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比你帅气/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你没猜错,米蒂小姐被我的魅力所折服了……非我不嫁。”

“……哦,恭喜。”汤姆言不由衷。

他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已然有着诸多的情绪在里头,甚至羡慕嫉妒都有!他不觉得李泽道这是在吹牛,因为这从皮特老师对他的那种态度可以看出,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很是自然的恭敬,佣人对于主子的恭敬。

不可否认的,皮特老师在卢西安诺家族里的地位极高,但是本质上,他仍旧是一个佣人。

想着,汤姆愈发的嫉妒啊,为什么这个家伙就那么幸运呢?竟然能得到米蒂.卢西安诺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的青睐,谁都知道,征服了那个女人就等于得到了整个卢西安诺家族。

汤姆还不知道,在他羡慕嫉妒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羡慕嫉妒他。

“哦,谢谢。”李泽道微微耸了耸肩膀。

“我觉得我已经很了解你了。”汤姆努力的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说道,然后将自己的后背靠在那墙壁上,这样他能舒服一点,皮特老师的那一拳太过突兀太过霸道了,汤姆很是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某些器官已经破裂了。

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死,那是因为,皮特老师终究手下留情了,他并没有用尽全力。

“但是没想到,你竟然也有如此心狠手辣的一面。”汤姆又说,“我想要是你的那个女人知道你的决定的话,恐怕要寒心吧?”

“看来,你试图在说服我,放过你?”李泽道问道。

“哦,或者说,交易。”汤姆说道,“你杀了我的话,你的女人也会死的,你那未出生的孩子,同样会死。”

汤姆其实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这个家伙其实还是心很软的,再者他现在已然知道,他如果放了自己,皮特老师也会睁一只眼闭一支眼的。

李泽道沉默了下,然后眼神冷漠的看着这个家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其实……你真的很了解我,抓住我的软肋了。”

“什么意思?”汤姆一愣。

“意思就是,如果今天在你手里的不是南极,而是我的其她另外一个女人,那么我是万万不敢对你动手的,但是……偏偏是南极,呵呵,是南极。”李泽道笑了,笑得有些渗人,有些神经质,“她是你的女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孩子……亲爱的汤姆先生,我这样说够明白了吧?”

汤姆的瞳孔猛地一缩的,表示仿若见鬼了一般:“这……不可能,不可能……那个……女人背叛我了?她怎么可能背叛我?”

难怪,他会说出那样的话,他会不顾那个女人以及她肚子里孩子的性命对自己下了毒手,原来,他早就知道南极跟自己的关系了。

但是他怎么可能知道?唯一合理的解释,那就是南极跟他说的!

汤姆笑了,疯狂的大笑,边笑还边吐血,他笑自己就是一个大傻逼,怎么就如此相信一个女人的……爱?或者说,怎么可以如此相信自己的魅力?

“是啊,她告诉我的。”李泽道声音冷漠的顺着他的言语说下去,“她告诉了我这一切,她说她想我了,她哭着求我让我原谅她……”

这种挑拨离间的感觉……嗯,真是太不好了!

李泽道仰起脑袋,让那很不争气就要滚落下来的眼泪缩回去,不就是一个女人,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任天堂,何小雨,李梦辰还有百里冰她们可是把自己当作宝贝宠着呢!

“闭嘴!”汤姆低声吼道,就像是一只垂死挣扎的恶狼似的。

李泽道闭嘴了,然后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个男人在那边用杀气腾腾的眼睛盯着对方看,然后大口的喘着粗气。

最后,李泽道打破了这种让人压抑的气氛,他站起身来,大步的走到汤姆面前,状若癫狂:“其实,我对你……恨就不用说,更多的是羡慕以及嫉妒,是的,你没听错,你竟然能让南极那样的女人为你做出这种事情出来,你他妈的,你就不是人,你是牲口,她可是你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让她去跟别的男人睡觉呢?你怎么不去死?”

他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你他妈的就是禽兽,禽兽不如,她连那种事情都愿意为你去做,她愿意为了你的一些阴谋去‘取悦’别的男人,她都怀上你的孩子了,你她妈的还怀疑她?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不去死?”

汤姆看着跟像神经病似的没啥区别的李泽道,明白了两件事,第一,他其实很爱她,很在乎她……嗯,这很好,也很重要!这样一来,她会很安全的!第二,她没有背叛自己……这更好,更重要了!

