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母女/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带潘晓燕回到了停在医院楼下的那车子,只不过潘晓燕身体发软双腿打颤,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所以是李泽道连扶带抱的这才将带到了车里。

李泽道把暖气开大,让车里暖和一点,但是潘晓燕身体仍旧冷冰冰的,颤抖不止,李泽道知道,冷是一回事,更多是的害怕恐慌。

男人的本能让他想把这具颤抖不止的躯体搂抱在怀里,但是……没好意思,也怕吓到她。

“你……保证?”她蜷缩在那里,抬头看着李泽道,然后眼泪一下子又掉下来了。

“我保证。”李泽道看着她很是肯定的说道,“而且我想很快的就会有消息的,最多也就两三个小时。”

李泽道估摸了一下时间,在他开始让人找人的时候,潘素梅虽然已经离开医院一个多小时了,但是给这些人两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去寻找,足够了,基本上调取一下医院大楼以及周围的摄像头,就能知道潘素梅具体的往那个方向离开了。

潘晓燕微微点了点头的,但是眼泪却是更多了,她此时的状态其实是不得不相信,所以哪怕李泽道再三保证了,她心里也还是没底的。

李泽道想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所以他摸出一只香烟叼在嘴里,却是没有点燃,不能让曾经的心目中的女神抽二手烟不是?

然后说道:“潘同学,跟你说一个故事,故事的情节跟你现在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差不多,这是一对十几年来相依为命的父子的故事……父亲很穷很窝囊但是很爱他的儿子,儿子很笨很窝囊,但是也很爱他的老子……”

渐渐的,潘晓燕被李泽道的声音吸引过去了。

当她听到故事中的父亲也得了尿毒症之后,她眼睛一下子睁大了,当她听到儿子为了筹医药费跑到天桥上跪下要钱寻求帮助的时候,眼泪一下子下来了,当她听到儿子回家却是找不到父亲,只有一碗红烧肉,一沓钱以及父亲留下的一张纸条之后,她的眼泪更多了,无声的痛哭起来了。

李泽道看着潘晓燕语气平静,就好像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似的:“潘同学,那个很笨很窝囊的儿子就是我,这是发生在高考前的两个月的事情,那时候我疯了,我崩溃了,但是我却是不敢去寻找,因为怕,我怕见到的一具尸体,再说了,那时候我哪里有能力找到他?好吧,其实就是没有勇气,太窝囊了有没有?”

潘晓燕停止了哭泣,眼神有些发愣的看着平静得有些可怕的李泽道。

“发生这样的事情对我来说就是旧事重演,所以这次我说什么也要找到她,哪怕找到的时候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呃……这话说重了,所以潘晓燕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了,哭出声来,泪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就像外头那已然开始下大的雨似的。

这一哭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迹象,哭得撕心裂肺,哭的歇斯底里,哭的杜鹃啼血,哭的快要断了气,哭得不知道时候搂抱着这具颤抖不止的然后不停的安慰她哄她但是压根就没有什么效果的李泽道也快哭了,直到放在那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了。

李泽道手从她后背上拿开,然后拿起那手机,接通,跟对方说了几句话。

然后拍了拍潘晓燕的后背,有些无奈的说道:“潘同学,别哭了,你妈妈已经找到了,人没事。”

哭声戛然而止。

潘同学抬头,那红肿吵死的眼睛看着李泽道。

“找到了。”李泽道说道,“人没事。”

“……呜呜……”潘同学趴回李泽的怀里,又哭了。

“谢谢……谢谢……”她哭着说道。

……

潘素梅是在燕京郊区的一个显得有些荒凉的小村子跟前的山脚下被找到的,监控录像显示,她离开医院之后,上了一辆公交车,中途换了两辆公交车,最后一辆公交车通往这个小村子。

找到她的时候,她整个人躺在一颗大树后面,已然处于昏睡的状态了,旁边有一个空的药罐子,里头原本装有几颗安眠药的,她全吃了,打算在睡梦中没有痛苦的离开了这个让她留恋但是却又不得不离开的世界。

