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又见黄宇/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又在迪肯庄园待了一天,然后在莫斯族长的安排下,离开了拉斯维加斯,返回了华夏。

跟着李泽道返回华夏的除了爱丽丝外,自然而然的还有米蒂.卢西安诺,这个已然坠入爱河的女人夸张一点来说一秒钟都不想跟李泽道分开,粘得可以,当然了,这种粘一点都不让李泽道觉得讨厌,反而觉得很是享受。

爱丽丝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她从来都不敢相信,之前那个让她仰望的高高在上的有着极为尊贵的身份的女人,竟然会有如此小女人的表现。

跟着的还有皮特老师,他的使命就是百分之百保证米蒂.卢西安诺的安全,李泽道也乐不得他跟着,因为有他在,他的其他女人就等于多了好几分保障。

沙伯特.贝克汉姆也跟过来了,他希望能够跟在约翰老师身边学习厨艺,李泽道痛快的答应,并且打算把他安排在翡翠餐厅当主厨……沙伯特.贝克汉姆乐得屁颠的,忙不佚的点头对约翰老师表示感谢。

堂堂的厨神最后竟然在一家小餐厅里当主厨,着实大材小用,甚至可以说是惊世骇俗,要是被那些上流社会豪门贵族的人知道了,只怕下吧都要掉下来了,然后赶紧飞到华夏的凤凰市,找到这家翡翠餐厅。

当然了,沙伯特.贝克汉姆也已然知道李泽道的身份了,也见到了李泽道的真实面目,当李泽道跟他说凤凰市那海边的七星级配备的大酒店天使号现在是他的产业,并且当年他遇到的那个厨师其实是他的师父也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上帝之手之后,沙伯特.贝克汉姆也傻眼了下。

上帝之手的大名他是听过的,不过并没有见过面,性格使然,他也没来都没去关注一些有关上帝之手的信息,所以压根就没想到当年遇到的那个厨神竟然会是上帝之手。

一行人是上午抵达燕京的,并且入住在燕京一家高档的酒店里。

米蒂.卢西安诺是来过燕京的,很喜欢这座国际大都市,所以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之后,边拉着爱丽丝逛街去,皮特老师这个身份大得吓人也牛逼的不行了的保镖自然跟着。

沙伯特.贝克汉姆则选择在酒店里休息,让他跟两个师娘出去逛街,他可没那个胆子,再说了,他也不是那种喜欢逛街的人。

李泽道则独自离开了酒店,然后钻进了一辆出租车里。

司机是个中年男子,笑呵呵的回头看着李泽道说,要去哪里。

李泽道笑着回应说道:“还没想好要去哪里,不过想领略一番这个国际大都市,所以,随便绕,别重复就行。”

李泽道确实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不过他很是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一行人可能还没抵达燕京的时候,就已经被盯上了,毕竟他现在身上有着三枚平安扣,白色的,黄色的,以及纯青色的。

黄文现在最想要的,不就是得到这三枚平安扣吗?

所以,李泽道笃定,对反一定会联系自己的。

“好嘞。”司机笑呵呵的回应,“看你那样子,南方人吧?第一次来?”

“南方人,来过几次了。”李泽道说道,“不过都是来办事的,没有好好逛过。”

司机点头,然后手伸了过去,打开收音机,此时,里头正播放一则有关国足的消息,消息里称国足惜败,无缘这届世界杯。

司机立即破口大骂:“卧槽!都是一些垃圾货,光拿钱装逼不干正事的混蛋,怎么可能出线呢?要我说啊,如果找十几个二十几岁的死刑犯,让他们练四年的足球,然后让他们踢世界杯,出线了就出狱接受大伙的欢呼以及荣耀,出不了线就拉回来枪毙,华夏的足球准能出线!”

“……”李泽道哑然失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好像真有那么一些道理,当下问道:“那,怎么解决离婚率越来越高这个问题?”

司机回头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离婚后房子归国家,我看谁还离?”

好有道理啊!李泽道表示佩服继续问道:“那情人节跟清明节的区别是?”

这些问题是他在飞机上的时候无意中在杂志上看到的,李泽道心里也有自己的答案。

司机想都不想说道:“本质上区别不大的,都是送花送吃的,区别在于,情人节烧真钱,说一堆鬼话给活人听;清明节烧假钱,说着一堆人话给鬼听。”

“……”对于这个答案,李泽道除了膜拜还是膜拜啊。

“大哥,你怎么看待背叛……就是被自己的心爱的人戴绿帽子这个问题?”李泽道再次问道,这个问题,他迫切的想知道答案,想知道各种答案,出于什么心里,李泽道也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自己很贱,真的很贱。

李泽道回头看了李泽道一眼:“小伙子,你绿了?”

