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信得过/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看了她一眼打趣:“原来之前那个高高在上从来都不跟我说话的潘学霸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啊,我还以为是高冷的女神呢。”

“啊,你……我本来就很温柔的好不好?”女神边轻轻吹气,说,“再说了,那时候是你不跟我说话,又不是我不跟你说话。”

“我自卑啊,怎么敢主动跟你说话呢?”李泽道说道,“再说了,那时候我主动找你说话,你会理我吗?”

潘女神想了想,点头:“那倒是,肯定不理你。”

“……”

李泽道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雾,心思涌动。

首先,其实金老头自己其实也不太清楚那两个人是不是燕京军区的,只不过之前多次卖菜给燕京军区,所以他才会认为他们是燕京军区的,也就是说,那两个穿迷彩服的兵真不一定就是燕京军区的兵,这真要找,无疑就是大海捞针。

第二,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的,即便禽兽现场留下什么证据了,也早被处理得一干二净了。

第三,那两个兵的来头十有八九不小,而且那时候肯定有人在暗中盯着金老头,并且打了不少招呼,所以无论是警察还是新闻媒体,要么敷衍静等石沉大海,要么干脆说金老头想出名想疯了,抹黑军人炒作自己,小心坐牢!

第四,让两个禽兽付出代价是必须的,更重要的事情是,如何让这个女孩子从那种阴影走出来?总不能一辈子活在阴暗中吧?

“老大爷,你这样,你跟我个地址,我明天下午找你去。”李泽道最后说道。

金老头留下住址,记下李泽道的电话,老泪纵横,再三道谢,这才开着那辆送菜的破皮卡离开。

“走吧,去动物园。”李泽道看着潘晓燕说道。

“啊,还去?你的衣服都是血呢,还有肩膀上的咬痕……赶紧去医院处理一下吧。”潘晓燕着急的说道。

李泽道笑道:“伤口你不是已经帮我处理了吗?至于衣服……一会儿找家店,你下车帮我买一件就行了。”

潘晓燕还是担心他的伤口:“可是……唔……”

李泽道又一次咬住了她的嘴唇。

中途停车,李泽道把钱包扔给潘晓燕,让她下车随便帮他买件衣服。

等潘晓燕买回衣服之后,李泽道把那带血的衣服脱了,露出了那显得健硕的胸口,潘晓燕的眼珠子瞪圆了下,然后赶紧闭上,脸已然红了。

李泽道有些好笑的看着她,调侃道:“潘同学啊,我的身体都被你看光了,你是不是也应该那个……啥?”

“啊,啥……是啥?”潘晓燕眼睛不敢睁开,语气有些慌乱。

“礼尚往来啊。”李泽道说道,“我也想看你的。”

“啊,你……臭不要脸……真……想看?”声若蚊蝇,长长的睫毛在快速的颤抖着,可想而知,此时她有多忐忑羞涩。

“想。”李泽道说道。

“……现……现在?”她问道。

“现在。”李泽道其实是开玩笑的。

但是,她当真了,表情羞涩异常的,鼓起勇气睁开眼睛看着李泽道,然后手开始就要解自己衣服上的扣子,用近乎气声的声音说:“我喜欢你,李泽道……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这感觉就像是圣洁完美的女天使在跟你说:“任凭发落。”

“唔……”

李泽道又一次没忍住堵住了她的小嘴。

……

两人在动物园待了一整个下午,其实半天想逛完燕京动物园基本不可能,即便是走马观花也有点费劲,但是潘晓燕主要是看猴子来了,对于其她动物,她兴趣不是那么大,所以时间倒是挺多的。

至于为什么只对猴子感兴趣,潘晓燕没说,但是李泽道根据她的表情反应来判断,或许跟那个抛弃她们母女的父亲有关。

也许小的时候,他父亲带她去看过猴子或者其她的,李泽道也没细问,毕竟这是让人不愉快的话题。

这期间,李泽道还接到了孙俊东的电话,电话里,孙俊东的声音极为忐忑不安。

他再三向李泽道道歉,表示他父亲让人把他弟弟孙俊西给绑了起来,打得皮开肉绽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肉了,以后保证他不敢在随便欺负人了。

至于程明,他的脚甚至被他父亲程大刚给打断了,那三个倒霉的兵也会被处理的,开除军籍那都是轻的。

还有他弟弟的那个女朋友,并没有处理……李少向来都是怜香惜玉的啊,谁知道李少会不会看上她了?所以不敢处理啊。

他还表示,程大刚想给你电话的,但是不敢,不过程大刚,他父亲以及他都在一起,想请李泽道吃个饭,当面在道歉。

“不用了,我现在有事走不开,我已经忘了那事情了。”李泽道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这个回答自然让孙俊东松了口气,李少这是很满意这样的处理结果,没打算在追究了。

