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丑化自己/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李泽道走进这个看起来毫无生气的小院落的时候,金老头跟金素妍早就在那边等着他了。

在看到李泽道时候,金老头赶紧迎了过去,又是热情,又是拘谨又是感激的,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想跟李泽道握一下手,但是觉得自己手脏,没好意思,或者说,没敢,怕吓着人家。

“李先生,你过来……条件简陋,你别介意……先吃饭……”

金素妍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把脑袋低了下来,闷不吭声,当然了,眼神也没在昨天见到的那样,满满的都是仇恨。

李泽道笑笑点头:“嗯,先吃饭,我可是闻到饭菜的香味了。”

金老头笑了下,金素妍又抬头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转身朝屋里走去。

“李先生,进屋,进屋……”金老头说。

狭小的空间,一张破旧的桌子摆在那里,四周是几张木头椅子,地面不平,所以桌脚下还垫着小石块。

桌面上是四菜一汤,还有一小锅米饭,饭菜都还冒着热气,可想而知,他们是估摸着李泽道快到了才盛上桌的。

这一幕对李泽道来说很是熟悉,之前他跟李大海住的大概就是这样的地方,甚至比这地方还差。

免不了的,往事重现,一时间,有些出神。

金老头见他打量着屋子有些发呆的,还以为屋子的环境差味道也不好闻他嫌弃了,已然有些尴尬。

当下,李泽道在金老头那显得很是复杂的眼神中略显小心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由不得不小心啊,李泽道害怕把这椅子给坐跨了。

等他坐下之后,金老头跟始终低着头的金素妍这才坐了下来。

“李先生……筷子跟碗用开水烫过了。”金老头眼巴巴的看着李泽道小声说道。

李泽道笑笑点了点头,心想老鼠药都能当饭吃,这种所谓的不干不净算什么,却也知道他要是不吃的话,这爷孙俩也不会动筷子的,于是拿起筷子,夹起炒的黄瓜片,放进了嘴里。

金老头眼巴巴的看着,金素妍也抬头看了李泽道一眼。

“真好吃。”李泽道由衷的说道,看向金素妍,后者已然把脑袋给低了下来了。

“欸……”金老头脸上的笑容多了点,“丫头做饭,很好吃的……你多吃点。”

“好。”李泽道说道。

接下来,李泽道几乎是用“狼吞虎咽”吃完这顿午饭的,很没客气的消灭了大半的菜,也很接地气,这让金老头心里暖暖的,酸酸的,莫名的就想哭。

这么长时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在意他们的感受,没嫌弃他们了,用心的照顾他们那一丁点可怜巴巴的自尊心。

这段时间,走到哪里,那些人不都各个眼高于顶的,眼里的厌恶跟不屑都不加以掩饰一下。

与此同时,金素妍抬头的频率也高了,这个之前压抑到极点,生活中除了黑暗没有阳光的女孩子此时眼神里的色彩正一点一点的丰富起来了。

用完午饭之后,金素妍低头收拾着桌子,李泽道则拉着金老头在一旁说话。

“李先生,还要去军区?”金老头疑惑。

他还以为李泽道这是过来再次了解下事情,然后开始打电话抓人,他可是上校啊,军衔吓死人了啊,要抓到两个兵那不是几个电话的事情?

“去,你在去军区的门口闹一次,就说要见领导,讨回公道,见不到领导就不走,天天来,撒泼打滚的,总之闹越大越好。”李泽道没办法跟金老头解释太多,说道,“当然了,我会跟你去的,我就扮演……你的侄子好了,所以你看有没有旧衣服什么的,帮我找来一套,我换上。”

李泽道其实是想看看某些人的反应的,军区门口的守卫自然是不可能让金老头在那边闹的,但是也不会动粗,基本上会好言相劝,但是之后如果有人试图威胁动作什么的,那么就证明那人跟金素妍这事情有关系,便可以以他为突破口,把那两个人给揪出来。

金老头有些尴尬:“这……”

李泽道当然明白金老头为什么尴尬,无非就是他的衣服脏有味道什么的,当下说道:“老大爷,赶紧去吧,时间不早了,咱们得赶紧去军区。”

金老头尴尬的点了点头,找衣服去了。

李泽道则手在地上摸了摸,沾了自己一手土灰的,然后在自己那早上才洗过爱丽丝还帮精心打理了下的头发乱抓起来了,于是很是干脆的,发型自然乱掉了,还粘上了那灰,一时间直接变成了一个鸟窝。

