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传说中的太爷爷/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跟米蒂.卢西安诺漫步在拉斯维加斯这座豪华城市的大马路来了,当下米蒂.卢西安诺快乐得就像是一直出了笼子的快乐的小鸟似的。

当然了,李泽道现在已然知道,这个有着极为恐怖的身份以及被上帝眷顾着的漂亮的脸蛋,特别是有着一双特别迷人特别纯净让人多看几眼就会觉得那是一种亵渎的碧绿色的眼睛的女孩子从小到大其实都没有被关在鸟笼里。

她的足迹几乎踏遍了世界各地,炎热的非洲大草原,冰冷刺骨的南极,那抬头看不到尽头的雄伟的珠穆朗玛峰……当然了,有皮特老师这样的高手陪伴,她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很是轻松的就把这些气候环境恶劣的地域给征服了。

而她现在之所以表现得这么快乐,那是因为她恋爱了。

走着走着,米蒂.卢西安诺停下步伐朝李泽道鼓了股腮帮子,故作不高兴。

“怎么了?”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

米蒂小姐眼神示意了下身边经过的那一对又一对甜蜜的情侣。

“嗯?”李泽道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哦,亲爱的,你的手好修长啊,我想,这是一双很适合弹奏钢琴的手。”米蒂.卢西安诺说道,然后抓起李泽道的手。

两只手掌,一大一小的,但是同样修长漂亮,就这样紧紧的握在一起了,就这样牵手了。

李泽道哑然失笑,他这会儿才明白过来。

“哦,亲爱的,不许笑……还笑……笑也不松开……”米蒂.卢西安诺漂亮的大眼睛瞪了李泽道一眼,嗔怪道。

“那就不松开。”李泽道笑道。

这一天,他们就如同普通的游客一样,逛了一间又一间的奢侈酒店,吃了各种各样的美食,购买了各式各样的奢侈品,有衣服,香水,包包,化妆品之类的东西,应有尽有。

衣服都是男士的,米蒂.卢西安诺帮李泽道挑的,她让李泽道一件又一件的试穿给她看然后一次又一次的表示亲爱的,你真的很帅气。

那些香水包包化妆品之类的东西米蒂.卢西安诺也不是帮自己购买的,而是帮李泽道的其它女人也就是她的那些姐妹准备的,即将融入她们的那个圈子了,米蒂小姐说到底心里还是有些没底的,所以先讨好她们一下。

至于李泽道的母亲,她也精心的帮她挑选了一样礼物,一条精致的围巾,这是在李泽道的建议下挑选的。

最后,他们没回迪肯庄园参加那个盛大奢华的生日宴会,而是入住了一家酒店。

提着大包小包进入房间之后,米蒂.卢西安诺拿掉脸上戴着的那仿真面具,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李泽道说道:“亲爱的,你很快的就会知道,我比布妮妮性感……”

被这样的一双眼睛深情的看着,甚至这种深情还带着一丝挑逗,李泽道着实口干舌燥的着实想犯罪,但是一想起要犯罪他就忍不住的想给自己一巴掌的,这是亵渎啊,给完一巴掌之后……继续想犯罪!

然后,她开始跳舞,性感的扭起身体来了,边跳还边褪去她身上的衣物……所以是……脱-衣舞……加上她那纯净的放入散发着无邪的绿色光芒的眼神……

李泽道仰头,因为,鼻血已经出来了。

米蒂.卢西安诺见状,指着李泽道咯咯的大笑起来了。

“哦,真骄傲呢。”她说。

……

搂抱着米蒂大小姐这具躯体睡到后半夜,李泽道悄然起身,因为他听到一阵细微的动静,他那放在一旁的裤子的兜里的手机此时正轻微的震动着。

大半夜有人给你打电话,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好事,要么是你身边的人告诉你出了什么事了,要么是……鬼来电。

李泽道从那裤子兜里将手机摸了出来,看一眼来电号码,这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号码,而定位到的位置是南极……李泽道瞬间想到了南极,也想到了暗组应该多制造出一些更为先进的通讯工具出来,现在的这把手机,落伍了,压根就不能准确的定位到打电话的人的位置来了,之后也无迹可寻。

看了身边熟睡就如同天使一般的米蒂.卢西安诺一眼,李泽道不由自主的笑了笑,然后离开了主卧,来到了客厅,走到窗户跟前,看着外头那灯红酒绿,这才将依旧在震动着的手机接了起来。

“喂。”李泽道说道。

一道沙哑尖锐就好像乌鸦呱噪似的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好,李泽道。”

很纯正很标准的华夏语,而且带着一丝燕京腔调的口味,所以是……华夏燕京人?

