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奖励/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你啊。”潘晓燕问道。

男子瞬间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声音激动,像是怕别人听不到似的说道:“潘晓燕,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天晚上你光着屁股趴在我身上说的那些甜言蜜语你都忘记了……你不会是张开你的腿把逼献给了哪个大款了所以现在打算一脚把我这个穷小子给踹了吧?”

“啊……你乱说什么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好不好?”对方的话太过难听了,潘晓燕面红耳赤的,也火了。

“潘晓燕,你竟然说我乱说?你竟然说不认识我?”男子的表情一下子狰狞了,身体颤抖,就好像受到多大的侮辱似的,“那天晚上你坐在老子的身上扭动身子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你说会好好的爱我一辈子的,现在怎么了?真张腿傍大款了?就因为我没钱帮你买你喜欢那种最新上市的水果手机?那个大款帮你买了?”

与此同时,已然有一些进进出出的学生以及行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了,也听到了男子那激动异常的声音,当下纷纷的停下了脚步,抱着看热闹的态度,有的还指着潘晓燕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起来了。

“那好像是建筑系的潘晓燕啊,这么清纯的,看不出来竟然是一个婊-子……”

“卧槽,这女人太不要脸了,换做是老子,老子早就一个大耳光子过去了,你妈的,敢给老子戴绿帽子。

“你,你……你别太过分了,乱说什么嘛?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潘晓燕气得都快晕了,眼泪已然在眼眶中打转了。

然后转身就要逃离,逃离这个让她觉得很是可怕的地方。

但是她的手被那个陌生男子一下子拽住了。

“你妈的,*,想走可以,把老子辛苦攒了几个月前送你的那条白金链子还来!不还来你今天就别想走!”陌生男子吼道,表情狰狞。

“你……放手……”

对方很用力,潘晓燕的手臂很痛,但是她无法挣脱,然后,她被拉扯着一个踉跄转过身,男子扬起手,就要一巴掌抽在她的那张脸上。

羞辱一番给两千,打花脸多给五千,所以,男子的这一巴掌着实用足了力道!

但是,就在这时候,他的那只手硬生生的停在半空中了……一只从突然间从旁边抽过来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死死的扣住了他的手腕,然后他在也没办法继续往下抽下去,也没办法抽回去。

对方很是用力,就好像要捏碎他的骨头似的,所以男子觉得很疼,疼得他不得不松开了那抓着潘晓燕的手的那手,试图给对方一拳的让对方好看。

但是,就在这时,“咔嚓!”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男子的手竟然被硬生生的捏断了。

男子的脸猛地一僵硬的,嘴巴一张的,没等发出惨叫声,胯下猛地一震的,然后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没晕过去,但是疼得动不了了,疼得怀疑人生了。

从男子那手被一把掐住在到被掐断,然后胯下被重袭倒地,整个过程也不过短短的几秒钟,在加上男子压根就没来得及惨叫出声的,就已经晕死过去了,所以围观的人群压根就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潘晓燕也还没反应过来,在极度委屈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她的脑子里自然而然出现了李泽道的身影,在那一瞬间她幻想李泽道能够出现帮她解围,就好像昨天下午一样。

然后很是神奇的,李泽道真的出现在她面前了。

“潘同学,我知道我这样很帅啦,但是你这样直勾勾的盯着我看我也会不好意思的。”李泽道笑呵呵的说道。

“啊……你,臭不要脸的。”潘晓燕说道,很是开心。

“他……”她看向了地上趴着的那个男子,多少心有余悸。

“就是个神经病,没事的。”李泽道安慰。

潘晓燕眼睛瞪大:“神经病?”

“让一让,让一让……”

两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子抬着一个担架边喊着边快步的小跑了过来。

“实在抱歉,吓到你们了,这就是一个神经病,偷跑出来了,还好没闯什么大祸……”其中一个白大褂男子边帮忙把已然疼得说不出话来了的男子扔上担架边说道,就好像在向潘晓燕道歉似的,又好像在跟周围那些人解释谢啥。

然后两人麻利的抬起担架,把人抬到路边的一辆救护车里,果然车子上面印有某某精神病医院的标志,上面还有联系电话。

然后车子快速离开。

所以,真的是精神病患者偷跑出来了。

潘学霸眼睛睁大,惊呼:“真的是神经病啊。”

“看不出来呢。”她皱着眉头补充说道,“看起来挺正常的啊。”

李泽道看着她,无语,原来当年的那个在心里就是可望不可即趴着睡觉多呼吸几下从她的后背散发出来香味都会觉得是亵渎然后羞愧一下继续深呼吸的女神竟然也有这么迷糊的时候啊。

周围围观的人羞愧的散去,因为刚刚精神病患者“攻击”这么娇弱清纯的一个女孩子,他们非但没有出手帮忙,反而跟那个神经病站同一条战线上了……他们跟神经病有啥区别?

