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视频/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分钟之后,七爷气喘吁吁的,而地上的余凡东以及朱沧海已然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了,甚至,七爷为了省点力气的,还拿起桌面上的酒瓶子朝他们脑袋上直接招呼下去,总之在不出人命的情况下,怎么狠怎么来。

“可以了。”李泽道说道。

七爷又狠狠的在余凡东的那张脸上踩了一脚,这才起身,深呼吸着看着李泽道。

“第二件事情,让你的小弟送两根钉子过来。”李泽道说道。

“钉子?”七爷一愣。

“钉子,水泥钉,越长越好!”李泽道看着地上躺着的余凡东以及朱沧海,笑得有些诡异的说道,“当然了,让你小弟送钉子过来之前,先麻烦你把外头躺着的那几个家伙搬进来,你知道的,我不喜欢麻烦的。”

……

某个知名的视频网站被黑了,里头原有的那些视频资源统统打不开了,除了一个标题为《朱沧海vs余凡东》的视频。

而且,这个视频的内容很污,很劲爆,却也血腥,很没人性。

视频拍摄地点应该在某个包厢里才对,两个男子双手挨在一起,双手都被绑在身后,人坐在地上,嘴巴上则被贴着交代,眼睛红肿的,一看就受过重击,难以视物,那一丝不挂的身上布满了各种干涸的血丝,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肉。

当然了,这还不是最残忍的,最残忍的是,他们的胯下,一枚小指粗细的水泥钉竟然穿过他们的子孙袋,将他们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于是,整个网络瞬间劲爆起来了,大伙看到之后都感觉到震惊跟不可思议,都在视频下面纷纷留言的,有的说太血腥太没人性了,有的则说这两个家伙肯定把哪个黑客的老婆给睡了才遭遇此种报复否则这个视频网站被黑了怎么说?还有的说这个余凡东我认识啊,他老子可是燕京市的副市长,这个朱沧海他老子是师长……

总之,朱沧海跟余凡东这两人的身份一下子就扒出来了。

……

这件事情当然是李泽道让七爷干的,既然你们管不住自己的下体,那我就帮你们钉紧好了。

而七爷干完之后,李泽道简单的拍摄了这么一段视屏,大半夜的把影子叫起来,把视频发给她,让她黑掉一个视频网站往上传。

大半夜被叫起来,影子自然是极为不爽的,但是看在这视频这么刺激精彩的份上,又看在李泽道用意回去让她用鞭子狠狠的抽屁屁的份上,也就不跟李泽道计较了,很是痛快的就黑掉了一个视频网站,并且把那视频上传。

与此同时,七爷连夜跑路了,不知所踪,即便他是被迫做出这事情的,但是他很是清楚的知道他在燕京甚至在整个华夏,都混不下去了。

何老三醒来之后见到这么恐怖的一幕,差点没下晕过去,之后也连夜跑路了,他害怕七爷追杀他,却是不知道七爷早比他先跑一步了。

而报警是金碧辉煌里的那三个陪酒女。李泽道在离开之前,跟已然吓傻了她们说可以报警了。

……

李泽道走出金碧辉煌,回到皮卡车里。

金老头跟金素妍看到他回来,明显的都松了一口气。

“已经帮你出一口恶气了,想不想看一下他们的下场?”李泽道问道。

金素妍先是摇了下头,然后又点了点头,她其实不想在看到那两个牲口的那副嘴脸,但是却又很好奇李泽道是怎么对付他们的,想看看这样的禽兽落的会是怎样的一个下场。

李泽道笑笑,拿出手机,找到了个视频递了过去。

金素妍看了李泽道一眼,接了过来,然后,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赶紧闭上眼睛。

凑过来的金老头老眼也一下子瞪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公道还可以这样讨回来,看着……这是解气啊,好爽啊,就好像大热天里吃了一个又凉又甜的冰淇淋似的。

“真的很解气。”金老头最后很是艰难的说道,他其实莫名的想笑。

“李先生,不会有什么麻烦吧?”金老头有些担心,他不能因为他们的事情而让李泽道招惹上什么麻烦。

金素妍也看向李泽道,小脸有着担心。

李泽道笑笑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什么麻烦的,甚至,这两个牲口因为是军人,所以还得被送上军事法庭接受最严厉的惩罚,相关人员也会跟着倒霉的,等着吧。”

