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不用理会/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里,工兵看了映照在后视镜里显得有些孤独寂寞的女孩子一眼,说道:“李少,那个女孩好像在偷偷的跟着你啊。”

“估计是见我帅所以尾随我吧?不用理会。”摘下耳机的李泽道很是平淡的说道……没办法,帅习惯了,这种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在正常不过。

虽然戴着耳机欣赏着周小璐那天籁之音,甚至还有些神经质的跟着小声哼唱,但是李泽道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女孩子正一边尾随自己一边有些心虚的左顾右盼表示自己在逛街,只不过对于这个女人不是太有好感,所以李泽道当作不知道有这种事情。

虽然早就见识了李泽道的不要脸,但是现在李泽道如此没皮没脸的自夸,工兵还是有些接受接受不了啊。

他又看了一眼后视镜,问道:“真不用理会?”

“废话!”

“连她被两个男子强行拖上一辆面包车了也不用理会?”工兵再次问道。

“……”

……

潘小婷轻咬嘴唇,眼神显得委屈的看着前面那辆渐行渐远就要消失在眼前的军绿色越野车。

“真是一个……混蛋!”她用仅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嘀咕道。

她不知道的是,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已然缓缓的在她跟前停了下来了,紧接着面包车的门一下子被拉开,两个年轻男子猛地跳下了车,其中一个从后面一下子就用手臂勒住潘小婷的脖子,另外一个则一把抱住潘小婷的双脚。

潘小婷连呼喊声都没来得及发出来的……当然了,她想喊也喊不出来,因为的脖子被对方的手臂死死的勒住了,呼吸都困难更别说开口呼救了,她的整个人就被那两个男子抬进面包车里了,然后面包车呼啸离开,整个过程不过短短的不过五六秒钟时间。

……

“追啊!”李泽道看了一眼后视镜喊道。他很是清楚的知道这面包车里的人跟之前被他打断手的那几个小偷是一伙的,他们现在这是报复来了,只不过他们担心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选择对看起来很是弱小的潘小婷下手。

而且这些暗中跟中的家伙见潘小婷跟他并没有走在一起,而是各走各的,自然认为他只不过是学习一下雷锋做一下好事,并不是情侣关系,之后更是见到他上车离开了,所以他们下手的时候更是肆无忌惮了。

说到底,潘小婷这么倒霉也是李泽道害的,因为她本来是可以“破财消灾”的,毕竟小偷的最初目的是为了掏走她的钱包,而不是掳走她这个人,但是李泽道强行介入,用雷霆之势的手段把对方给打残了,这无疑彻底的激发起了他们的狠辣,于是走起极端来了。

所以哪怕之前他并不认识潘小婷,李泽道也有责任去救她,更别说他是认识她的,虽然看不上对方。

“不是说不用理会?”工兵嘀咕了一句。

见李泽道亮出拳头之后,工兵吓了一挑的,赶紧快速的挑头,然后暗中跟上那辆已然在前面那路口拐弯急驰而去的面包车。

“需不需要把那辆车子给逼停?”工兵问道。

“跟上就行了。”李泽道说道,表情平静,但是却是给人一种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感觉。

工兵明白,李泽道只是打算找到这伙人的老巢,然后一举把他们连根拔起,当下心里对于这伙人竟然报以同情来了,他觉得这些人实在太可怜了,实在瞎啊,你们招惹谁不好竟然去招惹他?

与此同时,面包车里,潘小婷身体蜷缩在那脏兮兮的角落里,泪珠子不停的从她那满是惊恐的眼睛里掉落。

一个头发染成红色的男子表情猥琐的打量着她,他手里还把玩着一把折叠刀,动作颇为熟练,刚刚就是他从后面勒住潘小婷的脖子的。

“要不,来一场车震?”他盯着潘小婷的胸部,笑呵呵的说道,露出了一口不整齐发黄的牙齿,“规模不小啊,啧啧……”

潘小婷的身体猛地一震的,双手紧紧搂抱住自己的胸口,从她眼睛滑落的泪珠子更多了。

“好啊。”坐在他一旁抽着烟的寸头男子眯着眼睛笑道,方才就是他一把抱住潘小婷的双脚的,在潘小婷挣扎的时候,脚上穿的高跟短靴脱落,掉在他怀里。

他拿起被他扔在一旁的短靴,深闻了下,表情陶醉:“啧啧……美女就是香啊,不像咱们这些大老粗,他妈的除了咸鱼味还是咸鱼味。”

“你……你们……”潘小婷哭得更是无助了。

“好了,别吓坏了人家姑娘。”戴着墨镜的司机笑道,“怎么处理她,还得门主来发落呢,说不定的,门主见这姑娘长得水灵的直接带过去当门主夫人……哦,说不定是性-奴,你们要是砰她一根手指头的,小心门主到时把你们的手给剁下来!”

