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犯贱/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皮特老师看着死不瞑目的火狐,轻轻一声叹息,说道:“确实,多可惜啊。”

如果火狐能为自己所用,那么带来的威慑力自然是惊人的,这就等于帮一头猛虎安装上了一对翅膀。

可惜了,这种人注定是不可能为自己所用的,哪怕他说他愿意当一条听话的狗。皮特老师相信,一旦给了他机会,他一定会把今天所遭受到的这些耻辱十倍甚至是百倍还给李泽道的。

李泽道蹲了下手,手在火狐的尸体上摸索起来了,最后在他身上搜出了一个小盒子,将其打开,一枚像是闪烁着显得有些神秘的黄色的光芒的平安扣静静的躺在里头。

李泽道看了几眼,然后盖上盒子,将其收了起来,然后回到车里,取出了一把铲子,原地挖起坑来了。

几分钟过后,李泽道将坑挖好,然后将火狐的尸体提了起来,放进了坑里,将土掩盖上,算是对这位强者的最后一点敬意吧,虽然他死之前,李泽道把他所有的尊严以及骄傲都给残忍的夺走了。

其实李泽道也想过要留他一条命,为自己所用,但是最后不得不放弃,因为,他没办法真正的掌控这样的一个人物。

掩埋好尸体之后,李泽道又一把火把火狐开过来的车给点燃了。

李泽道身体靠在那车头上,看着那熊熊火光,然后摸出手机给了迈尔一个电话。

“哦,已经得手了?”迈尔那显得很是激动的声音很快的就传了过来。

“得手了。”李泽道说道。

“哦,那真是太好了,我已经准备好香槟了,就等你跟飞狐回来。”迈尔说道。

“哦,不用了,我就不过去了,至于飞狐先生他……也不回去了,所以,你留着自己喝吧。”李泽道说道。

迈尔一下子就发觉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了,当下语气一冷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飞狐先生的小jj被打烂了,额头上也多了一个枪眼,他现在正在昏暗的地底下长眠着,肯定是回不去了,要不你让人过来接他回去?”李泽道冷冷的说道,然后也没管对方什么反应的,很是干脆的挂了电话。

“皮特老师,咱们回去吧。”李泽道回头看着皮特老师笑道。

“哦,好的,泽道少爷。”皮特老师笑着点头。

“谢谢。”他又说。

李泽道一愣:“谢谢?”

“谢谢你不是卢西安诺家族的对手。”皮特老师一脸认真的说道。

李泽道耸了耸肩膀笑道:“你应该感谢的人是,米蒂小姐。”

皮特老师咧嘴笑了起来。

李泽道回到车里,表情黯然了下,说道:“其实,你更应该感谢的人应该是我师父,上帝之手。”

皮特老师表情肃然,点了点头:“是的,他其实可以杀我的。”

“其实……”李泽道沉默了下说道,“其实他即便不敌也可以很轻松的逃走的,但是他最后却是选择被你们杀害,那是因为,他累了。”

“累了?”皮特老师表情有些茫然,不太明白李泽道这话的意思。

“其实,就算你们没杀死他,他也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李泽道说道,“他病了,很严重的病。”

皮特老师瞪大眼睛,一脸愕然。

“而且,他其实早就知道你们要对付他了,所以早就在暗中安排了一些事情,最后故意把他的行踪暴露出来,在川藏高原等着你们。”李泽道看着皮特老师说道。

“……”皮特老师瞳孔微微睁大了,已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了。

李泽道没在说啥了,启动车子,然后朝着天边那一抹血色残阳,急驰而去。

……

米蒂.卢西安诺初尝禁果,对于那种xiaohun一般的滋味自然是极为迷恋,所以在用完李泽道准备的晚餐之后,不顾莫斯族长,皮特老师以及爱丽丝那显得有些暧昧的眼神的,很是霸道的把李泽道拉进房间里。

进屋之后,她一把把李泽道给按在了门板上。

“哦,亲爱的,你知道吗?你离开了四个小时,我也足足想你四个小时,每一秒都在想,你不在时候,我发现我的心里空旷旷的,做什么事情都能提不起兴趣来。”她那双极为迷人的眼睛显得有些委屈的看着李泽道倾诉道。

李泽道笑笑说道:“我会一直在的。”

“亲爱的,我想吃了你。”米蒂小姐的声音变得魅惑沙哑起来了,面目含春,眼眸如水。

李泽道把眼睛闭上,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来吧,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米蒂.卢西安诺一下子乐了,拳头轻飘飘的在李泽道的胸口上砸了几下嗔怒道:“哦,李泽道,你真讨厌呢,你把暧昧的气氛都弄没了。”

