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倒霉的赌神/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卡洛琳看着斯蒂文森那戏谑的眼神,听着他说出的这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温度的言语,心猛一沉的,她知道这回斯蒂文森是不会放过自己的,等待她的将是死亡!

事实证明,一个人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那种能量是极为巨大的,所以,她猛地双手死死的抓住斯蒂文森那从她那领口伸进去的正狂糟蹋她的胸部的那左手,然后嘴巴一张的,猛地朝他的手臂咬了下去。

“啊……”斯蒂文森一个触不及防的,惨叫出声。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只受伤的右手猛地捶打起卡洛琳的脑袋来了,更是用力的挣脱着,试图把这个该死的婊-子给甩翻在地上,然后在好好的收拾她。

女人发疯的时候哪怕力气变大了,还是女人,在力气上面她们有着天生的劣势,加上斯蒂文森虽然年近半百了,但是身体向来都是不赖的,所以卡洛琳被他一连翻殴打以及挣脱的,已然重重的跌倒在地上了。

不过斯蒂文森却是连连呼痛,那张脸已然煞白了,因为卡洛琳咬得实在太用力了,以至于竟然把他手臂上的一大块肉给咬下来了。

现在他的整条左臂鲜血淋漓的,而右手的伤口则是在殴打卡洛琳的过程中裂开了,着实疼得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哦……fuck,婊-子……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斯蒂文森右手紧紧的握着左手那血流不止的伤口,嘶声吼道。

右手伤口崩开了也疼,但是好歹还缠着绷带不是?

当下更是脚抬了起来,狠狠的朝着卡洛琳的身体踩了过去。

卡洛琳被踹得惨叫了几声,最后总算死死的抱住斯蒂文森踹过来的那脚,然后猛地一拳砸在了斯蒂文森的胯下。

斯蒂文森脸色猛地剧烈一变。

“嗷……”如同杀猪一般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然后他缓缓的跪了下去。

与此同时,卡洛琳则是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双手握在一起抱拳作了一个抡拳的动作,直接抡在斯蒂文森的脑袋上,直接把正惨叫的他给砸晕乎了下,然后冲到床头柜跟前,拿起放在那里的手机,打起电话来了。

很快的,电话被接通。

“救救我……有人要杀我……救救我……”她带着哭腔用极为惶恐的声音说道。

她拨打的是911,米国的紧急求助电话,也就是说,这个脑袋并不算太笨的女人选择报警了。

而且拨打完电话之后,卡洛琳又立即从抽屉里找出一把手枪,眼神惶恐大口的喘着气的同时,枪口对准下体重创还没反过劲的斯蒂文森。

“哦……婊-子,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斯蒂文森咆哮着就要朝这个该死的女人扑过去。

女人开车的时候,一有突发状况,习惯性把油门当刹车使,同理,女人拿枪的时候,一有突发状况,二话不说直接就开枪……

所以,“砰!”,枪声。

斯蒂文森身体一颤,不敢动了,然后他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热,那被咬伤的左手在耳朵上一摸……

一手的鲜血,左耳不见了。

“啊……”斯蒂文森又一次惨叫。

随后很快的,呼啸着的警车出现在斯蒂文森的这个庄园门口,自然把庄园里头的客人都给惊醒了。

在然后,卡洛琳这个寻求救助以及保护的人以及史蒂文这个施暴的人都被请回警局了,上警车之前,斯蒂文森朝着卡洛琳以及菲利普的那几个朋友咆哮,让他们立即离开他的庄园!

当然了,虽然斯蒂文森这个施暴者所受的伤怎么看都比卡洛琳这个被施暴者严重,虽然卡洛琳鼻青脸肿的,但是好歹没有鲜血琳琳更没有……蛋疼。

但是人家卡洛琳那是自卫的啊!在米国,法律容许遭到非法侵害的本人,采用适度反击行为,以求自身免受伤害,但是自卫需要正当理由:一是被告正处在遭受非法侵害的紧迫危险之中;二是为避免这种侵害而自卫反击是必要的。

卡洛琳表示,她符合了这条件,所以她这是自卫!

所以这回,斯蒂文森非但没办法杀了这个女人,恐怕还要被这个女人给告上法庭了,当然了,打官司什么都不是个事,悲剧的是,他的蛋疼啊,更为悲剧的是,他的两个手臂现在都受伤了,左耳也没了!

一个两条胳膊都受伤了,没了左耳的赌神他还是赌神吗?他现在恐怕连一般的赌徒都比不上吧?

