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跟踪目的/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头面色黝黑,那张脸满满的都是岁月的痕迹,女孩颇为灵秀,却是双目红肿,显然之前厉害的哭过,头发凌乱披散在脑后,而且,看着李泽道的那眼睛瞪得极大,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浓浓的仇恨。

面对这样的眼神,李泽道自然又是纳闷又是奇怪,就好像自己对这个小妹妹做出了什么禽兽的事情出来一般。

“老大爷,有事?”看着老头那欲言又止的又显得痛苦以及不甘心的表情,李泽道主动开口问道。

“饭店门口,你打人的时候……我看到了。”老头最后说道,声音沙哑,“还鼓掌了。”

“呃……然后呢?”李泽道问道,捧人场了所以追上来要点报酬?

“他们真的是兵?”老头问道。

李泽道看得出来,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好像很重要,所以他点了点头:“是。”

“你真的是……上校?”老头浑浊的眼眸看着李泽道,又问。

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好像更重要了,所以李泽道点了点头,很是肯定的说道:“是。”

刚从拉斯维加斯回来,证件自然是不可能带身上的,身上也没穿迷彩服,佩戴军衔的,但是他的军衔的确是上校,也是华夏特别局的成员,同时还是神龙组织的一员。

当然了,现在神龙组织已然进入了改编的状态了,至于最后变成怎样,李泽道不知道,也没想去多了解。

潘晓燕看了李泽道一眼,心想臭不要脸的又开始骗人了,不过,不能揭穿呢。

“你的那些话我也听到了,你让他们别侮辱了‘军人’这两个字,我听到了。”老头又问,“随口说说的,还是你真是那么想的?”

李泽道有些明白了,当下点头很是肯定的说道:“真是那么想的……所以,老大爷您……受委屈了?有什么委屈你可以跟我说,我会尽我所能去帮你的。”

老头那浑浊的眼睛有些红了,指了指一旁的女孩说道:“她是我的孙女素妍,今年不到十六岁,丫头的爹妈去年翻车就这样走了,我们爷孙俩相依为命,做起丫头爹妈的老本行,靠卖菜为生……”

声音哽咽,紧接着老泪纵横,说不下去了。

“老大爷,你慢慢说,不着急的的。”李泽道安慰。看了那车一眼,上面有泥吧跟烂菜叶。

老头抹了一把老泪继续说道:“我们平时负责给一些饭店送菜,有时候,穿迷彩服的兵也会来收购,早在我儿子跟儿媳妇还在世的时候,他们就过来收菜了,说是燕京军区的,之后他们得知我儿子跟儿媳妇走了,见我们爷孙可怜,有时候还会多给钱……但是……但是……”

“老大爷,先抽根烟吧。”李泽道摸出香烟。

老头抹了一下脸,接过李泽道递过来的香烟,李泽道帮他点燃,老头有些急促,连说不用不用,李泽道很是坚持的帮他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根。

抽两口烟之后,老头的情绪缓和了点,继续说道:“但是一个月前,两个兵去我那里收菜,当时我去送货了,就素妍在,那两个禽兽……他们……把素妍给……糟蹋了啊……”

“哎呀,这都什么事啊?”老头老泪纵横,“他们还留下了一千块钱,素妍哭着跟我说,那两个禽兽说嫖一次够了……”

“……”李泽道脸色猛地剧烈一变的,看向这个名叫素妍的小女孩。

难怪她看着自己的眼神除了仇恨还是仇恨。

潘晓燕更是死死的捂住了自己那张得大大的嘴巴,眼神里有着极为惊恐以及不可思议的神色流露。

女孩猛地在兜里掏出了一小叠钞票,然后狠狠砸在了李泽道的脸上。

李泽道没躲,同时也知道这是那两个禽兽留下的那一千块所谓的嫖-妓的钱。

“呜呜……啊……”小女孩哭了,然后朝李泽道扑了上来,一口朝着他的肩膀咬了下去,然后一阵撕扯踢打,往李泽道身上狂吐口水。

他是军人,他跟欺负他的那两个人一样,所以,女孩把自己的怒气把自己的委屈直接在李泽道身上发泄。

“丫头,你别这样……别啊……他不是坏人,是可以帮咱们的好人啊……”老头哭着试图把她拉开,没成功。

李泽道则不躲不散的,任凭小女孩子把气发泄在他身上,于是他的脸以及脖子那里出现了几道抓痕,肩膀上更是被咬出血了,鲜血都把衣服给染红了。

潘晓燕静静的看着,咬着嘴唇的,眼睛已然红了,心疼李泽道,也心疼这个女孩,跟她比起来,自己好幸运啊,至少……两天的接触下来,臭不要脸的都快把自己宠上天了啊。

最后,小女孩子打累了,哭累了,眼前一黑的,晕倒在李泽道的怀里。

“丫头……你怎么了?丫头……”

“老大爷,她没事,就是累坏了,已经很久没睡好了吧?”

