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天才/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小时之后,有关下午的手持红桃k的赌王德萨普跟手持小王王牌的赌神斯蒂文森下午两点即将进行的赌战因为一则消息,更是如同在大火里浇洒了一桶油似的,直接沸腾起来,这个时候,一个名字在整个赌界流传开来。

约翰!

大家都在讨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约翰到底是谁,他又有什么资格顶替赌神先生跟德萨普进行下午的赌战?

他是一个笑话还是赌神斯蒂文森手里的一个王炸?

有人认为这个约翰一定是斯蒂文森暗中教导出来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至少赌神先生对他极有信心!否则赌神先生也不会让他上场帮他进行那场世纪豪赌,甚至还拿出小王扑克牌当作赌注!

也又有人认为这个约翰就是一个笑话,赌神先生这是真的怕输所以想出了这么一个昏招……至少到时候可以输得体面一点,毕竟他没有下场不是?所以虽然输了小王王牌,输了五亿美金,但是他并没有输,因为进行这场赌战的不是他……

但是不管怎样,大伙对于下午的赌战更是期待了。

而此时,约翰……也就是李泽道正在斯蒂文森的书房里接受斯蒂文森的教导。

斯蒂文森先讲解了一遍骰子的规则,然后找来了两个骰盅,每个骰盅里面放有六颗骰子。

他强忍着痛双手摇震,顿时爆发出了暴雨落地般的密集声响,便摇晃着,他边很努力的说出他摇骰盅的一些手法以及那种经过长期训练以及天赋而拥有的那种特殊的感觉。

“比如,我这一次左手要摇出六个‘一点’出来,右手要摇出六个‘六点’出来。”斯蒂文森说道。

然后他继续摇晃着手里的骰盅。

足足一分钟过去了,“啪!”的一声闷响的,斯蒂文森的双手准确的落在桌面上。

然后,他将两只杯子拿开,眉头微微皱了皱,很是沮丧的说道:“哦,该死的,手上的伤严重的影响到我的感觉了……哦,那个该死的婊-子,就是一条恶狗!”

就目前这种状态,下午跟德萨普对战的时候,恐怕不用三分钟就能分出胜负了。

李泽道扫了一眼,左手那个骰盅是五个“一点”,一个“二点”,右手的那个骰盅则是六个“六点”,看来被他的女人咬了那一下,确实不轻,至少伤得比右手的那枪伤还严重,严重影响了他的手感了。

“我试试。”李泽道若有所思的说道,然后双手拿起两个骰盅,皱着眉头摇了摇,放下打开,看了看里头的点数,然后拿起来又摇了摇,然后又放下看了看里头的点数,紧接着又摇了摇,然后继续打开看里头的点数……

见李泽道这样,斯蒂文森之前心里产生的那一点点期盼也逐渐的消失殆尽了。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想练出那种想摇出多少就摇出多少的技能,那怎么可能?这得经过后天强度变态的训练,当然了,前提还必须要有极佳的天赋,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就算你练了一辈子了你也摇不出来。

这也为什么爱迪生会说出“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外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这话来,没有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或者说天赋,你就是努力死把汗都流干了那也是白搭!

换句话说,所谓的只要努力就能成功更多时候就是一碗心灵鸡汤,一碗为了世界更美好不可或缺的鸡汤。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努力的人,但是真正取得成功了的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多,所以才会有那么一句更多时候是自我安慰的话……结果什么那是不重要滴,因为我享受的是过程!

说这话的人其实往往都是很在意结果的……

斯蒂文森不相信李泽道在这方面有那种绝顶的天赋……至少他真没看出来啊!

再说了,就算真有,但是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呢?压根就没时间让他去流汗啊!

想当年他在有这种绝顶天赋的同时,还整整练习了十年,这才取得成功。

李泽道还在反复的重复那动作,摇一摇,打开看一看,在摇一摇,在打开看一看……足足半个小时过去了,他才停止了这种在斯蒂文森看来很是无聊的动作。

这个时候,昨晚折腾了一夜压根就没睡觉的斯蒂文森都快睡着了。

“我想我可以做到了,我这就左手摇出六个‘一点’,右手摇出六个‘六点’出来。”李泽道看着斯蒂文森说道。

“……”斯蒂文森的精神猛地一震的,瞪大眼睛看着李泽道……等等,上帝,他刚刚说什么了?

