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凶手/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凰市第一医院重症隔离病房。

隔着病房外嵌着的大玻璃,李泽道看到了才一天没见面的潘小婷,此时潘小婷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脸色苍白如同一张白纸,没有任何的一丝血色,甚至连呼吸起伏都看不到。

她的伤势太重了,凶徒连捅了五刀,刀刀都伤及了脏腑,几乎致命,医生也是努力了好久,才暂时的把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是的,是暂时。

李泽道静静的看着她,也说不出是个什么心情。

虽然看不上这个女人,但是现在怎么算也是亲戚,再说了,她现在还是一只在自己这盏通向光明的灯的指引下找到了正确的道路的迷途羔羊呢……假如她没有在演戏的话!怎么一转性子变成好女孩子的之后就被捅了?难道那句话是真的,好人总是不长命?

所以,伤心,有点,更多的是被压制着的愤怒。

一个小时以前,在潘小婷还在手术室里动手术的时候,李泽道已然跟负责这案件的李梦辰详细的了解过这个案件。

事情发生在上午十点左右,地点离凤凰大学后门五十米远处,那时候雨下得挺大的,所有附近并没有太多人。

有一对在雨中散步的情侣目睹了这一幕,报警的也是他们。

他们看到了一个身穿雨衣的男子动手杀的人,不过那个男子背对着他们,所以并没有看到他的那张脸。

之后刑警也在案发现场附近找到了一件雨衣,只不过上面的痕迹都被雨水给冲刷干净了,所以没办法锁定凶手是谁,至于凶器,并没有找到,显然被凶手带走了。

至于受害者的钱包首饰等一些较为贵重的物品都在,所以基本可以排除这是一起抢劫杀人事件,仇杀的可能性更高。

李泽道第一个反应立即想到了赵清北,毕竟因为潘小婷的缘故他被自己狠狠的折腾了一下,会不会怀恨在心买凶杀人?因此立即打了几个电话出去,现在消息还没传过来。

一旁的吴馨以及潘晓燕则在悄悄的抹着眼泪,发出压抑的啜泣声,当然了,此时吴馨才知道,潘小婷竟然是潘晓燕的表姐。

已然赶过来的潘方国也在,他一动不动的,任凭眼泪不断的从脸颊上滑落,却又满脸的悔恨,他恨自己啊,女儿要回凤凰市他为什么不拦着把她留在燕京反而大力的支持她呢?

至于他的妻子方青,在看到女儿的那一刻,得知自己的女儿情况很不乐观,也许就醒不过来了,直接眼前一黑的晕死过去了,然后被送去打点滴了。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出去吧。”护士走过来,低声提醒。

四个人走出病房,潘方国突然腿软,还好,李泽道一把扶住了他。

潘方国努力的缓过神来,看着李泽道说道:“我……我没事,没事……你说,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到底是谁要我女儿的命啊?是谁啊……我真想杀了他……”

“不管是谁,我都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的。”李泽道深呼吸了说道。

几分钟之后,李泽道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李少,这事情跟赵青北没有关系。”

李泽道的眉头皱了皱说道:“知道了,麻烦了。”

“应该的。”对方很是客气的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李泽道的眉头更皱了,不是赵清北又是谁?难道对方当真是一个心里扭曲的变态,作案没有什么目的性,仅仅只是为了满足一下他那变态嗜杀的心里,而潘小婷只不过倒霉出现在哪里罢了?

李泽道心思涌动着,仇杀?潘小婷跟谁过矛盾?而且还必须是那种天大的矛盾,总不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当街杀人吧?

所以李泽道才会第一时间想到赵清北,但是也仅仅只想到了赵清北,毕竟对于潘小婷的其实事情,他也不是太清楚,自然不知道她跟谁有过矛盾了。

吴馨走了过来,红着眼睛看着他小生说道:“泽道,小婷真可怜呢,之前被梁博给欺负了,现在又发生了这种事情……”

李泽道看着吴馨,眼睛一下子瞪大了,问道:“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我……你怎么了?”见李泽道的表情怪异的,吴馨问道。

“你刚刚说……梁博?”李泽道说道。是啊,怎么把这个家伙给忘了,他也有杀害潘小婷的动机啊,他也有那种胆子下这样的毒手!甚至,如果他真的是凶手的话,那么他肯定也想对吴馨下手吧?甚至早就想了,只不过吴馨的身边总是有人跟着,所以没有机会?