她不离开,女儿就要被她拖垮了,这想法很伟大,让人动容,但是好像……又很愚蠢。

找到她的那些人中有军人出身的人员,学过急救,很是干脆的用特殊的手法让她把那刚吃下不久还没来得及完全消化的安眠药吐出了一点,然后往最近的医院送。

问题不大,所以李泽道带着潘晓燕从仁和医院赶到这个医院来的时候,她已然清醒过来了。

看到自己女儿的那一瞬间,潘素梅哭了,潘晓燕也哭了,扑了过去,紧搂抱住她在也不愿意放开,害怕她又一次离开了。

李泽道没有跟着进入病房,在外头谢过了这些人,他们离开之后,又打出了几个电话表示感谢,之后静静的病房门口待着。

病房里头的那两个女人怎么也得互相拥抱着哭一会儿,然后在说一会儿话,所以,没那么快的。

想抽烟,被一个推车子路过的小护士瞪了一眼,然后指了指墙壁上贴着的那“禁止吸烟”的标志,李泽道讪笑了下,赶紧将香烟收了起来。

“你可以去楼道那里抽的。”小护士指了指前面说道。

“好的,谢谢。”李泽道微微一笑点头。

……

病房里,母女两人搂抱着哭了一会儿,情绪这才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妈妈,你怎么这么傻呢?你都吓死我了。”潘晓燕心有余悸。

看着女儿这憔悴的面容,红肿的双眼,当妈的怎么可能不心疼不愧疚的?潘素梅自责了一翻说道:“妈妈在也不会,不会了……”

现在想想,自己这干的都是什么傻事啊,自己一走了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了,也没了痛苦,但是女儿得痛苦一辈子吧?这真是为她好还是在害她?一时间,潘素梅的精神恍惚了下。

“妈妈对不起你,让你受惊了。”潘素梅哽咽,眼泪又下来了。

“妈妈,别说了,已经没事了,没事了。”潘晓燕紧搂抱住自己的母亲哽咽着安慰。

“燕燕,那些人是谁啊,你的朋友?”潘素梅问道。当她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出现了四个五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潘素梅小心翼翼的打算跟他们说点啥,他们也不作太多的回应,只很是客气的说你好好休息,什么事情都不用担心,你女儿在赶来的路上。

从她从医院离开,在再次被送到这医院来醒来,也不过三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说,她吃下安眠药之后不久就被找到了。

肯定不是警察啊,毕竟警察的效率可没这么高啊,那么会是谁呢?

还有恍惚间,女儿进来的时候,她身后好像还跟着一个年轻人啊,他是谁?

“我的……同学找来的让帮忙找你的人。”潘晓燕说道。

“同学?你进来的时候跟在你后面的那个年轻人?你……谈男朋友了?”

“啊……不是的,妈。”潘晓燕赶紧慌乱的摆手解释,“他是我初中的同学,那时候坐在我后桌呢,今天下午我在商场门口做兼职的时候偶遇了,之后……有人想欺负我,他帮我出头了,然后就遇到你这事了,他边安慰我边找人找你呢。”

潘素梅看着自己女人的表情,还有她现在说话的这种状态,已然了然于心。

“喜欢上了?”她问。

“啊?”潘晓燕慌乱的摇头,“妈,你别乱说呢,我就是感谢他……而且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还是个外国人呢,很漂亮。”

潘素梅叹了叹气说道:“妈妈不让你这么早找男朋友,主要是怕你阅历不够被骗了,好看的男孩子都喜欢骗人的,就比如你那个死爹,妈当年就是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得团团转,不顾你姥姥姥爷的反对,执意要跟他走……”

“但是,我拖着这副身体,陪伴你不了太久了,如果那个人真的好……其实妈看得出来,你是真的觉得他好……”

她其实对懂不是太多的女儿隐瞒了不少病情,所以,真拖不了太久了,现在想想,临死之前得看到女人有人照料,这才能走得放心啊。

“啊?我没有……你得陪我一辈子呢。”

“你是我生的,你心里在想些什么妈还能不知道?”潘素梅说道,“你让那小伙子进来吧,妈想当面谢谢他。”

潘晓燕犹豫了下:“我跟他真的没啥,你……不瞎说?就只是感谢?”

潘素梅被女儿这种表情给逗乐了:“不瞎说,就是想要好好的谢谢人家。”傻女儿哟,难道你自己都没发现,你已经喜欢上人家了?

迟疑了下又说:“你……不跑了?”

“不跑了,再说了,我跑得了吗?”潘素梅在笑,心里酸楚无比,满满的都是愧疚感,看来自己这次可把女儿给吓坏了。

“嗯,在跑我就……从那跳下去。”潘晓燕指了指那窗户,神色毅然,鼻子又开始酸了,“你糟蹋自己,我也糟蹋。”

“傻女儿,不跑了,不跑了,就是死,妈也要死在你面前。”潘素梅眼泪又一次控制不住,流出来了。

“妈……”

母女两人又再次搂抱在一起痛哭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