“性……性-奴……”潘小婷觉得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得更是厉害了,眼前发黑眩晕的,随时都有晕过去的可能。

她努力的用那发颤的牙齿咬着嘴唇,让那种疼痛刺激一下自己的神经,好让自己保持清醒,她实在很害怕,当她晕过去再次醒来之后,置身在一个黑乎乎的地窖里,身上衣服已经没了,脖子上还被戴上狗链子,就跟曾经在电视里见到的那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求……求……你们了,放……放过我……你们要钱,我可以给你们的……”潘小婷哭着说道,声音颤抖得厉害。心里着实把李泽道给恨得死去活来的,要不是那个王八蛋,自己能这么倒霉吗?

红发男子冷笑:“你妈的,脑残啊,你以为我们是绑匪啊,绑走你是为了钱啊,我们是为了找回场子好不好?刚刚那个小子打伤我们五个兄弟的时候,你不是很牛逼很得意吗?你妈的!”

潘小婷有些明白了,这些人原来跟那些被李泽道打断手的是一伙的,他们现在这是报复来了。

“我……男朋友很厉害的,你们把我带走了,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说道“男朋友”这三个字的时候,潘小婷的心不由自主的以荡的,脸色微微红烫了了,虽然她很是清楚的知道此时有这样的反应是多么的不合时宜,但是控制不住啊。

寸头男子哈哈一笑,然后满脸的狠辣:“是吗?老子还不放过他呢?他是能打,但是他打的过手枪吗?你信不信老子一枪把他给崩了?再说了,你觉得我们是傻逼吗?我们可是跟一路了,你们两个的距离那么远的,怎么可能是男女朋友呢?当老子瞎看不到啊……”

“就是,他要是你男朋友,老子就是你爸……”红发男子附和,“你妈的,不会是见人家帅又能打所以不要脸的跟在他屁股后面晃悠求打炮吧?跟哥哥打一炮如何?哥哥也很帅很能打啊,关键活好啊,保证让你*欲罢不能……”

“安静一点,门主来电话了。”司机说道。

红发男子跟寸头男子赶紧禁声,可想而知,他们都很尊敬或者说忌惮这位所谓的门主。

……

工兵驱车隐蔽却又紧随前面那辆面包车,最后远离了市区,来到了位于郊区的一个村落里。

工兵对于整个燕京以及周边的地形都十分的熟悉,一到这个村子之后立即卖弄起自己的学识来了:“这里是南窑村,看到那两棵槐树没?据说有千年的历史了……”

工兵悻悻的闭嘴了,因为他看到李泽道那显得有些冷漠的眼神扫了过来,知道在说下去的话,他会被一脚踹下车的。

“下车吧。”李泽道说,在继续往村里开的话,说不定就要被发现了。

与此同时,面包车驶进这个有着极为浓郁的文化底蕴的村落之后,继续在那狭隘用石头铺成的地面上行驶着,最后来到一个看起来有些落败,门口荒草凄凄的古宅面前,然后车子停了下来。

寸头男子把鞋子扔在蜷缩在那里的潘小婷跟前,笑呵呵的说道:“自己穿上,然后下车……还是你希望我帮你穿?我可一点都不介意。”

潘小婷忙不佚的拿起那鞋,套上,她很介意。

下了车之后,红发男子朝着潘小婷吹了吹口哨的,示意她走进去。

“美女,需不需要哥哥背你?”他笑着说道。

潘小婷满脸惶恐,低头,那压根就止不住的泪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她努力的抬起那颤抖酸软的脚,走进了这个落败的古宅里。

也许是嫌弃她走得太慢了,又或者心存调戏之心,想羞辱她,跟在她后面的寸头猛地在她后背上一推的,潘小婷原本就大腿颤抖发软,又触不及防被这么一推的,整个人一个踉跄的,直接滚进了那屋子里,然后身体重重的扑在地面上。

疼!锥心的疼!,脚踝疼,膝盖疼,胸口也疼,手也疼,疼得仿佛灵魂都在颤抖,疼得她都站不起来了。

与此同时,她感觉到自己正给好多爽极为不善的眼睛盯着,就好像她就是一只肥胖的羔羊,而对方则是一群饿疯了的狼似的,他们随时都会扑过来,把自己给吃得连骨头渣滓都不剩的。

“李泽道……你就是混蛋……混蛋……呜呜……快来救我啊,我好害怕……”潘小婷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的同时,在心里呼喊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