“哦……没,我的一个哥们绿了,挺痛苦的。”李泽道说。这种丢脸的事情,说什么也不能承认!嗯,不能承认!

司机的语气有些萧索了:“原谅她呗还能怎样?谁让老子爱她呢?”

李泽道秒懂,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很显然的,李泽道这个问题刺激到了这位司机心里的某些痛楚,所以他也变得沉默了起来了,唯一的一句话是问李泽道介不介意他抽烟,李泽道表示不介意,他点燃一只香烟,然后把香烟以及打火机扔给了李泽道,李泽道也没客气矫情的,抽出了一支香烟,点燃。

一支香烟没抽完的,兜里的手机想了起来,摸出一看,一个极为陌生的号码,定位到的位置是在北极……扯淡!

然后他接了起来。

一道沙哑尖锐又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黄文,也就是他的本应该已经死去但是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太爷爷,燕京大学曾经的校长,教育界的泰山北斗,上官文。

不过,李泽道现在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其实已经知道一些内幕了,应该是知道吧?

“我知道,你现在就在燕京,在一辆出租车里。”黄文说道。

李泽道几乎是下意识的目光落在窗户外头,看着那匆匆而过的景致说道:“是。”

“下车吧。”黄文说。

李泽道看向司机说道:“大哥,麻烦你靠边停车,我朋友过来接我了。”

司机靠边停下,李泽道付了车钱下车,站在路边左顾右盼了下,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物,当下问道:“然后呢?”

然后……对方已经把电话给挂了,李泽道想骂人。

“泽道……”一道很是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李泽道回头一看,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这个人的出现对于李泽道来说有些意外但是现在想想却又是情理之中。

黄宇,凤凰大学考古学院的院长,也是《华夏考古通论》这门课程的任课老师,当然了,这门课是上学期开的,也已然学完,这学期并没有这门课,而黄宇也没在担任哪一门课程的任课老师。

“黄叔叔。”李泽道笑着回应,“好久不见。”

虽然他现在已然了解到了不少东西了,比如这个黄宇这张帅气的面孔下还有一张真实但是恐怕已经惨不忍睹的脸,而他现在的这张面具是属于他的爱人的……这个衣冠楚楚的大学老师其实是玻璃!

还比如,他不仅仅是太爷爷的学生,甚至也是fc组织的成员,还比如他现在出现在这里……这是打算取走自己身上的平安扣吧?

当然了,曾经他对自己隐瞒了不少事情……自然想都不用想,是肯定的,甚至,他对父亲也隐瞒了诸多的事情。

但是李泽道还是很有礼貌的点头回应。

黄宇走到跟前,笑着说道:“主要是你这一学年以来旷课太多了,有时候一个月都在去学校上课吧?所以想见你一面都难。”

李泽道尴尬一笑,说道:“主要是……太忙了。”

黄宇咧嘴笑笑,若有所指:“确实……太忙了,请你喝杯咖啡?”

他指了指旁边一家看起来很有格调的咖啡厅,也没管李泽道同不同意的,朝着那家咖啡厅走了过去。

李泽道跟上。

两人进入之后,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服务员很快的就送来了两杯咖啡。

黄宇看着李泽道,笑笑,直入主题:“一些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而且我想你肯定已经知道fc组织,知道‘黄文’这个人了,甚至以你的聪明才智以及敏感,你肯定也想到什么了吧?”

李泽道表情平静,没有隐瞒:“黄爷……上官文……黄文……所以,他没死?我父亲的遭遇,我的遭遇,我们一家子的遭遇,我师父现在的遭遇,都是他一手精心策划的?”

黄宇点头:“是的,都是恩师在幕后一手策划的,事情其实不是那么完美,筹备的时间也长,毕竟你师父上帝之手不是简单的人物。”

李泽道冷笑,心想要不是师父被那该死的平安扣给坑死了,他的那些阴谋早就被戳破了吧?

“我能见他吗?”李泽道问道。

“不能。”黄宇摇头,“因为,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真不知道,他向来都是神出鬼没行踪不定的。就算知道,在他没有授意的情况下,我也不可能带你去见他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