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咖啡不纯/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事?”李泽道问道。

“有事。”女人朝李泽道抛了个媚眼,“看你挺帅的,想勾搭一下,不知道小帅哥给不给机会?”

这样的女人看男人的眼光,首先看的其实不是长相,而是穿戴。

李泽道现在身上穿的是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米蒂小姐帮买的,清一色的奢侈品牌,比如身上穿的那件休闲衬衫的价格,就能抵得上那个it男一个多月的工资,在加上他手上戴的那价值几十万的腕表……

这个女人的眼光还是有的,不是赝品,所以,这个小男人非富即贵啊,在加上他的长相,眉清目秀的,明明年轻却又散发出一种跟年龄不符的成熟的味道,有有钱又帅气,而且还这么年轻,这无疑很是吸引这个女人的目光。

所以把那个脑残的it男刺激走之后,她果断的在他面前坐了下来了,准备把这个男人拿下,哪怕玩一次*,她也不吃亏不是?

“原来。”李泽道点了点头。

“看来不是那么好勾搭啊。”李泽道此时此刻的表情反应完全出乎了女子的预料,太平静了,或者说,太不当回事了。

以往她这么一个眼神过去,然后说出这么一句话的,在一本正经的男人都会开始受不了,眼睛开始发亮,他倒好,一点都不当回事。

女子有些气恼,难道自己的魅力不够……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要不就是他其实是一个gay?喜欢男的不喜欢女的?

“想玩*还是想成为我的女人?”李泽道插起一块牛排塞进嘴里,问道。

“呃……这么赤-裸干脆?”女子定了定神,羞涩一笑说道:“其实,一眼就够了,真的,我看你一眼之后,就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我确实有那样的魅力。”李泽道臭不要脸的点头认同了这话。

“……”女子那张还挂着羞涩的脸在微微的抽搐,男人见多了,还真没见过这号,不要脸到这么理所当然的,都到你都想把前面的盘子拿起来砸在他那张脸上的地步了。

“只不过我的眼光很高,不是什么女人都可以成为我的女人的。”李泽道紧接着说道。

女子很想打人,想起身走人,但是……舍不得,于是报以一笑的同时,手很是自然的解开了胸前的一颗扣子,瞬间,一道沟出现在了李泽道面前,她在亮出她的资本,身体毫无疑问的是她最大的资本。

让女子有些失望的是,这个小男人虽然看了自己胸前一眼,但是眼神仍旧平和的,就好像跟看见一颗大白菜似的没啥区别。

“什么工作?”李泽道眼神从她胸前移开,看了一眼她那张浓妆艳抹的脸,问道。

“……在一家外企当经理。”女子回答,觉得情况好像有些不对。

“月薪多少?”

“呃……两万左右。”

“两万……凑合吧,在燕京这种地方其实不算多的。”李泽道说道,“开什么车?房子在几环内?”

“……”女子的那张脸微微抽了抽的,这对话对她来说好像有些熟悉啊。而且这样的对话不应该是女的问男的吗?怎么反过来了?

但是鬼使神差的,她还是回答了:“车子是甲壳虫,房子在四环那里,六十多平……”

“车子跟房子是你用身体跟上司换的还是跟其他公司的大老板?”这回李泽道低头啃着牛排,头也不抬。

“上司……”下意识的女子回答道,等反应过来之后,那张脸已然有些黑了。

“哦,上司……你可以走了,咱们不合适,你配不上我的纯洁。”李泽道抬头,满脸的厌恶。

“你……神经病啊!”她站起身来气急败坏的骂道,然后一把拿起李泽道面前那杯柠檬水,就要砸向李泽道那张脸。

李泽道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女子犹豫了下,终究没敢把杯子砸向对方,对方的这一身穿戴让她知道这个人非富即贵,自己真招惹不起,于是重重的把柠檬水放回了桌面上,脸色难看的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提起包包,转身走人。

“是有些神经病。”李泽道低头苦笑,“不是神经病的话跟她废什么话较什么劲呢?”

