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沦陷/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潘晓燕找到李泽道的时候,李泽道正在楼道里抽着烟。

“刚刚见你没在外头,还以为你走了呢。”潘晓燕看着李泽道,低声说道,有些气喘吁吁,可想而知,她是跑着找的。

“潘同学,我很有礼貌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想走也会先跟你打下招呼的啊。”李泽道笑着说道。

这件事情既然管了,那就管到底,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位遭遇跟自己之前的遭遇很是相同的女孩子在受什么委屈了,况且有关他父亲的死的这个黑锅,李泽道必须背着,这样一算,更不能不管了。

而且,李泽道其实也让人把潘素梅住院时的病历发给自己了,他看了下,发现潘素梅的病情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严重多了,不仅仅只是尿毒症晚期那么简单,因为治疗不及时且保守,所以已然产生了一连串并发症状。

李泽道猜测,潘素梅肯定对潘晓燕隐瞒了下病情了,至少往好的方面说,而她自己也明白,治疗是治疗不好了,何必在多花那些钱呢?所以选择了悄然离开找个地方静静的死去。

“所以,美女学霸,让我来照顾你吧,这样你母亲的心也能放宽一点,多活一段时间问题不大的。”李泽道看着她,在心里说道。

潘晓燕愣了下,一个没忍住,乐了:“我才不知道呢……”

然后低头,犹豫了下,抬头看着李泽道,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能开口,她说:“我妈妈想见你……就是想当面跟你说谢谢,可能还会说点……那个啥,反正你别多想了,她可能有点误会了……”

潘晓燕确定母亲不会在偷偷离开了,毕竟自己已经以死要挟了,但是却一点都不敢保证母亲不会跟李泽道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所以心里现在有些乱,但是莫名的,好像又有些期待……期待看到李泽道的……反应?

李泽道笑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指了指她那张脸:“潘同学,你的脸红了。”

“啊……热了。”她有些慌乱的说道,揉了揉自己那滚烫的脸。

这一天,是潘晓燕一直以来的生活中完全异样的一天,她遇到了之前的老同学,但是这个老同学跟印象当中的那个判若两人,你说什么也没办法把他们当作是同一个人,然后经历了很特别的事情,然后……虽然她想否认,但是却还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心动了。

这是她第一次对男孩子产生了这样的感觉,但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啊,而且是个米国女孩呢,而且很漂亮呢,而且他现在太优秀了,自己得用仰望的眼神来面对他,所以……潘同学的心又乱了。

“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学霸,又是女孩子,肯定知道问题的答案。”李泽道说道。

“嗯?你问吧。”潘学霸眼神没太敢跟李泽道相对。

“为什么女人总喜欢干掩耳盗铃的事情呢?”李泽道问,表情如此认真。

“啊……”

“你是不是喜欢我了?”李泽道开玩笑般的问道。

“啊?”潘晓燕低头,摇头,否认说,“没有。”

“不可能,我的魅力这么大的,又在你最苦难的时候及时出现了,你怎么可能不心动呢?”李泽道很臭不要脸的说,然后他靠近。

潘晓燕后退。

然后她发现,自己的后背顶在楼梯口那门上了,退无可退,只不过李泽道还在靠近,潘晓燕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的双手握紧成了小拳头,确没有一拳砸向李泽道那张脸,而是和身体一样,紧贴着墙壁,然后,紧张的闭上眼睛,身体微微颤抖。

她在犹豫要不要推开他,又或者给他一拳头,但是……手偏偏举不起来,又或者是,内心深处的抗拒以至于她的手举不起来?

感觉到李泽道鼻子散发出来热气接触到了自己的鼻尖了,潘晓燕知道他已经靠得很近很近了,然后好像也知道他想做什么了……好霸道哦。

然后,潘晓燕紧张无比的等了一会儿,也许是好几分钟。

然而,想象当中的那种情景压根就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当她终于忍不住张开眼睛的时候,却是发现李泽道正笑呵呵的看着自己。

“我很有礼貌的,所以,女神,我可以亲你吗?”李泽道笑道。

“啊……你……”潘晓燕脸如凝血,然后恼了,用力一把把他推开,捂脸夺门而逃。

“像不像小说里的霸道总裁?”李泽道想了想,臭不要脸的否认,“没我帅也没我有钱啊。”

“潘同学,等我下。”李泽道喊道。

“哦。”魂不守舍的潘晓燕机械般的应一声,止步,等他。然后,她知道自己这基本算是完蛋了,基本已经沦陷了。

两人进入病房里后,李泽道嘴巴很甜的说了一声:“阿姨好,我是李泽道,叫我小李就行了。”然后走到病床跟前,他知道潘素梅想好好的打量一下自己,也知道生病的原因,她的眼睛视力已然受损了,太远了,她看不清的。

“欸,你好……”潘素梅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长相满意,言行举止,满意,加上能那么快就找到自己,比警察还厉害,自然是背景不简单了,所以……满意!

