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帮点炮/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首的那两个中年男子对视了一眼,然后看着彼此露出了一个极为难看干涩的笑容,深呼吸了下,让身后的那些人原地等着就行了,他们肩并肩的继续向前走,最后推开那半掩着的锈迹斑斑的庭院的小铁门,走进了那杂乱不堪的庭院里。

庭院里,金老头正半蹲在那里,摆放着礼炮,然后用砖头固定,礼炮总共五箱,每箱一百发,这是金老头一大早去村头那杂货店买的。

金素妍蹲在那边很是认真的洗菜,而李泽道则坐在那里把玩着手里的一把手机。

当这两个中年男子走进来之后,金老头,金素妍以及李泽道都像是没看到似的,压根就不抬头多看一眼,很是干脆的把这两人都当作是空气了。

余副市长跟朱师长打量着这小庭院里的爷孙两人,特别还多看了李泽道几眼,然后回过眼神来对视了一眼,皆一脸苦涩的笑容。

地上摆放着的这几箱礼炮,更是让他们的老脸火辣辣的,他们当然知道这个老头为什么要放炮。

大半夜的,就在他们对着下属咆哮,打算要不拉几个团出来就不相信找不到那个该死的杨七的时候,他们分别接到了电话,之后,他们才知道原来他们的儿子的有着那样的遭遇还不是最严重的!

他们的儿子平时在军区里享受着“特殊”的待遇,那也就算了,三五天就溜出来一回找乐子,那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情!

他们的儿子,竟然敢如此胆大包天的闯入民宅里,把一个十六岁不到的女孩子给糟蹋了,最后竟然还羞辱般的留下了一千块钱,说是嫖-妓的钱,再然后,他们借着他们父亲的影响力,全面打压着这爷孙两,他们到军区讨公道被威胁了,他们报警被无视了,他们求助媒体被嘲讽了……好吧,对朱副市长以及余师长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谁让干出这种混账事情来的是他们的儿子呢?

事情严重就在于,李泽道插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雷霆手段,直接把你往死里整,让你里子外子全部都丢尽!

这个年轻人本身实力强悍,他们是知道的,曾经多次粉粹了一些势力比如东tu的阴谋,甚至最后把整个东tu都给连根拔起了,再然后,岛国那场动乱也是他一手制造出来了,最近,他还成功的带回了那丢失的蛇首,所以上头的那些大佬对他的那种重视就不用说了。

再说了,即便他没有半点能力,很是单纯的草包一个,但是架不住人家背景强悍啊。

军区的姜司令员,是李泽道的其中一个女人的外公,苏书记,是李泽道的其中一个女人的大伯……所以,事情大条了!哪怕朱副市长跟余师长对于这件事情毫无知情,他们也得受到牵连!

至于他们的那两个儿子,等待他们的不是康复出院,而是法律最严厉的制裁!

余副市长看着李泽道深呼吸了下:“李少……”

“嗯?”李泽道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是?”

“余言平,余凡东的父亲。”余言平把自己的姿态放得极低,声音里满满的都是苦涩,“旁边这位是朱长乐,朱沧海的父亲。”

以往他们介绍自己,肯定是要带上他们的职称的,但是现在,提职称的话只会让他们老脸更是难堪,再说了,他们这样的职务在李泽道面前,真的没啥,李泽道权力是远没有他们大,但是却是可以完全不鸟他们。

“我们代替我们那不孝子,向受害者家属道歉来了。”余言平深呼吸了下说道,回头看了一眼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的爷孙俩,“不敢求谅解,只求尽量弥补。”

“真想尽量弥补还是嘴巴说说而已?”李泽道看着他问道。

“请相信我们的诚意。”余言平说道。

“有打火机吗?”李泽道问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都从身上找出了打火机,只不过都有些不明白对方要他们做啥,难道……帮点烟?

“帮把那礼炮点了吧。”李泽道指了指那礼炮说道。

“……”余言平跟朱长乐的那张老脸瞬间都憋红了。这老头放礼炮是为了庆祝他们的儿子的子孙袋被扎透之后还得受到极为严厉的制裁……但是现在这礼炮若是有他们来点……这算什么?

于是,他们有了想冲回去把那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不孝子给活活打死的冲动了。

“我不需要你们的道歉,不需要你们的什么补偿,我也已经不恨了。”默不作声的金素妍突然间说道,然后站起身来走到礼炮跟前,从爷爷手里拿过打火机,点燃了那礼炮。

“砰!”