老头老泪众横:“丫头苦啊,天天半夜做噩梦惊醒了,然后哭到天亮,在哭下去,眼睛都瞎咯。”

一旁的潘晓燕听着,跟着抹起眼泪来了。

李泽道点了点头,把小女孩横抱了起来,紧紧搂住这具娇弱的小身体,脸色阴沉得极为可怕,看着老头说道:“老大爷,你去过燕京军区了?”

老头点了点头:“去了,去了,但是……他们说我是污蔑,恶意的抹黑军人,还说在乱说话是要枪毙的……也报警了,但是警察只说他们会调查的让回去等消息,然后就没消息了……”

“老大爷,你放心吧,我不会放过那两个禽兽的,一定还你们一个公道。”李泽道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谢谢……谢谢……”老头泣不成声。

当下李泽道把昏睡过去的素妍小心的放进那皮皮卡车里,与此同时,潘女神已然从车里找来了矿泉水跟纸巾,用矿泉水把纸巾弄湿,想帮李泽道擦拭一下伤口,又怕弄疼他,心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老头则又是尴尬又是手足无措又是感动的,换做一般人,被丫头又抓又咬的,不得气得转就走啊?甚至转身就走都是轻的,会不会直接动手打人呢?

“没事的,想当年我帮我美女同桌挡了一刀,刀子直接把我的整个手掌穿过去了,都没事,这小伤痕算啥。”李泽道帮潘晓燕帮眼泪擦拭掉笑道,这话也算是宽慰老头一下,让他不用那么介意。

“之后,美女同桌感动得不行了以身相许。”李泽道笑呵呵的补充说道。

“啊?”潘晓燕的整个人愣了下,“陈小燕也是你的女人?”

陈小燕,李泽道初中的同桌,号称整个夏柳中学最胖的学生,没有之一,那时候李泽道很是消瘦,就跟竹竿似的,所以两人坐在一起并不是那么拥挤,李泽道占了四分之一的位置,陈小燕占了四分之三。

李泽道的那张脸一下子黑了,有些痛苦的说道:“我说的是高中,不是初中。”

“啊?哦!”

当下李泽道又跟老头聊了几句,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

老头姓金,并非燕京本地人,儿子跟儿媳妇在燕京打拼,贩卖蔬菜为生,起早贪黑的,金老头则负责帮家里的一些活,做饭什么的,尽量不耽误金素妍的学习。

去年夫妻两人起早贩菜的时候,出了意外,车翻身亡。

出了这样的事情对于这一家子的打击自然是致命的,一老一少爷孙两人直到现在还没从那种悲痛之中缓和过来。

为了往后的日子,为了让孙女金素妍未来能有一个好的生活条件,金老头接手了儿子的活,干起了贩菜的生意。

读高一的金素妍极为懂事,课余时间会尽量多帮爷爷干分担一些活。

这一年多来,日子艰苦,悲痛,但是却也平静温馨,而一切在一个月前的那下午被打破,那两个禽兽竟然把十六岁不到的金素妍给糟蹋了,还很是侮辱的扔下一千块钱说这是嫖-妓的钱。

之后,金老头去燕京军区门口哭诉过,报警过,也试图求助新闻媒体,但是谁也不相信这是真的,甚至有媒体的记者直接指着潘老头的鼻子说你是不是想当往疯了?竟然借侮辱军人炒作自己。

金老头跟李泽道说,他之前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网红,炒作什么也不懂,所以怎么可能是炒作呢?更何况,用的还是自己孙女的人格以及尊严。

之后,丫头的情绪不对劲,精神不对劲,也没去上课了,要么发呆要么哭,要么大喊大叫发脾气的,金老头害怕她一个想不开做什么傻事出来,所以这段时间总带着她。

然后,给一个饭店送完菜刚好看到李泽道在那边打人,还说出那样的话,于是李泽道俨然成为了溺水的金老头的那一根稻草,他眼巴巴的开车尾随过来了。

听金老头在那边边抹泪边絮叨的说了整个事情的大概知道之后,李泽道心情极为沉重的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雾,眉头皱了起来了。

一旁,潘晓燕正小心翼翼的把从车里那药箱里找来的创可贴贴在李泽道脖子上的伤口,见李泽道皱起眉头来了,还以为弄疼他了,眼泪自又出来了,然后赶紧往他伤口吹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