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愚蠢的举动/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上,李泽道出来的那一瞬间着实狠狠的吓了基督山伯爵一跳,他知道这个小子现在变得有多残暴,甚至他还听说卢西安诺家族三大长老之一的蝙蝠那样的高手都折在他手里了。

也就是说,克里斯最后基本上是拦不住对方的!

所以,他现在需要爱丽丝这个人质,他需要这个筹码,只要他控制了爱丽丝,那么李泽道就投鼠忌器了,就不敢随便乱动了,自己的命也就有了保障。

所以,当他手里的手枪顶在爱丽丝这个睡美人的太阳穴上的时候,他稍微松了一口气。

……

克里斯速度很快,也很残忍,他要将手里的这把匕首插在李泽道的脑袋天灵盖上面,用最直接也是最残忍的方式收割李泽道的生命。

李泽道却是止步,站立在原地不动,就像是在面对克里斯的攻击时不知所措一般。

“嘶啦……”

匕首如同一道青虹似的即将即将插进李泽道的头顶天灵盖时,所带动的声响更是传进了其他人的耳朵里,当然了,这声音不是匕首的声响,而是空气被匕首本体所散发出来的热浪给点燃燃烧的声音。

可想而知,他的速度有多快。

就在这首,李泽道抬了起来……是的,他像是很是随意似的,只是把右手朝空中抬了抬,与此同时,一道银光闪过。

然后,克里斯脸色狂变的同时,便疾驰而退。

当他倒退四五米远的位置站定之后,这时候才感觉到手腕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只见他那拿着刀子的手腕上别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甚至要不是自己躲闪得快的,只要整个手腕就要被切下来了。

克里斯色变的同时,手里已然多出了一把匕首的李泽道也很惊讶,这种惊讶更是已经达到了惊奇的地步。

他对自己刚刚挥出去的那一匕首是很有信心的,一定能将对方的整个手腕给切下来。

但是,他这一出手却是没能切下对方的手腕,而是仅仅在他的手腕上划了一道口子……

这让李泽道着实很是失落,很是受伤,很懊恼,他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身上被工兵摸了几下,脸上被工兵舔了几下所以现在还恶心异常的以至于动作丢迟钝了,不然为什么连这么一个玩意儿都没办法一刀切掉对方的手腕呢?

好吧,这种想法要是被身手不亚于黑鹰的三大钻石保镖的克里斯知道,只怕要吐血三升来泄愤吧?

“你很不错。”李泽道看着克里斯说道,竟然能躲过自己的攻击,他值得骄傲。工兵真不是他的对手,身手应该跟企鹅不相上下。

克里斯被李泽道这话以及他那表情给激怒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种表情又是什么意思?

“哦,李泽道,我觉得你应该停下来,你说呢?”基督山伯爵那很是冷傲的声音响了起来了。

李泽道抬头看去,只见基督山伯爵正表情阴狠的盯着他看,他手里的手枪枪口更是顶在了爱丽丝的脑门上,一副随时开枪的架势。

当下那张脸阴沉无比,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用他身边的人来威胁自己。

“你真愚蠢。”李泽道说道,脸上杀气弥漫,就像是一个刚刚从地狱里爬上来的修罗恶魔。

“愚蠢?”基督山伯爵冷笑,他要不这样干那才真的愚蠢呢。

“砰!”枪响。

基督山伯爵哀嚎一声,直接跪在地上,他那拿枪的右手以及他的右腿膝盖都已然多出了一个血淋淋的枪眼,看起来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啊……”基督山伯爵的那张脸瞬间煞白无比,那张连因为极度的痛苦而变得扭曲起来了。

“果然是愚蠢。”看着李泽道的左手多出来的那一把枪口还散飘着缕缕青烟的手枪,克里斯瞪大眼睛的同时在心里暗暗感慨,堂堂的黑鹰群里的福尔摩斯怎么会干出这种蠢事呢?竟然敢在这样的高手面前玩威胁这种如此小儿科的把戏。

然后,克里斯转身就跑,用他那自认为很快的速度朝着那房间的门狂奔而去,他不觉得李泽道会放过他,更没有妄想说自己能侥幸打倒这个身手在他看来是变态,枪法在他看来更是变态的……变态!

