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更好的理由/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向工兵要了车钥匙,又把暗组帮自己以及爱丽丝定制的那两套面具交给工兵,让他帮带回去,李泽道回头看着潘小婷问道:“你走不走?”

这问的,当然走啊,谁愿意待在这个鬼地方?潘小婷嘟着嘴有些气苦的瞪了李泽道一眼,然后有些不太情愿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表情像极了女朋友在跟自己的男朋友耍性子,不过李泽道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点了点头说道:“那一会儿跟着我,车子在村口那里。”

当下李泽道走到那面包车跟前,打开车门从里头找到了潘小婷的那包包。

“给。”李泽道把那手提包递还给了对方。

后者瞪了他一眼,用力的接了过去,然后背在肩上。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心很细的男孩子,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记起拿她落在车里的那包,经历了这样的一场噩梦,潘小婷早就忘记她的这个包包了。

还使性子了?李泽道笑笑,不以为意,在前面带路,之前害怕打草惊蛇,所以车子停在村口那里,现在得走过去,当然了,距离并不是太远。

“啊……”走了一小段距离之后,身后传来了潘小婷的惊呼声。

李泽道当作没听见,所以并没有回头。他不想招惹她,不是因为她是潘小婷,她曾经挺“坏”的,还差点坑死吴馨……好吧,其实还是有一点这方面的原因的,更多的原因是,他不想在招惹任何女人了……没那心情。

因为南极的缘故?或许吧,李泽道也不太清楚。

“啊……”潘小婷的惊呼声更是大声了,甚至都达到了夸张的地步了,“李泽道,我走不了了……李泽道……”

李泽道止步回头,只见潘小婷很没形象的坐在地上,表情委屈的揉着自己的腿。

“扭到了,走不了了。”她说道,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有着委屈,更多的是闪躲,所以李泽道很明白,她这是在说假话。

“刚刚不是好好的?”李泽道嘀咕道,“都能踢人呢。”

“……刚刚被那个混蛋推了一下摔倒了,就已经扭到了,踢你的时候,又扭了下。”潘小婷嘟嘴,更是委屈了,一个女孩子都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他竟然还像跟木头似的,太讨厌了。

如果他就像靖哥哥那样天生木讷就跟块木头似的,那还好说,关键他不是啊,他是泡妞高手,他的女人有好几个,所以他是故意的……太欺负人了!

“那怎么办?”

“你背我……我很轻的,不沉。”潘小婷轻咬嘴唇说。既然你不主动,那我就更主动一点,谁怕谁?

李泽道有些无奈,走到她身边,然后转身后背对着她微蹲着说道:“上来……呃……”

没等他说完的,李泽道就感觉到一具柔软的身体已然压在自己的后背上,两条腿紧夹着他的腰,两条手背还紧搂在他的脖子上,那动作敏捷的,哪里像是脚扭伤的人?

“喂,别勒那么紧,我都快断气了。”李泽道无奈。

“我也不想啊,但是你的手都不托着我的那个……我害怕掉下去……”潘小婷小脸贴在李泽道的后背上,表情有些羞涩,有些得意。

“那个是哪个?”李泽道问道。

“臭流氓……”

“我才两天没洗澡。”李泽道很“流氓”的托住了她的屁股,向前大步走去。

“臭流氓……”潘小婷又骂了句,脑袋有些贪婪的紧紧的贴在李泽道的后背上,轻轻的吸了两口,味道还真挺香的,一点都不臭。

回到村口的那辆越野车跟前,李泽道把潘小婷放了下来。

“先帮你处理下手上的伤口吧。”李泽道指了指潘小婷那手说道。摔了那一下,擦破了点皮,问题不是太大。

“嗯。”潘小婷看着他轻点了下头。

当下李泽道打开后备箱,他知道部队的车子里头基本都配备医疗箱,果然,后备箱里有。

又从车里找来了一瓶水,然后帮她清洗了下伤口,敷上药,帖了块创可贴。

在李泽道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潘小婷的眼珠子一刻都没离开,就这样炙热且暧昧的盯着他看。

被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李泽道也没有太大的反应,没办法,帅习惯了。

上了车之后,两人并没有太多的交流,李泽道认真的开着车,其实心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潘小婷则从包包里拿出手机,一路上都在不停的发送信息查看信息,不知道在跟谁聊些啥,不过偶尔她会用异样的眼神看李泽道一眼。

