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想做就做到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约翰?

格尼先生用疑惑不确定的语气说出了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很是陌生的名字。

一旁的一位赌坛大佬用戏谑的语气笑道:“哦,是叫这个名字……还听说从五年前开始,咱们的赌神先生就开始秘密的训练这个约翰呢,据说他至少有赌神先生的八成实力了。”

大伙也纷纷的笑了起来了,当然了,笑容满满的都是玩味戏谑,他们都认定了斯蒂文森这是为了找回最后那仅存的一点尊严,这才把这么一个叫做约翰的年轻人给推出来。

说真的,他们都不太喜欢赌神斯蒂文森,因为作为赌神的他实在太过傲气了,太过目中无人了。

虽然德萨普也目中无人,但是那是个性使然,再说了,他有一个很懂得为人处事的父亲,托尼跟在座的各位的关系都是极为融洽的。

所以这时候斯蒂文森倒霉了,他们也很乐意去做那种落井下石的事情。

托尼微微一笑说道:“哦,赌神先生给我电话的时候是这么跟我说的,不过我想他应该很认同他这个学生的实力的,不然怎么会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让他这个学生顶替他进行这场赌战呢?”

“我想,对德萨普来说,那个约翰一定是个劲敌。”托尼补充说道。

大伙当然都知道这是托尼的谦虚的说辞,纷纷的表示很是期待即将到来的赌战,甚是有的还开始祝贺德萨普即将成为新的赌神。

而另外一边,斯蒂文森的书房里,此时斯蒂文森的双手拿着骰盅,随便一摇的,然后用力放在桌面上,眼珠子瞪圆的盯着李泽道,很是艰难的说道:“你……猜吧。”

半个小时前,他跟李泽道讲解了一番有关听骰的一些心得以及技巧,这个事情是需要极高的天赋以及之后的近乎变态的训练,虽然李泽道短短的半个小时就学会了摇骰子,但是这回斯蒂文森说什么也不愿意相信李泽道这回还是能如此变态的表现,毕竟听骰跟摇骰子比起来,难何止十倍?

不过要是能侥幸赢下第一局也是好的,虽然小王王牌终究不保,但是至少输得不是那么难看不是?

之后的半个小时时间里,李泽道皱着眉头摇着骰子,还竖着耳朵有模有样的倾听些啥,之后他看着斯蒂文森表示,他应该可以做到了。

斯蒂文森无疑差点被李泽道这话给噎死,于是双手拿起骰盅,用力一摇的,随手就重重的放在桌面上。

他只摇了一下,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什么的,没有刻意去摇出自己想要的点数,就好像是一个菜鸟随随便便摇了那么一下似的,但是这种反而是最难猜的,因为很有可能你压根就还没认真去倾听的,人家已经摇完了。

李泽道眼神盯着那骰盅看,斯蒂文森的眼神则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甚至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在一点一点的变快了,紧张得手都在抖索,额头上都冒出冷汗了……

这种紧张对他来说实在太匪夷所思了,要知道有一次他跟别人进行一场豪赌,那时候赌注高达一亿美元,但是他仍旧风轻云淡的,心情都没有丝毫的波动一下。

即便当年面对上帝之手的时候,他也没这么紧张啊……废话,明知唯一的结果就是惨败,还紧张个屁啊。

“这个骰盅里,一个‘一点’,两个‘三点’,一个‘四点’,两个‘五点’……”李泽道指了指斯蒂文森左手按着的那个骰盅说道。

“这个骰盅里,两个‘三点’,三个‘五点’,一个‘六点’……”李泽道紧接着指了指斯蒂文森右手按着的那个骰盅说道。

“咕咚……”斯蒂文森听到了自己的咽口水的声音。

然后,他那极度复杂的眼神从李泽道身上移开,死盯着那两个骰盅,手颤抖着,把两个杯子猛地拿了起来……

然后,就好像被雷给劈了似的,他呆立当场。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良久,他看着李泽道,很是艰难的说道。他大汗淋漓的,后背都已然湿透的。

是的,他怕了,他觉得站在他面前不是人,而是魔鬼,哦,是的,他是魔鬼,不是魔鬼的话怎么可能在短短的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完全掌握了大多数人一辈子那些绝对的天才至少也要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才能完全掌握了摇骰子以及听骰?

