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放下担子/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现在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南极这件事情,甚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她的那个汤姆死了,所以她对自己只有仇恨,而现在,她的孩子没了,她对自己的那种恨更是成倍增长了,哪怕给她那么一丁点机会,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下毒手的!

所以,李泽道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总不能真的傻乎乎的站在那里被她杀吧?

其实,在别墅门口那喷水池旁,当南极毫不犹豫的将手里的匕首捅向李泽道的胸口的时候,在那一瞬间,李泽道突然间想通了一些事情,或者说,彻底的放下的某些东西,更准确的说,放下了某些幻想,某些执念。

他觉得,他现在可以用另外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心情来面对这个女人了。

当然了,自责还是有的,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这事情,多少自己得负点责任……李泽道同学向来都是勇于承担错误的人,比如他因为太帅了太耀眼了所以总有女孩子对他动心为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李泽道就负责任了,陪她吃饭哄她睡觉……

况且,他就要出发去燕京了,压根就没有太多时间来安排这个女人,所以,就让炎黄自己头疼去吧。

“我将她带在身边吧。”炎黄想了想说道,他也担心这个刚遭受这如此大打击的女孩子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出来。

李泽道点了点头:“那再好不过了,最好让她一刻不离的跟在你身边,我害怕她会迁怒我那些女人,对她们下手。”

李泽道看着南极,深呼吸了下说道:“现在的她,是那个真正的南极,而不是咱们熟悉的那个戴着面具的南极。”

“我会看好她的。”炎黄点了点头保证说。

李泽道看了炎黄一眼,有些不放心的说道:“在你看好她的情况下,还是在采取点别的措施吧,我怕她一个不爽的,也对你甩刀子。”

……

南极清醒过来了,她的眼珠子先是扫了病房几眼,想动,却是发现身体僵硬异常,压根就动弹不得。

然后,想到了什么,脸色猛然巨变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然后,那张脸已然处于呆滞的状态了,眼泪更是不受控制的滑落。

孩子……没了!南的孩子没了!我的孩子没了!南也没了……

在然后,那张精致的小脸已然因为仇恨而变得扭曲难看,额头青筋暴起,眼睛瞪圆的,闪烁着骇人恶毒的凶光!

是他!他是凶手!杀了他!杀了他!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走进来的李泽道眼神跟这么一双熟悉但是且又很陌生很可怕的眼睛相对,脸上不禁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曾经是多么恩爱的多么温馨多么有默契的伴侣,怎么现在就成为了生死大敌了呢?

南极恶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这张脸看,颤抖得厉害的嘴巴努力的张开,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不是因为激动而说不出话来,而是李泽道知道她醒过来的时候肯定会大吼大叫的,害怕她影响到隔壁病房的病人的休息,所以封住了她身体的某些穴位。

当下,李泽道缓缓的走了过来,在床边的那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这双眼珠子说道:“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好吧,随便你,就当我没说这话。”

南极的眼神瞪得更大了,流露出的神色更是恶毒了,那长大的嘴巴仿佛想把李泽道身上的肉给狠狠的咬下一大块似的,当然了,要是给她这种机会的话,她一定会这么干的。

李泽道手抬了起来,向帮她擦拭掉脸上那泪水,但是伸了了一半,终究缩了回来。

想了想他说:“汤姆……哦,应该说南,是叫这个名字吧?”

李泽道从南极的眼睛里捕捉到了一丝柔和,自嘲笑笑继续说道:“他想杀我,所以我杀了他,天经地义吧?总不能因为……因为我跟你啥的所以就得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任凭他羞辱而不作任何的反抗吧?”

“况且,我也没对他下死手,最后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杀的。”

“所以,他死了,你没有资格杀我为他报仇,因为,自始自终我是受害者,我压根就没有招你们惹你们,是你们招我惹我的啊,甚至,你还使用了美人计?呵……下的血本可真够大的啊!”

李泽道无视南极那可怕的眼神,不像在跟对方说些啥,反而更像是在自言自语絮絮叨叨些啥:“知道我是怎么拆穿你们的计谋的吗?因为……我不孕不育啊,哈,是不是很讽刺?我不孕不育!所以,那时候,我当真是五雷轰顶啊,我的女人,她竟然怀孕了?她怎么可能怀孕?她怎么可以怀孕?”