“是啊,梁博,小婷打胎那件事情你是知道的啊。”吴馨小声说道,没敢让在那边安慰着潘方国的潘晓燕以及潘方国听见,毕竟潘小婷央求她说了,这事情除了你跟李泽道两人,可别让其他人知道了,所以,她父母应该也是不知情才对。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凶手会不会是梁博?”李泽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啊!”吴馨脸色剧烈一变。

“不管怎样,就先当他是凶手好了,先找到他再说。”李泽道声音变得冰冷起来了。

“嗯。”吴馨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说道,“如果真的是他,那他也太狠了,小婷跟他毕竟好过呢。”

以李泽道现在在凤凰市的能量,要找到梁博真不是多难的一件事情,几个电话出去之后,一个小时不到的,浩北哥的电话就进来了。

“李少,在哈乐ktv里,有个小子像你要找的那个人。”浩北哥声音声音恭敬的说道,“需不需要把他控制起来?”

“我这就到,别让离开了就行。”李泽道说。

……

哈乐ktv的某个小包厢里,梁博独自一个待着,包厢费是团购的,价格便宜,也足够让他在里头待一整个下午,同时,他还让服务员送了一打啤酒以及一些零食,他心情很好,所以想吼个够,喝个够,唱完之后,在去做一下大保健,然后淫-荡的夜生活开始……生活当真太美好了。

站着扯着嗓子嘶声力竭的吼完那首唱完足以让人窒息的《死了都要爱》之后,梁博拿起了桌面上的一罐啤酒,仰头狠狠的喝了一口,然后已然笑得有些狰狞了,有些神经质的喃喃自语:“臭-*,去死吧,哈哈,去死吧……”

声音嘶哑,满满的都是杀气。

随手把喝空了的易拉罐捏扁,往那乱糟糟的桌面上一扔的,他重重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脚抬了起来靠在沙发上,然后从兜里摸出香烟跟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用力的吸了一大口,然后缓缓的将烟雾吐出。

“还有一个婊-子没死呢,嗯,还有一个……”他继续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推开,一道身影走了过来。

下意识的,梁博抬头看去,只不过包厢里的灯光被他调到最暗的,所以他有些看不清进来的人是谁,但是看他身上的穿的那衣服,不是服务员。

“朋友,你是不是走错包厢了?”梁博声音沙哑的问道。刚刚吼了几首歌,已然让他的嗓子暂时废了一半了。

“学长,好久不见啊。”李泽道说道。

这声音……熟悉,然后梁博努力的眯着眼睛试图看清对方的长相,当他看清之后,脸色猛地剧烈一变的,整个人下意识就从沙发上蹦跳起来了,就好像屁股上突然间多了几颗烧得火红的木炭似的。

“李……李泽道?”梁博那沙哑的声音颤抖着叫出了这个名字。

没办法,李泽道之前对他做出的那些事情着实让他心里有着极为极为惊悚的阴影了,直到现在他晚上睡觉的时候还会做噩梦,梦到李泽道拿着一个超大号的针管,针管里头有着满满的不明液体,然后在他的胯下比划着,作势要捅进去……然后,他醒了了,蛋疼醒了。

对于梁博来说,李泽道可以算是他最想杀的那个人,同时也是最害怕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

“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胆子没那么大的人,现在才知道,我错了,你的胆子很大,大到敢当街杀人。”李泽道也不废话,直接说道,更是伸手将这散发着刺鼻的酒味的包厢的灯给打开到最亮的。

梁博像是生活在黑暗中久了,一点都不适应这种亮度,眼睛眯着的,更是下意识的用手遮挡一下。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梁博暗暗深呼吸了下说道,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是吗?”李泽道冷笑,走到跟前,扫了那脏乱不堪的桌面一眼,然后目光落在桌面上的一把瑞士军刀上面,眼睛微微微微眯了下。

潘小婷的后背上的伤口就是被用类似瑞士军刀这么大的刀子捅的。

而刚刚,梁博正是用它来开的啤酒。

“这把刀子不会就是你捅潘小婷的那把吧?”李泽道说道。

梁博的脸色微微变了下,下意识的眼神就落在那把瑞士军刀上面。

这样的眼神落入李泽道的眼里,然后李泽道就知道了,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他果然是凶手,而这把瑞士军刀就是那凶器。

“我不知道你……啊……”

他闷哼了一声,因为李泽道已然一脚过去,重重的踹在了他的肚子上了,很是干脆的把他给踹趴在地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