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闹事/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老头踉跄着就要扑过去,李泽道赶紧从后面拽住他,骂骂还行,真动手打他们的话,他们说不定的就要反击了。

当然,金老头说的这些话其实不是李泽道之前在车上教的,至于这样的情绪,更不是他能教的……这是金老头自己的真实心情宣泄。

这一个多月来,他屈辱啊,无助啊,若不是害怕自己这走了孙女也得跟着走,他真的打算直接开车闯入这军事管理区,把事情无限的闹大,最好惊动上面,让所有人都知道,知道军队里出现了那么两个禽兽。

两个守卫面面相觑了下,然后一番简短的眼神交流,他们已然想起来来一件事了,约莫二十来天以前,那时候不是他们俩负责守卫,那天也有一个老头过来闹了,说他的孙女被两个兵给糟蹋了,要见司令员军长什么的,当然,这件事情倒连长那里就被压下去了,只说那个老头的脑子有点问题。

不会就是眼前这老头吧?

“娃子,你别拉我,这都一个月了,一个月了,没人站出来帮咱们说一句话,丫头她苦啊,她每天以泪洗面,我晚上都不敢合眼啊,我真害怕我一合眼的丫头就找根绳子把自己的给吊了……”金老头继续捶胸顿足。

“老大爷,这里没有你要找你的人,你还是回去吧。”其中一个守卫说道。

“你……你们这是官官……不是,是兵兵相互,那两个禽兽一定在里头的,一定在的。”李泽道边拉着金老头,边跟对方怼上了,“只要你让我们见了你们的司令,让他把里面所有的兵都集合起来,让我妹子去认,一定可以认出那两个畜生来的,你们敢吗?敢让我们进去吧?敢把你们的司令找来吗?”

“同志,请不要在这里闹事,更不要恶意诽谤,否则我们有权利对你们采取措施的。”其中一个守卫表情有些发冷的说道。

“老大爷,回去吧,你这样我们也为难,在闹下去,真的会采取措施的,只怕伤到你们。”另外一个守卫说道。

“怎……怎们?你们还打算……杀人啦,啊?”李泽道边拉着金老头往后退,边有些色厉内荏的叫嚣道,“我跟你们说,我们会天天来的,还会在前面的路口拉横幅堵着,堵住进来的出去的那些军车,我就不相信堵不到你们的司令!我还要去找媒体,曝光你们,去大街上拉横幅让大伙都知道,知道你们当兵的强闯民宅糟蹋我妹子,却不想交出凶手,还打算杀人……”

“你妈的,信不信老子把你这张嘴给撕了?”其中一个就要上前揍人,另外一个赶紧拉扯住他。

“你……你们等着,我们还会来的,不交出那两个禽兽,我们天天来,甚至还会带更多的人来。”李泽道叫嚣道,然后拉开车门把金老头扶了上去,自己也跳了上去,开车离开。

看着那远处的破旧的皮卡,其中守卫说道:“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向连长汇报一下呗,让他头疼去,总不能明天他们再次来的时候暴揍他们一顿甚至给他们一梭子子弹吧?”另外一个守卫说。

“你说……这不会是真的吧?”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

位于军区里头某栋宿舍楼里,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半躺在那铁床上,嘴里叼着烟,眯着眼睛哼唱着个歌曲,更个人看起来很是浮夸,没有半点军人的风范,反而像个二痞子。

宿舍的门被推开,一个男子出现在那里,他表情严肃的看着床上躺着的那个男子,大声喊道:“余凡东,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在宿舍里抽烟是严重的违纪行为?”

“滚!”余凡东斜着眼睛笑骂道,“连咱们高连长都管不到老子头上来,你朱沧海算个屁啊!”

朱沧海嘿嘿一笑的,大步的走了过去,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朝余凡东摆了摆手。

余凡东拿起一旁的香烟跟打火机,扔了过去。

“行啊,军队特供烟啊,有个当师长的老子就是不一样啊,就跟山西土财主似的。从你老子那里偷的?你就不怕回头他打死你?”朱沧海嘿嘿笑着,美美的点燃了一根,吐出了一口烟雾之后看着余凡东压低着声音说道,“东子,那个老头又来了。”

余凡东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了:“那个卖菜的?”