烟花升空爆炸,因为天已然亮了,所以并没有看到绚烂的光彩。

但是仰头看着的金素妍看得津津有味,然后她笑了,很是开心的笑了。

看到金素妍露出了这种如此舒心的笑容,金老头的触动无疑是最大的,丫头在那边笑的时候,金老头捂脸,无声痛哭,泪珠子不停的从他那缝隙里滑落,他已然忘记,丫头上次笑是什么时候了。

李泽道也抬头看着那烟花,笑笑,心里为金素妍赶到高兴,他知道,这个女孩算是真正的走出阴影当中了,未来,她将用一颗快乐的心面对着那阳光。

被完全无视的余言平跟朱长乐对视了一眼,皆能清楚的看到对方那一脸的苦笑,虽然很难想象,但是他们的的确确感受到了某种未曾有过的心酸,似乎也才真正明白了,他们的那两个儿子有多混账,给这一家子带来的那种事伤害有多大。

与此同时,他们也感受到了受害者,也就是那个小女孩的善良,她说,我不需要你们的道歉,也不需要你们的补偿,我也不恨了,那是因为,她觉得他们的那两个混账儿子受到的惩罚已经够了。

这要是换做其他人,可能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甚至,就算死了也要扒他的皮,喝他的血,吃他的肉……至少,在不知道事情真相之前,余言平跟朱长乐真的不仅仅想要杨七以及那个身份还不明的什么二愣子的命。

像是怕打扰到他们欣赏烟花似的,两人转身,悄然的离开,只是背影看起来如此的落寞。

“等等。”李泽道说。

两人同时止步,回头。

“你们忘了东西了。”李泽道说道,然后在身上掏了掏,最后掏出了一千块钱,这一千块钱正是余凡东跟朱沧海之前留下的所谓的嫖-妓的钱,之后金素妍还把气都洒撒在了李泽道身上,用这钱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之后李泽道将其捡了起来收好,因为他知道,这钱得物归原主。

看着余言平跟朱长乐那有些茫然的眼神,李泽道解释道:“那两个禽兽留下的,现在你们带走吧……哦,当作是医药费,别抢,一人五百。”

“……”两人脸上的肌肉皆抽搐了几下,却是不得不伸手接过这钱,然后赶紧离开,在不离开的话,他们真的害怕他们会忍不住直接挽起袖子打人的。

太侮辱人了!

“等等……”李泽道又喊道。

两人的脚一发软的差点就这样趴到在地上了,却是不得不再次止步回头看着李泽道,询问他的意思。

“哦,刚好你们来了,送我回一趟市区吧,这个地方可不好打车啊,搭公交车还得跑村头去,晃悠三个小时才能到。”李泽道说道。

“……”这回好像不是羞辱,但是为什么那么想打人呢?

……

金老头跟金素妍商量了下,当然了,也因为李泽道说的那句话……别拒绝,我不太喜欢别人拒绝我,所以最后决定,李泽道离开燕京回到凤凰市的时候,他们跟着过去,接受李泽道给他们的全新的生活。

所以,金老头开始忙活起来了,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还出去把贩菜的一些账给清算一下,之后去了一趟二手车市场,用了一个极低的价格把那辆破皮卡当作废铁卖了。

卖车的时候,金老头哭了,不是因为舍不得,而是因为,终于在也不用面对这辆车了,一年多以前,正是这辆破皮卡翻了,要了他儿子跟儿媳妇的命,偏偏的,这车的质量过硬,所以翻了之后也没出现太大的故障,还偏偏的,之后的生活还得“依仗”这辆破车。

而金老头东跑西跑的这期间,金素妍跟李泽道在一起。此时蹭上副市长的车回了一趟酒店的李泽道也已然开车回来了,主要是回去洗了下澡,换了身衣服,另外的,还找了家商场帮金素妍以及金老头各买了几件衣服。

金老头有些不好意思,金素妍则坦然接受,那么大的恩情都接受下来了,这衣服算什么?甚至,她还立即把新衣服给换了,然后对李泽道说,好漂亮呢,我好喜欢,谢谢你,哥……

一大早的时候,金素妍看着李泽道说,你当我哥可不可以?李泽道笑着回应,当然,以后你就是我妹妹了,谁敢欺负你,我揍谁。

金老头很是放心的把丫头单独的留在李泽道身边,主要是,他相信李泽道的人品,更多的是,他相信李泽道的……眼光,这有点伤丫头的自尊,但是心里的确就是这么想的。

况且,李泽道还变成丫头的哥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