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喜当爹/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炎感受着对方的身体的那种滚烫以及柔软,嘿嘿一笑:“见了你肯定会失望的,他是属于见面不如闻名的那种。”

周炎现在算是知道了,这个背地里被传为公交车的女人为什么肯让自己这个压根手里就没有握票的人上车了,原来,老大早就替她将票给买好了啊。

“切……我怎么觉得你这是羡慕嫉妒恨呢?”苏梦娜一笑。

“不说他了……”周炎想起了一件事情,赶紧问道,“对了,我记得那天晚上咱们钻小树林的时候,没有套套啊,你还说你是危险期呢,之后吃药了吧?”

既然已经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自然得把以往的那些荒唐关系给断了,包括跟这个苏梦娜的关系,周炎可不希望自己哪一天正努力的背英语单词的时候这个女人突然间走到他跟前然后可怜巴巴的表示她怀孕了……谁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啊?

苏梦娜微微愣了下,随后眼珠子一转,说道“啊?我忘了呢。”

“什么?忘了?”周炎停下了动作,愣愣的看着苏梦娜,一脸活见鬼的表情,“你说……没有?这……这万一有了怎么办?”

“生下来呗还能怎样?难不成你吃了打算不认账?”苏梦娜表情暧昧的反问道。

“这……生下来不太好吧?这……”周炎额头上已然冒出冷汗了。一想起他才十九岁就喜当爹啊,而且貌似他自己也不敢百分之百保证那真是自己的种……周炎不敢想下去了,心想还是让我死吧!

“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苏梦娜说道,“既然你碰我了,你就得对我负责,反正我也没男朋友,你也没女朋友,要不……咱们交往吧?”

“你……你有病啊!”周炎脑子当机了半天的最后冒出了这么一句。心想这么不要脸的话你是怎么说出口的?

你不是随便的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公交车啊,也不知道被几个男的给上过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不知道你那条小短裙下是一条小丁……不是随便的女人会穿成这样出现在这场合里啊?

苏梦娜愣了下,旋即满脸都是怒容了,骂道:“周炎,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你个混蛋!”苏梦娜膝盖直接顶向了周炎的胯下。

“唔……”周炎发出了如同傻猪一般的声音,当然了,这样的声音混入周围那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里,就如同一颗小石子掉进了平静的大湖里,也就稍微荡起一下涟漪,然后没了。

哀嚎着的同时,他一把捂着自己的胯下的,缓缓的弯下了腰,他仿佛听到了蛋碎了的声音。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说着说着就来这么一出的,那膝盖就这么顶在了他的胯下。

苏梦娜才不管此时周炎是不是疼得要死要活的,当下指着他的怒骂道:“你是不是男人啊?付不起责任不会关好自己的裤裆啊!你把我给上了爽了反过来说我有病?你才有病!让我吃药?你为什么自己不穿小雨衣?再说了,你有给我送药过来吗?你让我这么黄花大闺女去买那种药的,你觉得老娘的脸皮跟你一样厚啊?”

周炎缓缓的抬起头来,额头上满满的都是冷汗,因为脚实在是太痛了以至于表情有些扭曲:“你……你说你是黄花大闺女?”

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李泽道,以前他觉得李泽道是这世界上最不要脸的人,现在才知道,李泽道的那种不要脸,跟这个女人比起来,当真不算啥啊。

“王八蛋,你什么意思?”苏梦娜脸不红心不跳的,唯一有的只有怒气,“难道我不是黄花大闺女,你这个死没良心的,那天我是第一次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周炎的嘴角在哆嗦,她说……她是第一次?

“我都快疼死了,只不过为了让你死爽,我就假装很爽,之后也流血了,只不过黑乎乎的你没看到罢了。”苏梦娜继续说,神色很是委屈啊。

“……”周炎的嘴角哆嗦得更是厉害了。

“跟我走,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苏梦娜说道,然后直接拽着由于蛋疼得厉害有些没力气的周炎离开了舞台,来到一个卡座,直接一把把有些发懵的周炎推倒在沙发上,这才一脸严肃的说道,“其实……炎炎,我已经怀孕了。”

“……”周炎傻眼,内心被草泥马狂践踏,都忘记继续蛋疼了。

这个女人说她……怀孕了?自己射得那么准?