当下她让女儿潘晓燕先出去,她有话想单独跟小李说。

“啊,妈……”

“先出去一下,我有话给小李说。”潘妈妈坚持。

拗不过妈妈的要求,她咬着嘴唇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离开了病房,关上门之后,却是把耳朵贴在门板上,试图听到里头那两人在说些啥,但是,也许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又或许这门隔音效果太好了,又或者自己的耳朵该掏一掏,啥都没听到。

但是,她猜得到妈妈会跟他说些啥,所以双颊开始滚烫。

而一想起方才被他那样调戏,还问说“我很有礼貌的,所以,女神,我可以亲你吗?”这种问题……他不是那种有礼貌的人啊,他也不是那种不知道这个问题答案的人啊,因为他是超级大学霸啊……潘学霸咬牙切齿。

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的门突然间被从里头打开,耳朵还贴在门上但是心思早就不知道飘到哪去的潘晓燕一个猝不及防的,身体猛地病房里头一滚的,然后……滚进了一个男子的怀里。

抬头一看,李泽道正笑嘻嘻的看着她。

“啊……你……”潘晓燕挣脱他的怀抱,然后脸红着有些紧张看着病床上的妈妈。

潘素梅微微一笑说道:“小李,你带燕燕去吃点东西吧,这都晚上了,这孩子怕是饿坏了吧?我倦了,想睡一会儿。”

“好的,阿姨,您好好休息,放宽心,一切有我呢。”李泽道说道。

“阿姨放宽心了,自打犯病以来,阿姨从来都没像现在舒坦过呢。”潘素梅笑着回应,然后看着自己的女儿,嘱咐道,“燕燕,好好听小李的话,别给人家小李添麻烦了。”

“啊……”潘晓燕微微傻眼了下,因为印象当中,妈妈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的。

没等反应过来的,却是发现自己的手已然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拽着,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对方离开了病房。

李泽道另外一只手伸过去轻轻的把门关好,然后继续拉扯着潘晓燕的手,往前电梯口走出,潘晓燕的身体继续不由自主的跟随着他走。

“欸……你……放开我……”潘晓燕的声音很小,小到自己都快听不见了,手也没象征性的挣脱一下。

“太紧张了,所以,忘了。”她帮自己找了借口。

声音太小了,所以,李泽道没听见,或者说,他当作没听见,他说:“我已经跟阿姨说好了,先在这医院调理两天身体,然后带她回凤凰市接受治疗。”

“啊?”潘晓燕的眼睛瞪大。

“天道基金会旗下的那治疗机构,在治疗尿毒症方面,有着绝对的权威,在那里,阿姨可以接受更好的治疗,也有专门的专业人员看护,一切费用基金会掏,到时你也就不用担心了。”李泽道又说。

“啊?”潘晓燕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别啊了。”李泽道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天道基金会才不是骗人的呢,它的创始人叫李泽道,你以为?”

“……”这回,潘晓燕没“啊”了,她整个人已经当机了。

李泽道的手在潘晓燕面前晃了晃,她仍旧没有反应,一副痴傻的状态,当下有些好笑的在她耳旁说道:“潘女神,我可以亲你吗?”

还是处于当机的状态,她整个人傻愣的,就好想魂没了似的。

李泽道干脆一口亲了上去,亲在嘴唇上,如同蜻蜓点水一般,一点就离开。

骤然间被“袭击”,潘晓燕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俏脸一下子红烫:“哎呀……”

她气急败坏的看着李泽道,手忙脚乱的用袖子擦着的嘴唇,她想说,你是已经有女朋友了的人了,她还想说,我的初吻……

但是没等她说的,李泽道很是厚脸皮的砸吧一下嘴,像是在回味刚刚的那个吻似的,说道:“有什么问题边吃饭边说,我饿了。”

“啊?哦……流氓。”潘晓燕咬着嘴唇嘀咕,她知道,她不在是基本沦陷,而是彻底沦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