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愤怒的李泽道/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七爷这才注意到何老三旁边还站着这么一个陌生的小子呢,当下脸色一沉的,盯着何老三骂道:“何老三,你妈的,你搞什么鬼?这小子谁啊?不是让你去把人带回来吗?”

朱沧海跟余凡东的互相看了一眼,眉头皱了皱,他们发现,这个对他们来说显得陌生的小子看着他们的那种眼神很是不善啊。

何老三想哭,心想这不带来了吗?

“行了,谢谢你带我到这来,见到大名鼎鼎的七爷,现在你可以躺下了。”李泽道看着何老三感激的说道,然后猛地一脚过去。

“砰!”一声闷响的,何老三捂着肚子缓缓跪倒在地上,在也爬不起来了。

“啊……”那三个女子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退到了角落去,小脸都有些煞白。

七爷的脸色则一下子就阴沉如水了,那显得很是凶狠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是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李泽道早就死了好几次了。

“兄弟,哪一路的?”他问道。七爷并没有把事情想得太复杂,只当他是哪个势力派来的。

燕京地下世界错综复杂,七爷霸占着朝阳区这一亩三分地,自然让不少势力眼红,所以上门找事在所难免,再说了,他也时不时的就让人去其他人的地盘找点事。

“哦,我就是你们刚刚口中所说的那个跟金老头在一起的愣头青。”李泽道微微的扭了扭脖子,语气阴森的说道,“听说,七爷决定让我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七爷的脸色瞬间一变。

朱沧海跟余凡东也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蹦跳起来了。

七爷原本是让何老三他们把这三人打晕带回来的,现在确实把其中那个愣头青带来了,但是……情况很不对劲啊!

不是应该是被拖回来的吗?怎么好像是他威胁何老三让何老三带他过来的?还当着他们的面一脚把何老三给踹了,另外除了何老三外其他人呢?

“你还说哦,要准备什么酒瓶子,什么辣椒的?”李泽道目光落在余凡东身上,语气里弥漫着极为浓郁的杀气。

一个花季少女都已经被你们这两个禽兽给毁了,现在竟然还打算用如此残忍如此变态的方式去折磨她,这让李泽道愤怒异常。

“你到底是谁?”余凡东问道,说他是出现在军区门口的那个灰头土脸的二愣子,余凡东说什么也不肯相信。

“不是已经说了吗?我就是那个你们想让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二愣子。”李泽道说道。

“不管你是谁,胆子不小啊,竟然跑到七爷这来闹事。”朱沧海冷冷一笑说道,“你知道这里有七爷多少手下吗?你觉得你走得出去?”

“你们应该关心的是,你们能不能从这里走出去。”李泽道笑呵呵的说道。

“杨虎……”七爷喊道。

李泽道掏了掏耳朵:“别喊了,外头守着的那十个人都已经趴下了。”

七爷脸色剧烈变了下,要知道外头守着的那以杨虎为首的十个人,那是他最能打的十个手下,平时负责他的安全,没想到竟然全部被干趴下了,最让人觉得恐怖的是,他们竟然没有听到任何的异响,即便这里的音乐声大,至少也有一个人进来示警一下啊,但是没有。

所以,唯一的可能是,他们压根就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的,就被打趴下了。

朱沧海跟余凡东也有些紧张了,甚至朱沧海已然悄悄的把手机摸了出来,打算叫人。

“把手机放下吧。”李泽道看着朱沧海说道,“虽然我不怕你们人多,但是却也不想麻烦……哦,别问我凭什么让你把手机放下,你知道的。”

朱沧海确实知道,知道对方凭什么让自己放下手机,凭的是他手里的枪,他竟然有枪!枪口还对准着他,所以,他不敢乱来了,把手机扔在桌面上,额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虽然他在军区混日子,但是对方手里那枪是真的还假的,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七爷跟余凡东脸色也瞬间变得煞白无比,对方这么能打手段这么凌厉的把门口的那写保镖都打趴了,他们想不到,他们更是想不到的是,对方手里竟然还有枪!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们猜,这是真枪还是假枪?”李泽道问道,枪口已然从朱沧海身上移开,对准余凡东。

朱沧海莫名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余凡东的心猛地一颤的,虽然他们不认为这小子真敢开枪,毕竟这里可是华夏啊,真动枪了的话性质就完全变了,但是万一呢?万一枪一个不小心走火了呢?

