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猎人跟猎物/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夕阳西下时分,城市边缘,沙漠地带,一辆黑色汽车在那边急速的驰骋着,刮起了一阵又一阵的烟尘,仿若一只正追捕猎物的猎豹一样。

事实上,对于车里的火狐来说,他现在就是在追捕猎物,只不过那猎物已然在那边躺着了,一副任人宰杀的状态,他只需要过去,用刀子轻轻的在猎物的脖子上抹一下就行了。

半个小时前,他接到李泽道的电话,在电话里李泽道表示皮特老师已经中毒了,然后告诉他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之后火狐急速赶过来了。

很快的,他发现前面有一辆黑色的suv静静的停靠在那里,一个年轻男子正靠在车体上,嘴里还叼着一支烟。

当下飞狐又是一脚油门下去,汽车飞快来到跟前,稳稳停了下来,然后他推开车门跳下了车,表情阴冷的盯着这个年轻人看。

李泽道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雾,然后指了指他身后那辆车说道:“在车里,动弹不得。”

火狐看着李泽道点了点头,的声音尖锐刺耳,就好像荒漠中中在那边呱呱叫的乌鸦的叫声似的说道:“打开车门吧,把他扔在地上。”

出于谨慎,火狐是不可能亲自过去把车门打开的,万一,这是一个陷阱,皮特老师压根就没有中毒,然后自己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给他致命一击的,那不是悲剧了?

这个老头还真谨慎!李泽道再次吐出了一口烟雾,点了点头,把燃烧着的烟叼在嘴里,然后一把拉开车门,把瘫倒在那里的皮特老师像是拖着一袋子垃圾似的,拖了下来,然后重重的扔在地上。

皮特老师很是干脆脸着地,吃了一口黄沙不说,那张老脸更是被地上的碎石给划破了,瞬间鲜血淋漓的,那张有些煞白的老脸看起来有些恐怖。

但是他哼都没哼一声的,当下眼神冰冷的看了看李泽道,又看了看火狐,语气冰冷的说道:“你们是……一伙的?”

李泽道表情冰冷的吐出一口烟雾,没有回答。

火狐看着皮特老师的那张被锋利的碎石划破了以至于鲜血淋漓的老脸,脸上露出了阴恻恻的笑容,他现在可以百分之百的认定这个趴在那里垂死挣扎的老头就是他的老朋友皮特老师,因为脸上划破了,所以没有戴面具之类的,还因为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他太过熟悉了。

而且看他那样子,的确是中毒了,身上的力气全部被抽空,因为这种毒火狐太过熟悉了,这真中毒还是假中毒,火狐一眼就能看出来。

“哦,皮特老师,咱们又见面了,作为你的老朋友,见你落到这种下场,我心里其实是很难过的。”火狐的表情怜悯,但是声音里有着诸多的幸灾乐祸。

“哦,这是一种多么卑劣的行为,有本事你把我身上的毒解了,我跟你决一死战。”皮特老师眼神死死的盯着火狐吼道。

他又看了李泽道一眼,咬牙切齿:“还有你,你们两个一起上!”

“傻逼!”李泽道不屑的看了皮特老师一眼,吐出了一口烟雾。

“你……”皮特老师差点吐出一口鲜血。

“好了,皮特老师,你可以下地狱了。”火狐冷冷的说道,然后摸出一把手枪,枪口对准着皮特老师的脑袋。

“可不可以不要使用手枪?”皮特老师眼神无惧冰冷的跟火狐对视着,说道。

“为什么?”火狐问道。

“因为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耻辱。”皮特老师说道。

火狐很了解皮特老师的心情,身为武力值可以排进世界前五的高手,平时躲避子弹跟玩似的,平时总会牛逼轰轰的表示在你开枪的那一瞬间,我可以让你死十次……但是最后死在手枪之下,被一枪爆头了或者是子弹一个没长眼的打在他身体的哪个部位上面了,这要是传出去了,那会成为笑柄的。

所以,他说:“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更得用手枪了,而且……”

火狐把枪口从皮特老师的脑袋上移开,对住了皮特老师的胯下,阴恻恻的笑了起来说道:“希望那里中枪,会让你更是觉得耻辱!”

