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牛可以这么吹/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大,其实,我没相信她是黄花大闺女,更没相信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苏梦娜离开之后,周炎语气苍白的解释。

见李泽道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周炎果断拍起马屁来了:“不过,老大你真牛,你怎么知道她怀孕两个月了?而且在这种灯光下连是黑是粉的都能如此清晰的看到,这眼神,啧啧……简直就是我辈的楷模啊,值得大家学习。”

“滚!”李泽道一脸无语的说道,“什么两个月什么黑不黑的,我都是随口那么一说,过看她如此恼羞成怒的走了,看来我说的是真的。”

周炎一脸的不相信,心想老大肯定看到点什么了,当下说道:“老大,要不是你,我说不定的就稀里糊涂的替别人当爹了,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我请你喝酒……”

“你有带钱吗?”李泽道鄙视。

周炎大手一挥,豪情万丈:“老大,你放开肚皮喝,回头我会找我小舅子借钱付账的。”

“滚!”

……

苏梦娜远远的逃离李泽道跟周炎所在的那个卡座,当然了,她的心里是多么想立即让李泽道死啊,只不过脸上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罢了。她觉得很是空虚,所以她现在只想钓个帅气一点有钱一点的男人,然后好好的放纵一下!

很快的,苏日娜的目光落在从洗手间走出来的一个一看就是大老板,长得挺有气势的男子身上,眼睛已然微微一亮了,于是装作不经意的走了过去,然后“哎呦”的一声娇嗔的,已然摔倒在男子面前了,更是像是无意中似的,微微打开了自己的两条腿,露出了那小短裙里头的春光。

男子看着那春光,眼睛顿时微微一眯的,嘴角已然划过一丝的笑容了,这钓凯子的手法真不咋的啊,不过……身材不错,够骚,那就勉为其难的让你钓一次吧。

当下很是绅士询问道:“美丽的小姐,你没事吧?”说着,将手递了过去。

“讨厌,人家才不是小姐呢。”苏梦娜故作不高兴的娇嗔道,却是把手递了过去,任凭对方将她拉扯了起来了。

“哎呦……”苏梦娜就好像脚疼似的,又是一声娇嗔的,然后整个人贴在了那男子身上,而男子也毫不客气的直接搂住了她那*,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下移动。

都如此主动的送上门来了,哪有不要的道理?

“你好讨厌哦,手往那里放呢?”苏梦娜朝他抛了个媚眼说道。

“这不是怕你摔倒吗?”男子心里一团火热的。

“讨厌,什么东西顶着人家肚肚呢……”说着苏梦娜的手伸了过去。

“嘶……”男子轻呼一口气的,手更是肆无忌惮的从下面伸进裙子里,感受着里头的风光,然后笑道,“要不,咱们先找个地方交流交流?”

“哎呦,你好讨厌哦……”

十几分钟之后,男子带着苏梦娜来到一个卡座里,其中男子的脚有些轻飘的,而何娜则脸上有些欲求不满的样子。

卡座里坐着四五个看起来衣冠楚楚的男的,一见到男子搂着苏梦娜走过来之后,已然开始起哄了,他们都是泡妞高手,一见这两人如此的,自然知道他们干么去了。

“秦少,我们还寻思你到哪去了,原来是逍遥快活去了啊。”其中一个年轻男子一脸暧昧的表情笑道。

“就是,秦少,你太不地道了,自己泡妞去了,留我们哥几个在这边喝闷酒的。”

“就是,就是,太不地道了,罚三杯……”

秦少嘿嘿一笑说道:“哥几个,该罚,该罚……喝酒之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苏梦娜苏美女,我今晚的女伴。”

“大家好,我是苏梦娜。”苏梦娜这样的场合经历多了的,当下很是大方的跟大伙打了个招呼,然后在秦少的旁边坐了下来。

与此同时,心里更是暗暗窃喜起来了,看来真的钓到一个有钱的帅哥了,想着看似无意的朝李泽道跟周炎所在的那卡座看了一眼,依稀可以看到周炎还在那里,至于李泽道则坐在里头,所以从这个角度上看过去是看不到他的。

当下苏梦娜瞥了一样的秦少一眼,然后眼珠子一转的,嘴角已然浮起了一抹很隐晦的残忍的笑容了。

苏梦娜也是喝酒的高手,当下跟秦少以及那几个公子哥兴致很high的喝起来了,与此同时目光却是时不时的落在周炎所在的那个卡座上。

“你在看什么?”秦少问道,然后目光也顺着苏梦娜所看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秦少,我……”这个演戏很是精湛的女人嘴巴一扁的,依然一副委屈得要死要活的表情了,眼珠子在眼眶中打转的,让身边这些已然有些喝高的男子一见,着实我见犹怜啊,恨不得立即搂抱住她安慰一翻才好。

