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周炎的委屈/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哦,我前面下车就行了,到这里离我家已经不远了,谢谢你。”潘小婷说。

李泽道停车,潘小婷尴尬朝李泽道笑笑,然后推开车门下车离开,犹如躲避蛇蝎一般。

李泽道看着她那很快就进入一辆出租车里的身影笑笑,他知道自己方才说的那话“而且我招惹上一个可怕的人,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甚至包括我的命,其实都没掌握在我的手里,说不定的,跟我亲近的人也的跟着遭殃,包括馨馨……”,这严重刺激到这个女人的神经了,所以她迫不及待的想赶紧离自己远点。

当下没有立即驱车离开,而是拿起车子里头的香烟,点燃了一支。

最近一段时间,他有喜欢上香烟味道的迹象,点燃一支,感受着烟雾在心肺缭绕的那种显得有些奇妙的感觉,会让他的那颗心稍微平静一下。

对于逐渐产生烟瘾这件事情,李泽道倒是无所谓,毕竟大伙排斥香烟那是因为这东西就是慢性毒药,到最后说不定的会要了你的命,但是对于李泽道这种可以把老鼠药当饭吃的人来说,自然就不存在所谓的毒不毒了。

一支香烟抽完之后,他摸出汤姆留下的那个手机,解锁,然后拨打了这手机里存储的唯一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那很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想你了。”

“……我也是,我现在在燕京了。”李泽道说,当然了,是用腹语模仿汤姆的语气。

李泽道敢肯定,自己现在所做的这一切,汤姆死之前肯定已经猜测到了,否则他临死前为什么会说那一句呢?

“照顾好南极!”这是汤姆说的最后一句话。

李泽道明白这话的意思,那就是小心翼翼的呵护南极的情绪,至少她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之前别让她的情绪有太大的波动。

汤姆知道李泽道会做好这件事情的,李泽道其实没想做,因为做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很是残忍,这无异于往伤口上撒盐巴。

但是他还是做了,甚至,很是犯贱的……甘之如殆。

“接下来几天,我会有点忙,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孩子。”“汤姆”说道。

“会的。”南极说道。

李泽道想象得到,此时南极的那张以往冷酷异常的脸上肯定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通完电话之后,李泽道又点燃了一支香烟,不由自主的便回忆起之前跟南极在一起的种种画面,很清晰,也很真实,但是偏偏却又很遥远。

晃了晃脑袋,强行把那种画面给掐断,李泽道看了时间,中午时分,难怪有些饿了,而且他知道爱丽丝跟米蒂至少得逛到晚上才会回酒店,所以也没打算那么早回酒店,当下打算先找个地方吃饭在说。

最后,他找到了一家颇有格调的餐厅,餐厅的装修风格跟翡翠餐厅差不多,温馨浪漫,到了晚上的时候那种暗黄色的灯一打开,更是增添了几分暧昧的气息,很适合情侣过来用餐,当然了,也很适合那些相亲的人过来。

坐在李泽道前面那位置那一男一女两人,就是过来相亲的,因为埋头啃着那不算太好吃的牛排的李泽道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被沙伯特.贝克汉姆“养”了几天之后,李泽道的嘴巴也变叼了,心想要不就别让他去翡翠餐厅当主厨了,直接在别墅里负责三餐得了?

让厨神在翡翠餐厅待着就已经是一种很禽兽的行为了,现在想把他留在家里做饭,这……会不会天打雷劈?

相亲的两人都是三十上下的年纪,男的西装革履,有些谢顶,看起来有些老实,女的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显得有些气势凌人。

“什么工作?”女的斜着眼睛问了句。

“哦,在一家网络公司当技术主管。”男的赶紧赔笑回答道,“月薪两万。”

“两万……凑合吧,在燕京这种地方其实不算多的。”女的说道,“开什么车?房子在几环内?”

“车子是捷达……”

“捷达?”女的斜着眼睛,满脸嫌弃,分贝有些高了,当然了,她压根就没意识自己的声音大了,影响到别人了,“就那种破车?”

“不破的,刚……刚买的,很新的。”男子尴尬一笑。

“……”女人无力吐槽,技术男的情商果然可怕啊,总是能跟你不在一个频道上。

“房子呢?”

