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职业生涯毁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这个不算太大的但是还算敞亮荒草凄凄很有年代感的院子里聚集十来号人,为首的是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男子的个头不高,估计一米七都没有,理这小平头,一张掉在人群里就不好找的普通包子脸。

不过人靠衣装马靠鞍,所以,他身上的那套阿玛尼白色西装以及脚上那双白得发亮的阿玛尼皮鞋,还是很好把他跟其他人区分开来。

站在他旁边的那个人被他搂着腰比他还高一头的女人更是让人眼前一亮,有着魔鬼一般的身材以及天使般的面孔,穿衣打扮也不俗气,并没有那种风尘艳丽气质,反而像是办公室的职业女性或者艺术院校的大学生讲师一类的高知识女性。

不得不承认,无论什么层次的男人,欣赏女人的观点基本都是差不多的。

“就是个小妞?”男子笑呵呵的盯着趴在地上起来的潘小婷问道。嗯,长相不错,身材一流,关键是屁股浑圆啊,生儿子绝对是一把好手。

“是的,门主,就是她。”已然摘下墨镜的司机汇报道,“咱们的兄弟非但没能掏她的钱包,反而被人打断了手了,现在更是被条子送去医院了。”

“没事的,我已经给王局电话了,条子不会为难他们的,但是耻辱啊,掏不着也就算了,竟然还被打断手了,太欺负人了!”门主的表情已然有些狠辣了,对于他们来说,不让掏就是在欺负他们,更别说在不让掏的情况下还动手打他们,太欺负人了!

“干净利落吧?”门主问道。

“放心吧,门主,我们的手段您是知道的,快准狠,而且周边并没有摄像头。”司机说道。

他的这三个手下办事,门主还是很放心的,当下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微微蹲下,看着潘小婷笑道:“美女,你看,我们的几个兄弟因为你现在进医院了,那个手都断了啊,甚至医生说了,即便接了以后那手也是半残啊,在也掏不了东西了啊,你这是把他们的‘职业生涯’给毁了啊……”

第一次听从小偷嘴里听到他们那职业还有所谓的职业生涯,潘小婷其实是想笑的,因为她向来的笑点都不是太高……

但是想到自己这只可口的小白羊现在正被一群饿狼垂涎着,自己必须要惊恐不安眼泪哗啦的往下掉才比较符合此时此刻的心情和处境……你能够想象她拼命的牵扯调动着面部的肌肉是多么考验技术的一件事情吗?

“对……不起。”她哭着哀求道,“你们放了我吧,我会道歉……会赔偿的……”

门主手伸了过去,动作轻浮的托起了潘小婷的下吧,潘小婷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了,眼泪更多了。

“啧啧……梨花带雨,真是我见犹怜啊。”门主笑呵呵的说道,“这哭得我心都碎啊……道歉就不用了,你的道歉对他们来说是耻辱,所以没必要,至于赔偿……哦,我倒是可以给你两个赔偿方案。”

他回头指了指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后者挑逗般的朝他抛了个媚眼,一副春心荡漾的表情。

你可以长得不帅,请你有好多钱……这是很多女孩子择偶的标准,恰好门主符合第二条,所以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喜欢他喜欢得死去活来的。

门主猥琐一笑的,回过头来看着潘小婷说道:“跟她一样,心甘情愿成为我的女人,跟老子我出入那种高级场所,吃香的喝辣的……”

潘小婷一脸惊恐的摇头:“求你了……我会赔给你们一大笔钱的……呜呜……让我打一个电话,我让人带钱过来。”

潘小婷其实想给李泽道电话。

门主的眼神一下子阴了下来了,你妈的,老子给你脸,你反而不要脸了?老子愿意包养你那是三生修来的福气你知道吗?

他伸出了两个手指,第二条路:“这个已然有百年历史的老宅后面有个地窖,你就在那呆着吧,我的这些兄弟会好好‘招待’你的,相信你每天都会过得很‘快乐’的……”

他的那几个兄弟很是配合的发出了猥琐到极点的笑声,纷纷的让潘小婷挑选第二条路走,因为地窖冬暖夏凉,是个绝佳去处啊。

潘小婷的表情更是惊恐万分了。

“我……不要……不要……李泽道,你个混蛋,都是你害的,你在不过来救我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呜呜……混蛋……”她无助的痛哭了起来了。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你选吧。”门主嘿嘿一笑说道,他知道这个女人肯定会选择第一条路,乖乖跪在他面前唱征服的。

