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巧合/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潘小婷也“楚楚可怜”过,不过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知道她的这种表情不是自然流露,而是有意而为之,她很了解男人,或者说,她了解过自己,知道自己的一些软肋在哪里。

对于潘小婷,喜欢一点都谈不上,也谈不上厌恶,毕竟早就知道她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了,所以李泽道很是干脆的把自己的遭遇说严重了,直接把她给吓跑。

而现在,曾经心目中的女神的这种楚楚可怜,则是很自然的流露,甚至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想过,她现在的这这种表情是很容易让男生心起保护yuwang的,这跟qingyu无关,就是男人很本能的一种表现,就如同女人看到漂亮的包包会很感兴趣,看到韩剧会跟着“欧巴,欧巴”乱叫一样。

李泽道现在就本能的出现了想保护她的那种yuwang,当下他将车缓缓的路边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潘晓燕说道:“潘同学,让他预付工资,倒也不是太让我为难的一件事情,只不过……”

只不过……所以还是为难了。所以善良的潘女神又是歉意又是尴尬的连连解释:“对不起,刚刚……我就是……脑子突然间一热的,你别放在心上,李同学,没事的,真的……”

李泽道自顾自的说道:“只不过,解决不了实质问题啊,潘同学,其实刚刚你通电话的时候可能是因为你手机听筒的声音太大了,所以我听到了一些……这不是几百块钱能解决的问题。”

不是听筒的声音太大了,而是李泽道的耳力太变态了,也不是只听到一些,而是一字不落的全听了,所以李泽道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很狗血也很无情更多的是无奈的桥段,医药费没了,医院打电话催促,否则就要让出院了。

让一个刚上大一的正处于人生最美好阶段的女孩子来操心这事,的确有些残忍。

而且李泽道其实从曾经的女神身上看到了那个时候的自己,彷徨无助的,最后他选择了去天桥跪着。

如果自己现在不帮忙,女神会选择哪一条路?李泽道不知道,但是他大概知道,潘晓燕肯定想过这个问题,只不过没敢深入思考,因为,还没到那步,还有空间跟时间让她挣扎两下。

潘晓燕愣了下。

“呜……”她突然就小声哭了出来,泪珠子像是断线的珍珠似的,一颗颗的往下掉落。

李泽道没劝,静静的等她哭完。

“对不起……其实有时候看我妈那样,被主管刁难了,被欺负了,我也会一个人躲在洗手间里偷偷哭一下的……哭完就好了,就可以继续了。”她抹着眼泪说。

所以,是她的母亲出事住院了,那她的父亲呢?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偶尔宣泄一下情绪挺好的。”

“嗯,每哭一次,我都跟自己说呢,潘晓燕,你得坚强啊,你哭了脆弱了妈妈怎么办?所以后面哭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但是刚刚……”潘晓燕显得尴尬的看了李泽道一眼,刚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哭了,而且还是在一个男孩子面前哭,这让她觉得极为尴尬丢脸。

李泽道拿起纸巾递了过去。

“谢谢。”她说,吸着鼻子擦着自己的眼泪。

“跟我说说?哦,就是同学之间的那种关心,那个谁谁谁不是说过吗?同学情谊深似海,那时候的班主任林老师也说了,同学之前要互相帮助互相爱护……”李泽道说道,想了想,又补充了这么一句,“我不泡你的。”

“……”潘晓燕明显的愣了下,然后一个没忍住乐了。

李泽道想起了一个词,叫做“梨花带雨”。

“很难想象你就是那个三年都没听你说过一句话的李泽道呢。”潘晓燕说道。

李泽道想说,那是因为你没主动找我说话啊,你不主动我这么腼腆的人怎么好意思主动呢?还想说你要是知道那个在你看来很是装逼的李泽道就是我的话,你是不是更难想象了?

然后她顿了顿,难过的说道:“我妈妈之前晕倒了,在医院查出来了,尿毒症……这段时间以来,把家里的积蓄都花没了。”

李泽道的心脏微微抽了下,又是尿毒症。

“你父亲呢?”李泽道问道。

潘晓燕眼神黯然,摇头:“在我小学的时候,他就跟我妈离婚了,跟别的女人走了。”

“没找他?”

“没想找,再说了,也找不到……他,已经死了。”潘晓燕咬了自己的嘴唇一下,小脸有着诸多的酸楚,“前段时间在凤凰市马路上发生了一起恶性枪击案,他中弹身亡……我妈就是得到这个消息,才晕倒的,被送到医院才查出患有尿毒症的……”

“虽然他抛弃我跟我妈跟别的女人跑了,但是我妈还是很爱他的……他不配得到我妈的爱……”

李泽道的眼睛微微睁大了问道:“你父亲的名字不会是叫……苏强吧?”

