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惆怅/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想照顾一下孕妇的情绪还是想单纯的听到她的声音?李泽道自己也搞不明白,就是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琼瑶了?明明可以放下的,但是偏偏却又死去活来的,干么呢?而打这样的一通电话,李泽道的心里无疑的又被好几把无形的刀子狠狠的捅了几下。

南极在电话里说:“南,今天你的孩子踢我了。”

李泽道在心里有些小孩子气的说,踢得好。

南极在电话里说:“南,你什么时候回来?”

李泽道在电话里敷衍了几句然后在心里说,那个混蛋永远回不去了。

南极还在电话里说,这回她的语气很是温柔:“南,我想你了。”

李泽道心里说,想你妹啊,等你把孩子顺利的生下来之后,我就不管你了,不管了,这回真的不管了,你就独自一人可怜巴巴的抱着哭泣不止的孩子在黑暗中哭泣吧!

但是一想起那种画面……受不了啊,李泽道觉得自己真的太善良了。

半个小时之后,出租车在百里置业小区门口停了下来,两人下车,李泽道拉着杨雪儿手往里头走。

难免路过第一套别墅,李泽道止步,看向那别墅。

她就在里头!

当然了,李泽道看不到南极的身影,也感受不到任何她的一丁点气息,也没有被哪双眼睛窥视的感觉。

“大猪头,你看什么呢?”杨雪儿问道。

“哦,没事,就觉得这庭院里头的那三角梅挺好看的。”李泽道指了指那开得旺盛的三角梅盆栽说道。

三角梅这种花在凤凰市很常见,还是凤凰市的市花呢。

杨雪儿脑袋仰起四十五度想了想说道:“大白痴,你不会是什么时候见过这别墅的主人了解到她是一个孤独寂寞的且又漂亮的女人,所以想把她给摘了吧?”

“……”李泽道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想你的脑子什么时候那么灵光了?当下无语的说道:“你想多了,走吧。”

拉着杨雪儿的小手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李泽道的动作微微停滞了下,然后继续往前走。

与此同时,这栋别墅二楼的某扇窗户的那原本被掀起一小条缝隙的窗帘被拉上,窗帘后面,南极轻轻的抚摸她那已然鼓了起来的肚子,脸上满满的都是母爱的光辉。

“孩子,你爸爸快回来了呢,高不高兴?”她喃喃自语道。

……

接下来的几天,李泽道的生活处于一种平静且香艳的状态,离开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了,这些女人自然都想他想得不行了,所以得一一的照顾她们的身心,当然了,“照顾”这种事情基本上是晚上做,偶尔白天也来,比如苏珊一个电话把李泽道叫到她的办公室,然后……锁又坏了。

比如任天堂会以向老板汇报工作为由头请李泽道到办公室里,然后直接把他压在门板上,手指挑逗般的挑起他的下吧,笑呵呵的表示小帅哥你就随了老娘吧。

至于厨神沙伯特.贝克汉姆则被李泽道打发去翡翠餐厅当主厨了,带来的效果是,短短的几天没到的,餐厅的生意火爆到极点了,如果没有提前几天定位置的话,你压根就别想有位置。

然后,李泽道也不逃课了,每天跟林素素以及米菲准时上课,偶尔没课的时候也会跑去别的学院找苏萱以及刚成为凤凰大学建筑系学生的潘晓燕,陪她们一同上课。

上课的时候看到始终板着一张棺材脸的杨柏树以及像个跟班似的的齐小黑,李泽道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两个舍友的。

其他同学跟自己的舍友混得都跟兄弟似的,特别是小说里的,男主角身边的一个或者几个交心的小弟,基本上都是他的舍友。

而自己……李泽道想了想,跟舍友关系如此糟糕,甚至跟马仁杰还几乎处于你死我活的状态了,真是自己的错啊,谁让自己优秀又帅气的?这种人女孩子见了喜欢心动,男孩子见了羡慕嫉妒恨!李泽道的舍友都是男的,所以……

当然了,李泽道也知道这种平静的生活其实持续不了太长时间,因为自己身边埋着一颗威力超级大的*,那就是黄文的电话。

这位名义上的太爷爷什么时候给自己电话了,那么这种让人梦寐以求的平静且香艳的生活将被直接打破,到时候,李泽道要面对什么样的黑暗或者说什么样的结局,他一点也想象不出来。