灰好像不够多,头发好像还是太干净了,所以李泽道继续手在地上乱摸了下,继续“折腾”头发,折腾完头发之后,折腾他那张白皙帅气的脸,在上面涂上了泥土灰尘什么的,尽量丑化自己。

金素妍看到他这样的举动,在看看他的这改变,傻愣了下。

李泽道看着她咧嘴一笑的,露出了一整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金素妍把脑袋低了下来,很明显的,她的神色微微慌乱了下。

金老头找来了衣服:“李先生,你看这衣服……呃……”

看着才几分钟不见就好像从泥土里爬出来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的李泽道,金老头微微愣了下,然后心里已然满满的都是感动了,多好看的娃啊,为了帮他们把自己丑化成这样,真是难为他了。

金老头当然知道李泽道为什么要这样,他可是上校啊,多少兵认识他的,这是怕被认出来。

李泽道笑笑,接过金老头找来的土气劣质的发黄的衬衫换上,对着镜子那么以照的,俨然就是一个穷乡僻馕的小子,哦,鞋子好像露出破绽了,于是,李泽道又开始折腾起自己的鞋来了。

一旁的金老头见李泽道竟然把那鞋子踩脏划破,有些心疼,多好的鞋啊,就这么毁了,当然了,他可没好意思说我去帮你找一双鞋来这种话。

约莫二十分钟之后,破旧的皮卡车晃动着向前行驶,缓缓离开了这个小村落,然后朝着军区方向行驶过去。

开车的自然是金老头,李泽道发现他开车技术其实不是太好,一看不是老司机,不用问都知道,他这是在儿子以及儿媳妇发生意外,才去学的车,加上岁数摆在那里了,反应自然没有那么灵敏。

金素妍也跟着,坐在副驾驶位置,表情显得有些空洞的看着外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把她留在家里,金老头怕她想不开做出什么啥事出来,再者,上回就是因为他没在,丫头才受到那样的欺负的,所以现在金老头说什么也不愿意孙女脱离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李泽道知道,金素妍不会那么做,至少现在不会,因为,她看到希望了,而自己就是她的希望。

李泽道还知道,如果自己没能让那两个禽兽付出惨痛的代价,那么就等于在这个女孩子那颗本来就伤痕累累的心又划了几刀子,在然后,她一定会走极端的。

坐在后座的李泽道有一句没一句的跟金老头聊着,主要是交代一些事情,比如,千万别叫他李先生,叫……小李子?不行不行,李泽道觉得自己是带把的,怎么可以叫这样的名字?最后,他让金老头就叫自己娃子好了。

金老头试叫了两边,顺口了,也牢牢记住李泽道另外一些话,事关他孙女的人格尊严公道,他不敢大意。

正如预料中的那样,这辆破旧的皮卡车压根就抵达不了军区的那门口那里,就被守卫给拦了起来了。

上回,金老头也是到这里被拦下来的,在也过不去了。

“老大爷,前方就是军事重地了,不能过去了,请回头绕路走。”负责守卫的荷枪实弹的兵朝金老头敬了个礼还是挺客气的,在他看来,这老头这是没看到前方那标有“军事重地,禁止通行”的指示牌了,走错路了。

这种事情时有发生,这些守卫也是见怪不贵了。

金老头推开车门下了车,李泽道也下了,金素妍则留在车上。

“同志……我找你们领导,我想找你们军长,司令……”金老头有些激动的说道,“所以求你们了,让我过去,或者你们帮我把司令,军长叫出来都行……”

“对,把你们的长官叫出来,或者让我们进去找。”李泽道附和,甚至他的表现比金老头还激动的,指手划脚起来了,整个就像是个二百五似的。

“……”两个守卫面面相觑了下,皆有些发懵,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奇葩这么让他们想笑的话的。

还司令军长?拜托,他们长啥样连我们都没见过好不好?

“老大爷,我有点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回去吧,在这里闹事不好。”一个兵说。

“有……什么不好的?啊……不好?有什么不好?”金老头看着这两人,带着哽咽,突然间掏胸顿足道,“你们当兵的闯进我的家里把我的孙女给糟蹋了就好?啊,还留下一千块钱说是嫖-妓的钱?啊,有你们这么糟蹋人的吗?你们对得起你们身上这身军装吗……我……你们不给我,不给我孙女一个交代,不狠狠的处罚那两个牲口,我……我跟你们拼了,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