半路上他们跟呼啸着的几辆警车擦肩而过,李泽道知道,这些人是去处理那个什么狗屁门主去了,仅仅是非法囚禁妇女,把她们当性-奴进行禽兽一般的折磨,就足以钉死他们了,更别说他们还是专业小偷团伙了,甚至有时候还会充当一下强盗。

而他们身后的那保护伞,那个什么王局的,只会比这群人更倒霉,工兵说他会打断他的四肢的,李泽道知道工兵不是随便说说的,他真的会那么做,而且他也有能力去做。

“对不起,还好你没事。”李泽道开口,打破了车里这已然持续了一段时间的沉寂。他欠这个女孩子一句道歉,毕竟要不是他介入了,她最多就是损失点钱财那么简单,而不是经历了这样一场噩梦……虽然看她这样子,好像也不是那么害怕啊。

李泽道多少其实还是有些后怕的,因为要不是发现得及时,潘小婷最后的遭遇基本会跟那两个被囚禁的女人一样,最后即便被解救了,也只能是一具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了。

“你,担心我?”潘小婷眯着眼睛笑了。

李泽道看了她一眼:“事情因我而起……”

“我喜欢你担心我。”潘小婷笑得有些羞涩,“而且,我突然间很感谢他们呢,正是因为他们把我给掳走了,我才有机会向你吐露我的心声啊,然后……你也接受我了啊。”

“接受你?”李泽道有些愕然,心想我什么时候接受你了?这个女人也自我感觉良好了吧。

“就算现在接受,也快了。”潘小婷很是肯定的说道。

然后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眼神有些狡黠,“知道我刚刚跟谁聊天吗?馨馨,我跟她说我在燕京偶遇你了,还因为你的缘故所以被掳走了,之后你像个大英雄似的及时出现了救了我……馨馨可是跟我说了,你愿意背一个女人,还愿意跟她开玩笑,愿意帮她处理伤口,就证明你已经在心里接受那个女人了……至少不讨厌,不讨厌就意味着我有很大的机会让你接受我。”

“……我已经有很多女人了。”李泽道苦笑。潜台词是,你就别来凑合了。李泽道其实不太会拒绝别人,特别是拒绝女人对自己的那种爱慕,当然了,前提是这个女人的长相得过得去,怎么也得想潘小婷这种级别的,否则李泽道肯定会义正词严的拒绝的,哪怕你打滚卖萌的都不行。

李泽道是外貌协会的,当然了,基本上男人都那样,别说男人,女人也一样。

“我知道啊,正是因为那样,我才有机会的,不是吗?”潘小婷看着李泽道说道,“若是你只有一个女人,那么,馨馨她们都是小三了,但是你不止有一个,所以,她们都不是小三,都是原配。”

“我的身体出问题了。”李泽道说道,“不孕不育……哦,那方面不受影响的,就是单纯的不孕不育。”

跟一个女孩说这个,纵使李泽道的脸皮已经很厚了,但是多少还是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得解释清楚啊,因为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行”远比不孕不育更让人觉得丢脸。

“……”潘小婷也有些尴尬,当下瞪了李泽道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李泽道,其实你可以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

“不是理由,是事实。”李泽道看了她一眼苦笑,“之前出了一个意外,导致的后遗症,未来基本上没有治愈的可能。”

按照的师父的说法,人死了,融入进人体内的平安扣自然就出现了,那么这无意中融入自己舌头的边角料也一样吧?只有自己哪一天死了,它才会乖乖的从自己的舌头出来。

“而且我招惹上一个可怕的人,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甚至包括我的命,其实都没掌握在我的手里。”李泽道又说,“说不定的,跟我亲近的人也的跟着遭殃,包括馨馨。”

潘小婷愣住了,这不是在开玩笑,不是故意诽谤自己,而是……真的!

他这是坦诚,很负责的对自己坦诚,所以潘小姐鼻子微微有些酸涩,感动……但是感动归感动的,终究还是得面对现实。

“对不起。”一阵沉默之后,她说,眼神每太敢跟李泽道相对,声音也很小,像是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会严重刺激道李泽道似的,“我……其实跟你开玩笑的,我没喜欢你……你的女人那么多了,而且都比我优秀……我就不凑合了。”

说完她脸红的,心里多少年有些羞愧,毕竟之前……

李泽道点头:“嗯,明白。”这个答案在他预料之内,毕竟这是一个有些现实,也很理性的有一些小聪明也知道怎么勾引人的女人,她想成为自己女人的目的也不是太纯粹的那种,这种女人可以同享福,但是不能共患难,所以这样的回答很符合她的性格。

“帮我保密。”李泽道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