用完餐走出餐厅,李泽道并没有上停在路边的那辆车,而是把之前买的那逼格满满的耳机戴上脑袋上,然后晃晃悠悠的继续碾起马路来了。

套用一句文青且俗气的话来说,他逛的不是街,而是寂寞,李泽道其实是不寂寞的,但是偏偏他就觉得自己很寂寞,就跟那些单身狗似的。

因为南极?李泽道甩了甩脑子,很是努力的想把这个名字甩出脑子,但是……还是失败了。

人来人往的热闹喧哗街头,有商家在那边做宣传促销活动,几名穿着印有厂家标志的白色衬衫,小短裙,长统靴的青春漂亮的女孩子手里端着托盘,托盘上面放着小杯刚刚煮出来还冒着热气的咖啡,邀请着过往路人免费品尝。

旁边还有个摊子,里头摆放了咖啡,你品尝完咖啡之后要是觉得喜欢的话,你可以到那个摊位购买。

“先生,请喝一杯咖啡……”

“先生,这是印尼进口的最为纯正的猫屎咖啡,您品尝一下就知道了,很香的……”

“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

一个女孩子看到走过来的李泽道,赶紧走到跟前,脸上挂着不太自然的笑容的同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这是这是印尼进口的最为纯正的猫屎咖啡……”

低着头有些无聊的数着自己的步伐的脚步的李泽道止步,即便他戴着耳机了,耳机里头还播放着周小璐的歌,但是声音并没有放那么大,况且他的耳力极佳,所以已然听到了女孩说的这话了。

女孩不知道的是,她的这一句话一下子就触动到了李泽道那颗其实在某些时候很是脆弱的心,因为她这话里有“猫屎咖啡”这四个字。

南极最喜欢的,不就是猫屎咖啡吗?

李泽道抬头,那明显有些不太正常的眼神看了看这个女孩子的脸,然后落在她手里托盘上那还冒着热气的咖啡上,一时间精神有些恍惚。

她现在还把咖啡当水喝吗?不喝了吧?毕竟医生都说了啊,怀孕的人喝咖啡对孩子不好啊……

“这……先生……”女孩心跳有些加快,已然有些紧张了,不仅仅是因为这个男孩很帅,在阳光的照耀下真的很阳光,还因为他的眼神很不对劲,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看咖啡的眼神也不对劲,具体不对劲在哪里,她却又说不上来。

李泽道回过神来,把耳机摘了下来,挂在脖子上,然后端起她托盘上的小杯子喝了一口,感受了一翻咖啡的那种香味之后,李泽道把杯子放了回去。

“不是纯正的猫屎咖啡,纯正的猫屎咖啡不是这味道,你喝一次就知道了。”李泽道看着女孩说道。

“……”女孩子直接傻眼,面色已然有些滚烫,一时间她真不知道该如何接下这个男孩这话。

李泽道看着女孩,眉头皱了皱,说道:“我好像认识你。”

“……”女孩更是傻眼,这是……搭讪?或者说,调戏?因为,她很是清楚的知道,她并不认识这个男孩。

“先……先生,谢谢您的品尝……”女孩尴尬颔首,转身就要赶紧离开。无论“咖啡不纯正”这个问题还是“我好像认识你”这个问题,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叫潘晓燕?”李泽道恍然大悟,拍了下自己的脑袋问道。

“嗯?”女孩止步,回头眼睛微微有些睁大看着对方,因为她的名字真的叫潘晓燕,也就是说,这个男孩真的认识自己?

“你……你是?”

“李泽道。”李泽道指了指自己那张脸笑道,“初中的时候,坐你后面的那个成天睡觉考试长年累月霸占年段倒数第一的宝座的李泽道。”

“李……李泽道?”潘晓燕有些茫然的嘀咕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很快的脑袋里闪烁起一道亮光,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了,她指着李泽道,用难以置信的言语说,“李……李泽道?你……你是李泽道?”

在初高中阶段,有那么几类学生特别引人注目,其中之一自然而然就是那些学习好的,初高中生因为还没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所污染,所以他们的心思都是很纯粹的,这些学习好的自然很容易就成为了别人的崇拜对方。

如果是男的,哪怕他长得挺丑的,也肯定有女孩子愿意靠近接触,然后用崇拜的眼神盯着他看……她需要对方帮他讲解一些题目啊。

如果是女的,哪怕她跟如花似的……这时候男孩其实是不太愿意接近的。

潘晓燕自然是属于学习好的那一类,这年头,美女常见,学霸也常见,但是美女学霸少见,潘小婷是美女,也是学霸,所以在班级里在学校里,她很受欢迎。

另外一类人则是李泽道这种,差到极端差到成为典型的学生,谁都知道夏柳中学四班的那个李泽道,知道他大小考试成绩都是垫底的,用老师的话来讲,见过笨,就真没见过这么笨的,你骂他人家都会以为你在夸他!

用学生的话来说,他们觉得他们很逊色,因为他们没办法考年段倒数第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