这个老头就是一个变态,男女通杀的变态,凯勒.波比勒靠近他一点或者他对自己那么阴恻恻一笑的,自己都会莫名的起一身鸡皮疙瘩,所以他才没有兴趣留下来看这个变态如何折磨李泽道呢,还不如进入房间里好好“折磨”那性感美人呢。

“哦,好的,波比勒先生。”基督山伯爵微笑点头。

目送着凯勒.波比勒搂抱着大洋马的腰肢走进主卧关上门之后,基督山伯爵目光这才落在那屏幕上,他的脸上流露出那种让李泽道起鸡皮疙瘩的笑容说道:“毛利先生……哦,对不起,应该称呼你李先生,我想你肯定会我印象深刻的对不对?跟我见过面的人都不会忘记我的。”

“是的,伯爵先生。”李泽道冷冷一笑说道,对于这个打算爆他菊花的人,加上这个人长得如此有特点,还如此自恋自称为什么黑鹰群的福尔摩斯,他怎么可能印象不深刻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