“南死之前,让我好好照顾你……开什么玩笑?”李泽道说道,“我们可是生死大敌啊,我凭什么照顾他的女人?但是,孩子终究是无辜的啊,所以我就用腹语模仿南的声音,哄你……现在想想,我怎么会这么贱呢?明明知道不可能了,为什么还是抱着那么一丝幻想呢?不过,你放心,我现在已经对你不报任何幻想了……至于你孩子没了,我的错?想想,还真是呢,如果我乖乖的被你的南给控制着,不就没有之后的事了?你不就不因为情绪波动过大而流产了?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南极的那张脸上始终扭曲,眼神始终流露着极为强烈的杀气。

李泽道自嘲笑笑说道:“我说这些话不是为了让你愧疚,就是,发发牢骚罢了,总之,我没欠你什么了,你也没欠我什么,咱们俩从此就是陌生人,很是陌生的陌生人,你要是敢杀我,我……不杀你,但是我有很多种法子折磨你,这你是知道的。”

“当然了,你也没机会杀我了,至少在半年内里面没有任何机会,因为炎黄会把你带走,每隔一小段时间会给你注射一种药剂,这种药剂会严重的限制你的行动,吃饭上厕所不是太受影响,但是像之前那样甩刀子你就别想了,说不定的,你连刀子都拿不起来,到时候周倩都打得过你……哦,这种药是我提供的,半年之后,如果你还想杀我,我会继续提供这种药物,反正我有钱,供得起。”李泽道说道。

这是他跟炎黄研商量之后决定采取的措施,至于这种药物是卢西安诺家族研制出来的,主要是用来更进一步限制那些被家族控制起来的家伙的行动,药效过劲之后,身体就能恢复,不受任何影响。

皮特老师一个电话出去,十几个小时之后,这种药就被送到凤凰市来了,交到了李泽道的手里,之后李泽道交给了炎黄。

南极的那张脸脸更是扭曲了,嘴巴大张的,喉咙蠕动,想嘶吼谢啥。

李泽道则是拿起桌面上的一支早就放在那里的针管,针管里有半管的药剂。

“就是这种药,现在我就将其注射进你的身体里,然后帮你解开穴道。”李泽道说道,也没管南极同不同意的,更是无视她那眼神,手伸了过去,拿起南极那僵硬的右手,心免不了的颤了下。

话是说得挺好听的,也下定决心忘了这个女人了,但是现在一牵她的手,之前的那一幕幕不由自主的还是涌上了心头。

很是努力的把心里的那些杂念甩掉之后,李泽道毅然的将针管里的药剂推进了这个女人的身体里。

轻轻的将她手放回去之后,他在他身体拍了几下,解开了她身体的穴位,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我……杀了你……杀了你……”虚弱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然后李泽道听到了有什么东西从床上掉下来的声音。

他的脚步停滞了下,终究没有回头,大步的朝着那扇门走了过去,然后用力的拉开门,消失在那里。

外头,炎黄在那边等着。

“我走了。”李泽道看着他说道,“她就交给你了。”

炎黄点了点头,一声叹息说道:“等她身体在恢复一点,精神在稳定一点,我带她去屏东山脚下师父之前住的那小屋里,那个地方僻静,或许能让她心静下来。”

李泽道点头,那个地方确实僻静,就是几位刁民生活在那里,当然了,这些刁民在炎黄面前,说什么也别想刁起来。

下了楼来到门口那停车场,上车之前,李泽道摸出了那把手机,微微一用力的,直接捏成了碎片,然后走到垃圾桶跟前,将手里的碎片扔了进去,然后,只觉得心里一阵轻松的,这个让他无比痛苦的担子总算是放下了。

李泽道觉得,这样的一个结局当然并不完美,完美的结局是,南极其实心里很爱他的,她跪地打滚卖萌的拉着李泽道的裤脚求原谅然后李泽道纠结啊要不要再次接受……好吧,李泽道知道自己想多了。

南极要真这样的话,真会把他给吓死的!

所以,这样的结局,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

只是,李泽道的心里还是有一根梗,那就是他真的很想知道南到底是谁,长得啥样,魅力当真如此大的竟然能让南极这样的女人为他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

要不,去那别墅看看,看能不能找到照片一类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