“火狐……”皮特老师身体剧烈颤抖起来了,低声吼道。

“哈哈……哈哈……”火狐发出了极为刺耳极为狰狞又极为得意的笑声,“亲爱的皮特老师,请收下我送给你的子弹吧……”

一句话还没说完的,火狐的脸色猛地剧烈一变的,他突然间发现手里的那把手枪仿若瞬间由重量剧增,一下子就重达千斤。

他很是努力的想扣下扳机,但是手却开始抖索得厉害,然后手枪一下子就从他的受伤滑落,只不过却是没有掉落在地上,因为,一只手已然出现在那里,接住了那做着自由落体运动的手枪。

火狐抬头,眼神惊恐的看着那只手的主人,李泽道。

李泽道眼神玩味的看着对方,然后他将嘴里的那一口烟雾缓缓吹吐在火狐的那张老脸上,说道:“亲爱的火狐先生,你累了,躺下吧,好好休息一下。”

火狐的腿猛地一软的,一下子就趴在了地上,跟皮特老师一样,他的脸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很是干脆的吃了一口黄沙,老脸也被碎石划破了,鲜血淋淋,看起来恐怖异常。

李泽道没在理会他了,而是把手里的烟头扔掉,脚踩过去碾压了下,然后赶紧将地上的皮特老师搀扶了起来,扶着他在车里坐下,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皮特老师看了地上的火狐一眼,那张满是鲜血的脸上已然绽放出了极为灿烂的笑容说道:“哦,就是破了点皮,没事的。”

“那就好。”李泽道点头。

“所以,这是一个……陷阱?”火狐很是艰难的问道。身份一下子就从捕猎者现成了猎物,这种巨大的落差的确让人很难接受。

而且他怎么也没想到,皮特老师为了引诱他能上当,竟然下足了血本,竟然真的中毒了,甚至连尊严都不要了被当作垃圾一样从车里拖下来扔在地上……这个该死的老头!

还有,火狐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中毒的。

李泽道没回答他的问题,他正用一瓶矿泉水把纸巾弄湿,然后帮皮特老师擦掉他脸上的那血迹以及灰尘。

“哦,谢谢。”皮特老师看着李泽道,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然后看着火狐,回答了他的这个问题:“哦,亲爱的火狐,我的老朋友,是的,这是一个陷阱,捕杀你的陷阱。”

“奥斯卡欠你一尊小金人。”火狐嘲讽道。

皮特老师开心的笑了起来说道:“是的,我也是那么认为的。”

“我是怎么中毒的?”火狐问道。

“香烟。”皮特老师说道。

李泽道把那种毒药塞进了香烟里,所以从他嘴里吐出来的烟雾自然包含有毒性了。当然了,李泽道其实不太确定药效什么时候会起作用,所以当火狐枪口对准皮特老师的时候,他的心里其实挺着急的,继续吐烟雾的同时也做好了动手阻止的准备了。

说白了,这其实也算是一个险招,因为万一火狐没中毒,那么他跟皮特老师至少有一个人得留在这里,因为皮特老师真的已经中毒了。

“哦,记得帮我谢谢迈尔族长,是他提醒我的,那种毒药是可以通过呼吸道让人中毒的。”李泽道头也不回的附和道。

“……”火狐那张脸憋得通红的,只觉得自己的胸口被一刀子狠狠的捅了一下。

“你就不怕,我们把你在意的那些女人都杀了?”火狐低声吼道。

李泽道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怜悯的说道:“如果我说,我跟fc组织的黄文已经达成协议了,我帮他得到你手上所拥有的那枚黄色的平安扣,你肯定不相信吧?”

“……”火狐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圆了,表情呆滞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李泽道仔细的帮皮特老师擦拭掉脸上的血迹以及尘土之后,又取出了药膏擦拭了下脸上的那些伤口,然后问道:“怎么处理?”

皮特老师笑了笑说道:“我听说过华夏有这么一句古话,来而不往非礼也……”

“哦,是的,确实有这么一句话。”李泽道笑着说道,“别人给予自己的东西,应当做出友好的反应,否则是不合乎礼节的,所以……”

“给他送回去两颗子弹吧。”皮特老师笑呵呵的看着火狐说道,“亲爱的火狐先生,请收下我送你的两颗子弹吧。”

“……”火狐身体不加控制的颤抖起来了。

“我不想要接受你送的子弹,所以,谈谈吧。”火狐说道。

“哦,亲爱的火狐,我的朋友,你跟他谈吧,他要你活,那么恭喜你,你捡回了一条命,他要你死,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只能下地狱了。”皮特老师笑道。

火狐那冰冷如同毒蛇一般的目光落在李泽道身上,对于李泽道的认知又变了,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个年轻人在皮特老师心目中的地位竟然如此高的,竟然可以左右皮特老师的决定。

“哦,我想我有必要重新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李泽道先生是我们米蒂小姐的爱人。”皮特老师说道。

“……”火狐的心里被一大群草泥马践踏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