“租的……”男子说道,“不过我老家有房子的,有两间土坯房,我爹说了,要是开发了,老值钱了。”

“……我觉得咱们不合适,你觉得呢?”女人实在不想在继续聊下去了,打算结束这一次让她想抓狂的相亲。

“不会啊,我觉得……挺合适的。”男子羞涩一笑,“你配得上我。”

“……你配不上我。”女人看男子的眼神像是看白痴没啥区别。

李泽道则一乐的,差点就被嘴里的牛排给噎到了,这哥们的情商当真低到吓人啊,然后,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了。

摸出一看,周炎的电话,想了想,接了起来。

“老大……”周炎那很是委屈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泽道叉起一块牛排塞进了嘴里,有些含糊的说道:“正常说话,不然我挂了。”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周炎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在听下去就要全身起鸡皮疙瘩了。

害怕李泽道挂电话,周炎的声音正常点了,但是仍旧有些委屈:“我出名了,我成为了咱们学校的风云人物了,甚至,风头都盖过老大你了。”

“真的?”李泽道问道,“你跟邓小敏光天化日之下在芙蓉湖边秀恩爱,一个没注意尺度过大了甚至被直播了?”

“老大……”周炎的语气满是幽怨,“我像是那种如此开放的人吗?”

李泽道想说,你不是但是邓小敏是啊,她都不知道跟几个男的打过多少次野战了,但是为了顾及一下周炎的面子,李泽道没说。

“那怎么了?”李泽道问道。周炎是属于那种闷骚型的,如果真让他成为凤凰大学的风云人物,他一定会在睡梦中笑醒的,但是他现在却是如此悲苦的,那就证明,这名声不是香的,而是臭的,臭得连周炎这种脸皮如此厚的家伙都受不了了。

周炎痛苦的说道:“还不是孙颖她母亲?那个老女人竟然跑到学校里头了,甚至还闯进课堂里,一把就揪住我的领子,另外一手拿着一个扩音器,然后破口大骂我是个王八蛋,是凤大第一贱人,第一王八蛋,竟然把她女儿给睡了之后就踢到一边去了,然后跟一个婊-子搞上了……”

李泽道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他知道孙颖的那个母亲很彪悍,很现实,也很不讲理,但是当真没想到她竟然会彪悍到这个地步啊,竟然闯进了课堂里干出这种事情来。

“没等大伙反应过来,她捂着胸口,瘫倒在地上了……太过激动血压高了,妈蛋啊,她血压高晕倒也就算了,竟然还死死的抓着我的脚不放,说做鬼也不会放过我的,然后她面红耳赤的,开始翻白眼,很吓人。”

“真高了?”

“不是演戏,真高了,最后是救护车过来拉走的,我跟着过去,都脑出血了,医生说之后恐怕要半身不遂了。”周炎苦声音里满满的都是苦涩。

“呃……”李泽道也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然后,我就出名了,现在我成为了凤大第一贱,走到哪都被指指点点的,说我是禽兽,把人家一家子给祸害了,甚至还差点闹出人命,我只能请假了,都不敢去学校了。”周炎说道。

“……恭喜。”

周炎幽怨:“老大……”

“孙颖怎么说?”

“嗯,她跟我道歉了,她说她母亲稳定一下病情之后,她就会赶紧带她离开,不会在让她继续闹下去了。”周炎说道。

“你心疼她了?”李泽道听得出来周炎语气里包含着的那些情感。

“她母亲这一病的估计把她的积蓄都整没了。”周炎说,“我听说,前段时间,她就从第一医院离职了,她现在在兼职送外卖,那样钱能来得快一点,她父亲从老家赶过来了,照顾她母亲……我给她钱,她没要,我说是借给你的,她让我滚。”

“你还喜欢她?”李泽道问道。

良久,周炎“嗯”了一声。

“你觉得邓小敏喜欢你吗?”李泽道问道。

周炎沉默会儿,说道:“她喜欢的是你。”

这话没毛病,当然了,这种喜欢不是喜欢李泽道这个人,而且喜欢李泽道的那些钱,他的那些势力。周炎早就知道,但是他没能抵抗住她的攻势,因为他是血气方刚的菜鸟,而邓小敏则是身经百战的老鸟。

而之后,周炎基本上就完全被下半身支配了。

“舍得离开温柔乡?”李泽道问道。

“舍得是舍得。”周炎说,“就是太可惜了……能不能跟你一样?”

“做梦!”李泽道很是郁闷的挂了电话,这种贱人被喷死活该!

暂时把周炎这件事情扔脑后去,李泽道继续埋头吃着牛排,就在这时,一道有些刺鼻的香水味道袭来。

抬头一看,却见刚刚坐在前面那桌子上跟那it男相亲的女人竟然在他面前空位置上坐了下来,一脸淡淡的笑容盯着他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