当下余凡东咽了咽口水没有回答,朱沧海跟七爷也默不作声,或者说,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另外他们也需要一点时间来好好想想如何才能脱身。

“砰!”枪响,桌面上那瓶价格不菲的红酒瞬间炸裂,里头那猩红色的酒四溅,就好像鲜血喷出似的。

朱沧海,余凡东跟七爷皆腿一软的,差点就这样跪坐在地上了。

而缩到角落里的那三个女人的表现更是不堪,“啊啊……”的尖叫起来了,就好像被非礼了似的。

“闭嘴,然后转过身子闭上眼睛,堵住你们的耳朵。”李泽道扫了那三个女人一眼,冷冷的说道。

三个女人吓了一跳的,赶紧闭嘴,然后转过身体,紧闭眼睛,双手死死的堵住了自己的耳朵,只是身体不听使唤的,在那边轻轻的颤抖着。

“所以,你们也看到了,是真枪,子弹打在你们身上,说不定会死人的。”李泽道眼神一一的在这三个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余凡东身上,“你说呢?”

相对来说,李泽道最恨的是这个家伙,因为他刚刚说的那些话,让李泽道心里的暴戾之气沸腾,他实在没想到一个人可以禽兽到这种地步。

余凡东咽了咽口水:“我们错了,也认栽,开条件吧。”

“你说什么?”李泽道笑着问道。

“我们会很诚恳的道歉……这件事情……过去吧。”余凡东声音嘶哑颤抖,因为,害怕了,“我们不会在去找那爷孙的麻烦了,甚至,我们还会给他们一大笔钱,数字随你们写也可以,甚至你还需要什么补偿,你可以提出来。”

“你觉得我傻不傻?”李泽道看着余凡东问道。

“……”这个问题余凡东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傻,对方一激动的枪走火了那怎么办?说不傻,那不就证明自己刚刚说的那些都是废话,谁信谁傻逼?

“为什么要如此禽兽的糟蹋那个女孩子呢?或什么要给这个已经活得很是沉重的家庭几乎致命的一击呢?为什么连最基本的公民权利也被你们也将其剥夺,甚至,还打算致他们于死地,让他们活不见人死不尸,另外还玩什么辣椒啤酒瓶的?”李泽道近乎是在咆哮,“而现在,你竟然还说出那样的话,不找那爷孙的麻烦了……你他妈的给恩惠啊,你不找他们麻烦你他们还得对你感恩戴德是吧?赔钱?这他妈的是钱的问题吗?是吗?”

“砰!”枪响!三人的神经猛地一紧绷的。

余凡东脸色一煞白,身体一晃动的,直接瘫倒在地上,他的右大腿膝盖那里已然多出了一个血淋淋的枪眼了。

“啊……”他死死的捂着膝盖惨叫哀嚎,那张脸已然痛苦而煞白扭曲起来了。

朱沧海跟七爷同样面色煞白无比,身体也在抽搐,如同筛糠一般。

一开始,对方虽然亮出手枪了,但是他们并不认为对方敢开枪,但是现在……他这是打算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李泽道枪口对准朱沧海。

后者面若死灰的,腿一抖的,直接跪下:“别……开枪我会去投案自首的,接受法律最严厉的制裁,给那个无辜的女孩子一个交代的……另外还有什么要求,请尽管提,只要我做得到的,我都会努力去做……”

“有一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李泽道说道,“道德的底线是法律,而法律的底线……呵呵,我的意思是,你肯定有一个很不错的爹吧?你觉得你投案自首后法律能对你们进行最严厉的制裁吗?你觉得你老子不会插手吗?”

“砰!”

李泽道的话音刚落,朱沧海很是干脆的惨叫出声,跟余凡东一样,他的右膝盖那里多出了一个枪眼,血流汩汩,看起来惨不忍睹。

然后,李泽道把枪口对准七爷。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七爷深呼吸,但是声音仍旧颤抖:“我……不想死。”在他看来,既然对方敢开枪的,那就证明他真的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也就是说,包厢里的这些人,没有一个能走出去。

“由不得你。”李泽道冷冷的说道,“不过,鉴于你不是主犯,我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按照我说的做,做好了,我不为难你,不过其他人为难你,就不关我什么事了。”

七爷又一次深呼吸:“请说。”

“按照我说的做,首先,先用你全身所有力气,把地上那两个牲口狠狠的暴揍一顿。”李泽道说道

“……好。”七爷点头,挽起了袖子。

“杨七,你……敢?”余凡东咬牙其次。

七爷很是干脆的一脚下去,揣在了他那枪眼上。

“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