“炎炎,你这表情让我很心寒!既然你这么无情的,那么你也别怪我不顾昔日的情面的,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苏梦娜就好像在看一个负心汉似的说道,表情甚是伤感幽怨的,“第一,给我一万块钱,我去打胎,第二,我把孩子生下来,然后给你……”

“呃……”周炎的脑子还是有些空白,没能转过弯来。

“该如何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吧。”苏梦娜幽幽一叹气说道,“不过我想你应该会选第一条路走吧?因为我算是明白了,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恭喜,你要当爹了。”一道显得很是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

周炎跟苏梦娜同时回头一看,却见李泽道不知道什么已然走了过来了,脸上还带着很是幸灾乐祸的欠揍的笑容。

像是找到主心骨似的,周炎赶紧站起身来,表情凌乱:“老大……”

“要当爹了是不是高兴坏了?”李泽道走到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周炎的表情更是凌乱了。

苏梦娜早就在注意李泽道了,甚至通过某些人,她知道了李泽道的一些惊人的背景,知道这个男孩子手里掌控着多庞大的财富。

她想靠近他,但是,始终找不到机会,所以退而求其次的,她靠近了周炎,她知道周炎跟李泽道的关系很铁,只要抓住了周炎,那么之后的日子肯定也挺滋润的。

“李泽道,你好,我是苏梦娜,也不知道周炎有没有跟你提过我?”苏梦娜向李泽道伸出了手,说着看了周炎一眼,眼神失望幽怨的,“肯定没有吧?不过我知道你呢,你可是咱们学校的风云人物。”

李泽道笑笑,手伸了过去跟她握了握:“你好。”

“坐吧。”李泽道说道,“都怀孕了怎么还到这地方来呢?”

“这……周炎不主动来找我呢,我心里有气,就过来了。”苏梦娜再次眼神幽怨的扫了周炎一眼。

周炎仍旧有些懵圈,他其实很想说些啥,但是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啥。

苏梦娜的谎言其实很容易被拆穿的,前提是她并没有怀孕!但是现在看这架势,好像真怀上了啊,虽然周炎不那么确定那孩子真是自己的,但是万一真是呢?真是的话……老妈不得乐疯了然后自己以后就真得跟搭乘这辆公交车了?

他接下来的那正准备开始的奋斗充实的人生就要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所以,他凌乱了!

李泽道点了点头:“确实是周炎的不是,不过你都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确实不应该来这种如此吵闹的地方,还跳舞,对胎儿的影响多不好……”

苏梦娜幽怨的看着周炎:“是啊,两个多月了呢,是不该来这种地方,但是还不是因为他?算了,反正他不打算负责任,这孩子我也不想要了,不好就不好,大不了流产……呃……”

她突然间发现好像哪里有点不对,抬头,李泽道在笑,笑得很是玩味,周炎的眼珠子却是瞪大了。

“你……你真怀孕两个多月了啊,咱们钻小树林的时候好像是一个月前吧?”周炎瞪大眼睛看着这个表情明显已然有些无措的女人,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让我上车,拉我去钻小树林,一方面是因为我有一个很牛逼的老大,另一方面,你不知道被谁给搞怀孕了,所以那天晚上故意不采取措施的,之后想把这顶帽子扣在我脑袋上,让我稀里糊涂的拿钱让你去打胎,不然就让我稀里糊涂的当爹……”

苏梦娜眼里的惶恐之色一闪而过的:“周炎,你……竟然这样说我,这样诽谤我?你还是不是人?”

“行了,苏同学,我要是你,现在就赶紧捂脸走人,没在继续呆着丢人现眼了。”李泽道脸上的笑容收敛,淡淡的说道,“还是真要去趟医院,让医生告诉你你怀孕多久了?”

苏梦娜的那张脸由红转黑的,狠狠的瞪了李泽道以及周炎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苏同学。”李泽道叫住了他。

苏梦娜回头,满脸戒备:“你想怎样?”

那种表情就好像是李泽道就是一个禽兽即将要对他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出来似的,于是李泽道果断的无力吐槽了,当下耸了耸肩膀说道:“没事,我就是想告诉你,穿超短裙的时候里头好歹穿个安全裤吧?什么都看到了,这黑黝黝的除了周炎这个傻逼谁愿意相信是你黄花大闺女呢?”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苏梦娜的脸色由白转红的,在由红转黑的,然后用力一跺脚的,远远的逃开了。

周炎则有了一种胸口中刀的感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