“还能有谁?刚刚高连长跟我说的。”朱沧海说,“那个老头的什么土包子侄子什么的还放话了,他们会在路上拉横幅拦截军车的,说总能拦截到司令员,还说天天过来闹,甚至找媒体曝光,什么上街拉横幅……高成的意思是,咱们在不处理干净的话,只怕要被捅出去了。”

“他妈的,那个老混蛋,这都沉寂了十多天了本来以为他这是认命了,怎么又突然间蹦达起来呢?”余凡东脸色难看的骂道,“不就睡了那个土包子吗?妈的,老子又不是没给钱?就那种货色他还想要多少钱?”

“东子,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想办法出来吧,趁现在主动权还在咱们手上,趁他们还没彻底的闹起来。”烟雾缭绕下,朱沧海的那张脸有些阴狠。

“你老子可是副市长,玩起阴谋来,你比我在行,你说怎么做?”余凡东反问。

朱沧海阴狠笑笑,声音有些飘渺:“刚刚进来之前我已经打几个电话了,会有人盯着他们的,今晚请假出去happ下?咱们……杀杀人,草-草-女人?”

“好啊……等等,你个混蛋你什么时候请过假了?”

……

破旧的皮卡车向前行驶没多久,李泽道就发现车屁股后面鬼鬼祟祟的跟着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当下嘴角已然浮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了,方才自己跟金老头这么一闹的,对方已然忍不住想出手了。

“娃……李先生,咱们现在该如何做?去大街上拉横幅?还是去联系那些记者?”金老头问道。他当然不知道,他们已经被跟踪了。

“直接回去就行了。”李泽道说道。

金老头点头,没多问。现在李泽道已然成为他的主心骨了,李泽道说什么就什么。

李泽道目光落在副驾驶的始终保持沉默的金素妍身上。

素妍这个名字倒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加上“金”这个姓氏之后,金素妍金素妍的,就多了一种韩剧的味道了,确实跟韩国的女人的名字有点相识,或许是巧合,又或许她母亲喜欢看韩剧,所以直接取了这个名字。

营养跟不太上加上遭受了两场大变的缘故,所以她看起来是如此面黄肌瘦的,憔悴不堪,最让人心疼的是她的眼神,空洞,甚至不是偶尔动几下,你都会觉得这是不是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

李泽道微微叹了口气,知道要不想办法解开女孩的心结,恐怕女孩这一辈子心里都会留下阴影。而且她的年纪还小,这样会让她对社会失去信任,对她的成长危害很大。

“素妍,我能跟你说几句话吗?”李泽道开口说道。

金素妍听到声音,脑袋没抬起来,也没点头。

一旁开车的金老头提醒:“丫头,李先生跟你说话呢……”

金素妍这才抬起头来,微微回了一下头,看了李泽道一眼,点了点头。

“追星吗?”李泽道问。

金素妍好一会儿菜给出了反应,轻轻的点了点头。

“喜欢周小璐?”李泽道问道。在金老头家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了那个小屋里的墙壁上贴有周小璐的一张海报。

金素妍又点了点头。

一旁的金老头有些心酸的说道:“李先生,你不知道啊,丫头以前不是这样子的,活泼开朗,蹦蹦跳跳的,可喜欢唱歌了,而且还唱得特别好,她上初中的时候,她还在校庆的时候上台唱歌呢,我那时候去了,可好听了……可惜了,我那短命的儿子走了之后,丫头一天比一天沉默,现在又发生了这档事,唉……”

李泽道点了点头,看着金素妍问道:“能……唱一首吗?我想听听。”

金素妍愣了下,轻轻摇了下头,然后回过头去,低着脑袋。

“等……那个的,我唱给你听。”她说。

李泽道明白她的意思,等那禽兽受到应有的惩罚的,我唱歌你听!笑笑说道:“那就这样说定了……其实我认识周小璐呢,到时带你见她去。”

金素妍抬头,回头,眼睛微微睁大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又回过头去,这回没在开口说啥。

“李先生……”金老头回头看了李泽道一眼,声音哽咽的,所有的感激尽在不言中。

一个多小时后,皮卡车回到了那小村中的小屋里,很快的天已然渐渐的黑暗了下来了,金老头打开了屋里那盏暗黄的白炽灯,帮李泽道打来了一盆水,找来了一条干净的毛巾,让他清洗一下那脏兮兮的手以及脸。

李泽道也之前金老头帮找来的那衣服,穿回了自己的衣服,就是鞋子被自己折腾得不成鞋样了,李泽道也在意,继续穿着。

而金素妍则在沉默中摘菜,洗好切好烧起菜来了,可能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的动作变得轻盈一点了,而不像之前那样,是那么的沉重不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