李泽道心思涌动的同时,淡淡的说道:“你是?”

“黄文,cf组织的首脑。”对方笑呵呵的说道,“我想,你现在肯定已经听说过这个组织,也听说过我了。”

李泽道的脸色猛地剧烈一变的,那颗原本波澜不惊的心现在已然掀起了滔天巨浪了,甚至鼻子莫名酸酸的。

Cf首脑黄文,师父留下的那文档里所提到的黄爷,还有被怀疑说是被师父下蛊毒毒死的太爷爷上官文……他们是同一个人啊。

是不是应该称呼他一声……太爷爷?或许他压根就还不知道他的踪迹已然暴露了吧?不知道自己从师父留下的那文档里已然得知一部分事情了,得知他就是上官文了吧?

还有师父让自己哪天跟他碰上了帮转告一句话……我去年买了个表!现在要不要直接帮师父转告一下?

李泽道心乱如麻,深呼吸了下说道:“是的,我还知道,我师父这段时间所遭受的一连串遭遇,骂名,甚至最后还死于非命了,都是你一手策划出来了。”

“是我。”黄文微微一笑,很是痛快的承认了。

“甚至……我能有今天也是拜你所赐?”李泽道问道。

黄文那很是刺耳的大笑声音传了过来,让人耳朵刺痛难受,以至于李泽道不得不手机离开耳朵稍微远点。

笑完之后,他说:“你想感谢我?”

“谢谢!”李泽道咬牙切齿的蹦出了这两个字。

他知道对方这算是默认了发生在他身上的重重事情,父亲所谓的复仇,自己还没足月就被迫从母亲的肚子里出来更是被硬生生的分开然后当了十八年的傻逼,成为所谓的造神计划的实验品。

甚至一心想复仇的父亲到死也不知道,他所做的这一切其实都是幕后之人精心策划出来的!

难怪师父会说他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傻逼,这不是傻逼是什么?

“不客气。”黄文说道,“你可是我的一颗棋子,亲手精心培养出来的一颗优秀的棋子,我为你的优秀感到骄傲。”

“我是不是应该说,这是我的荣幸?”

“你当然可以这么说。”

“我去年买了个表。”李泽道说道。

黄文像是不知道这话的含义,又像是知道了但是一点都不以为意似的,依旧笑得很是刺耳,说道:“我真的为你感到骄傲,你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跟卢西安诺家族合作了,把汤姆他们给杀了……这有点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事情仍在我的掌控之中。”

“真的?”李泽道冷笑。

“真的。”黄文很是认真的说道,“因为我知道,那枚纯青色的平安扣现在肯定在你的手里,那就等于在我的手里。”

“……”李泽道郁闷得嘴角都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下,这是他听过最不要脸的一句话,“你以为我会把平安扣给你?”

“会的。”黄文很是说道,“因为,你是我的棋子,我费了诸多的精力才把你给制造出来,我就是我的主人。”

又一句很不要脸很自大的话,所以李泽道的嘴角哆嗦得更是剧烈了,说道:“我想,你想多了,你不是我的主人,我也拒绝做你的棋子。”

“你没有任何的选择的余地,除非,你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但是很可惜的是,你不是。”黄文笑呵呵的说道,“你是一个心软甚至在感情方面是一个很孬的人,这一点,你跟你是师父如出一辙……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拒绝当我的棋子,那么有些人就危险了,她们会活在恐惧当中的,你的那些女人,你的母亲,你的那些女人他们的亲人……你说我先对谁下手你的那种悲伤还有痛苦会减弱一点。”

李泽道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了,幽暗的玻璃上映照着一张脸,那张脸已然扭曲,极为难看,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你要是敢乱来,我保证……我一定会把平安扣给砸碎了,又或者看,我把它扔进大海的深处,我让它永远的失去踪迹,让你永远的得不到它,让你永远进不了端木卫庄的那古墓里,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东西!”

黄文的声音尖锐平静,但是听者却是莫名的能感受到一丝冷若刺骨的含义:“我的为人处事的方式是,谁拦住我的路了,谁招惹上我了,我十倍百倍的还回去!所以,你,要么乖乖的当我一颗棋子配合我,要么你孤零零的被痛苦以及愧疚折磨一生……你跟谁亲近,我让谁下地狱!”

“……”李泽道的那张脸更是狰狞了,却又是满满的都是无力感,他知道,这个黄文做得到!也敢那么做!

连师父都被他玩弄死了,还背了那么大的一个叛国的黑锅,他算个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