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打人的时候最帅/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是学霸啊。”李泽道无奈,纠正她的话,“其实,我打人的时候是最帅的,所以我觉得你真的很幸运,又可以再次目睹我最帅的那一面,一会儿哥哥打人的时候别尖叫啊。“

“啊,你……臭不要理的……我才不会尖叫呢。”

这是被彻底的无视了?所以吴哥他们三人郁闷得脸都在抽搐。

然后吴哥那张脸已然完全冷下来了:“好,很好……臭婊-子,一会儿老子不让你趴下把老子吐出来的这些东西舔干净,老子跟你姓……”

话音刚落,“啪!”一声脆响。

李泽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站在吴哥的面前了,然后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直接把吴哥给扇懵了。

“我也送你一句话,我要是不让你趴下把地上你吐出来的这些舔干净的话,我跟你姓!”李泽道笑呵呵的说道。

“……”

懵了!吴哥跟他的两个手下万全懵了!他们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如此无害的小子竟然突然的出手了,狠狠的扇过来一巴掌,而且把他们说的话送回来了。

潘晓燕的眼睛开始冒泡,她第一次觉得男生打人的时候原来这么帅气……以前她最看不上的就是那些不好好读书成天拽得跟二百五似喜欢打架的男生。

“我尼玛的,你……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吴哥的嘴角渗出血丝,瞪着红色的眼睛骂道。

他算是清醒过来了,脸火辣辣的疼着!他可是军人,来自燕京军区,所以虽然确实喝了不少酒,但是身手还是很强悍的,可没想到竟然被这么一个小白脸……娘们给扇脸了,这……对,自己刚才肯定是没有防备,才被这个家伙偷袭这么一巴掌的。

李泽道微微一笑,只不过笑得如此的冷,当下说道:“我在给你一次机会,趴下,把你吐出来的吃掉,我也就不为难你了……”

尼玛的,还敢威胁?吴哥气坏了,吼道:“废了他!”至于李泽道所说的,他一句都没听进去,他只想狠狠的暴打这个王八蛋一顿,让他知道,有些人他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这吴哥一声吼,他的另外两个同伴瞬间一脸凌厉的,便同时扑了过来,而且两个人配合得极好,一个一拳砸向李泽道的脑门,另外那个一脚踹向李泽道的腿部,与此同时,吴哥也出手了,却是一脚踹向李泽道的下体,显然是想一脚踢死李泽道那千万子孙。

“何必自寻死路呢?”李泽道有些无奈的喃喃自语了句,接着平淡无奇的一拳过去,紧接着又是一脚过去,瞬间砸出去的拳头跟那个砸他脑门的男子的拳头碰在了一起,而甩出去的那腿跟踹向他腿部的男子的腿砰在了一起,于此同时身体微微向左诡异一偏的,然后右手呈爪状探出……

下一秒,“咔嚓!”“咔嚓!”的两声骨头脆裂的闷响响起,接着又是“砰!”“砰!”的两声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杀猪般的哀号声已然响起来了……那两个攻击李泽道的头部以及腿部的男子已然一个手腕折断,一个腿骨折断,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了,一个捂着自己的手腕,一个捂着自己的脚,哀嚎不停。

至于吴哥……他已然被李泽道一把掐住了脖子,然后从地上举了起来。

于是,原本一脸通红的吴哥的脸色迅速变紫,却是一脸惊悚的表情,与此同时,双脚在空中不停的晃动着,就像是一具被挂在树枝上随风而动的尸体似的。

李泽道另外一手作拳,直接一拳过去,砸在了吴哥的那张变紫的脸上,瞬间鲜血从他的鼻子和嘴角流敞出来,热气腾腾的,如春天里刚刚融化了冰块的小溪。

李泽道手一松的,吴哥直接软到在地上,软得就像是面条似的

“你可以趴下去舔了。“李泽道说道。

吴哥很是艰难的抬头:“你……死定了,老子告诉你……你……”

“啪!”李泽道又是一拳下去,砸在他的脸上。

“与此说这些不切实际的废话,不如痛快点,赶紧舔。”砸完之后,他说。

“……我……”

李泽道又是一拳下去,直接把他给打得吐血了,当下吴哥大口的喘着气的,试图说些啥,只不过声音沙哑,所以没办法说出来。

当然了,李泽道也没给他说的机会,像是打上瘾了似的,一拳接着一拳砸向对方那张脸,当然了,仅仅只是稍微用点劲而已,否则这个家伙就不仅仅只是变成红色猪头这么简单,他的脑袋早就已经爆裂了。

毫无疑问的,这一幕很是触目惊心,也很是血腥,很是掺不忍睹,严重的刺激到了饭店里那些放下碗筷跑出来看热闹的客人,也刺激到了经过的路人,更是严重刺激到了站在二楼窗户跟前打算看那小子如此把吃下去的给吐出来的孙俊西,程明以及肖萌。

孙俊西跟程明看着吓得脸色泛白身体有些颤抖,他们都是燕京某所高校大三的学生,两人是同班同学,而且仗着有一个权利不算小的老子,所以在学校里头他们没少欺负人,没少为了女人打人……看上谁的女朋友了,直接把对方的男朋友揍一顿,然后对那个女的展开金钱攻势!