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他怎么可能就知道了?算了,不纠结这个问题了。

“南极很讨厌西方人,所以,你应该是一个华夏人,那就……那我看看你到底长着一张什么样的脸吧。”李泽道冷冷的说道。

“比你帅气。”汤姆说出这话的时候,声音里满满的都是自信。

“真的?那我更应该看看了。”李泽道说道。

“还是别看了,我怕你自信心受到严重的打击。”汤姆说道。

“这不可能!”李泽道说道,“哪怕可能……大不了我辛苦一下找来一瓶硫酸之类的东西泼在你那张脸上也就是了。”

汤姆笑道:“哦,你真毒辣。”

李泽道冷笑。

“照顾好南极。”

“……”

听到这话,又看到汤姆那显得极为诡异的眼神之后,李泽道的心里猛地涌起了一种极为不好的感觉,与此同时,身体本能的做出了一种反应,猛地向后一倒退。

与此同时,“轰隆!”的一声不算太大声的闷响响起,汤姆的整个脑袋瞬间炸开了,血水脑-浆瞬间四溅的,就好像下了一场血雨似的,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腥臭味道。

李泽道看着那俨然没有脑袋的躯体,那张脸已然变得极为难看了,手死死的握成了拳头,甚至连指甲都已经刺破皮肉鲜血已然流出来了,仍旧毫无知觉。

李泽道知道,汤姆不太愿意让自己看到他那张真实的脸,也就是说,他们原来是见过的甚至还挺熟的?

听到异常声响的皮特老师走了进来,在看到那场景之后,眉头皱了皱说道:“哦,这真是糟糕透了,你没事吧?”

李泽道摇了摇头,*的威力其实不是太大,所以即便他没有急退,也不会受到太严重的波及,最多就是溅了一身的脏血。

“我想那枚纯青色的平安扣就在这房间哪里吧?咱们找找。”李泽道说道。

皮特老师点了点头,然后左顾右盼寻找起来了。

李泽道眼神环顾了周围一圈,最后眼神落在放在沙发扶手上的一把手机上,当下走了过去,拿起那把手机,打开,却是提示需要指纹解锁,于是拿着手机走到脑袋被炸没了的汤姆跟前,拿起他的右手,将他的右手的大拇指放在指纹解锁上,手机很快的就被解锁了。

幸好,他只是脑袋没了,手还在。

李泽道现在对于一些高端的产品也有一定的认知,知道这是一把特制的手机,这种手机最强的地方就是,保密工作做得极好。

比如说这解锁,如果不是本人的指纹的话,你压根就没办法将其打开,强制破解的话手机里头的东西会自动删除,什么信息都不会被留下,想恢复也恢复不了。

里头的文件也可以对其设置密码,同样的,也不能对其进行强制解密,否则文件会自动销毁,同样恢复不了。

让李泽道有些郁闷的是,这手机里头除了一个通话记录外,什么信息都没有……可能原本有,不过已经被清空了。

“哦,在这里。”皮特老师有些惊喜的说道,他在床头柜那抽屉里找到了那个精致熟悉的小盒子,盒子里静静的躺着那枚纯青色的平安扣。

当下,皮特老师将纯青色平安扣递给李泽道说道:“我想,这应该属于你,这也是莫斯族长的意思。对于你师父上帝之手,我们只能表示深深的歉意。”

李泽道点了点头,将这小盒子接了过来,看了盒子里的纯青色平安扣一眼,然后将盖子盖上,放进了兜里。

“这就离开?”皮特老师问道。

“在等等,我想打个电话。”李泽道说道。

皮特老师颔首,然后离开了主卧,轻轻关上门,给李泽道一个单独的空间。

李泽道的确想打电话,想试着拨打一下这手机里存放着的号码……好吧,其实,他想接电话的会不会是……南极?重新拥有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那么,就听听她的声音吧,听听声音,就能知道她现在好不好……

但是一想到接的可能是南极,李泽道却又纠结害怕了。

对于南极,他日思夜想,越是想把她忘记却是越想她,但是潜意识里他却又不想去找到她,不是懦弱,也不是真的不想,而是……害怕,害怕那是真的……虽然那的确是真的!但是至少现在,还是可以当作不知情,自我麻醉一下的,不是吗?

最后,李泽道还是手微微颤抖着,咬着嘴唇将那电话拨打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