随着人群散去,停在不远处路边的一辆面包车也被启动,离开。

李泽道看了那远去的面包车一眼,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妈蛋啊,敢对我的女神使坏?玩死你们!

……

“你办完事了……刚好经过?”潘晓燕看着李泽道问道。

李泽道没回答这问题,而是笑呵呵的说道:“潘同学,我又一次帮你解围了,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点奖励?”

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又指了指自己的嘴:“这里也是可以的。”

“奖励?什么奖励?”潘晓燕慌乱低头,声音很轻,忐忑又羞涩。曾经迷恋韩剧迷恋得不行了,所以,这样的桥段,她熟悉着呢。

“潘同学,你装傻的时候真的好傻,傻到别人一眼就能看穿。”

“啊……给就给,不就奖励吗?”有些赌气的嘀咕,然后她抬头,眼睛发亮的看着李泽道的眼睛,两手依然背在身后,脚跟抬了抬,微微侧着脸,小心翼翼地将嘴唇印在了李泽道的唇上。

眼睛闭上了,长睫毛微微颤动,就那么印着,也不动,毕竟她也不会。还因为,她紧张无比,因为这是在校门口,在大街上,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于潘女神来说,这很open!不是她的风格,但是真的突然间很想亲他啊,所以,亲了。

相对于潘晓燕这只菜鸟,李泽道可以算是一只老鸟了,所以当潘晓燕的嘴唇印在他的嘴唇上的时候,李泽道想都没想的直接将她的上嘴唇抿了下。

潘晓燕眼珠子微微瞪大,双手一下子就抓住了李泽道腰两侧的衣服,然后小心翼翼的回应着,终究没有经验啊,一下子就咬了李泽道的嘴唇,然后牙齿浅浅地滑过,然后赶紧分开。

“亲就亲,怎么还咬人了?”李泽道砸吧着嘴笑道。

“我……没经验嘛。”她看着李泽道,尴尬小声却又理所当然的说道,耳根子都红了。

“没事,回去多练习练习就有经验了。”李泽道说道。

“啊,你……又开始臭不要脸了,刚刚都说了,那是奖励……喂,你干么?”见李泽道左顾右盼起来了,潘晓燕有些好奇的问道。

“看还有没有神经病啊,让他在来骚扰你一下,之后我再一次牛逼轰轰的出现了,然后又有奖励了。”李泽道说道。

“啊……不理你了。”潘晓燕羞涩不已,却又哭笑不得的。

李泽道笑笑,帮她把背包摘了下来,自己背着,然后问道:“事情都办理好了?也跟同学舍友什么都告别了?不用参加什么欢送会吧?”

潘晓燕略显尴尬一笑,有些不好意思:“跟舍友的关系不是太好呢。”

李泽道笑笑:“那走吧……明天是你生日对吧?”

“嗯?生日?今天几号啊……好像是啊……你怎么知道?”潘晓燕一愣。之前过生日的时候,妈妈都会帮她过的,母女两人会准备一个小蛋糕,插上几根蜡烛,唱一首生日快乐歌,简单却温馨。

而这回,母亲病重,天都塌了,潘晓燕早就忘记生日这件事了。

李泽道一脸的不好意思:“其实初一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生日是几号了。”

潘晓燕愣了下,然后一个没忍住,乐了。

“臭不要脸的,我才不相信呢。”她说。

“走吧。”李泽道笑道,“回车里练习,积累经验。”

“啊,你……臭不要脸……”

……

之前那停留在校门口的那辆面包车往前行驶了一小段路,然后拐进右边的一小段路之后,这才在路边停了下来。

车里,负责开车的以及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一个男子你看我我看你的,皆一副被吓到了的表情。

“看清了吗?”司机咽了咽口水,心有余悸。

“没,那小子的动作太快太狠辣了,不过小生那手,怕是废了啊,我都看到他的整个手腕恐怖的不规则呃弯曲着在那边挂着了。”副驾驶位置男子表情惊恐,声音有些颤抖。

“还有最后那一脚,小生胯下玩意儿……”司机胯下一凉,就好像那一脚是踹在他的胯下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