这两天,李泽道也去看望了一下潘素梅,以及吴老虎的妹妹吴喜鹊,另外还有高牛的父亲,高牛的父亲是天道基金会帮助的第一个对象,成功换肾了,现在在做康复治疗。

潘素梅已然是病入膏肓的那种,不是换肾就能康复了,还患有其他严重的疾病,所以身体状况不是那么理想,但是经过精心治疗,加上她现在身心完全放松下来了,所以在平静生活较长一段时间相信问题不大。

至于吴喜鹊在基金会的帮助下已然找到跟她相匹配的肾源了,前些日子动手术了,手术很是成功,现在处于康复的阶段。

在然后,李泽道接到了大舅子何小风的电话。

“小子,小雨跟你说了吧?我跟香君的婚礼订在下周日,地点就在天使号上面。”电话那头,何小风意气风发,很是得意。

“废话。”李泽道笑道,这日子前些日子就定下来了,何小雨也跟他提过了,甚至弟弟要结婚了,何小月这个超级大富婆一出手就是一套婚房以及一辆豪车,送给弟弟当作结婚贺礼。

“怎么,想让我当你的伴郎?”

“别,请善良一点。”何小风想都没想,立马拒绝,让这个混蛋当伴郎……何小风才没那么傻呢!况且伴郎的人选他早就定了,他的两个打光棍的手下就很合适,可以最大限度的衬托了他的英气逼人。

“唉,长得帅,帅到我身边的人都黯然失色的,真不是我的错。”李泽道感慨。

“滚!”何小风笑骂道,“不过你可以当司仪,当证婚人,毕竟你小子可是我跟香君的媒人啊。”

“那我就客串司仪以及证婚人好了。”李泽道同意,心想我这么一个司仪往你旁边一站的,分钟把你这个新郎官比下去!

“我现在在医院呢。”何小风笑得更是得意了,像是吃了蜜蜂屎似的,“早上你嫂子身体不适,呕了几下,我一个激灵的就立马抱起她往医院送……”

“有了?”李泽道问道。

“有了。”何小风乐得屁颠屁颠的,“我倒是希望生个女儿呢,不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吗?这样一来也儿女双全了……不跟你扯淡了,我还得给小雨还有其他亲戚朋友电话,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

电话挂了之后,李泽道心里莫名有些惆怅。

没多大一会儿,何小雨的电话进来了。

“我想你了。”何小雨柔声说道。

李泽道知道,何老师这是接到她哥何小风电话了,所以赶紧给自己电话试图安慰自己这颗受伤的小心灵。

“我没事。”李泽道轻声说道,“就是觉得……对不起你们呢,最后给你们的可能是一个很不完整的家。”

“不,你别这样说。”何小雨柔声说道,“泽道,不许你这样说,不许你多想,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有多爱你,多么在意你就行了……你这样,我总害怕哪天你会因为愧疚什么不要我了……你可以不要她们,但是你不能不要我,为了你我连命都可以不要的,没了你我真会没命的,这你是知道的。”

“知道啊。”李泽道柔声说道,他怎么可能忘记何小雨帮自己挡子弹那幕呢?

“也不会多想,更不会悄无声息的离开,那不是我的风格。”李泽道开玩笑般的说道,“而且我怎么感觉,你那么希望我把你其她姐妹都给抛弃了,然后带你远走高飞呢?”

“滚!”何小雨笑骂道,一阵沉默之后,说道,“我只是在想,我之前干的那件事情太愚蠢了。”

李泽道问:“什么事情?”

“把你从我那小公寓轰出去啊!”何小雨说道,“如果不把你轰出去,你是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李泽道给出了答案:“不可能的。”

何小雨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幽怨:“为什么?”心想你骗我一下也是可以的啊,我很好骗的啊,又不是小学生呢,不撒谎就是好孩子什么的还有奖励!这个小混蛋。

“因为你们一大群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更别说你一个人了。”李泽道一副我在为你着想的架势,“你看吧?昨天晚上你跟梦辰姐联手了,结果不也乖乖求饶然后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双腿都在打颤。”

“啊?滚!”电话那头,何小雨面红耳赤的,啐了一口,“再说以后就不跟你们胡闹了。”

电话那头李泽道悄无声息。

“喂……泽道……喂……”

李泽道还是悄无声息。

何小雨以为怎么了有些着急了:“泽道,你别闹,否则我就不理你了。”

李泽道有些委屈的声音传了过来:“小雨姐,你不是说再说就不跟我们闹了吗?吓得我都不敢说话了。”

“……混蛋,色狼!”何小雨笑骂道,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暧昧跟宠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