潘晓燕眼神诧异:“你……认识他?”

李泽道苦笑点了点头:“他的葬礼我去了。”

“……”

苏强就是爱丽丝跟苏珊被卢被卢西安诺家族成员在大马路上伏击的时候中枪身亡的那个倒霉鬼,他还是翡翠餐厅的经理,所以李泽道跟任天堂以公司领导的名义出席了他的葬礼,但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是潘晓燕的父亲。

所以,李泽道更是愧疚了,因为苏强的死跟压根就是卢西安诺家族造成的,而现在米蒂.卢西安诺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也就等于是他造成的。

一时间,他的心里有着愧疚跟罪恶感。

“我……没去……”她咬着嘴唇说。没有赌气,而是黯然。

李泽道明白,一方面是因为她母亲检查出尿毒症了,对这个女孩来说,就等于天完全塌,另一方面,他已经是别人的丈夫,别人的父亲了,还有那么一小部分原因,心里到底还是有恨。

陆陆续续的,李泽道了解到了不少事情。

潘晓燕的父母在她小学的时候就离婚了,之后潘晓燕改姓,跟她妈妈姓,在潘晓燕考上燕京交通大学的时候,她母亲也跟着到燕京来了,因为她舅舅在燕京,在她舅舅的帮助下,她母亲也找了个活,管理一条街道的公厕,管吃管住。

日子清贫,但是母女两人很开心很满足。

而这种平凡而开心的日子,因为一颗子弹,而变得支离破碎。

“没找你舅舅帮忙?”李泽道问道。

潘晓燕摇头:“我妈跟舅妈的关系之前不知道什么原因就闹得很僵硬,舅舅又是妻管严,所以两家很少有来往,管理公厕的活还是他偷偷帮联系的,据说之后舅妈知道了还狠狠的跟他置气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不太想麻烦他了,甚至,他都不知道我妈的病已经那么重了。”

“那……你肯定听过天道基金会吧?”李泽道问道。

潘晓燕看了她一眼,轻轻的点了下头:“我知道那个基金会,周小璐是形象大使对不对?专门为那些尿毒症患者提供帮助……”

李泽道有些开心:“对对……”

“骗人的。”潘晓燕说。

“……”李泽道的脑袋当机了下,她说,骗人的?开什么玩笑,难道冒牌货又出现了?就跟那时候吴老虎遇到的一样?哪个不长眼的打算抹黑天道基金会?

“我申请了,最后也给我回复了,但是说我没有申请的资格,理由是,我家在凤凰市还有一套五十多平的小房子,得将其卖了,最后还是不够,他们才能提供帮助。”潘晓燕苦涩一笑,“真能卖房子,哪需要他们的帮助呢?那房子是我姥爷留下来的,现在属于我妈跟我舅舅公同拥有,想卖的话也得通过我舅舅一家子同意啊。”

李泽道也跟着苦笑起来了,其实天道基金会的这做法没错的,毕竟能力有限,所以只能优先帮助那些实在走投无路的人,像潘晓燕家这种……也还是有路的啊,虽然那条路很堵。

“所以,那是……最后一步?”

潘晓燕看了李泽道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嗯。”

“所以李同学,其实几百块还是可以解决问题的,够我妈妈维持一小段时间了。”潘晓燕说,“我已经决定要去找我舅去了,商量看能不能把房子卖了,虽然舅妈肯定会跟他大吵一架的,但是为了我妈的病情,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先委屈舅舅了,等我妈病情稳定了,在好好报答他。”

“呼……”说着,她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可能因为发泄一下情绪的缘故,所以她整个人看起来轻松一点了,当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李同学,让你听我唠叨了这么多……那,咱们是不是该出发了?别让那个老板等久了,还有,还是先让麻烦他开点工资,之后我会好好努力的。”

所以,还是没想让自己帮忙,李泽道心里满满的都是无奈啊。

被崇拜惯了追求惯了的李泽道,这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受伤的感觉。

“好。”李泽道说,然后一脚油门下去,已然停靠了一小段时间的车子继续向前行驶。

“谢谢你,李同学。”潘晓燕很是感激的说道。

李泽道心想,你的遭遇我其实也得负点责任啊,还有天道基金会真不是骗子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