说着,李泽道上了货箱上,把上头的那些人像是扔垃圾似的一一的扔下车,然后回到驾驶位置上,驱车离开。

正如李泽道所预料的那样,今晚注定是个失眠夜,有很多人要失眠的。

比如金老头,他因为太解气了,太兴奋了,辗转反侧了一晚上,甚至要不是都已经大半夜了,家里也没礼炮,否则他都想放了。

金素妍同样失眠了,这个这一年多以来饱受命运摧残的女孩,黑暗中她瞪大眼睛看着那黑乎乎的天花板,哼唱着仅自己能听得见的歌曲。

还有很多人失眠了。

朱沧海跟余凡东就不用说了,这两人被这样一番摧残的,命都没了半条了,当他们嘴巴上的胶带被撕扯下来,很是干脆的牵扯到伤口,疼得一阵乱叫的。

接到报案赶过来的刑警注定也要失眠的,他们知道不能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想笑,所以憋得很是难受。

还有赶过来的那医生,他们看到情况之后,一脸木楞的表示这个得先找消防的帮忙啊,然后赶紧找到没人的地方,开始爆笑。

最后,在刑警,医生以及消防的共同努力下,朱沧海跟余凡东被抬上了救护车,当然了,那水泥钉他们带走了,包厢的地板上则多出了大洞,都快要跟楼下一层的天花板相通了。

在然后,已然进入睡眠状态的余副市长被惊醒了,同样的,早就进入睡眠状态的朱师长也被惊醒了。

再然后,李泽道把视频传给影子,让她黑掉一个视屏网站往上发,然后“朱沧海”跟“余凡东”这两个名字很是干脆的传遍了整个网络。

然后,那视频网站的老板也失眠了,他真的不知道应该哭还是应该笑了,明明是应该哭的,毕竟网站被黑了,甚至很有可能还会被扣上非法传播那种什么片子的帽子,但是……看完之后忍不住啊,就是想笑。

……

差不多在影子黑掉那视频网站的时候,余凡东跟朱沧海都躺在手术台上,因为李泽道比较讨厌余凡东的缘故,所以自然更“照顾”他了,自然而然的受伤较重,到了医院,已然痛苦得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而朱沧海伤势轻那么一点点,而且凭这心里头的那仇恨以及愤怒的支撑,他甚至在手术之前还主动的配合刑警的简单的询问,就连被送往手术室的途中他还有些神经错乱的在那边大喊:“杨七……是杨七……罪魁祸首是那个二愣子……”

对于办案刑警来说,这案件性质极其恶劣,甚至,他们还在两个受害者还中了枪伤了,这就更不能不重视了。

在这之后,他们又知道了,两个受害者其中一个是军区师长的儿子,另外一个更是余副市长的公子,这更是不得了了。

于是,一时间,整个燕京城明的暗的很多人都动了,都试图把金碧辉煌娱乐中心的老板杨七也就是七爷给挖出来。

至于朱沧海所说的那个什么二愣子,刑警也搞不明白他所指的是谁,不过在他们看来,只要抓到杨七,自然而然的也就能抓到那个二愣子。

当然了,他们注定失败,因为杨七早就在第一时间离开燕京不知所踪了。

……

“找,给我找,到天亮的时候还找不到人,你们全部都给我滚蛋!”余副市长在对着那些刑警咆哮,“另外,还不赶紧让人去把那个破网站给我关了?把那视频给我删除干净了?”

丢人啊,真是丢到姥姥家了!而且那玩意儿被这么一钉的,这不是要让他老余家断子绝孙吗?

同为受害者家属的朱师长表情阴沉难堪,差点就一个没忍住的直接打电话回军区,让拉几个团过来,就不相信找不到那个狗日的。

然后,余副市长的司机过来,在他耳旁小声说苏书记来电话了,并且把一个手机给他。

余副市长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心想难道自己儿子这事情造成的影响太大了,惊动苏书记了?当下接了过去,跟苏书记通了几句电话之后,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与此同时,朱师长手底下的一个兵也把电话递给了朱师长,说姜司令员找他,朱师长愣了下,赶紧接过手机,还没说完的,姜司令员直接先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然后怒气冲冲的说了几件事情。

听完之后,朱师长像是被雷给劈了似的,整个人已然处于呆滞的状态了。

……

第二天一早,几辆车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小村子的那种沉寂,最后,这几辆车子金老头所居住的那房子跟前停了下来。

车门被打开,一行人下了车,从座驾以及穿着打扮来看,这些人非富即贵,但是却是各个面容憔悴不堪的,显然昨晚都没能睡好,并且有什么烦心事正死死的缠着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