傍晚,两人离开动物园,返回了医院,李泽道办理了一下出院手续,然后带着因为心情不错所以即便重病但是气色也好了不少的潘素梅来到了他跟爱丽丝以及米蒂小姐入住的那酒店,在隔壁帮潘素梅以及潘晓燕开了个房间。

然后李泽道把爱丽丝跟米蒂小姐介绍给了潘晓燕认识。

当看到那两个漂亮高贵火辣热情的外国女人之后,潘晓燕的眼睛瞬间直了,学校里有不少外国女人,但是像这么好看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的。

爱丽丝跟米蒂小姐热情善解人意,而潘晓燕则心思单纯的不会多想,比如她没有自惭形秽的感觉,没有觉得跟她们相比自己太优秀了会不会托李泽道后腿什么的,比如她们身上的衣服好洋气啊我穿的好土啊。

加上爱丽丝跟米蒂小姐的华夏语都不赖,沟通不存在任何的问题,所以彼此之间很快的就打成了一片。

李泽道则跑去跟皮特老师以及沙伯特.贝克汉打了个招呼,让他们明天先去凤凰市,他还得在燕京待几天,当然了,凤凰市那边也都已经打好招呼做出一些安排了。

一下飞机,潘素梅就会被天道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接走,开始接受治疗,苏珊她们也会帮潘晓燕办理一些入学手续,熟悉一下校园环境。

幽月别墅旁边的那套别墅也被现在财大气粗的任天堂从户主的手里买下来了,户主早就装修完毕,所以并不需要有太多的改动,到时皮特老师跟沙伯特.贝克汉姆可以先住在那里。

至于新加入的米蒂小姐以及潘晓燕的房间,李泽道知道,李梦辰何小雨她们会准备好的,比如那原本属于南极的房间,可以清理一下了。

其实昨晚,李泽道跟李梦辰她们通话的时候,跟她们说,南极在也回不来了,她房间里的东西可以清掉了。

然后传来了苏珊的低沉的声音:“李同学,就等你这话呢,早就想清了。”

她们都已经知道南极的事情了,知道南极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李泽道的,所以有不小的情绪是肯定的,特别是苏珊,她跟南极的感情最好,所以完全接受不了南极的背叛。

但是想想,那又不能算是背叛,南极压根就没有喜欢过李泽道,她的靠近带有极为强烈的目的性,并不包含喜欢。

“清吧。”李泽道说。

于是,南极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苏珊让人清走扔掉,甚至,连墙壁都重新粉刷了一遍……她在别墅里生活过的所有痕迹就这样完全被清理掉了。

……

第二天,把爱丽丝她们送上飞往凤凰市的飞机之后,李泽道接到了金老头的电话。

电话里,金老头明显松了口气说道:“李先生,你……会过来吃午饭吗?我让丫头多做点菜,比不上那大饭店的山珍海味,不过天然,味道鲜,丫头做饭很好吃的。”

李泽道知道金老头松口气的原因,他害怕好不容易抓住的这么一根救命稻草又沉了,自己肯接他电话,就证明自己真想插手这事,于是他稍微放心一点了。

“那就打扰了,我大概两个小时左右能到。”李泽道说道。

“好的,好的,不着急的,你先忙完你的事情。”金老头语气有些激动的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金老头回头看着在那边眼神呆滞的发呆的金素妍说道:“快,丫头,李先生午饭前就过来了,咱们准备点新鲜的菜,我这就去把那只老母鸡给杀了……”

金素妍看了爷爷一眼,那显得有些呆滞空洞苍白的眼神多出了一丝色彩,没说啥,站起身来,离开这个破旧毫无生气的小屋。

这是位于燕京郊区的一个小村落,这有些年代的房屋是金老汉的儿子跟儿媳妇向村民租的,租期是三年,还有半年就到期了,至于到期了之后还租不租住哪里,金老汉以前想过,现在没想,现在他只想帮丫头讨回公道。

金素妍挑菜洗菜切菜,金老头杀鸡。

“爷爷,他……信得过吗?”金素妍抬头问道。

“丫头,信得过的,信得过的,爷爷看了大半辈子人了,是不是在敷衍咱们,心里还是有个准的。”金老头回答道,心里酸涩,眼睛又红了。

金素妍低头继续切菜,眼神里的色彩更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