所以他选择逃走,只要离开这个豪华的套房,那么就有逃脱的可能。

但是,他晚了很多步。

就在他转身迈开脚丫子的那一瞬间,一道寒光一闪,然后血花四处飞溅。

然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克里斯的身体踉跄的向前跑了几步,这才站稳,然后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臂,那只之前手腕被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但是还紧紧的握着匕首的手臂。

“砰!”一声轻响。

匕首还握在他的手里,而他的整条右臂重重的掉落在地上,而且那掉在地上的右边因为神经还没死还在轻轻的颤抖。

直到这个时候,克里斯才感觉到了疼痛,锥心的疼痛,更多的是惊恐是深深的无力感。

“伯爵先生说得对,你不可以对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士如此不礼貌,哪怕她的皮肤的确很是光滑。”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砰!”一声闷响。

克里斯只觉得自己的后背像是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给狠狠的撞了下似的,他整个人直接腾空而起向前飞了过去,最后身体重重的撞在那墙壁上,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已然失去知觉了。

李泽道没在理会克里斯,大步的朝着基督山伯爵走了过去。

“你不能杀我……”基督山伯爵大口喘着气看着李泽道说道,“我可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难道你想跟整个罗斯柴尔德做对?”

李泽道走到跟前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却是没有开口说话,而是蹲下身去检查了爱丽丝的情况来了。

呼吸平稳,面色红润的,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估计是中了某种*这才晕死过去的,所以李泽道也就放心下来了。

心疼以及愧疚的抚摸了一下这张脸,又凑了过去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下,李泽道这才站起身来,看向了因为被基督山伯爵狠狠在肚子上踹了一脚疼得眼泪之流还没能爬起来的胸部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大洋马。

后者脸色一变,以为李泽道这是要杀她,跪着哭着求饶:“哦,上帝,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请不要杀我……不要……”

“我不会杀你的,不过……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李泽道说道。

“你……你说,我一定会帮忙的,一定的。”大洋马如获大赦,赶紧回答道。

李泽道指了指那书房说道:“我的兄弟中毒了,你是知道的,他现在是如此痛苦不堪的,我希望你能帮他解毒……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李泽道现在隐约的听到了里头正传来工兵那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声以及砸东西的声音,可想而知,他现在有多需要……严重欲求不满的男人是很可怕的。

“哦……我当然愿意……”大洋马身体颤抖着赶紧说道,她当然明白李泽道的意思,更是知道要怎样做才能帮对方“解毒”。

“哦,谢谢,你真善良。”李泽道耸了耸肩膀说道。

带着这个大洋马来到那扇厚实的铁门跟前,李泽道伸手将铁门推开,没等李泽道多说啥的,大洋马很是主动的走进去了。

她走进去的那一瞬间,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扒光身体更是通红一片的气喘如牛发出禽兽咆哮一般的工兵已然扑过来了,一把搂抱住这个半裸性感的大洋马,直接把她扑倒在那厚实的地毯上了。

李泽道赶紧把门关上,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啊。他又不是影子,对于这种场面没有什么兴趣的。

然后他再次回到基督山伯爵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淡淡的问道:“伯爵先生,你刚刚说什么?”

基督山伯爵的心态远比一般人强大太多了,现在整个人已然平静下来,他眼神犀利的看着李泽道说道:“我说,你不能杀我,你要是杀了我,罗斯柴尔德家族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这是威胁?”

“哦,不,是忠告。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聪明人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基督山伯爵说道,“你完全没必要去招惹那种庞然大物不是吗?”

李泽道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说道:“之前就有两个黑鹰的钻石保镖另外还有几个什么黄金白金保镖死在我的手里……你的意思是虽然我已经杀了黑鹰的那些人但是压根就还没招惹上罗斯柴尔德家族?”

“……”基督山伯爵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你之前选择背叛罗斯柴尔德跑去当我师父的一条狗,现在即便重新归顺罗斯柴尔德家族,地位也早就大不如前吧?”李泽道笑容玩味的看着基督山伯爵说道,“恐怕杀了你带来的那种后果比杀死一个黄金保镖保镖小多了吧?”

“……”基督山有了一种被侮辱得死去活来的感觉的,但是却是不得不认为他说的话是对的。他现在在罗斯柴尔德家族里的地位确实有些尴尬,甚至他都算不上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成员,罗斯柴尔德家族是不可能在重用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