“马上就会有的。”李泽道笑道,然后,他一把把爱丽丝给拦腰抱起。

当两人一起跌倒在床上时,室内的温度立即升高。

米蒂.卢西安诺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他看,魅惑的说道:“你出去的时候,我跟爱丽丝姐姐交流了很多呢,所以……”

“所以……”李泽道咽了咽口水的,他猜得到这两个女人凑在一起的时候交流些啥了。

“所以,你先起来,我跟你看一个东西。”米蒂.卢西安诺说道。

李泽道很是听话的从她身上爬了起来,眼巴巴的盯着她看。

米蒂.卢西安诺妩媚一笑的,然后动作轻柔却又带着十足挑逗的褪下了她身上的衣服,然后……李泽道眼珠子一下子直了。

“好看吗?”她问,羞答答的,就好像新婚入洞房的小媳妇似的。

李泽道拼命点头。

“那……你还在等什么?”米蒂.卢西安诺朝李泽道勾了勾手指。

李泽道朝她扑了过去。

一番折腾之后,米蒂.卢西安诺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沉沉睡去,李泽道低头在她那光滑洁白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口,然后下床,捡起地上的裤子以及衣服套上,然后走到窗户跟前,看着外头那在被夜色笼罩着的月亮湖。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泽道回过神来,从兜里摸出一个手机出来,正是从汤姆手里得来的那个,看了这手机几眼之后,他将手机放回了兜里,然后离开了房间,下楼走出了这栋极为豪华的城堡,来到了月亮湖跟前。

盘腿在湖边的那草坪上坐了下来之后,他再次摸出那个手机,然后将其解锁,找出了那个电话号码。

愣愣的盯着这个号码看了好一会儿之后,他轻轻咬了咬嘴唇的,然后拨打了过去。

“喂!”熟悉的且又陌生的声音瞬间响起,在这幽静的环境里显得如此的刺耳,更像是一根尖锐的针似的,狠狠的扎了李泽道一下。

声音里更是包含着诸多的思念以及幸福……反正李泽道感受到的就是那样。

“自己之前跟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好像从来都没这么温柔过啊。”李泽道心里发酸。

“在干么?”他用腹语模仿汤姆的声音说道。

李泽道深知自己此时此刻的举动就是在犯贱,很贱的那种,但是控制不住啊,就是想犯贱。

“想你啊……”南极轻笑,声音柔柔的。

这……不能忍啊!李泽道差点一个没忍住的就把手里的手里给扔下月亮湖了。

“哈……好巧,我也在想你。”李泽道说道。

南极沉默了下:“你今天说话好奇怪……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就是真想你了。”李泽道用腹语说道,“我……嗯,想问你一个问题呢。”

“你问。”南极说道。

“如果……把他给杀了,你会……”

“那就杀了吧。”南极很是干脆的说道。

“……”李泽道面色一下子变得僵硬,呼吸仿佛一下子就停滞了似的,难道,自己在她心里当真一点位置都没有?

南极的语气变得有些不悦了:“我之前就跟你说了,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真利用完他想把他杀了,是不用跟我说什么的。”

“哈……我就是随口问问,你别生气,你现在可是怀着宝宝了,动怒了可不好。”李泽道说道,表情黯然阴沉,就像是夜色笼罩下的月亮湖似的。

南极忐忑:“不是生气,就是怕你心里……有疙瘩,嫌弃我了,毕竟……”

李泽道想破口大骂,他很后悔,为什么杀了汤姆之后没把他的尸体带走呢,否则现在就可以狠狠的鞭尸了!

“你多虑了,我还觉得呢,我对不起你,竟然让你去做这种如此过分的事情……”

“不许你那样说,你知道的,为了你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去做的。”南极声音温柔的劝道,“所以不许你内疚,不许你自责。”

“如果,万一他把我给杀了呢?”李泽道说道,“哈哈,当然了,他是不可能杀了我的,在我眼里,他就是我手里的一个傀儡,我随时都可以让他粉身碎骨……我就是想知道答案。”

南极毫不迟疑,杀气腾腾的说道:“我杀他全家!”

周围的温度像是一下子就下降到冰点以下似的,以至于李泽道的面皮僵硬的,身体里头的血液也像是凝固了似的。

他觉得冷,很冷,冷得身体在轻微的颤抖,冷得牙齿都在打颤了。

他丝毫不怀疑南极的话,她真的会杀他全家的,哪怕那些是曾经跟她朝夕相处的姐妹。

“对,杀他全家……哈哈……”最后,他说,笑着流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