“怎么,有人欺负你了?而且欺负你的那个人就在这酒吧里?”秦少问道。

“秦少……”苏梦娜的脸更是委屈了,轻轻的点了点头的,心里却是乐开花了。

……

“老大,你真是变态啊,为什么每次都是你赢呢?而且更过分的是每次只大我一个点数……你这么禽兽的你良心不疼吗?”周炎看着手里的骰子,又看了看李泽道面前那骰盅里的骰子,一脸崩溃的表情。

“听说过世界赌坛联合协会向全世界赌徒颁发的那五十四张特殊的扑克牌吗?”李泽道看着周炎微微一笑问道。

周炎愣了下点了点头,他很喜欢《赌神》这部电影,所以顺便的,了解过这方面一些:“听过是听过,不过老大,你别告诉我你是那种特殊扑克牌的拥有者。”

李泽道摇了摇头:“我没有那种扑克牌。”

周炎想说:“废话!”

“世界赌坛联合协会的主席格尼先生前段时间死活要把大王扑克牌给我,我死活没要。”李泽道淡淡的说道,“所以,赢你还是个事吗?”

“噗!”愿赌服输的正啤酒的周炎很是干脆的把嘴里的酒给喷了出来了。

然后,他一脸膜拜的看着李泽道说道:“老大,原来牛可以这么吹啊。”

话音刚落的,苏梦娜那有些傲然的声音响起:“你们这两个王八蛋,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李泽道抬头看去,却见苏梦娜微微仰着头,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他跟周炎,而在她旁边,则站着四五个年轻人,为首的那个……好吧,李泽道莫名的有了一种想笑的冲动了,他觉得秦少峰真是太可怜了,每次想装逼的偏偏总是遇到自己,然后彻底的变成傻逼了。

“秦少,就是这两个人,他们刚刚企图调戏我。”苏梦娜对秦少撒娇道,“你一定得替人家报仇啊。”

秦少峰没有说话,而且你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肌肉在微微的抽搐着,他的额头上还冒出了一层浓密的汗珠,然后他朝着微微弯了弯腰,一脸尴尬的赔笑道:“姐夫……”

而他身后的那个公子哥也认出李泽道来了,当下小心翼翼的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的。

“轰!”

“姐夫”这两个字就好像化作一道雷似的,狠狠的劈在了何娜的身上,要不是她那小裤裤被屁屁夹着的,现在只怕都吓掉了!

自己钓的凯子竟然得管李泽道叫姐夫……李泽道喜欢老的?当然了,现在不是应该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所以苏梦娜脸上的肌肉在狠狠的抽着,着实有了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感觉。

“少峰啊,不是姐夫说你,你说你有时候脑子不好使也就算了,眼光竟然还这么差的,就这种货色的你都看得上?”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

秦少峰已然有了一种胸口中刀的感觉了,眼泪更是在眼眶里打转啊,都快掉下来了,难怪今天出门看到他的爱车上面有鸟屎啊,原来是要碰到这个他死都不想在看到的混蛋啊!

当下却不得不得做足了面子一脸尴尬的说道:“这……姐夫……我就是刚跟她认识,就是认识而已,我这就把她带走……”

“嗯,带她走了,也别为难人家了,一日……那个啥,百日恩嘛,况且,这位小姐还是孕妇呢,小心讹你。”李泽道说道,当然了,这话也是故意想刺激一下周炎。

果然,周炎听着,脸上的肌肉狠狠的抽了几下。

“呃……好的,姐夫。”秦少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赶紧一把拽住还没反应过来的苏梦娜,跟着那几个公子哥远远的逃开了。

“刚刚那个家伙叫秦少峰,邓小敏之前就是他的马子,现在苏梦娜很明显的也被他在洗手间或者是哪里搞了……你们的两个都上过那两个女人,改天可以坐下一同交流一下心得啊……”

“……老大!”

……

米菲的生日并不在今天,而是一个礼拜之后,只不过李泽道明天就要出发去燕京了,而且他不觉得他一个礼拜之后就能回来,甚至,能不能回来他自己心里其实也不是那么有底气,因此今天提前帮米菲把生日给过了。

米菲很是善解的人意的快到了中午才拉李泽道出门,上午的时候则把李泽道让给了众女,明天李泽道就要出发了,谁都想在他身边多亲昵一会儿,米菲当然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