“她没时间做出选择,因为我这就要带她走了。”一道很是突兀的声音突然间响起。

大伙回头一看,却看到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缓缓的走进来。

大伙你看我我你看你,都在想这个家伙他妈的谁啊。

潘小婷那已然哭得红肿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睁大了,然后表情狂喜,这种喜悦不加掩饰,也掩饰不了,心中被满满地幸福感填满。

“他一定知道自己在后面跟着的,也知道自己被人掳走你了,所以赶过来了……他的那些不在意都是装出来的,他的那些女人都是被他这样泡到手的吧……这个坏蛋……坏蛋……”

“门主,就是他……他就打断小刀他们手的那个人……”红发男子指着李泽道说道,神色多少有些紧张。

他的那几个同伙被打断手的时候,他其实在人群中目睹着这一切的,所以很是清楚的见识到了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子的那种狠辣的手段,更是暗暗庆幸他没跟着过去,否则只怕他的“职业”生涯也就这样结束了。

一听到这个突然间出现在小子就是那个人,大伙也有些紧张了,毕竟一个打五个,而且还是压倒着的胜利,就足以证明他不是善类。

门主恨不得把你司机给拍死,你妈的你刚刚怎么跟老子说的?快准狠?你妈的,回头人家都跟到这里来了你都不知道!

司机见门主眼神不善的瞪了他一眼,知道门主生气了,赶紧上前,比划着手里那锋利的折叠刀。

寸头男子跟红发男子也上前,不是害怕司机不是这个小子的对手,而是这事情他们也有份,事后门主找司机麻烦的时候,他们也得跟着遭殃,所以他们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必须同心协力把这个小子的抹了,好平息门主的怒火。

当下满脸狠辣的盯着李泽道扭着脖子说道:“小子,挺有能耐的啊,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已经说不下去了。

因为那小子突然间到了他的面前,而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竟然一伸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

更加让人恐怖的是,他明明看到了他伸手,潜意识里也感觉到危险想要躲避,可是他的身体就是反应不过来。

速度!这就是速度的巨大差距!一个小偷怎么可能跟李泽道这种正儿八经的高手比速度?

“咔嘣!”李泽道的手微微用力,司机的身体便身体瘫软的躺在了地上。

这只是短短的两秒钟甚至还更短的时间内发生的事情,所以红发男子还没反应过来,他正挥舞着折叠刀,表情狠辣的捅向李泽道的肚子。

捅进去了!红发男子的心中大喜,因为他能够感觉到刀片割破皮肉的清脆响声和独一无二的手感。

“你……”一道虚弱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红发男子抬头,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因为刀子确实捅进肚子里的,但是捅的却不是那小子的肚子,而是寸头男子的肚子……他把自己的兄弟给捅了!

但是他来不及有更多惊恐的表情,来不及解释一下,也来不及赶紧把那还紧紧握着折叠刀刀柄的手松开。

因为,他的脖子多出了一条血痕了,一开始,那血痕还很纤细,就好像一条红线似的,下一秒,猛地爆裂开来,鲜血喷出。

然后他跟被他一刀子捅在肚子上的寸头男子一同跌倒在地上,两人的身体皆抽搐了几下,死不瞑目。

电光火石,雷霆万钧,转眼间便连杀三人。

李泽道像是没事的人似的,手里拿着那把带血的匕首,身体跨过这三具尸体,缓缓的朝前走去。

“啊……”门主夫人惨叫,她的脸色苍白,眼睛瞪的若铜铃,染着粉红色指甲看起来很漂亮的手指指着前面,嘴唇哆嗦得厉害,下一秒,那双修长美腿更是一软了,直接跪坐在地上。

“杀人了……他竟然杀人了,他把他们杀了……”门主都其他那些成员也都吓得脸色煞白身体抖如筛糠。

他们是小偷,也没少干那种捅人刀子的事情,但是从来都没敢往死里捅取人性命啊。

但是眼前这个人,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年轻人,他竟然毫不犹豫的就下死手了,而是很是熟练,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好像他杀的不是人,而是一只鸡一样……难道他不知道,杀人是犯法的吗?

潘小婷同样傻眼,甚至胃开始扭曲了,不仅仅只因为这浓郁的血腥味,更是因为害怕,她被李泽道此时此刻的这种冷静的杀戮给吓到了。

“别……别……别过来……”门主见李泽道一步步往前的,声音哆嗦,然后连连后退,与此同时,剩下的几个成员掏刀子的掏刀子,都眼神惊恐的看着李泽道,就像是在面对死神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