所以这种时候,他跟德萨普的赌战,自然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但是,让斯蒂文森差点喷出几口老血的是,他都还没来得及联系德萨普表示第二天的赌战要不往后延迟几天的时候,此时整个赌坛竟然在流传着这么一则传言,传言说赌神斯蒂文森其实对明天的跟德萨普的赌战没有战胜的把握,所以故意殴打卡洛琳,好让自己受伤严重一点。

在警察局里折腾了一番,又在医院里折腾了一翻,斯蒂文森回到他那庄园的时候已然是凌晨六点多了,此时的他面容憔悴,头发散乱,眼睛里布满血丝,左耳那里还包裹着厚厚的绷带,两只手同样包裹着绷带,整个人看起来就跟一个落魄的老头似的,早就失去了往日的那种高高在上接受万人膜拜的神采。

卡洛琳以及菲利普的那几个朋友早就在昨天晚上他上了警车之后就离开了,此时留在庄园的除了佣人以及保镖之外,就只剩下李泽道,爱丽丝以及沙伯特.贝克汉姆这个外人了,当然了,沙伯特.贝克汉姆也觉得自己该离开了,毕竟发生了这种事情,订婚宴自然不可能在继续举办下去了,不过他跟斯蒂文森的交情还算不错,所以想等他回来跟他告别一下在离开。

“哦,斯蒂文森,我的朋友,你看起来糟糕透了。”见斯蒂文森进来了,已然起床了的沙伯特.贝克汉姆迎了过去。

其实他不仅已经起来了,更是帮李泽道以及爱丽丝精心做了一顿早餐,这会儿他们也已然用完餐了,就等斯蒂文森回来。

“哦,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斯蒂文森摇头,表情略显尴尬,“不过很是抱歉,沙伯特,明天的订婚宴不能在举办下去了,所以……”

“哦,我明白的。”沙伯特.贝克汉姆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正当他想跟李泽道打下招呼的时候,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了,摸出来一看,脸色已然变得有些难看了,这个虚伪的混蛋怎么又打电话过来了?当下歉意的跟沙伯特.贝克汉姆以及坐在那里边的李泽道跟爱丽丝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一旁将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里头传来了托尼那显得极为关心的声音:“哦,赌神先生,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你跟德萨普这场赌战可以换个时间在进行,毕竟你的两只手臂都受伤了,左耳也受伤了,哦,这真是糟糕透了,这种情况下你是赢不了德萨普的,用华夏的一句古话来说,德萨普这是胜之不武……”

“……”斯蒂文森有了一种被往死你侮辱的感觉,你一个手持红桃k扑克牌的赌王赢了我这个手持小王王牌的赌神,竟然叫胜之不武……这不是侮辱人是什么?

“哦,至于那种愚蠢的谣言,我当然是不会相信的,赌神先生也不用去在意……”托尼补充说道。

斯蒂文森气得脸上的肌肉在轻轻的抽搐着,更是隐约的觉得蛋又开始疼了,fuck啊,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样狗屁传言就是你传出来的!

当下硬着头皮,语气极为不善的说道:“哦,谢谢托尼先生的关心,不过下午的赌战仍旧继续,不需要改变时间的……我想即便我的两只手都受伤了,耳朵也没了,也不会影响我的发挥的。”

托尼继续表示自己的关心:“赌神先生,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

“哦,托尼先生,我想你该去准备那五亿美金了,而不是在这边跟我说这些废话。”斯蒂文森打断了托尼的言语说道,他实在不想在听到这个虚伪的家伙说的任何一句话。

“好吧,赌神先生,既然如此,那午饭之后,我跟德萨普将准时抵达你的庄园,到时格尼主席以及其他几位赌坛协会的理事也会跟他们一同前来。”托尼说道。

“欢迎。”斯蒂文森说道,很是干脆的挂了电话。

然后他只觉得气血翻涌的,着实有了一种吐血的冲动了。

刚开始右手受轻伤,斯蒂文森压根就没有将这小伤放在心上,因为摇骰子的话,他最厉害的其实不是右手而是左手,但是他平时跟别人赌战的时候使用的都是右手,因为那些人的赌技还没厉害到让他使出左手。

他唯一使出左手的的时候是接受上帝之手挑战的时候,结果……一败涂地!

但是现在,左手也受伤了,被那个该死的婊-子狠狠的咬下一块肉来,而且斯蒂文森觉得那个婊-子就是一条恶狗,很有可能自己现在伤口都要发生病变了,否则怎么这么疼呢?

还有听骰,耳朵都受伤了还怎么听?

所以,下午的赌战势必受到极为致命的影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