李泽道双手开始摇起骰盅来。

斯蒂文森的眼珠子瞬间睁大了,心里满满的都是震撼!

因为李泽道摇盅的姿势竟然是如此老练的,给人一种此道高手的感觉,哪里还是几分钟前那个按照他的说法甚至连这种专业的骰盅都没见过的菜鸟呢!更让斯蒂文森感觉到震惊的是,李泽道的动作让他觉得很是熟悉,他仿佛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哦,是的,那是自己摇骰盅的时候的标准动作,这个家伙刚刚看了一遍之后就把其中的精髓给学了过去了?

“砰!”一声闷响,李泽道的双手准确落在桌面上,然后他很是干脆的两只杯子拿开。

斯蒂文森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两个骰盅看,然后他的眼珠子一点一点的变大,到最后,两个眼球仿佛就要滚落下来了掉进那骰盅里。

左手那个骰盅里头六个猩红的“一点”!右手那个骰盅六个“六点”!

哦,上帝,他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他就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完全学会了!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斯蒂文森抬头看着李泽道,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颤抖,以至于说话也不利索。

这不是巧合,肯定不是!换句话说,他真的已经完全掌握了其中的技巧,即便的骰盅里头的骰子再多,他也能很是轻易的摇出自己想要的点数。

“很难吗?”李泽道反问。

“……”斯蒂文森心里被几百万只草泥马践踏,他说……很难吗?

“是挺难的。”李泽道深以为然,“竟然花了我半个小时的时间。”

“……”践踏斯蒂文森心里的草泥马数量上升到几千万只,差点吐出一口老血。他说……挺难的,花了他半个小时的时间……别这么装逼行不行啊?

斯蒂文森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在赌博方面是如此的没天赋啊,想起以往的那种骄傲,那种沾沾自喜,都让他的那张老脸火辣辣的羞愧想死啊!

“我想你可以跟我说说有关听骰的技巧了。”李泽道说道。

……

幽静豪华的豪宅门口,托尼一脸从容的等着贵宾格尼先生以及其他几个赌坛协会的理事的到来,旁边是他的新欢也就是那个自从认识以来给了他诸多快乐的性感女人艾丽娜。

此时的艾丽娜雍容大气,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一看就知道出身很好的家庭受过很好的教育,而不再是吃早餐的时候那样,是如此的淫-荡。

他的儿子德萨普自然没在这里,几乎整个拉斯维加斯的人都知道,德萨普的脾气都多怪异,即便是面对世界赌坛联合协会的主席格尼先生的时候,他也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扭动着在那旁人看来很是怪异的身体,哼唱着可能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歌。

当几辆豪华之极的豪车缓缓的驶了过来的时候,托尼携着艾丽娜迎了过去。

几个黑衣保镖跑过去打开车门,然后已然一头银发但是整个人看起来仍然很是活跃的格尼先生以及几位理事下了车。

托尼的主动跟格尼握了握手,笑着说道:“欢迎格尼先生以及几位理事的光临,我赶到万分的荣幸,我想你一定认识我的妻子艾丽娜的,至于我的儿子德萨普,他的性格格尼先生你是知道的。”

格尼先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在意,然后跟艾丽娜打了个招呼:“爱丽娜夫人,打扰了。”

“格尼先生,很荣幸见到你。”艾丽娜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

“格尼先生,几位理事,请进屋坐,我已经准备好你喜欢的咖啡跟雪茄了。”托尼邀请着说道。

“哦,非常荣幸。”格尼先生笑着说道。

几位理事更是客气了,因为他们很是清楚的知道,格尼先生离退休不久了,到时候顶替格尼先生的很有可能就是这位托尼先生。

再者他的儿子,那个被誉为性格古怪的天才或者说疯子的德萨普下午即将跟赌神斯蒂文森进行一场世纪豪赌,因为斯蒂文森双手以及耳朵都受伤了的缘故,所以不少人都看好德萨普会把斯蒂文森给拉下马,然后摇身一变的,他变成赌神了!

到时候,父亲是世界赌坛联合协会的主席,儿子是手里拥有小王王牌的赌神,一家子在赌坛的地位都超然,由不得大伙不重视。

宾主坐下客套了几句,问候了自己所熟悉的对方的长辈和亲人后,便开始进入了正题。

格尼喝了一口咖啡之后,说道:“托尼,你在电话里说,赌神先生因为受伤了所以要求让他的学生……约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