“想做,就做到了……”李泽道说道。

“……”

“很难吗?”他又说。

“……”斯蒂文森哭了,哦,上帝,他又开始侮辱人了。

“好了,反正还有不少时间,你在教我其他赌技吧。比如梭哈……我一直很想知道你梭哈到底是什么东西……”李泽道再次暴露自己的小白。

“……”

……

几辆豪车缓缓的在斯蒂文森的那豪华的庄园门口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格尼先生一行人以及托尼跟他的儿子德萨普一一下了车。

德萨普的穿戴打扮跟昨天没什么两样,于是李泽道得出一个结论……他昨天晚上没洗澡啊!

还是跟昨天晚上一样,他戴着一个蛤蟆镜,耳朵里塞着耳机,一下车之后,身体就坡迫不及待的扭了起来了,一副活生生的二百五模样。

斯蒂文森脸上挂着淡淡笑容迎了过去,李泽道这个“学生”表情恭敬的紧跟在身后。

“哦,你好,格尼先生,托尼先生……”斯蒂文森一一向他们问候,当然了,因为手受伤了,所以握手这个环节也就免了。

况且大伙此时的注意力现在已然全部集中在跟在他后面的那个年轻人,都在猜测他是不是斯蒂文森所说的那个约翰。

托尼对于这个年轻人还是有点印象的,昨天晚上他过来拜访斯蒂文森的时候,跟厨神先生寒暄了几句,依稀的记得当时这个约翰就坐在厨神先生旁边。

斯蒂文森接下来的介绍证实了他们的猜测:“各位尊贵的先生,请允许我向你们介绍一位极为优秀的年轻人。”

所有人听着心里暗暗冷笑,但是面子还是得给了的,所以都满脸的兴趣。

斯蒂文森指着李泽道说道:“这位就是我的学生,约翰,因为我受伤了,所以只能让他代替我出战了,不过……我想他不会让大伙失望的,我相信,那一定会是一场很是精彩的对战。”

李泽道腼腆笑笑,表现得很羞涩,一看就是菜鸟啊。

“哦,那我们可就期待了。”格尼笑呵呵的说道,心里对于赌神先生的这位号称被他秘密训练了五年的学生着实很不以为意。

太青涩了,浑身上下没有豪赌的那种气息,着实让人失望。

当下一行人往里头走,格尼对斯蒂文森说道:“哦,赌神先生,有一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格尼先生,请说。”斯蒂文森点头。

“媒体想向全世界的赌徒直播这场引人注目的世纪豪赌,托尼先生这边已经同意了,你的意思呢?”格尼看了托尼一眼,后者报以微笑。

“哦,这当然没问题。”斯蒂文森点了点头笑道。他当然明白托尼的用意,他这是想让自己公开丢人,但是……到时候谁丢人还不知道呢!所以当格尼说起这事来的时候,斯蒂文森差点一个没忍住,乐了。

“哦,那再好不过了。”格尼笑笑说道。

不少人都知道,赌神斯蒂文森这庄园里隐藏着一个豪华高级的小型赌场,曾经有不少受人瞩目的赌战,都是在这进行的。

所以这里头配合了一张巨大的屏幕,直接连接世界赌坛联合会的总部那边,方便赌战进行的时候,协会的那些大佬能够通过这屏幕观看赌战。

不过这次显然用不上了,因为协会的主席格尼先生以及各位理事几乎都已经聚集在这里了,更别说还将进行全米直播。

一行人在会客厅里寒暄了一会儿之后,便有某个在米国名气很大的新闻媒体的记者赶过来了,打算直播这场备受关注的世纪豪赌!

原本红桃k挑战小王王牌已然是备受关注了,现在更是爆出赌神因为受伤了所以让他的学生顶替他上场对战红桃k德萨普,而筹码仍旧不变,也就是说,如果赌神的这个学生输了了,赌神先生需要支付的筹码是他手里的那张小王王牌以及五亿美元……

所以现在更受关注了……他们想看看这个被赌神秘密训练了五年的约翰是谁,更想看看赌神是如何褪下神的光环的!

在然后,斯蒂文森亲自领着众人进入了位于这庄园的赌场里。

这赌场的设施跟外头的那些豪华赌场区别不大,只不过算是“浓缩精华版”的,因为他比外头的那些豪华赌场还豪华。

当下,李泽道在斯蒂文森的示意下,在一张赌桌面前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他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羞涩的笑容,在旁人看来,他这是紧张了。

与此同时,直到刚刚还在扭动着身体的德萨普也在李泽道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了,当然了,此时他耳朵里的耳机,脸上戴的蛤蟆镜也被摘除下来了。

整个人看起来是如此沉稳大气,眼神看起来是如此的犀利沉重冷静,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似的,给人带来了莫名的压力。

你很难想像,刚刚他才像一个二百五似的在那边扭动着自己的躯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