于是通常的结局是,那个男的在挨了一顿揍的同时也被甩了,最后只能哭晕在厕所。

这是孙俊西跟程明很喜欢玩的一个游戏。

当然了,动手之前,两人肯定会先了解下对方的背景,是没有什么背景的软柿子,直接捏,有点小背景的,考虑考虑后果,后果不严重,直接捏,后果严重一点的,不露面,咱们玩阴的。

至于那些得罪不起的,他们会直接夹着尾巴做人。

而这回,动手之前,他们觉得他们了解这对男女的背景了,女的就不用说了,傻白甜的,单亲家庭,家境不算富裕,在争取得到奖学金以及困难补助,身为潘晓燕的舍友,肖萌多少还是知道这些情况的。

至于那个男的……这年头看人自然先看衣服了,穿的是普通的运动服,两三百的那种,没啥了不起的,性格方面,很下贱也很不要脸,帮其免单了很没骨气的接受了甚至还索取更多。

所以孙俊西以及程明看来,这是一个很不要脸的穷小子,既然如此,那就让他把吃下去的给吐出来吧。

所以程明立即给了吴用一个电话,吴用是他父亲手底下的一个兵,孙俊西跟他喝过酒,也让他帮自己出手揍过人。

但是,让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这个穷小子竟然这么能打的,一个照面的竟然就把三个当兵的给打趴下了,甚至,他出手还如此狠辣的,这是要把人往死里打的节奏啊!

孙俊西咽了咽口水,声音发颤的说道:“这……会不会打死人啊?”

程明深呼吸了下,有些色厉内荏:“打死……更好呢。”

确实,如果李泽道把现役军人给打死了,那么他离死也不远了,别说上军事法庭什么的,那些当兵的拉一车过来,一人一口唾沫的就可以淹死你。

但是关键是,吴用为什么会跟平民百姓起冲突?怎么违反纪律喝这么多酒?到时候如果上头调查知道了吴用他们三人是被他程明一个电话叫来打人的,他会不会也着倒霉?

他老子呢,会不会也得遭受处分什么的?

所以,程明越想越是害怕。

“要不,下……下去当作什么都不知道阻止他?”程明问道。

“对对……赶紧下去阻止……等等……我腿软,缓下……”孙俊西揉起自己的大腿来了。

“……”

楼下门口,李泽道还在一拳接着一拳的往吴用的那张脸砸,力道不大,但是足以让他变成熊猫眼,足以把他的鼻子给塔,把他的嘴角给打裂。

“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原本我心情不是太好的,然后你及时出现了,充当了我的沙包,现在心里舒服多了。”李泽道在心里默默的表示感谢的同时又是一拳过去。

所以,吴用已然彻彻底的失去了原来的面目,整张脸就像是酱卤过的猪头似的。

“别……别打了……”吴用软绵绵的趴在地上,很是艰难的从兜里摸出一个绿色的小本本,声音虚弱,“我……我是……”

“砰!”李泽道压根就没去接那本子,更是没让他说完话的,直接又是一拳过去,很是干脆的把他给打得七荤八素,然后手伸了过去,扯住他的衣领,拖到他刚刚吐出来的那堆呕吐物里,扔下去,脚踩了上去,于是那张很是猪头脸跟那呕吐物来了个亲密接触。

“呕……”围观的人很多都受不了了,这太恶心了,纷纷的赶紧捂着鼻子,有的还回过头去。

……呕……”吴用的脑袋被李泽道死死的踩着,半边脸贴在那堆呕吐物上,肚子已然剧烈的翻滚起来了。

与此同时,躺在一旁哀嚎的两个人,皆是一脸的惶恐,他们知道他们今天算是踢到铁板了,身手如此强悍甚至比他们的教官还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所以就算最后这个男的因为殴打现役军人而被逮捕什么的,他们也肯定会被处分的,因为是他们先挑衅先出言不逊的,这点一些围观的人都是可以作证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